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 > 轮回经武纪
轮回经武纪朱星云目录 轮回经武纪小说阅读

轮回经武纪风世长歌

主角:朱星云
完整版小说《轮回经武纪》是风世长歌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主角朱星云,内容主要讲述:一个不死不灭的不老传说 一段天荒地老的爱情神话 一场空前绝后的灭世浩劫 混沌世间,生死由天;黑暗照耀,光明失色。 一切只存在于瞬然之间,成败只在此间一举;存亡命运在自己的手中,谁能逆转亘古巨变?...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18-08-04 11:22:1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走在杂草丛生的树林中,朱星云以为自己走进了原始森林,挠着后脑勺的他苦着个脸,望着四面都是高过人头的杂丛,他想跳起来看看出口在哪,但哪知这片杂草丛实在太广,就在他不知所措之时,一个尖叫声划破长空刺入了他的耳中,是长孙玉玲。他心中大惊,丰了似的奔跑在漫无边际的杂草中。

随着他心越着急,速度的越快,一股莫名的气息从他的体内释放,流动了整个草野,那时“蓬”的一声,无边的杂草从在顷刻间化为了灰烬,满天飞舞。穿过一片树林朱星云看到了长孙玉玲,只见长孙玉玲瘫坐在地上,弯着右腿,身边尽是吐着血信的花蛇,一看便知是奇毒无比,而司马长风则一边挥动着仙剑护守着她。朱星云见了忙跑了过去,带着无尽的愤气,过走之处毒蛇纷纷萎缩,最后成为了一张张干皮,他关心地问:“长孙姑娘,发生什么事,你、你的腿......”

长孙玉玲见是他,先是一愣,随后咬着牙道:“我被毒蛇咬了一口。”边说边伸着右腿,只见那脚跟上方赫然两个深深的尖口,其中正往外流着墨黑色的毒血,令人惊悚。朱星云心痛轻轻地捋起林长孙玉玲的右脚,想也没想便用嘴去吸出毒血。好一会儿,吸完之后,他在自己的衣角上扯下了一条布带,小心翼翼地帮长孙玉玲包扎好。就当他准备去帮司马长风时,一阵风吹来,剩下的毒蛇全部被撕成碎片,已是活不成。一条人影在天空中一闪,来到朱星云的身边,是那个鬼老头。

“老哥。”朱星云一喜,“您怎么来了?”

鬼老头笑道:“来帮你呀,怎么样,受伤了没有?”

朱星云摇头笑道:“我没事,不过长孙姑娘被毒蛇咬了一口,她......”鬼老头闻言,走到长孙玉玲身边,看着被包扎好的小腿,笑着问:“你帮她将毒吸出来了?”

朱星云点点头,说:“我只是吸了几下,也不知她会不会好,老哥您帮忙看一下吧,说不定她......”

“没事了。”鬼老头一笑,“既然是你帮她吸的毒,那她就一定没事,待会儿就会醒来了。”

“可是前辈,她......”朱星云见鬼老头不肯帮忙,急得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一阵阴风吹来,差点将三人吹翻在地,狂风扫野,吹动了整个山林。鬼老头一愣,忙道:“小娃儿,快点带着那小子和丫头到一边去躲一躲。”边说边推朱星云,那时一声嘶吼,一条巨大的蟒蛇从地里迸出,顶立与天地之间,高几十丈,全身都长满了厚厚的鳞甲,血盘大口足已吞下一座房屋,在夕阳的照耀之下让人看了由心的冒寒。

朱星云和司马长风俩人见了,惊骇地说不出话来,鬼老头也是一颤,暗道:“怎么会碰到这种怪物,今天算是帮忙帮到家了。”

