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东方云梦谭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10

东方云梦谭 已完结

东方云梦谭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罗森分类:玄幻主角:孙武黄泉殇

小说主人公是孙武黄泉殇的小说是《东方云梦谭》,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罗森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少年并不是一个很会作梦的人,但却常常觉得,自己的生活仿佛梦境一般,美好却渺不真实,特别是到了晚上,总会有着奇特的梦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传自慈航静殿的圣药“小还丹”,对于慈航静殿一脉的内息最有助益,培元养气,让少年因为虚脱而空荡荡的丹田,瞬间泉涌出真气,内息窜走,在体内化作凶猛的真气奔流。

笼罩体外的金色气芒,从微弱到耀眼炽烈,前后不过短短十秒,金钟劲由第一关狂飙至应有的第六关,汹涌劲道不吐不快,逼得少年猛地一拳轰发出去。

敌人官拜大武王朝的上校,最新锐战舰的一军之长,实力自非泛泛,但纳兰元蝶正以全副精神催动赤龙火眼,凭着法宝异能读取记忆,并为着所读出的景象而欣喜若狂,哪想到这个理应身无武功的少年,突然像头小猛虎似的挥击过来,百忙中只得挥手一挡。

纳兰元蝶的军装袖子里,同样也装配法宝,劲道一催,一面透明的能量光盾护住整个手腕,挡向孙武的重拳。本以为这样一击就能完美防御,甚至将孙武整条手臂震断,哪想到少年拳上力道如怒涛轰发,排山倒海而来,瞬间就将光盾碎裂,直击而来,纳兰元蝶这时才察觉到眼前的金光代表什么。

“金、金钟罩……”

这并不稀奇,但这少年所使用的,却是他这年纪不可能练得成的金钟第六关,在瞬间的惊愕中,左臂骨折断裂,金钟重拳余势未止,像一根粗大木桩般直轰纳兰元蝶的小腹,鲜血狂喷中,整个人被轰飞了出去。

“啊~~~~”

撞凹壁板,纳兰元蝶好不容易才再站出来,恰巧看到几名卫兵发动攻击,或是射出暗器,或是刀劈枪刺,五六道攻击同一时间没入金光,击中孙武,但在连串的金属脆响声中,刀枪应声折断、碎裂,暗器反弹回去,速度与劲道甚至是射出时的数倍,孙武在原地急转一圈,全力以赴连出数击,只听见连声痛呼,当他一圈转完,周围已经没有其他站着的人了。

“……你……金钟第六关……怎么有可能……哇……”

大口鲜血喷出,腑脏受创不轻,纳兰元蝶正想要应变,孙武已经扑冲过来,奋力一拳轰向自己腰侧。

纳兰元蝶抽出腰间军刀,却没有斩下去。金钟罩第六关,慈航静殿中的僧侣要练到这境界,起码要到四十岁以后,修成之后除了罩门,寻常刀剑根本就斩不进去,砍了也是徒劳,所以面对敌人来势汹汹,纳兰元蝶唯有选择退避。

舰外发生变化,纳兰元蝶没有久战的打算,只想尽快甩脱这小鬼,将他交给手下应付,自己则是率队镇压村中骚乱,但这打算却被孙武看破,一拳击空后,立刻倒跃挡在门口,化作一堵黄金之壁,不让纳兰元蝶通过。

“小鬼,闪开!”

纳兰元蝶军刀疾刺,眨眼间刀锋连刺孙武十四处要穴。孙武除了举起右臂遮住眼睛,对剩下的攻击全然不避不闪,只听见一连串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十四记军刀刺击在衣服上留下伤痕,泛着金色光芒的皮肤却连一点小伤也没有。

攻击受挫,纳兰元蝶正要再攻,舰长室内的警报器狂响起来,投射出一个立体影像。

影像的背景,是村里的学堂,也是最大的公共设施,但因为天色黑暗,画面有些模糊不清,而且发话的一方似乎无法好好站直说话,镜头不住晃动,也一直传来鼓噪的杂音。

“说话啊,你们那边怎么了吗?”

