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奇幻 > 我的老公是魔教教主

更新时间:2018-08-07 10:58:02

我的老公是魔教教主 已完结

我的老公是魔教教主

来源:掌读联盟(女)作者:岛屿与安分类:奇幻主角:安心

经典小说《我的老公是魔教教主》是岛屿与安所编写的玄幻魔法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安心,书中主要讲述了:安心眼中的初遇:他是魔教高层, 而她则从最底层的奴役做起,靠着聪明劲,坐到了魔教第一知客(翻译), 他与她就像两条平行线。 1V1,男主一直只爱女主一人,女主也是。 男方至刚至纯,虽为魔教教主,但善恶分明,即使后来错信小人,但终悔改错误;女主成长型,从一个书生气满满的娘子,变为能陪伴他左右的文武全才。 离别、相遇,看两人如何在乱世谱写出只属于他们的动人情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幻术已破,他们回到了吃食的酒馆。盘问一番后,老板表现出正常的对强者的畏惧。安心看看他的衣着、相貌、眼神,皆无异常,“不是他,放他走吧。”然而,护法的刀比安心的声音还快。

安心真正生气的时候就是一句话也不说,尽量与源头保持距离。这次她走的和跑起来差不多,而且与白虎指明的路相反。白虎也不生气,就在她后面默默跟着。等安心跑累了,才开口:“那个老板没有利用价值了,而且看到我们进入幻境,不得不除。”

安心不喜欢这样的护法,但她现在的人设是冷酷无情的魔教文员镜,即使再怎么与自己从小所受的教育相左,也不能表现出来。可就是控制不住。她小时候长大的镇子,虽说穷,但官府治理有方,是万万出现不了当街杀人的事的。白虎护法既然想杀宫主,自然是做着魔教尊主的梦,甚至还准备一统天下。这样的人,与自己不同的。

只是安心不知,这世界上多的是她不知道的事。

回到正路上,护法同志不知怎么哄安心小妹妹开心,带她去坐马车吧,她嫌路不好;要她和他共骑一马吧,她又嫌自己手脏;买东西给她吃,她不拒绝,也不说话,只默默吃着,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好想知道你的小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黄昏,护法准备停在鹿呦镇,安心默认了。不过他一个魔教护法为什么要看安心脸色。白虎只知道看到她心里开心,他就开心一些;她若不欢喜,他也没什么办法高兴起来。

“呦,小情侣,是开一间还是两间。”老板的脸,安心看起来很熟悉,但一直都想不起来。哦,是跟父亲来的时候,西域世界说大真的不大,一会,自己来给点银子贿赂贿赂,好套话。

安心这正忙着如何套话,白虎抢着回答道:“两间,要对门的。”

“对不起,客官,这房是有,对门的、紧邻的还真都没有。”

“安,镜,走,我们换下一家。”

安心内心骂了无数遍**,可脸面上还要保持微笑,清清嗓子,“温柔”地说道:“老白,就这家店吧。环境好,临街坊。分开住也没什么,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安心内心在说你要是换一家店,我们就真的再也不要见了。

听着镜娇嗔的语调,“白虎”心都苏了,不如,你选的,“除非你和我睡一屋。”

老板一副见怪不怪,你懂的的表情,“你们俩感情真好,是已经结婚了吧。”

“差不离了。”

“俊男美女,天生一对。准备什么时候办酒啊,鹿呦虽然地方偏,但环境好,人就不说了。”

“要是能在你们店怀个娃娃,肯定立马结婚。”

安心的脸红被老板看在眼里,他理解为娇羞,便继续逗逗他们,“本店办婚宴,酒水全免。”

她在心里骂了他们无数遍“滚”,又无话可说,跟名节这种虚东西比起来,还是回家比较重要。“姑娘是江南人吧,水乡养出来的那种柔顺,真让我好生佩服。我们西北的女孩都是糙汉子。难怪老公那么帅。”

糟了,露老底了。

“别看我们镇小,可是天南水北的人都有。几个月前就有京城来的大老爷。那架势真能气派。”

“老白,人家跟你住就是了。”说完忙挽着白虎上楼,又是扭腰,又是扭**的,上楼时更是挂在白虎身上。回房间,安心立马松开白虎,请他坐下,对他又是端茶倒水、又是捶肩捶背的,妄想通过这种方式乞求护法,对她心慈手软。

白虎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哦,你是江南人啊?”

