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人民的名义

更新时间:2018-07-31 16:28:13

人民的名义 已完结

人民的名义

来源:掌中云作者:周梅森分类:官场主角:侯亮平沙瑞金李达康

新书推荐,《人民的名义》是周梅森所编写的官场职场类型的小说,主角侯亮平沙瑞金李达康,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位国家部委的项目处长被人举报受贿千万,当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侦查处处长侯亮平前来搜查时,看到的却是一位长相憨厚、衣着朴素的“老农民”在简陋破败的旧房里吃炸酱面。当这位腐败分子的面具被最终撕开的同时,与之案件牵连甚紧的H省京州市副市长丁义珍,却在一位神秘人物的暗中相助下,以反侦察手段逃脱法网,流亡海外。案件线索终定位于由京州光明湖项目引发的一家H省国企大风服装厂的股权争夺,牵连其中的各派政治势力却盘根错节,扑朔迷离。H省检察院反贪局长陈海在调查行动中遭遇离奇的车祸。为了完成当年同窗的未竟事业,精明干练的侯亮平临危受命,接任陈海未竟的事业。在H省政坛,以H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高育良为代表的“政法系”,以H省委常委、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为代表的“秘书帮”相争多年,不分轩轾。新任省委书记沙瑞金的到来,注定将打破这种政治的平衡局面,为H省的改革大业带来新的气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侯亮平近来成了空中飞人,赵德汉账本上那些行贿线索需要一条条落实,不断扩大战果,他就不停地从一座城市飞往另一座城市。今天,侯亮平要飞呼和浩特取证,正排队登机呢,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竟是发小蔡成功打来的电话。侯亮平第一感觉就是出了大事。接手机时,他真切听见了发小粗重紧张的喘息。猴子,侯处长,我……

我紧急向你报告,我……我要举报,正式举报!这回有证据了,真的!

侯亮平心中暗喜,又举报了?有证据?那就快说吧,我的飞机马上要起飞了,正要关机呢!发小的声音在颤抖,语调急促,似乎正在奔走逃命。猴子,我本想去北京当面向你举报的,可是来不及了,我随时有可能被人家干掉啊!我这就告诉你吧,H省委常委、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他的老婆,就是京州城市银行副行长欧阳菁,受贿二百万啊!

侯亮平愕然一惊,拖着小行李箱,离开登机队伍。你给我再说一遍,蔡成功,你要举报谁的老婆?李达康?他老婆受贿二百万?

是,这二百万是我送的,我行的贿啊,这算证据吧?

侯亮平明白了,此事非同小可,有名有姓有金额,是行贿人本人的实名举报,可以立案调查了!蔡成功是关键证人,必须保护起来。

但是情形很急迫,蔡成功现在正处于危险之中。据蔡成功在电话里说,“九一六”大火那晚,他磕破头住进医院,听说厂子出事后立刻拔掉吊针逃走了。两天后,约郑西坡了解情况,却发现有警察跟踪他,他没跟郑西坡接头就溜了。蔡成功在电话里焦虑不安地说,李达康动用了京州警察,随时可能把他抓进去。他决心拼个鱼死网破,才决定举报李达康的老婆,现在只能靠侯亮平保护了,否则肯定没命。

侯亮平有数了,问蔡成功,这件事对谁说过没有?蔡成功道是只在电话里和陈海说过,也没说太仔细,但提到了欧阳菁。侯亮平让蔡成功马上去见陈海,道是陈海会保护他的!蔡成功却说不能去,现在京州的警察正四处抓他这个“九一六”放火犯呢!侯亮平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蔡成功危险了,便让蔡成功说出具体地址,让陈海去找他。蔡成功连自己发小也不敢全信,犹豫片刻才说,他在京州的中山北路125号附近的一座电话亭。侯亮平让他原地等待,千万别乱走。

合上手机,侯亮平额上冒出汗珠。广播催促旅客赶快登机。双方都在争分夺秒啊,必须保护这位特别重要的举报人,绝不能让人家抢在他头里把蔡成功搞死,这于公于私都说不过去!这么想着,侯亮平拨起了陈海的电话。还算万幸,陈海的电话顺利拨通了。侯亮平三言两语把蔡成功的举报内容说清了,其实就几个关键词:市委书记李达康的老婆涉案,谨防杀人灭口。估计陈海手上另有线索,这厮竟然毫不吃惊,只道明白明白,这个蔡成功交给我好了,继续飞你的吧!