“前辈,那是什么啊?”朱星云惊问。

“是铁鳞巨蟒,你们快躲到一边去,千万别被它的血溅到了。”鬼老头边说边冲向了那条巨大的蟒蛇。

司马长风一心照顾着长孙玉玲,朱星云则担心地望着半空中与那巨蟒打得不可开交的鬼老头,那蟒蛇实在是太大,鬼老头的身体还不及它的一颗毒牙,让人看一眼便会胆颤心惊,何况与它相斗。这时那巨蟒一头压下,鬼老头不敢力敌,躲开了去,蟒头撞在一座大山上,轰的一声,那座大山竟在瞬间化成了齑粉,而那巨蟒的头却毫发未伤。就在向天惊讶之时,巨蟒又扫动了尾巴,它的身躯是如此之大,可速度却快得惊人,不过还好鬼老头及时闪过,巨尾扫过,十几棵苍天大树眨眼间被从中打断,倒在了地上。

望着这上古异兽,鬼老头也是没办法,只有尽全力拖住它,将它引到别的地方去,他一边攻击一边向左边那群山中跑去。可是那巨蟒毫不给他机会,步步相逼,不给鬼老头闪躲的余地,鬼老头一个不小心被它的尾巴扫中,撞在一座大山的半腰上,口吐鲜血,靠在山脚下,捂着胸口,受了重伤。

朱星云见鬼老头没有再起来,料想鬼老头受了伤,急得团团转,愣愣中他碰到了挎在身上的精弓,忙拿着一根长箭,全力拉动弓弦,随着嗖的一声,箭如流星般划过天空,直刺入铁鳞巨蟒的左眼,顿时铁鳞巨蟒嘶声惨叫,扭动着庞大的身躯。

就当朱星云欲跑向鬼老头时,铁鳞巨蟒疯了似的冲向了他,吓得其他三人惊慌失措,朱星云刚才再射出一箭,但铁鳞巨蟒的巨尾已横扫了过来,他忙扔掉弓箭,向上一跳,没想到他这一跳竟有十多丈高。他跳到铁鳞巨蟒的身上,一拳打了下去,那无坚不摧的鳞甲竟然被他的肉拳打穿了,蟒血喷了出来,溅了朱星云一身。巨蟒吃痛,使劲地摇摆,他被甩了下来,摔在地上。

鬼老头忙跑到他的身边,骇然地问:“怎么样,星云,你怎么样?”被铁鳞巨蟒的血溅到所有的生物都会腐烂,可朱星云没有,反而那血还认定他是主人一半,融进了的体内,与其合为一体了,鬼老头惊大了双眼。

巨蟒发怒了,疯狂地朝俩人奔来,排山倒海的气势致使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戾气逼人。鬼老头忙使出全力,幻化出无数的气刀攻打在巨蟒的身上,可是却只发出锵锵地声响,那巨蟒的鳞甲根本就是刀枪不入,就在鬼老头想抱起朱星云逃跑时,传来了朱星云的声音:“攻击它的额头。”

鬼老头听了一怔,忙跳到天空中,运起全身之力,幻化出一柄巨大的阔刀,直穿那巨蟒的额头,惊天声吼,铁鳞巨蟒的头部炸开,血溅如雨,巨蟒的身体在天空中乱摆了几下,就倒下去了,压碎了一座大山,被它的血沾到的花草树木瞬间枯萎,发出刺鼻的腥臭味。

鬼老头跳到朱星云身边,倍加关心地问:“怎么样,星云,你没事吧?”

朱星云笑着摇了摇头,道:“谢谢前辈的关心,我没事。”说也奇怪,朱星云与那蟒血合为一体之后,身上的痛楚便全没有了,而且体内似乎有什么在流动,浑身上下轻飘飘的,特别的舒服。

鬼老头也笑了笑,道:“既然这样,那我就走了。”

朱星云点了点头,也不好再麻烦他老人家了,就笑着说:“前辈一路小心。”

鬼老头满意地笑了笑,就飞走了。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朱星云心中有一种亲切的感觉,十分的清晰,觉得与他很久以前就认识一般,可又说不上来他是谁。就在他发着愣之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看什么呢,怪老头已经走远啦。”

他一愣,回头一看,却是长孙玉玲,他望着长孙玉玲一脸的惊讶:“你、你没事吗?”

