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福晋不好当

更新时间:2018-10-10 16:05:34

福晋不好当 连载中

福晋不好当

来源:掌中云作者:慕长情分类:穿越主角:玄天凤菀

小说主人公是玄天凤菀的书名叫《福晋不好当》,它的作者是慕长情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现代女外交官穿越到古代,力挽封建大厦之将倾的狂澜。然而开局却只是一个爹不疼娘早死继母不爱的小白菜,嫁了个郡王还被小三了。这力挽狂澜的终极伟业看起来似乎有些遥遥无期啊... ...皮一下很开心的女主 X 外表良善实则腹黑的傲娇男主。男女主“双贱合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太和殿内,皇帝高坐龙椅之上,面上喜怒不定,但双眉却紧蹙,双眼之中隐隐流露出了一丝阴鸷。

赵新跪在地上,低垂着脑袋让人看不清面上神色,却难掩他因惊恐而微微颤抖的身躯。

不仅仅是赵新,所有人都惶恐不安,无论面上有没有表现出来。这一整个大殿的人都是皇室贵胄,从出生起便含着金汤匙,被供养的时间长了,便忘记何为战争生死。

“李福全。”皇帝不怒自威,严声道。

“奴才在。”李福全也顾不得去请太医了,连忙小跑到了大殿中央跪下。

“速招内阁大学士与军机大臣入宫,朕在养心殿候着他们。”他说完一顿,复言道,“还有御林军统领苏和泰。”

“是。”

李福全不敢耽搁,当即爬起身一溜烟的跑了出去,找侍卫挨个去这些大人们的家中传召。

“皇额娘,”皇帝起身对着敏太妃一礼,“儿子便现行离去了。”

敏太妃:“快去吧,这里有哀家。”

皇帝略一颔首,随即便转身大步离开了此处。当然,也带走了诸位皇子。

凤菀和玄天站起身,因为二人离得最近,她下意识看了玄天一眼,本想图个心安,但是却见到了对方细微的面部表情。

他的嘴角微不可见的翘起,低垂的眼眸之中满是势在必得的得意。

凤菀见状,双眉微蹙,心中却只觉诧异,因为她从玄天的表情中察觉出玄天也参与了这件事。

玄天抬眼,看来凤菀一眼,神情却丝毫没变。他拍了拍凤菀的手以示安慰,越过她离去的时候却瞬间变得惊恐且担忧。

而凤菀却一直看着玄天的背影。总感觉自家房东在暗搓搓的搞事情,怎么办,在线等。

“福晋。”惊蛰上前,将凤菀扶到了一旁。

而此时敏太妃淡淡的开了口,“前朝的事情,自有皇帝和诸位大臣,不劳我等费心。今年冬寒,想来是京郊附近的流民,守城军灌了几口黄汤便肆意传播流言,待皇帝开仓施粥之后也就没有这么多事情了。”

“是。”众人纷纷应和。

是不是京郊附近的流民无人知晓,但是这件事总得需要一个合理的遮羞布,若真传出流民造反这等荒唐事,只怕那些反清复明势力会更加猖獗。

只是凤菀抬眼,看着高高在上的老太太,总感觉对方的目光里夹杂着不屑与轻蔑,似是在对惊恐而自乱阵脚的蠢货们便是鄙视。

“皇后,今日天也晚了,大家出宫不便,你安排一下吧。”敏太妃继续淡淡的道。

言下之意,就是要暂时囚禁众人,免得他们出去乱嚼舌根扰乱民心了。凤菀暗中想到。

此时无人敢反驳,因此纷纷谢恩。

敏太妃的面上仍然是淡淡的,她在锦绣的搀扶下不紧不慢的站起身,路过凤菀的时候道:“凤丫头,随哀家去慈宁宫吧。”

“是。”凤菀福身道谢。

然而敏太妃却已经绕过了凤菀,径直出了太和殿。凤菀连忙跟上。

一路无话,进入慈宁宫之后,敏太妃以体乏为由直接将凤菀指进了慈宁宫偏殿,拍了几个侍女来侍候之后再没有管过凤菀。

而凤菀此时也没有什么心思去应付喜怒无常的敏太妃,让人侍候着洗漱。

凤菀坐在梳妆镜前,由着谷雨为她除去满头珠翠,而后顿感脖子轻松了不少。凤菀随意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痛的脖子,抬眼看向了镜子。

镜中的她仍然美艳绝伦,但是眉眼间却都是淡淡的。

也不知是不是受了太和殿的影响,所有的人都低眉垂眼,默不作声,凤菀原本就有些烦躁的心情因着寂静而更加不耐烦了。

刚好这时惊蛰走进来,在她的耳畔轻声道:“福晋,可以沐浴了。”

凤菀颔首,一摆手屏退了敏太妃派来侍候她的宫女,“退下吧,本福晋不需要这么多人侍候。”

待众宫女离去,凤菀才起身,由惊蛰带领去了浴房。

慈宁宫中虽然无太后,但是敏太妃却被皇帝以太后之制所奉养,慈宁宫建的也是格外的豪华。

浴房是引了活水建的一个小池子,像是温泉,而四面墙壁竟然全部被镶嵌了镜子,水雾袅袅,极具情趣。倒不像是慈宁宫,而像是某位宠妃的寝宫。

不过浴房再奢华,心情烦躁的凤菀也无暇欣赏,更何况她的前世,见过更好更奢华的地方。

褪去衣衫,凤菀缓缓进入了浴池,然而由于四面全是镜子,凤菀眼尖的发现,自己的后背,有一道从左肩起蜿蜒而下及至腰腹的狰狞疤痕。

凤菀下意识伸手往背后摸去,虽然已经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了,但是却仍然能想象到当时的彻骨铭心。

“这是怎么弄的?”凤菀皱眉道,她说着,完全坐进了浴池之中。

在她身边侍候的谷雨和惊蛰闻言,忍不住对视一眼,随后谷雨略有担忧的轻声道:“福晋,您失忆了,不记得也好。”

凤菀方才脑海之中一直想着关于玄天离开之前的神情,乍闻此言,忍不住眉毛一挑。

“哦,到底是怎么回事?”