侯亮平上了飞机。空姐叮嘱旅客们关闭电子用品,他心怀忐忑地关上了手机。飞机滑行,加速,起飞。侯亮平计算着陈海的行动和接下来的各种可能性。凭他的及时情报和陈海的机警,蔡成功迅速落入H省反贪局之手,得到保护应无问题吧?舷窗外,白云如棉山如琼玉,托着飞机飘浮。侯亮平闭上眼睛想心事,越想越多……

其实,侯亮平一直和陈海保持着联系。“九一六”大火那夜,他守在电脑前看现场视频,陈海也在线。他们一边看一边分析,说了不少心里话。嘴严的陈海向他透露:根据最新掌握的情况,估计有一批干部在光明湖畔腐败掉了,问题很严重,超出了最初的想象。侯亮平当时就问陈海,是不是找了那位要举报贪官的发小蔡成功?陈海说,找过了,约好见面谈,但蔡成功一直没露面,也不知是什么原因。陈海分析,蔡成功的举报看起来荒唐,细想都有一定道理,比如京州城市银行欧阳菁断贷,的确存在问题,断贷造成了大风厂危机。侯亮平马上提出疑问,难道李达康是放走丁义珍的黑手?他有动机有条件啊。陈海含糊其词,不置可否,侯亮平再问,陈海就是不深谈。侯亮平当时就有感觉,陈海掌握了不为人知的重要线索,只是还没到揭锅的时候。

空姐推来饮料车,微笑着问侯亮平要什么,他拿了一瓶矿泉水。

蔡成功的举报把李达康一下子推到前台,这位大人物鼻子上的白油彩越抹越重了。可侯亮平也发现一处矛盾,既然欧阳菁收受了蔡成功二百万元贿赂,为什么还要在关键时刻断贷,致使大风厂股权落入高小琴之手呢?搞不清楚,太复杂了,这其中的秘密只有见到蔡成功才能破解。侯亮平心头无端地一阵发慌,害怕从此再见不着这位发小了……

在呼和浩特下了飞机,侯亮平顶着北方的寒风,第一件事就是问情况。情况不妙,陈海那边说,他和陆亦可在中山北路125号附近并没找到蔡成功,现在还在电话亭旁边的上岛咖啡厅等。侯亮平担心蔡成功被京州市局的警察抓走。陈海说,真被京州的警察抓走他也没有办法,但应该不会,蔡成功既然已经知道有麻烦,肯定会加倍小心。

再接到陈海电话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陈海通报情况说,蔡成功没露面,应该是被捕了,但京州公安局矢口否认抓了蔡成功。侯亮平说:那你找一下咱学长祁同伟,他小子是公安厅厅长,让他查一查蔡成功是否被捕!陈海说:这还要你说?我就是通过祁同伟查的,人家死活不承认抓了你这位发小。侯亮平想,这就奇怪了,蔡成功能跑到哪儿去?若不在警察手上,会不会已经被人家灭口了?心里不禁一沉。

然而,侯亮平没想到的是,蔡成功没被灭口,陈海差点被人灭口了!

三天后,侯亮平从内蒙古出差回来,正往秦局长办公室走,准备汇报呼和浩特的案子。陈海突然从京州来了个电话,告诉侯亮平,他一点的飞机去北京。现在要去和一位举报人见面,将会拿到重要证据,希望直接向总局领导做个汇报。侯亮平的兴奋、激动难以言表,知道H省的反贪腐战斗肯定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持重的陈海同学没有十二分的把握是绝对不会这样说话的。他便压抑着兴奋,对陈海说:放心吧兄弟,我这就和秦局见面,约他下午见你。晚上,我陪你喝上一杯庆功酒!陈海说:酒先留着吧,汇报完我得赶回去,免得打草惊蛇……