孙武看着敌人对影像喊话,自己也大为好奇,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回复力量,也不晓得敌人用来囚禁村民们的学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不容易,萤幕上才出现一个人影,那是一个上尉军官,嘴角溢血,脸上满是伤痕,眼神涣散,用模糊的口吻吃力说话。

“……舰、舰长……他们……好可怕……”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很快就变得名符其实,因为一句话才说完,军官的喉咙突然冒出一道凄厉血线,跟着,人头就“咕咚”一声滚落下来,大量狂喷出的鲜血染红整个萤幕。

在画面被切断前的短暂瞬间,孙武听见连串哀嚎声,看见火光窜动,还有平常帮自己理发的吴婶婶,站在那具无头尸体之后,像是见到一名久违的情人般。

(哇!吴婶婶真的是女刀魔啊!)

孙武惊讶不已,透过窗户遥遥往学堂方向瞥去,只见那边正燃起火光,显然情形有了变化,甚至可以说是失控了。

“飞云号立即起飞,朝着敌人方向全面开火,一个活口都不留!”

纳兰元蝶瞬间所下的命令,真是狠辣兼备,孙武又惊又怒,却还来不及阻止,军舰就已经漂浮升空了。

只不过,飞云号虽然升空,却未必是服从舰长的命令,而且在升空后的短短几分钟内,村里学堂所发生的骚动,也同样出现在军舰内部。

被派来梁山泊执行任务的纳兰元蝶,并非无能之辈,但此刻眼前的小强敌却分散了她不少的注意力,当她警觉到被拷打逼问的罪犯,已经分布舰内各处,等若侵入整艘飞云号,事情已经晚了一步,而舰内的警报系统也开始疯狂响起来。

“舰长……犯人们造反了……他们……好可怕……”

到处都传来这样的惨呼,而且毫不例外的一点是,所有人说完这句话后几乎都立即死亡,显示敌我实力差距过大,舰内官兵完全抵挡不住,节节败退,而各处监视器所投射出的影像,也显示了这样的结果。

虽然早知道这些人当年都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头等重犯,但纳兰元蝶一直相信他们退出江湖已久,自己凭着两千余人的绝对优势,再加上新锐战舰与各类法宝军械,一定能稳稳控制局面,问题只是怎么找到梁山泊而已。

然而,这些罪犯果然狡猾,看到大型巨舰并不正面抵抗,而是故意装作一副老弱痴呆的模样,束手就擒,借机让军方毫无防备地把他们分置舰内各处,等到掌握地形优势后,再猝起发难,来一个措手不及的大奇袭。

看看这些罪犯,他们不但武功强横,招数圆熟老辣,打起舰内游击战来比正规军更厉害,甚至还持有不俗的法宝。

每个犯人被擒上战舰的时候,当然都经过搜身,但是昔日太平军国最强的特种部队“魔战兵”,却是直接对人体进行强化改造,将攻击性法宝植入人体,外表看来毫无异样,便于潜入敌后,大肆杀伤。那些魔战兵自从太平军国首都陷落后,就已经在中土大地上绝迹,哪想到今天会在这里出现一大票。

几十个重型罪犯,有老有少,如今全都成了杀人不眨眼的恐怖人物,在船舰内神出鬼没,近两千人的正规军到处围捕搜索,却丝毫掌握不到敌人踪迹,反而惨被各个击破、歼灭,迅速地给削减人数。

“……难道……进入梁山泊以后,他们又提升了实力?这里是人间地狱啊!”

传说中的梁山泊,其真正实力展现在纳兰元蝶的眼前,令她无比震惊,深深觉得自己是一脚从仙境踏入了鬼域。

受到震惊的人不只是纳兰元蝶,死守在门口不让敌人通过的孙武,也有着同样的震骇。最初他只是守住门口,凭着金钟罩第六关,死也不让纳兰元蝶出去指挥与帮助敌军,但是那些外头传来的立体画面,却也让他看呆了。

