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痴情少妇的柔情上司

更新时间:2018-07-19 16:05:54

痴情少妇的柔情上司 已完结

痴情少妇的柔情上司

来源:书丛网作者:慕溪分类:言情主角:宋迦音易轻尘

小说主人公是宋迦音易轻尘的书名叫《痴情少妇的柔情上司》,本小说的作者是慕溪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丈夫出轨,我的婚姻走到尽头,在我对生活失去希望的时候,有一个人像一束阳光出现在我的生命中,他是我的救赎,却也是我另一个地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赶尽杀绝呀!”他说道,拇指压了下中指,骨节发出啪的一声脆响,“我早该想到的,不过这样也好,你这种性子,就是要置之死地才能后生。”

我满嘴苦涩,“你这是安慰吗?”

“不是。”他说道,“你不需要安慰,你需要的是当头棒喝。”

电梯停下,我没再说话,跟着他走出去。

他穿了件烟灰色的羊毛衫,质地看起来特别柔软,让人忍不住想把脸贴上去蹭一蹭,他健美的肌肉在羊毛衫下喷薄欲出,腰身随着步子轻轻摆动,满满都是荷尔蒙的诱惑。

因为他看不到我,我便放心大胆看他。

卖了几年男装,我从没有见过哪个男人能把烟灰色穿得如此优雅,高贵,禁欲,这种再普通不过的色彩,简直被他穿出了灵魂感。

我看的出神,不防他突然停下来,我一下子撞在他后背上。

他的羊毛衫果然很柔软,柔的像阳春三月被风拂过的水面。

我微红了脸,后退两步,说了句不好意思。

“你偷看我的时候好像没有不好意思。”

他声音平淡无波,我却从中听出几分揶揄,脸更加红了,幸好路灯昏黄,他应该不会发现。

他带我去了一间酒吧,一瓶红酒,四个果碟,两个人坐在僻静的角落浅酌慢饮。

我敬他酒,对他这几天的帮助表示感谢。

他勾唇一笑,不置可否。

我忽然好奇起他的身份,问他是做什么工作的,他也没说,只说慢慢我就知道了。

但我知道他肯定是个有钱人,这点从他的车,腕表,衣服和喝酒的品位就能看出来。

又喝了几杯后,我还是忍不住问出来,“易先生,你这么有钱的人,怎么会买一套二手房呢?”

他修长的手指夹着高脚杯随意晃动,然后举起来,对着灯光看里面腥红的液体。

“前不久,我遭遇了和你一样的事,我未婚妻变卖了我的资产和别人跑了,我重新置了一处宅子,装修大概需要一年,暂时没有落脚之地,所以先随便买个便宜的过渡一下。”

我一口酒呛在嗓子眼,差点没喷出来。

我们当初穷尽所有买的房,到他这里只是过渡一下,关键是这样的男人都会被人背叛,背叛他的女人是有多瞎?

我十分震惊,有点不太相信,因为相比我的痛不欲生,他显得太平静了,那和缓的语气,像是在讲述跟他毫不相干的事。

“难道你就没有一点难过或者气愤吗?”我问他。

“没有。”他摇头,“她拿走了自以为最有价值的东西,但她不知道,最有价值的是我这个人,我为什么要为这样有眼无珠的人感到难过?”

我生平从没见过哪个男人有如此的气魄,他眉宇间的淡然,是无所畏惧,是坦荡自若,是视金钱为粪土的傲慢。

我觉得我穷尽一生都不可能达到他这种高度。

一瓶酒喝完,他问我心情有没有好些,我说好多了,知道有个人和我同病相连,心里平衡了很多。

他笑起来,“果然人的快乐需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我第一次看到他笑,感觉一刹那,全世界的灯火都亮了,亮的眩目。

他叫了代驾送我回家,我不想回去面对婆婆那副嘴脸,便让他送我去我妈家。

喝了些酒,特别特别想见我妈和妞妞。

我妈给我开门,闻到我身上的酒味,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始叨叨我,说都是孙海洋把我惯的。

我有苦难言,抱着她哭的稀里哗啦。

我始终没告诉她最近发生的事,想着等我找好房子搬了家,一切稳定了再告诉她,但事情它偏偏不照我预想的来,仅仅过了一夜,就发生了我这辈子最痛心的事。

我抱着妞妞睡了这些天来最踏实的一觉,第二天一早,她比我先醒,发现是我在搂着她,激动的不得了,也不管我醒没醒,抱着我的脸一通猛亲,亲得口水渍渍的。

我被她亲醒,把她搂在怀里揉,揉得她咯咯直笑。

闹了一阵子,我们安静下来,她嘟着小嘴问我,“妈妈,我好想你呀,你怎么现在才来接我?”

我一阵心酸,揉揉她乱蓬蓬的小脑袋,问她,“外婆没告诉你吗?”