通话在此时戛然而止。

后来侯亮平再怎么拨打手机,对方都没有应答。

事后得知,陈海和他通这个电话时,正沿着斑马线过马路,一辆卡车闯红灯直冲了过来!车头正撞中陈海,把陈海整个人都撞得飞了起来。陈海的电脑提包飞到了绿化带的草丛中,马路中央一摊鲜血,浸泡着一只轧变了形的手机。京州方面通报的情况是,一个酒驾司机造成这桩意外交通事故。司机被拽下车时,还酒气冲天,站都站不稳。据说这是一个不可救药的酒鬼,曾因酒驾进去过一次了,判了两年。这次还不是早上喝的酒,是头一天晚上喝的,两人喝了三瓶二锅头,一直喝到夜里十二点。一早上出车,宿醉未醒,刚开过几条马路就出事了。

侯亮平不相信这是车祸。功败垂成啊,只有身为战友的他知道陈海距离那巨大真相有多近!也许已经近在咫尺了!否则,陈海不会遭此杀身之祸。这是有人暗下毒手,杀人灭口!侯亮平的心在滴血,火炙般地痛,与陈海相处的桩桩往事在眼前不停闪现,悲哀阵阵袭来……

当天下午,侯亮平努力镇定着自己的情绪,郁郁寡欢地来到秦局长办公室,关上房门,沉着脸说了一句话:秦局,陈海是被坏人暗算的!

秦局长给他倒了一杯茶,表示理解他此刻的心情。不过,也平和地说明,季昌明检察长亲自出了面,找到了交管部门,调阅了事故原始材料,没发现什么疑点。侯亮平当即失态,脱口而出:现在,我连季昌明都怀疑!秦局长严肃提醒道:哎,亮平,说话要负责任啊!

侯亮平冷静下来,分析情况。他告诉秦局长,这场离奇车祸发生时,自己正和陈海通着电话。陈海还说呢,汇报完案子就要赶回京州,怕打草惊蛇。现在看来蛇已经惊了。秦局长思忖道,陈海的父亲陈岩石参与了季昌明的调查,也没发现啥呀。侯亮平很固执,坚持认为,H省和京州市的情况很复杂,身为反贪局局长的陈海可能已经逼近某个致命的事实真相!在此之前,大风厂的老板蔡成功也向陈海举报过,现在蔡成功也离奇地失踪了!种种迹象都说明,京州乃至H省问题很大!

秦局长陷入了思索,在屋内踱起步:你敢肯定陈海是遇害吗?

侯亮平口气坚定:是的,遇害,不是车祸!陈海告诉我,他马上要和一个举报人见面,将会拿到过硬的证据。正因为事关重大,他才想飞北京亲自向您汇报!秦局,赵德汉的案子差不多了,我想深入H省,彻查丁义珍出逃、“九一六”大火,以及陈海遇害这一系列案子!

秦局长坐在椅子上思索了好半天,突然抬起了头:哎,亮平,如果派你到H省检察院任职呢?临时接替陈海,出任反贪局代局长?

侯亮平怔了一下:秦局,这……这我没想过!

秦局长说:那就想想吧!单纯去查陈海被害很难,怎么查呀?有什么理由查呀?就算查了,能查出真相吗?联想到京州市一个涉案副市长竟然能在我们眼皮底下顺利溜掉,我就更不相信能查清楚了!

侯亮平眼睛一亮:我明白了,悄悄地沉下去,来个顺藤摸瓜?

对!现在陈海伤势很重,昏迷不醒。医生们会诊后说,陈海即使能活下来,十有八九也会变成植物人。丁义珍一案也要有熟悉情况的同志去抓,你去做代局长,正可以沉下心来和对手打上一场硬仗!

侯亮平说:秦局,那我听从组织安排,随时准备去H省报到!

当晚,侯亮平梦见陈海向自己走来,扬着那张娃娃脸,充满疑问的眼中有些哀伤,身上血迹斑斑。他摊开双手,仿佛在问,猴子,我怎么办?侯亮平蓦地惊醒,本能地喊了声,海子别急,我来支援了。翻身坐起,窗外透入些许晨曦。他泪流满面,任由泪水湿了衣襟……

猜你喜欢

  1. 宠婚小说
  2. 种田小说
  3. 科幻小说
  4.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