知道战场上会杀人,可是看到村人们的战斗姿态,孙武还是受到冲击。惊讶的部分不是武功强弱,毕竟多年来的相处,自己早就想过大家“深藏不露”的可能,但他们的战斗方式……

每个人的脸上都在笑,而且不是平时那样平和开朗的微笑,是打从心里兴奋出来的狂喜大笑,仿佛积压十几年的***获得解放,恣意作着从前所爱作的事,从中享受到快要让人翻起白眼的极度愉悦。

而让他们如此享受的东西,则是毫无保留的杀戮。

和大武军盲目的扫射与劈砍相比,梁山泊高手们的杀人手法简直是种表演。用拳,就一定是深深打凹进胸膛,把整条脊骨轰得破背而出﹔用刀剑,绝对当头劈斩,把敌人身体剖成血淋淋的两半﹔用爪,便是抓住敌人双腿,整具身躯硬生生地撕扯开来,任那骨肉内脏洒了一地,鲜血疯狂地沾染金属地面。

孙武无法理解,杀人为何不瞬间杀敌,要故意让敌人承受这么多的痛苦?特别是几个熟识的叔叔,还把撕扯下来的人头交互踢爆,放声大笑,这又是什么道理?

而当孙武看到几名女兵裸尸就地,死不瞑目的双眼圆睁,村里卖胭脂水粉的赵大哥正在其中一具身上前后蠕动,旁边又一个大武军的军官倒下,总是目光萎靡的山羊胡子学堂长,龙精虎猛似的出爪,大口吞下,沾满鲜血的嘴巴高声大笑,这种种画面都指向同一个事实,就是这些人在杀戮过程中满足到极点!

(这……怎么会这样?大家都发狂了吗?我又在作梦?还是这才是现实?)

孙武脑中乱成一团,纳兰元蝶却再下指令,启动这艘战舰内所藏的最后兵器,大武王朝仿造魔战兵生产的尸偶部队。

那是军部为了本次梁山泊行动,所秘密预备的最后武器,除了纳兰元蝶自己,整艘飞云舰上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因为那是一件不到最后关头,不得轻易使用的危险兵器。

尸偶是由高手的尸体改造而成,虽已脑死,但肉体仍残存着生前修练武功的记忆,再经过特殊强化,刀枪不入,实力不容小觑。可是,如果让这些尸偶的来源被泄漏,立刻会引起轩然**,后果连军部都承受不了,所以纳兰元蝶直至此刻,才被逼得输入舰长密码启动它们。

再怎么样,这群罪犯也不过是武功高强的乌合之众,没有真正的一流高手,不可能敌得过大武王朝最新的秘密兵器,纳兰元蝶有着充分自信,就让生前曾是高手的尸偶去对付这些魔鬼,以毒攻毒,一起搂抱着滚下地狱去。

“舰长密码,四三四二零二四,启动尸偶部队。”

命令下达了,但是照理说应该不会回讯的系统,却传出一声古怪的回答。

“喔~~~喔~~~四三四二零二四,收到了,谢谢舰长关照。”

一个陌生而古怪的嗓音,听起来很稚嫩,但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冷笑,纳兰元蝶不知道那是什么人,孙武却立刻认了出来,知道小殇现在一定已经脱困,甚至可能和姊姊会合了。

尸偶战队立刻被释放了出来,战局也立即产生变化。这些尸偶虽已死亡,但却不是每个都行动笨重,步伐缓慢,其中有些植入特殊法宝,再配合野兽的半脑,以**本能辅佐行动系统,一被释放出来,就是四肢趴伏地上,流着口水,发出怪异咆哮,然后瞬间消失了身影。

梁山泊的罪犯们擅长打游击战,在飞云舰内神出鬼没,但那终究只是“人”的范畴。尸偶们的五感被强化数百倍,眼睛看不到的东西,可以凭借嗅觉掌握位置﹔超越人体极限的行动速度,如鬼似兽,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敌人身后,猛招袭击。

这么一来,战局登时改观,梁山泊的罪犯们一时未露败象,但已经不能再像之前那样横冲直撞,所向无敌。纳兰元蝶见到这幕光景,心中稍安,但却漏算了一个重点。

大武军的王牌已经打出,梁山泊的实力却尚未见底……特别是,从她以舰长密码解放尸偶部队的那刻起,一个躲在暗处取得密码的小女孩,就利用这密码攻陷了飞云舰的中心系统。

“啧啧,大家都在劳动,如果我什么都不作,老爹回来就很难交代了……”

一个按键按下去,战场局势再次生变,飞云舰内所有武装系统全部被启动,对着身穿军服的士兵猛轰,顷刻之间,不但所有士兵伤亡惨重,就连尸偶部队都受到牵制,在舰长室看到这一幕的纳兰元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能、能做到这种事,难道梁山泊除了罪犯,还有法宝制造师?”