谷雨双眉蹙起,目光之中全是担忧与不忍。凤菀没有回头,但是从墙壁的镜中也能看到谷雨此时的神情。

凤菀:“你们二人是我在这世间最信任的人,如果连你们都瞒着我,那我可也真是获得太失败了。”

她的话说完,谷雨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而惊蛰却面色一滞,随即双眸之中闪过了一丝光亮与喜色。

惊蛰一边用巾布轻轻擦拭着凤菀的后背,一边道:“眼下的情形福晋知道了也无妨,奴婢相信以福晋的慧謀,一定会明辨是非善恶的。”

听着惊蛰不动声色的拍马屁,凤菀笑笑没有言语,而惊蛰却继续道:“福晋身上的这伤口,其实是因着巴蜀王世子。”

惊蛰仅仅是提了这几个字,凤菀联系着宴席上嘉希的所言,心中便已经能猜出个大概了。

“是两年前留下的吗?”凤菀说着,再次看了看镜中映着的她后背的那条狰狞伤疤。

“是。”惊蛰颔首,“据人说,是当日在去川楚的路上,被逃窜的反清复明势力所伤。”

凤菀挑眉,“据说?那实际上呢?”

惊蛰一愣,似没有想到凤菀会如此问,问的这么直接,但是随即,她的面上便绽放出了一丝笑容,极其的耀眼。

她俯身微微靠近凤菀,在凤菀的耳畔轻声道:“奴婢不知,但是听人说,是世子派去的杀手。”

凤菀的呼吸一滞,但是随即却恢复如常,这次她没有继续追问,追问惊蛰她是听何人所言。

但是真相不言而喻。

惊蛰是豫郡王府的人,自然属于玄天。凤菀不由得失笑,惊蛰方才的话,无异于亲口告诉凤菀,她是玄天的人。

凤菀随意的抚着自己长长的指甲,似不经意的问道:“我听说,你还有一位哥哥。”

“是的。”惊蛰丝毫不避讳,“奴婢的哥哥名叫惊鲵,是主子身边的暗卫首领。”

凤菀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从谷雨提起惊蛰出身雪医谷拥有高超的医术起,她便已经怀疑了,这样厉害的一个人,怎么会在她一个不受宠、出身差、名存实亡的嫡福晋身边,除非是有人刻意安排的。

而刚好,府中皆知,惊蛰个哥哥在王爷身边当差。

凤菀不动声色的观察了惊蛰几日,见她并无出格之事,甚至在暗地里处处的维护自己,心中不由得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而今夜,也正是印证了她的猜测,原主的身边,不仅有皇帝和太妃两个名面上的大佬在护着她,暗地里还有玄天在。

不过玄天常常对她冷眼相待,还真的挺难发现的,如果不是惊蛰主动承认。

凤菀不予对此做任何评价,倒是谷雨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指着惊蛰惊道:“你,你竟然是豫郡王安插在福晋身边的眼线!”

“福晋,”惊蛰恭敬的跪在她的身旁,并不因谷雨的话而有任何的张皇失措,“奴婢以前是豫郡王府的人,现在只是您的人,绝对对您忠心耿耿,绝不背主。”

凤菀淡淡一笑,走出浴池,而谷雨眼疾手快连忙拿过干巾布将她身体上的水渍给擦拭干净,而后拿出薄纱为凤菀穿上。

这期间,惊蛰一直恭敬的跪在那,没有任何动作。

就在惊蛰自己都为自己捏了一把汗的时候,眼前忽而多了一截白皙圆润的脚踝。

“惊蛰,你要拿什么,让本福晋相信你?”凤菀道。

惊蛰面上不动声色,刚想要表忠心,而凤菀却打断她。

“起身吧。”她嘴角噙着一抹浅笑,淡淡的道,“好听的话儿谁都会说,日后如何做还不都是看你自己的?”

惊蛰仍然跪着,却直了身子,闻言后双眉一蹙,刚要开口,却见凤菀伸出手轻轻堵在了她的唇边。

“本福晋说了,好听的话儿谁都会说,本福晋也不爱听虚与委蛇的客套话与虚假的情意言语。你虽是玄天的人,但是本福晋未必不相信你。当你日后若是敢做出背主之事,就莫要怪本福晋手下不留情了。”

她的语气和神色皆是淡然,甚至隐隐透露着一股冷漠,“我,凤菀,此生最恨人背叛!”

凤菀的声音不大,可以说有些轻,但是掷地有声,让人不寒而栗。

谷雨和惊蛰当即跪下,异口同声的道:“奴婢定不会背叛主子!”

玄天的人,未必不值得相信,也未必值得相信,一把锋利的剑,到底是伤敌一万还是自损八千,端看执剑人如何运用了。

猜你喜欢

  1. 历史小说
  2. 异世小说
  3. 百合小说
  4. 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