长孙玉玲道:“没事呀,我有什么事啊,倒是你一脸恍惚的样子。”话说出口,好像她刚才被毒蛇咬到的事就像没有发生一样,朱星云疑惑地望向司马长风,而司马长风也摇摇头,不知所以然的样子。

这时长孙玉玲道:“快走吧,我们还要找千年火龟呢。”说完一人朝前走去。

朱星云和司马长风俩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面面相觑,追了上去。

三人来到了湿火潭边,望着那水面一片烈火的湿潭,不得不惊讶,潭火冒着浓浓的白汽,烈焰却在水面熊熊燃烧,无尽的水泡在潭中翻腾,那整个潭中的水像是被烧开了一般。可是潭的岸边却有让人感到湿冷的感觉,好像所处的地带不是烈火丛生,而是冰霜遍野。

长孙玉玲看着那湿火潭,一脸的疑惑,她道:“千年火龟应该就沉睡在潭底了,等会我要用天音铃将它给震醒,你们退远点,别被天音铃所发出来的音波给震到了,会七窍流血而死的。”

朱星云听了一惊,司马长风看了看长孙玉玲,退到了几丈远的一棵大树后,捂住了耳朵。长孙玉玲从怀中拿出了一对铃铛,戴在手腕上,双手舞动了起来,顿时一阵清脆响亮的声音入耳而来,让人听了有种心旷神怡的**。可到了最后,那声音急促了起来,周边狂风大作,树叶枝丫漫天飞舞,潭中的热水也沸腾了,发出“咕噜”、“咕噜”地声响。如此骇人的音波任谁听了都会四处逃窜,而朱星云却没有,他一直站在长孙玉玲的身后,保持着十步之路,那毁灭的音波在他听来仿佛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

长孙玉玲摇了好一会儿,湿火潭中都没有反应,只是那热水在爆炸,根本就不见千年火龟的影子,就在她诧异之时,忽然潭边的一座大山摇晃了起来,从山脚至山顶都在颤动,从中裂开,一声怪吼,那千年火龟竟然在那大山的底下,它被那音波震醒,发怒了,整个巨山都跟着摇动了起来。

那时满天的巨石从天空中洒落,而其中一块正朝向长孙玉玲,如陨石一般,被砸中了就算不化成肉酱也是活不成。朱星云见了,捏紧拳头冲了过去,轰的一声,朱星云替长孙玉玲挡下了那致命的山石,可朱星云毫发无伤,反而那巨石被撞得四分五裂。长孙玉玲和司马长风俩人看呆了,惊得说不出话来。

千年火龟大怒,朝朱星云冲去,迈出的步伐地动山摇,而且烈火四射,炙热的焰气早已将周围的草木烧得如火海一般,映红了整个山野。望着这被烈焰包笼住的千年奇兽,朱星云不敢靠它太近,尽力得躲过它的攻击,根本无还手之力。

就在长孙玉玲和司马长风惊奇之时,一声惨叫将他们惊醒,俩人同时一惊,抬起了头,见朱星云捂着胸口,躺在地上,忙跑了过去。原来那火龟的体型虽然庞大,可速度却不慢,朱星云一个不小心,被它的头撞到,从半空中掉了下来,重重地摔在地上。

长孙玉玲关心地问:“朱大哥,你没事吧?”

朱星云看了看她,笑着摇了摇头:“没事。”

“你休息一下,我和师兄去制服它。”长孙玉玲道。

“你们要小心,千万不要被它口中的烈火喷中了。”朱星云提醒道。

“你放心吧,我们会注意的。”长孙玉玲朝他嫣然一笑,一边的司马长风看在眼里,恨在心里。长孙玉玲毫无所谓地对司马长风道:“师兄,我们去降伏它,好回去向师父复命。”

司马长风看了看她,点了点头,在拔出佩剑的一刹那,回头狠狠地瞪了朱星云一眼。朱星云一怔,看着他们在半空中的配合剑式,缓缓地站了起来,心中却在纳闷:为什么鬼前辈还没有出现,我们遇到这么大的麻烦,他没理由不来帮忙的呀,难道说他与大蟒蛇战斗中受的伤很严重吗?想到这里,他不禁担心起了鬼老头来。

