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极道除妖师:双面二小姐

更新时间:2019-01-15 15:29:20

极道除妖师:双面二小姐 连载中

极道除妖师:双面二小姐

来源:掌中云作者:舞小妖分类:仙侠主角:月天珞星羽

主人公叫月天珞星羽的小说叫做《极道除妖师:双面二小姐》,它的作者是舞小妖最新写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大婚之日,被长姐杀害,挖元丹,夺符文兽,抢走本该属于她的夫君。既然命运给了她重活一次的机会,这一世她定叫那些让她生不如死的人得到应有的代价。死亡深渊的虹魔,恶毒沼泽的五毒蟾蜍,静寂海沟的双头鲨……昔日高高在上的大祭司变成了除妖师公会赫赫有名的罗刹王,银色彩羽面具是她的标志。七岁时山中寻宝,遇上一名奇怪的俊逸男子,竟说:“咱们生个孩子吧?”月天珞指着自己说:“这位……大叔,你是不是有啥怪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山,位于星锋王朝北部,与月府坐落的月落山遥遥相对,形成两道天然保护屏障。只有七岁尚未觉醒符文兽的月天珞想要只身前往,无疑是痴人说梦。

可是,她还是行动了。

实力不行,装备来凑。

迎风靴、护身甲、生命纳戒,有了这三样精品装备傍身,饶是她没有符文兽,也能在不知山横着走了。

寒冬腊月,雪花飘飘,一身短袄梳着总角的月天珞一脸茫然地躺在不知山脚下的雪地里。

数日赶路,吃着最痛苦的丹药果腹,她都有点佩服自己想要变强的决心。只是刚才这带着腥味的红色液体到底是个啥?为毛刚好落在她的嘴巴里?她只不过是躺着休息一会儿,打个哈欠的功夫就吞了莫名其妙的东西?更神奇的是她竟然觉得全身都暖洋洋的,由内而外的暖。这种暖可不是护身甲的功效,所以只能是刚才的不明液体?

“是血吗?”月天珞砸吧着嘴,这天降红雨有点甜啊,虽然有点血腥味,却一扫她满嘴的苦味,莫名的回味无穷啊!

几乎是在月天珞莫名吃掉“红雨”的同时,万里高空的云中神殿内,一名银发男子突然睁开了双眼,暗紫色的双眸迸发出两道精芒。

“主上?”站在男子身侧的秋诀感受到一丝异样,忍不住开口询问道,“可是那三滴血有了下落?”

宛如天神般的男子嘴角闪过似有若无的笑,眼底眸光闪耀,宛如璀璨的星辰。

“跟我去一趟不知山。”

秋诀闻言一愣,不知山?岂不是要去星锋王朝的境内?那会不会惊动某位……

“愣着作甚?若是不追回那三滴血,指不定要出什么乱子。”男子说完,一脸的志在必得。

月天珞不会想到她被某位大人物给盯上了,此时的她正在自己挖出来的洞穴内安心打坐呢!

北仑大陆上妖魔横行,这里除了王权,还有着一种凌驾于王权之上的尊贵职业——除妖师!

除妖师有着自己的公会,在每一个王朝的地盘上都有着他们的身影,哪怕是最小的五等蜀国,也有着除妖师公会的存在。

要成为除妖师的先决条件便是拥有符文兽。

每一个孩子到了七岁的时候,由除妖师公会派人到地方集体觉醒,每年有一次机会。

符文兽附着于十指之上,具**置随机,以纹身的形式存在。通过符文阵能够成功召唤符文兽来,就拥有成为除妖师的资格,继而前往除妖师学院学习,五年毕业后便可以成为见习除妖师。猎杀一只妖魔之后可以凭借妖魔的妖丹去除妖师公会进行资格认证,从而成为正式的除妖师。

月天珞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觉醒符文兽之前储存较多的元力,元力则是修炼的根本,没有足够的元力她就没有办法支撑召唤出来的符文兽。在前世,每召唤一次符文兽,她的元力就被消耗了大半,所以能不使用,她绝对不会召唤符文兽。况且她还个世袭制的大祭司,根本就不用担心生存问题,所以对于除妖师也没有特别大的兴趣。

如今可不同了,只有变得更强大,她才不至于惨遭陷害,才会有能力保护自己在意的人。所以,现在的她分分钟为了变强而努力。

本来她是打算来不知山碰碰运气,若是能找到槡珠子,至少能助她突破太初境界。只有突破了太初境界,才算是拥有修炼的资格。

现在的她,什么都不是。

不过刚才吞下去的“红雨”莫名地在她的丹田之处凝聚,而且还有成团的趋势,莫非她这是要凝聚元丹了?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啊!

只要能变强,她才不介意刚才吞服的到底是什么呢!也许是某种神兽的血液?虽然神兽在前世也是传说,但是她觉得吧,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不是被她遇上了嘛?

昼夜交替,白天还是大雪纷飞的不知山,到了晚上反而变得月明星稀,天地之间的元气源源不断输入月天珞的体内,而她的身体此时像是一个无底洞,贪婪地汲取这些元气,却丝毫不见丹田有任何的凝聚反应。

“难道是我猜错了?”月天珞睁开双眼,一道红光从眼底一闪而过,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请把我的三滴心头血还给我。”

突然响起的声音在黑夜的山中显得格外的突兀,更何况对方还留着一头长长的银发,这不由得令月天珞产生警觉。

莫不是遇上妖魔了?月天珞瞪大着双眼看着眼前这美得不像人的男子,还有那一双紫色的眼眸,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想。虽然在前世她实战经验不多,好歹判断是否是妖魔的能力还是有的,至少正常人类是不可能拥有紫眸的。总之,眼前的人不是人!

月天珞思量一番,觉得对抗是绝无可能了,再说她现在只是个七岁的孩子,所以如果是个孩子,正常情况下的反映应该是……哭?

说哭就哭,月天珞努力挤了挤眼睛,只可惜,她努力了半天没有任何的结果。

于是乎,在这不知山的山脚下,雪地里,一大一小,一站一坐,男子与月天珞居然在干瞪眼!

一旁的秋诀扶额暗道:“主上,你倒是下手啊!”可惜,他没有胆子说出来。而且当他见到那三滴心头的宿主是位孩子时,更觉得无力了。

只不过,这三更半夜的,一个孩子出现在不知山,着实有点奇怪啊!更神奇的是,他的主上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下杀手,直接夺回自己的三滴心头血,反而颇有耐心和对方大眼瞪小眼,他觉得整个世界都玄幻了。

就在月天珞决定放弃,另择它路的时候,那银发男子消失了。

“也许他根本就没有看到我?”这个想法一出来,月天珞就自我否定了,她能肯定对方刚才是对自己说话。

“三滴心头血?莫非是刚才‘红雨’?还真的是血啊?”月天珞捂着自己的肚子,心道:糟糕,这已经下肚的东西可取不出喂!

猜你喜欢

  1. 游戏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腹黑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