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时代强人

更新时间:2018-12-15 12:10:25

时代强人 连载中

时代强人

来源:掌中云作者:阿诸分类:官场主角:薛家良

主角是薛家良的小说叫《时代强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阿诸所编写的官场职场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县府大秘薛家良,因县长受贿案遭到无情打压,本可以顺利接班的他,与主任宝座失之交臂。仕途不顺,一切皆不顺。先是被带走调查,后又经历了降职使用、女友背离、母亲去世等一系列打击,正当他的人生处于最低谷时,一个神秘人物出现了,从此,他的命运出现转机且迅速触底反弹,不可思议地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薛家良笑了,说道:“老人把我养大不容易,我脾气再臭,也不敢跟她臭呀,那还不得天打五雷轰?”

宋鸽咯咯地笑了,话锋一转,说道:“薛大哥,你说你女朋友该是多么幸运,找到你这么一个好人。”

“好人?哈哈,在全县,恐怕只有你说我是好人。”薛家良不以为然地说道。

“对老人好的人就是好人。”宋鸽歪着脑袋说道。

薛家良看着他,认真地说道:“诶--那可不一定,好多强盗杀人犯,他们对老人也很好的,你找对象的时候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能被这点迷糊住。”

宋鸽脸一红,说道:“要找就找薛大哥这样的好人。”

“哈哈,我有什么好?臭不可闻--”

“反正你就是好。”

宋鸽说完,将手里的一包茶叶塞给薛家良,然后不好意思地跑了出去。

薛家良看着手里的茶叶,自嘲地笑了一下。

无论如何,被女孩子崇拜还是感觉蛮舒服的。尤其是现在他被单位抛弃的情况下,还能有人这样瞧得起他,的确给他带来些许的安慰。

宋鸽对自己有意,他早看出来了,只是自己已经有了胡晓霞,再说,宋鸽跟李克群的关系,他可不想给自己找别扭。

薛家良忽然发现,胡晓霞自从上次通知他开会后,再也没来过。她是忙得顾不过来,还是有意在疏远自己。姐姐说自从妈妈住院后,她一直都没来过医院。

看来,自己对这个又傻又笨的未婚妻看走了眼。她一点都不傻,也不笨,又傻又笨的是自己。

薛家良忽然感到一阵彻头彻尾的悲哀。一个他没看上眼的傻丫头都在疏远自己,何况其他人?仿佛一夜之间,自己就被这个世界抛弃了。

妈妈忽然咳嗽起来,他赶忙走过去,用手托起妈妈的头,另一只不停地抚着妈妈的心口。

妈妈停止了咳嗽,她看了儿子一眼,眼角流出一滴浑浊的泪水。

当天夜里,薛家良趴在妈妈的身边睡着了,感觉有人在摸他的头,一看,是妈妈。

妈妈正用她那骨瘦如柴的手,轻轻摩挲着他的头发。

他将头又低下,并且把头埋得更低,以便妈妈不用费太大的劲就能摸到他。

他很享受妈妈的抚摸,说道:“我该理发了。”

妈妈笑了一下。

薛家良抬起头,看着妈妈,问道:“儿子是不是很邋遢?”

妈妈摇摇头,看着儿子,满眼流露出来的都是疼爱。

这对目光薛家良太熟悉了,从小看到大,他在妈妈的眼里永远都是出类拔萃的。不知为什么,他的眼睛一酸。当全世界的人都离你而去的时候,有一个人永远都不会抛弃你,那就是妈妈,妈妈永远都不会抛弃自己的孩子,不管你变成强盗还是魔鬼。

他动情地将妈妈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里。

“儿……啊……”

妈妈艰难地开了口:“我……想吃……面片汤。”

“太好了!您终于想吃东西了,好,我这就出去买。”

妈妈拉住他的手,说道:“你给我做。”

“我?”

薛家良指着自己的鼻子反问道。

妈妈笑着点点头。

“好,等天亮后我找地方给您做。”

妈妈摇摇头,说道:“回……家做。”

“回家?”

妈妈再次点点头。

“可是您还在病中?”

妈妈说道:“回家,现在就走。”

自从妈妈病重后,她的语言功能受迫,一直说话不利索,可是今晚,话说得逐渐利索起来了。

“儿,答应……妈,妈这辈子没求过你什么,妈妈不想死在这里,不想进太平间的大抽屉,妈妈怕……怕被冷成冰,怕跟陌生的人住一个屋子,你要是真心疼妈,就让妈妈回家,妈妈想在自己家里土炕上,舒舒服服地睡过去……”

薛家良知道,妈妈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他忍住眼泪,哽咽着点点头。

妈妈见他答应了,又说道:“这就对了,不要哭,天下的父母,是不能陪孩子过一辈子的,你爸爸走的时候,也是这么跟你说的,你还记得吗?”

薛家良点点头。

妈妈笑了,说道:“儿,一会回家,我不想坐汽车,我想坐大马车,当年,你爸爸就是赶着大马车把我娶进家门的,我还想坐马车回家,要我儿子把我接回家……”

薛家良再也忍不住了,眼泪扑簌簌地掉在妈妈干枯的手上。

“别哭,是妈妈拖累了你,你为了妈妈,放弃了学业,丢了工作,陪了妈妈四年多,妈妈知足了,你也尽孝了……妈妈走后,哪儿的天高,你就往哪儿飞,没有妈妈扯后腿,你会飞得更高……”

薛家良把脸埋在妈妈的手里,泣不成声……

早上,天刚蒙蒙亮,姐夫就按照薛家良的吩咐,赶着马车来了。

薛家良出来,围着马车检查了一遍,只见一床崭新的红花被褥铺在车箱内,被褥下面是厚厚的松软的草帘,他跳上车箱,试着坐在上面,感觉了一下,比较满意,他看了看驾辕的性口,说:“这性口老实吗?”

姐夫说:“老实,这是咱家的老骡子,听话,步岔保证走得又轻又稳。”

薛家良走到骡子面前,拍着他的额头说道:“活计,拜托你了……”话没说完,他的眼角又湿润了。

姐夫背过头去,他不忍看到这个骄傲的小舅子的眼泪。

病房里,宋鸽和另外一名护士,早就给母亲换上了自家的衣服。

母亲身上所有的管子都去掉了,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门口。他的心就是一酸,知道妈妈在等他,等他带她回家。

在宋鸽的帮助下,他背起了妈妈。妈妈太轻了,他从来都没体会到像现在这么轻。

在他的记忆里,爸爸走后,妈妈就是他的天空,就是他的依靠,当年,妈妈捋草籽,供他上学,在他的眼里,妈妈有着无比的力量,可是今天,当他背起妈妈的时候,才感觉妈妈好轻、好轻。

几名医护人员目送着这对母子,宋鸽流出了眼泪。

所有的医护人员都知道,老人想吃想回家,这是回光返照现象,这一走,时日就不多了。

猜你喜欢

  1. 灵异小说
  2. 婚姻爱情小说
  3. 校园小说
  4. 贵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