他认真地看着与千年火龟激斗的长孙玉玲和司马长风,忽然发现自己刚才被千年火龟打到的受竟然全好了,那足以碎骨的痛楚真的全没有了,不仅如此,而且全身的经脉好像都在冲动着,像是要爆发一样。他觉得体内有一股特别舒服的感觉,就像快要仙登了一般。

就在他疑惑之时,一条人影在他的身后一闪,如鬼魅一样地跳到了一棵被烈火笼罩住了的大树顶端,坐在一根快要被烧成灰烬的树枝上,望着与火龟打斗的长孙玉玲和司马长风,嘿嘿一笑:“分合剑式,这两块璞玉被那凶婆娘教成这样,要是被他们的爹娘知道了,还不难过死了,唉,这凶婆娘也太小气了,连秘门心法都不传给他们,真是令人伤心。”边说边摇头。

火潭边,长孙玉玲和司马长风配合得太过完美,以致那火龟连中了十几剑,虽然剑伤迅速地愈合了,可那痛楚还是有的,搞得那火龟又发怒了,将头和四肢缩进了甲壳中,快速地旋转了起来,顿时火风四撒,无尽的烈焰如风卷一般地飞扬,周围的温度在迅速地升高,靠得太近的树木在一瞬间烧成了灰烬,随着火风飘散。而长孙玉玲和司马长风俩人更是不敌那烈火焰气,从半空中掉了下来,两棵大树随之撞断,碎成数截。

朱星云大惊失色,跑到俩人身边,坐在树上的那人也“咦”了一声,煞是惊讶:“这畜生还会这一招,还好没有下去帮忙,不然那掉下来的可就是我了,看来这小王八是有点本事,怪不得连那草药罐子也不敢来取它的心胆,我得好好盘算一下,不然呆会被烧熟了还不知怎么死的呢。”说着站了起来,伸长了脖子观察着朱星云等人。

这时千年火龟又发动了攻击,挟杂着炙热的火焰扑压而来,树上的人一惊,刚准备下去,那时一阵猛烈的罡风反转吹来,不但将火势翻转,还将千年火龟那巨大的身躯吹到了湿火潭中,溅起无数烫肤的水花。树上的人看了甚是惊讶:“这、天风,怎么可能?难道是......”

千年火龟爬出了湿火潭,怒眼望着朱星云,两只前脚在激烈的蹬着,似要烧尽了朱星云。再看朱星云,他也皆盯着千年火龟,似乎那一阵风给了他什么启示一般,只见他看准了那火龟伸出头的一刹那,急速地冲了过去,重重地一拳打在火龟的颈上,一声惨叫,果然,火龟的颈部是它的弱点。吃痛了的火龟对朱星云有些的惧怕,不敢主动攻击,步步后退。朱星云一击得手,便不再给火龟机会,招招攻向火龟的颈部,最后火龟应付不了,对天长叫一声,掉头就朝湿火潭奔去。

“不好。”朱星云心中一惊,“它要逃跑了。”他忙追了过去,可是来不及了,千年火龟的前脚已踏进了潭中。朱星云心中甚是着急,就在那时站在树上的人动了,如风般地立在火潭上,双手运起,大风即来,将火龟庞大的身体带起来了,飓风倒行向前,火龟被卷到了空中,那人却怔住了,因为无形中有股让人震撼的风气令他心中叹然。风停了,火龟重重地摔在地上,呜呜地低叫着。

“鬼老哥。”朱星云看着来人,心中一喜,原来那人是鬼老头。

鬼老头反应过来,跃到朱星云身边,笑着问:“小老弟,怎么样,受伤了没有?”

朱星云听了,心中甚是感激,摇着头笑道:“我没事,让老哥操心了。”

鬼老头笑了笑,满意地点着头,朱星云问:“前辈,您的伤......”

鬼老头摆手道:“没事没事,还是办正事要紧,小心别让它跑了。”

朱星云看着那千年火龟点了点头,鬼老头冲向了火龟,朱星云满脸笑容地望着鬼老头,跑到长孙玉玲身边,道:“长孙姑娘,能否借你的剑一用?”

