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惑世盗妃

更新时间:2019-01-11 12:04:22

惑世盗妃 连载中

惑世盗妃

来源:青墨云作者:嫣指分类:言情主角:云卿言君离尘

主人公叫云卿言君离尘的书名叫《惑世盗妃》,本小说的作者是嫣指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白天她是资深中医,一手针灸术举世无双,晚上她是行走在夜间的神偷,偷遍天下珍宝。一次意外穿越竟成了自尽的嫔妃,被连棺带人赐给了摄政王。再次睁眼,锋芒毕露,惊艳绝尘。当初的负心之人回头,“卿言,朕发现还是忘不了你。”某女淡定自若,“好马不吃回头草,更何况我现在有更好的马了。”远处的某男捏碎了手中的棋子,眉心狂跳,“本王是马?”“今晚,榻上说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卿言,秘密还真多。”也不知,丞相是否知晓。

他那胆小如鼠,懦弱无能的三女儿,是个聪明绝顶之人,聪明到骗了天下人。

树梢上的男子轻点足尖,眨眼间无隐无踪,就跟从未来过一般,除了那轻微摇晃的树梢。

*

大厅

云卿言回去时已经临近用膳的时间,菜肴接二连三的被端上餐桌,人也陆陆续续到场。

最后就只有云彩霞一人未来,丞相见空着的座位便询问。

云落霞回答着丞相,“二姐她身子有些不舒服,不能来用膳了。”

听着云落霞的回复,云卿言强忍住想笑的冲动,就那样她还敢出来,那绝对是够勇气。

那味道,她现在都无法忘怀。

也正是因为花园的事情,云卿言没什么食物,看到什么都感觉有那股恶臭味。

一顿午膳下来,云卿言都没怎么动筷,用完了午膳云卿言不想多待便准备离开丞相府。

结果却被丞相叫住,“卿言,你跟爹爹到书房来一下。”

丞相吩咐之后就先行离去,云卿言犹豫了片刻,转身吩咐芙兰跟初夏,“你们在这里等我。”

说完,云卿言才发现自己语气不对,想要解释,却没有开口。

若解释就更奇怪,云卿言干脆就什么也没说。

反正,君离尘都知道了。

发现了更好,她还不用装的那么辛苦。

到了书房,云卿言还是有礼貌的敲了敲门,书房里就传来丞相的声音,“进来吧。”

得到允许,云卿言推开房门,丞相坐在案桌旁似乎在看着什么,但目光却十分涣散,仿佛这模样只是为了做给云卿言看的。

“爹爹,你唤女儿前来有何事?”

“也没什么,就问问你现在的情况。”丞相放下手中的书籍,向着云卿言走来。

云卿言只能微笑面对,但愿他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你在摄政王府可还好?”丞相伸手,想要触摸云卿言的脸颊。

云卿言见状赶紧后退一步,“回爹爹的话,女儿在摄政王府一切安好。”

“摄政王对女儿也挺好。”

至少,比在丞相府时好。

“卿言,爹爹知道,你是不想让爹爹担心。”

“摄政王,怎么可能对你好。”

本是皇帝的女人,死后赐给摄政王,皇帝这样做其目的就是羞辱摄政王,摄政王怎么可能给好脸色。

“爹爹,您多虑了,女儿在摄政王府真的挺好的。”

云卿言时刻保持警惕,丞相明显是有目的的,突然叫她单独过来不可能说这些无关痛痒的事情。

她更想知道,丞相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说好就好吧。”

“卿言啊,你若是在摄政王府受了欺负,就回来告诉爹爹。”

“这丞相府,永远是你的家。”丞相轻轻拍着云卿言的手,一番语重心长。

云卿言眉头微皱,丞相这是良心发现了还是咋滴?

竟然说出这种话?

“女儿明白。”云卿言点头,想着此情此景不能在低着头,打算以一副感激涕零的目光盯着丞相。

结果抬头却看到丞相眸中带着诡异之色盯着自己。

说这种话,不应该是充满了慈祥跟父爱么?就算是装也要装出来吧?

可她在丞相的眼里,看到的不是慈祥,更不是父爱,而是……

情欲?

情欲???

丞相握着云卿言的手慢慢往上滑,食指的老茧摩擦在云卿言**的手臂上,不断往上。

云卿言吓的一手就缩了回来,“芙兰初夏还在外面等女儿,女儿先行告退。”

收回手,云卿言飞速离开书房,这一路想到丞相刚才满眼情欲摩擦她手臂,她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这丞相是老变态吧?

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竟然看出了情欲?

这特么是禽兽啊!

云卿言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大厅,芙兰跟初夏还在大厅等候。

看到大厅里的两人,云卿言松了一口气,下意识的往回看了一眼,确定丞相没有跟过来。

芙兰初夏相迎,见云卿言气喘吁吁便多了句嘴,“王妃,你怎么了?”

面对芙兰初夏的询问,云卿言摇了摇头,“没事,走吧。”

她总不能说丞相欲对她做什么?

云卿言换了一口气,坐上了回摄政王府的马车。

马车离开丞相府,丞相府大门处便多了一个人影,正是丞相。

看着越行越远的马车,丞相摩擦着双手。

回摄政王府这段时间,云卿言眉头紧锁,怎么都想不明白丞相刚才的所作所为。

她的直觉是不会错的,她也不会看错的。

丞相可是云卿言的老爹,怎么会露出那种目光。

她能想到的,就是那丞相禽兽不如,就连自己的亲生女儿也想染指。

到了王府,云卿言直接就回了琉璃轩,一路上速度都非常快,走路带风,跟出门时候完全不一样。

回了王府,云卿言也就没再多想丞相府的事情,反正她现在在摄政王府,回丞相府的时间极少。

当下最重要的,是在摄政王府的事情。

据闻那摄政王府孤傲、冷淡,还有重度洁癖,那双腿据说是很多年都不能动了。

她如果治好君离尘的腿,会不会得到一些不一样的待遇?

看来得找君离尘谈谈了。

君离尘早就知道她是伪装的,却一直没有戳破,目的是什么?

到了晚上,云卿言用完午膳就顺便说了一句要去书房,芙兰跟初夏听到这里都愣了一下,但什么都没说。

云卿言是发现了两个人的异象,但即使如此她也要去书房一趟。

哪怕,那里是刀山火海。

这可是关乎着她以后的日子好不好过。

决定了要去书房,云卿言就让芙兰吩咐厨房熬了一点冰糖雪梨。

前几天进宫谢恩听到君离尘有小咳,冰糖雪梨能止咳,即便是好了当水喝也不会坏事。

云卿言双手端着冰糖雪梨也就没有敲门,身后的芙兰跟初夏眸中的异色更加明显,但云卿言没有发现。

“嘎吱——”推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书架上排列着整齐的书籍,除君离尘以外,还有一个人在书房之中。

“王……”爷还未喊出来,云卿言就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人掐住,不能呼吸。

“谁给你胆子踏进这里?”

猜你喜欢

  1. 古代小说
  2. 科幻小说
  3. 豪门世家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