梁山泊有的东西,其实不只是法宝制造师,当战局进入最后反攻,真正的主战力才要登场。

飞云舰内的一角,蓦地暴射豪光,强光幻化出一头白色猛虎,吼啸狂扑,把最近的一个尸偶战士扑倒,在光焰暴炽中,刀枪不入的尸偶战士发出惨嚎,迅速化作一堆洁净的白砂。

“这武技……慈航静殿的靼罗虎魂?”

不是金钟罩那种会外传牟利的一般神功,当慈航静殿真正的秘传刀法出现,纳兰元蝶就不能不开始怀疑,梁山泊之中可能有慈航静殿的高僧潜伏,所以才会使用这种近乎失传的高段禅功,而这怀疑变成肯定并没有花太久。

尸偶战士似乎对白光感到畏惧,但是被战斗本能所驱策,仍是不顾一切地往里头冲,这时只听见一声吼啸,震天动地。

“吽!”

吼喝声中一只雄浑巨掌往外推出,击在当先一名尸偶战士身上,那具尸偶周身骨节赫然扭曲反转,整个身体迅速蜷曲缩小,变成了一个不住缩小的大圆球,就连后头几具被碰到的尸偶都受影响,在骨碎声中扭曲变形,蜷曲缩小。

“是……是乾坤一气藏,芥子须弥掌!”

太平军国之乱,为了战阵厮杀,就连素来讲究不杀生的慈航静殿都有僧侣钻研狠辣杀着,其中最出名的一套武技,就是这套碎人骨胳、扭曲血肉的芥子须弥掌!以正宗禅功为根基,具有无比杀性的一套武学,随着太平军国之乱结束,早已失传于烽火中,就连慈航静殿之内都没有人会使,为何梁山泊会有人得传?

而且,当年创出芥子须弥掌的那名还俗武僧,在战争结束后就生死不明……莫非……

白光渐渐消散,从白光中走出的伟岸身影,是一名满脸虬须,手提一把杀猪刀的巨汉。在孙武眼中,他是每天都来喝酒的胡伯伯﹔但是纳兰元蝶却叫出了另一个名字。

“破戒虎僧胡燕徒!他真的没死?”

昔日慈航静殿的第一俗家高手,也是斩杀西方异族无数悍将的救国英雄,如今却出现在梁山泊这罪恶渊薮,纳兰元蝶发现军部的实力估算完全错误了。

而在白光消逝之中,十多道淬蓝厉芒激射,在半空化为燕形,恍若十多只蓝燕编织成组,翩翩飞舞,燕身虹光掠飞交错,在空中划出轨迹,既似剑光,又如军阵,眨眼间飞射向前方的尸偶群。

没有芥子须弥掌的雄霸声威,蓝燕翱翔的美妙姿态,像是一首美丽的诗篇,一回一荡,浑不着力地从尸偶战士身上透体穿过,但没有一个尸偶战士被蓝燕贯体后还站得起来,全数仰倒地上,在抽搐中停止了动作。

至阴柔劲,入体瞬间自动探测经脉弱处,集中破坏,在活人身上是碎心裂脑,在尸偶身上则是粉碎操控行动的法宝。

河洛剑派绝学,斩燕剑阵!

尾随胡燕徒身后踱出的,是一名看来面有病容的中年文士,堪称俊美的脸蛋略嫌苍白,身上连一把剑都没有,但一只只翱翔蓝燕却从他十指间发出,翱翔左右,看似守护,却是对四周敌人毫不留情的快速杀戮。

“是……是失踪了十六年的河洛剑派第一公子,李慕白!”