长孙玉玲看了看他,笑着将仙剑递给了他,朱星云对她一笑,冲向了那烈火之中。鬼老头与千年火龟打得十分激烈,一风一火,仿佛整个世间都被震撼了。那火龟张开大嘴,一道火柱喷向鬼老头,火势煞是凶猛,但鬼老头也不是泛泛之辈,御风之术被他使得有模有样,双手挥动之间,狂风横生,撕碎了那道烈焰火柱。

火龟蹬了蹬四足,将头缩进了壳中,紧接着四脚也缩了进去,鬼老头一怔:不会是刚才那招吧,我还是闪远点。想到这里。他就跳到了离火龟十几丈处,霎时火舞旋风,火龟的身体融进了火卷中,似要焚毁一切,就在众人睁大双眼,惊讶之时,那无形之风再起,随着一道剑光从空中划过,朱星云连人带剑穿过了火卷,飞进了火龟的壳中。

“朱大哥。”长孙玉玲担心地呼唤。

“我的妈呀!这小子不想活了。”鬼老头愣望着那旋风般的烈火,张大了嘴。

那时火龟一声嘶叫,从半空中坠了下来,全身像是没有了力气一般,垂着头,四肢也是软的。一条血线从火龟的甲壳中喷了出来,紧接着朱星云拿着一个黑色的皮囊从龟壳中跳了出来,众人忙迎了上去。长孙玉玲担心地问:“朱大哥,你没事吧?”

朱星云笑着摇摇头,说:“我没事。”司马长风则瞪眼相望。

鬼老头傻傻地望着朱星云手中的皮囊,问:“小老弟,这就是千年火龟的胆啊?”

朱星云点了点头,说:“就是这个了。”说着伸给鬼老头。

鬼老头接了过去,可手刚碰到就“啊”的一声,缩回了手,龟胆掉在地上。鬼老头不知龟胆跟火龟的身体一样是热的,又被莫名其妙的烫了一下,他委屈地道:“好烫,这火龟他妈的死了还留了一手,呼呼。”边说边吹着手指。

“烫?”朱星云一愣,捡起地上的龟胆,捏在手中,却没有一点感觉,不禁问:“不烫啊,前辈您怎么会说烫呢?”

长孙玉玲也奇怪了,将手伸向龟胆,却像鬼老头一样迅速缩了回去,说了句:“好烫。”

朱星云疑惑了,挠着头说:“怎么我就没感觉呢?”

就在众人惊异之时,司马长风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布袋,让朱星云将龟胆放了进去,说:“我们快离开这里吧,天快黑了。”

长孙玉玲点了点头,笑着说:“怪不得师父叫我们要用这乾坤袋来装龟胆,原来是这样啊。”

司马长风笑了笑,道:“我们走吧。”

长孙玉玲点了点头,就当他们欲离开之际,鬼老头却东张西望的,像是看到了怪物一样,长孙玉玲疑问:“鬼前辈,你怎么了,又看到有什么来了吗?”

鬼老头挠了挠头,笑道:“我觉得有人在暗中帮助我们,但又不见他出来,真是奇怪。”

“有人在暗中帮助我们?”长孙玉玲一愣,“你看错了吧。”

“怎么会?”鬼老头十分肯定着。

三人不解时,朱星云的嘴角却撇出了一丝的微笑,似乎知道了暗中的人是谁。

    1. 情有独钟小说

      千千文学网情有独钟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情有独钟小说大全,打造情有独钟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情有独钟小说免费阅读。看情有独钟小说,就上千千文学网。

    1. 轮回重生小说

      千千文学网轮回重生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轮回重生小说大全,打造轮回重生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轮回重生小说免费阅读。看轮回重生小说,就上千千文学网。

    1. 豪门世家小说

      千千文学网豪门世家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豪门世家小说大全,打造豪门世家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豪门世家小说免费阅读。看豪门世家小说,就上千千文学网。

    1. 女强小说

      千千文学网女强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女强小说大全,打造女强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女强小说免费阅读。看女强小说,就上千千文学网。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