“奴婢只是附庸风雅在南方待过一段时间。”安心重新戴上温柔和顺的面具。

白虎的眼睛不知道为何,眼睛亮亮的,神采奕奕,“我没出过西北,南方那边美吗?”

“文人墨客喜欢的地方,镜想必定是美的。”

“我是在问你。如果要你在那里和这里选一个,你选哪个?”

“护法可想听实话。”

“洗耳恭听。”

“这里也很美,但江南有镜可能是最美好的回忆,所以,我选江南。”

“不,你最美好的回忆不在那里。”

“护法只是个局外人,你不会懂的。”

“我懂。”

“?”

“魔教人事谁还没有个过去啊。”

安心怕越说,错得越多,便止住了口,很自觉地让出了主床,谁在屏风后面的侧榻上。白虎默许了。一般男人们不都会让女人睡主床吗?就算心里不愿意,面子上还是会寒暄一下。护法啊,护法,难怪你单身,你们正个八经的魔教教徒的脑回路真清奇。

护法睡得很沉稳,不光没有呼噜声,呼吸的声音都小得很。倒是安心一整晚都在盘算着从哪里下手,问出父亲的踪迹,又不让护法察觉。

她不是没有相信过京城的那个家,只是身体上的折磨是其次,精神上的痛苦是真难受。姐姐和妯娌们常在她面前讲起她母亲是如何被父亲赶出去,父亲又是多么爱现在的妻子。那安心为什么还急着要回去受折磨呢?

目前,安心的本心其实和名字一样,只想简简单单地过日子。进京虽不受人待见,但至少这是一个家,一个有书读,有笔墨纸砚,有亲人的的地方。即使是被抛弃,安心还是把他们当做亲人。她和白虎护法不一样,有一统天下的宏图大志。毕竟,书上常说血浓于水,而水是我们生活所需要的。

安心不知道,有一句话叫“远亲不如近邻。”现在的她只不过是一个贪图安逸的简单小女生,她想着自己的未来夫婿应该是和她一样,懂点书画,天天在一起吟诗作画,从诗词歌赋到人生哲学。只是,生活大部分的时候都不会按剧本走的。安心不知道她命里的一个大劫正悄悄埋下伏笔。

是福还是祸,时间会告诉你。

“是不是因为我睡不着啊。”白虎看见安心眼边,那硕大的黑眼圈,嘴角止不住上扬。安心里骂了一句,自恋狂,表面上微笑着说:“护法位高权重,自然不是我这样的小人物能瞻仰的。”“镜,你真虚伪。”护法抬起她的脸。她笑笑,“我当护法是在夸奖我了。”

从起床起就争锋相对的两人,在客房外却要装出一副你侬我侬的样子。若问演技嘛,安心过于浮夸,而白虎同学却显得格外真实,那小眼神,真能把人看化。

他知道她心头还是有他的,只是自己没察觉到;她认为他不可能会爱上她,因为她生得低微。爱如指尖流沙,他却想要抓住她。

银子一直由安心保管,她算好时机,在老板去酒窖的空档,以交房费的名义套话。她不觉得他会不清楚她明显的用意,只是相信他,终愿意放她回归天空。

酒窖微弱而又压抑的光显得安心更加严肃,“老板,这是这几天的房费。”

“你要问就说吧。”

“这样的,我是想问。”

“几个月前来的京城大老爷们吧。”

“嗯。”

“目的地是玖兰与东青的交界处的无人区。现在应该回去了,这仗啊,怕是暂时压下去了。现在应该在障关。”

竟然也在障关,安心不会现在去找父亲的,她不过是想知道他是否还平安。

至于回家嘛,还得天时地利人和,慢慢规划,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

“那男人不是你男友吧。”

“你怎么知道?”

“太明显了,你不爱他。可小姑娘,听我一句劝,那男的对你是认真的,他把你看得珍贵。”安心溜走了。

以前,在家人身边时,她或许还有资格跟普通人谈谈感情,“现在,没人给我这个权利。”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轮回重生小说
  3. 神仙妖精小说
  4.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