纳兰元蝶当然认得这个人,李慕白当年与胡燕徒齐名,分别是河洛剑派、慈航静殿年轻一辈的首席高手,与陆云樵义结金兰,共同号召佛道两宗有志之士,抵抗天妖入侵﹔丧命在两人手下的太平军国将领,数也数不清了,到现在都还被军部视为救国英雄。

但这一释一道的两大高手,却在战争末期先后离奇失踪,变成十多年来江湖上的一大谜团,很多人都以为他们早已身亡,却不料这两人全都藏身在梁山泊。

假使早知道有这两大高手在此,纳兰元蝶绝对不会这么鲁莽行事,就连军部也会慎重考虑对梁山泊采取动作。但现在,这两个人从舰尾一路往舰首行去,步伐看似缓慢,推进速度却是极快,沿途不管是士兵军官,亦或是死亡尸偶,没有任何事物能接他们一招,走过之路,染满了黑红色的怨血……

照这速度推测,这两大杀神很快就会到舰长室来,纳兰元蝶没有放弃身为军人的职责,还考虑使用飞云舰作最后手段,例如引爆能源炉,与敌人两败俱伤之类的极端战术,或许还有绝地重生的机会,但这场梁山泊反攻战的最后一击,让她不得不放弃这主意。

飞云舰升空之后,终于来到了村里学堂的正上方,并且靠得极近,结果里头的人早已跑得精光,只留下满地大武军的残尸碎块,跟着就是轰然一声巨响,整间学堂从地下发生大爆炸,无数土石随着爆炸冲击波掀向天空,连续贯穿了飞云号的舰身,令这铁甲战舰凄惨地坠落下来。

“好心狠手辣的梁山泊,居然在学堂底下也埋了炸药!”

在学堂里上课的应该都是年幼孩童,居然在这种地方埋设炸药,以备“不时之需”,这就是纳兰元蝶之所以震惊的理由,而看到她震惊表情的孙武,糗得不晓得该怎么解释,因为实在很难让人相信,村子里头住了个没事就预备将学校炸上天的心理变态。

飞云舰坠落,整艘船舰都承受巨大的冲击,孙武在冲击中死守门口,怎么也不让纳兰元蝶出去,却发现她放弃了闯门,好象失神落魄般,被撞击弄得滚倒在地,异常狼狈。

“……完了……都完了,连飞云号也毁了,我要怎么回去见人……对了,佛血舍利!只要有那个东西,就算赔上飞云号,我也……”

好象想起了什么,女舰长的独眼中精芒四射,猛地纵身跃起,却不是冲向唯一的舱门,而是从旁边的窄小窗户中穿破飞出,被玻璃割伤,窗口立刻洒下数道血痕。

“啊!”

孙武吃了一惊,急忙要追,但全身澎湃的真气却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金钟罩解体,他一步跨出,整个身体失去了力气,一脚跪倒在地。

(为、为什么身体没力气了?小殇那时候给我吃的药,到底是什么?)

孙武暗叫侥幸,因为如果自己早一分钟失去力量,现在肯定已经变成无头尸首,死在那个独眼女舰长的刀下了。

几分钟后,舱门被人一拳轰破,率先踏入舰长室的不是别人,是一拳就把金属舱板打得凹毁的凤婕,在她身后,两名不平凡的酒友看到孙武安好,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战斗接近尾声,剩下来的只是扫荡残党,然而,众人眼前突然一花,墙壁上的立体投影设备,交织投射出小殇的身影。

“凤姐,我刚刚检查过敌人的资料库,发现了一些很好玩的事。这些家伙是大武王朝正规军没错,但全都是出身特务单位,执行秘密工作,来梁山泊完全是为了寻宝,缉捕犯人什么的只是借口。”

“那就是说,这票家伙可以当作是空中海盗来看待了?”

“基本上是这个意思。从命令清单上来看,他们对梁山泊还真是寄予厚望啊,又要找什么洛书,又要找什么第一美人,这些东西如果真的找到了,不晓得会不会有人立刻挟物叛逃耶?”