“外婆说了,她说你最近很忙,没时间照顾我。”她的大眼睛像黑葡萄一样盯着我,“妈妈你现在是忙完了吗,我好想跟你回家,我还想爸爸了,虽然他有时候很凶,可我还是想他。”

我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掉下来了,我不知道该怎样告诉她孙海洋抛弃了我们这个残酷的事实。

恰好这时我妈走进来,假意嗔道,“你个小白眼狼,外婆每天这么辛苦照顾你,你还是跟你爸亲,太让外婆伤心了。”

妞妞很会见风使舵,立马扑进我妈怀里腻她,“外婆,你别伤心,我在我家时,也是这样想你的。”

说完搂着我妈的脖子使劲亲,我妈笑的合不拢嘴,趁机教训我,“冲着妞妞以后你也得消停点,过日子过的就是孩子,为了孩子,天大的委屈也要忍着,知道没?”

我的心仿佛被狠狠捅了一刀,但脸上还带着笑,“知道了,碎嘴阿婆!”

我妈习惯性的拿指头戳我脑门,“你这不孝女,说你两句就嫌我碎嘴,还不如海洋有耐心。”

我真想马上逃离,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哭一场。

可怜的妈妈,她一门心思的盼我好,却不知,我早已被她的好女婿逼到了山穷水尽之地。

吃过早饭,我和我妈带着妞妞下楼,我妈坚持要送妞妞上学,让我快去店里开门做生意。

走到城中村的路口,迎面就撞上了婆婆和孙晓云,我看她们气势汹汹的,想着要不要躲开,但我妈已经认出了婆婆,热情地迎上去,“亲家母,你怎么来了?”

婆婆黑着脸,一把将我妈推开,乡下人力气蛮,我妈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妈!”我吓坏了,赶紧去扶我妈,婆婆却抢上一步抓住我的头发,大声骂道,“小娼妇,你跟着野男人鬼混,连家都不回,害我们娘俩在家没人管没人问,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

婆婆嗓门大,现在又是上班上学的高峰,路口很快就围了一大群人对我们指指点点。

我头皮被扯的生疼,看我妈脸色发白,妞妞又吓的大哭,心里着急,咬牙在婆婆脚上用力一跺,婆婆嗷嗷叫着松开我,抱着脚坐在地上,又开始那老一套。

我顾不上管她,跑过去扶我妈,我妈虚弱地摆摆手,让我别动她,我不敢随便乱动,只好掏出手机打120,孙晓云跑过来把我手机夺走了,尖声道,“宋迦音,你个鸡婆,偷汉贼,你把我妈踩骨折了,你还有脸报警?”

我又气又急,抡起妞妞的书包就打她,打的她连连躲闪,泄愤似的把我手机摔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

婆婆一看自己闺女挨打了,扯着嗓子嚎,“大家都来看呐,这个**偷汉子,把我儿子杀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还把我家的房子和店铺卖了,当着我的面和野男人鬼混,问都不让我问,还打我,哎哟啦,叫我老太婆怎么活呀,谁来管管这恶婆娘啊……”

周围嗡的一样炸开了锅,我妈被**狠了,捂着心口叫了我一声,两眼一翻,歪倒在地,妞妞在旁边哭的撕心裂肺。

“妈,妈……”我扔掉书包抱起我妈,我妈呼吸急促,浑身直抽搐,婆婆一看事情闹大了,也不嚎了,爬起来拉着孙晓云就跑。

我一边给我妈按压胸口,一边哭着求围观群众帮忙打下120,人群竟然全散了,不知道是不是听信了婆婆的话,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忙。

后来还是一个中学生帮我打了电话,但是因为城中村离的远,救护车赶来时,我妈已经快不行了。

我哭的肝肠寸断,一辈子从来都没有这么害怕过,我和我妈相依为命二十多年,我不敢想象她万一离我而去,我还怎么活。

医生就地给我妈上了氧气,要把她抬上车,我妈呜呜的示意医生拿下氧气,跟我说了这辈子最后一句话:“迦音,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然而,她并没有等到我告诉她,说完这句话后,她的生命就戛然而止,成为我此生最深最痛的遗憾。

“妈!”我撕心裂肺地喊她,用力摇晃她,她的眼睛却再也没有睁开。

我哭得昏天黑地,连连求医生再救一救我妈,医生很理智的告诉我,不要再做无谓的救治。

“你看看孩子,你再这样下去孩子会吓出毛病的。”医生提醒我。

我一下子清醒过来,看向妞妞,她已经不知道哭了,就那么呆呆地坐着,像个没生命的木偶。

我心疼不已,赶紧把她搂在怀里,她无声无息地靠在我怀里,一动不动,我流着泪不停地哄她,亲她,安抚她,许久,她才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我总算松了一口气,抬头才发现救护车已经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抱着一个吓傻的孩子,守着一具冰冷的尸体。

猜你喜欢

  1. 奇幻小说
  2. 校园小说
  3. 总裁小说
  4. 异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