“哼!凭这点本事就想来梁山泊打劫,想得美!”

凤婕看了一眼周遭的残破景象,遍地的血腥与尸首,替她的自负作了最佳注解。

“……喔,刚刚又破解了一条密令。皇室特别指定,这次夺宝行动的首要目标,无论如何要找到佛血舍利带回,只要有佛血舍利,其余什么宝物都可以无视。”

“什么?”

一直表现得满不在乎的凤婕,在听见佛血舍利之名后,立刻变了脸色,但随即宁定下来,神色如常地说话。

“佛血舍利的位置,梁山泊里没几个人知道,周遭又有机关守护,除了老爹自己,就算是绝顶高手也很难进去,他们这个如意算盘恐怕很难拨下去了。”

听姊姊说得简单,孙武却感到那个佛血舍利必然关系重大,而自从被纳兰元蝶眼中红光给套取记忆后,自己一直觉得不安,或许应该提醒姊姊一下。

“姊姊,那个什么舍利的,是不是……埋在后山?”

“你怎么知道?唔……老爹带你去过,是不是?是晚上带你去的吗?”

一听见这答案,孙武急得快要跳起来,才不过短短一天之内,自己到底给梁山泊制造了多少麻烦呢?

匆匆把纳兰元蝶用法宝读取记忆的事情作了交代,凤婕的脸色立变,就连一旁的李慕白、胡燕徒都面色大变,不约而同地飞身急掠出去。孙武马上知道事情非同小可,硬着头皮追问。

“姊姊,那个什么舍利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佛血舍利是魔门重宝,妙用无穷,当年创造了天妖的无敌神话,其中的细节现在不用解释。小武,你知道梁山泊能够漂浮天上,是靠着巨大的浮翔系统在运作,而每个法宝器械的运行,都需要一个能量源,对吗?”

“对。”

对的同时也有疑惑,因为稍微强力一点的法宝,对能量的需索一个控制不好,就会瞬间把力量不足的宿主给吸成干尸。梁山泊虽然只是一个小岛小山,却比一艘军舰大得多了,要让这么一块陆岛浮空,所需要的能量简直超乎想象,绝不是人力所能负荷,孙武从小也在猜想,到底梁山泊浮空飘翔的动力源是什么?

“姊姊,你是说,我们梁山泊的动力源是……”

“对,就是那颗佛血舍利,秘藏在后山,有复杂的机关与法阵守护,正常情形下,就算是当世绝顶高手也不可能轻易进去,但老爹……”

凤婕似乎在怀疑某事,但说到最后,实在找不到理由去否定这个可能性,满腔怒意化作重重的一拳,大手捶在地上,把金属壁板给打凹下去。

“……可恶,死老鬼到底在想什么东西?”

孙武不知道姊姊在气什么,事实上,这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太多,自己所习惯的世界似乎一夕崩毁,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他现在完全搞不清楚了。

不过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既然佛血舍利如此重要,那么当务之急就是赶到后山,阻止梁山泊的动力源失落。

“姊姊,我想到后山去。”

少年眼神中的激动,他想做什么,凤婕一眼就看出来了。

“如果是平常,你的武功是足够自保,但现在你吞下去的小还丹,只能让你短暂回复力量,刚刚又消耗得差不多了,这样的你到后山去,能作什么呢?”

“单单比武功的话,有胡伯伯和李叔叔就很够了,但是后山的布置,当初老爹只带我们看过,我想我能在这上头帮到忙。”

孙武口中这么说,心里却忐忑不安,那毕竟是近十年前的旧事,自己几乎完全遗忘了,现在去后山重新搜索,其实一点把握都没有,而纳兰元蝶是直接读取自己的记忆画面,说不定所得的资讯还比自己为多。

但怎样也好,再没有什么事比枯站在这里更难受,孙武希望能作一点事,有点实际贡献,不然他真的是要急疯了。

“那方面确实是需要你,但是以你现在的力量,跑也跑不快,怎么去后山呢?”

“我本来就跑不快,不过没关系,我现在就开始跑,早到一步是一步。”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种田小说
  3. 重生小说
  4. 科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