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恐怖 > 有邪气

更新时间:2018-08-10 17:17:09

有邪气 连载中

有邪气

来源:微小宝作者:焦耳分类:恐怖主角:杜从云

小说主人公是杜从云的小说叫做《有邪气》,它的作者是焦耳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家堂屋摆着三口棺材,不是给死人,而是让活人睡觉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乱葬岗离县城有好几里地,不知不觉,我竟然走了这么远。

他巴巴地过来,就是为了这个石磨盘。

石头的,很粗糙,上头是青色的,底部是红色的。我心里还有些纳闷,磨盘这东西在村里很常见,用驴子牵着,用来碾玉米面,做胡椒酱,还有磨黄豆。

可这里是坟堆?死人怎么会用这个?

他找这个做什么?

“刘二壮,快点把东西给放上去。”

刘二壮站着没动。

背上这人大怒,嘴里咕叨几句,像是在念咒,刘二壮抱着头喊疼,就露出脑后头发里的一个符纸。

这家伙被控制了。

他急急忙忙地拿出一个布袋子,把红色米粒一样的东西丢进了斜槽里头。

想要转磨盘,一要兽力,二要碾的东西。

背上那人在我头上猛地拍了下,喝道:“快点开始。”

让我推?把我当驴子来用。

刘二壮看着我,嘴角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仿佛知道要发生不好的事情。瞧见我的眼神,他的眼珠子就开始裂开,一个往左,一个往后,做出普通人做不出的动作。

他在暗示我什么?

我心里咯噔,就有些磨蹭,说道:“太重了。”

“欠揍是吧。”

他又来揪我的头皮。

“疼,疼,轻点,我推,我推啊。”

我一碰磨盘,顿时冻得哆嗦了下。

好冷,就跟冰块一样。

“磨蹭啥呢?”

这人只是打我,我恼火道:“这东西很重,你让我缓缓。”

我有心磨蹭,被他给识破了,立刻冲我脑袋来了一下。鲜血从额头滚下来,把眼睛都给迷了。

“快,仔细你的皮。”

这个石磨盘年代久了,落满了灰尘。我使出吃奶的劲儿,嘎吱,磨盘动了一下,一股沉闷的声音轰隆隆地传出来。

我吓了一跳。

“你们听到啥了?”

“啥都没有,快动手。”背上人不耐烦地催促道。

难道是我的错觉?

咬咬牙,我抓着石棒,使劲推着。好在这厮还有良心,知道伸手来帮忙。我推了几下,发现不对劲儿了,骂道:“你搞啥子?我正着推,你跟我反着来,怎么可能推得动?”

“胡说什么呢?我没帮你。”

我心里猛地咯噔一下,背上人用手抓着我的头,刘二壮站着远,也不可能来帮忙。那我现在摸到的这双手,到底是谁的?

吞了口唾沫,我慢慢往下看。

一双惨白的带着污渍的大手,抓着石棒子,阻止我来转动。我继续往下看去,地上裂开一条缝,有个人爬出来,冲我咧嘴笑着。

“有鬼啊。”

我发出尖叫,急忙把手松开。

大手紧紧地抓着我,用力往下一拽,

砰。

我背着有个人,根本就躲不开,下肚子就重重地顶在石棒上。这一下挨的结实,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捣了出来。腹中痉挛,苦水哇哇地吐出来。

背上这人也摔了出去。

他趴在地上,厉声叫道:“朋友,我只是借磨盘一用,无意冒犯。我知道你们在地下受苦,也没人祭奠,今天我带了许多纸钱和香烛,保管把你们吃饱。”

磨盘旁边就是一个坟堆,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动作大了点,把坟头弄歪了。

这人尖叫道:“刘二壮,你还不快点。”

这会儿情急,他的声音就恢复了原样。

是他?!

我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居然是张先生。我扭过头,就看他脸色发白,眼珠子深陷,跟前几天趾高气昂的模样天差地别,但那股阴损劲儿一点没变。

这厮不是去办急事了吗?怎么会把我抓过来?

我下意识地就要跑,但是浑身难受,实在是提不起气力。

刘二壮走过来,从布袋里拿出了两个蜡烛,插地上点燃了,烧起了纸钱。尸体趴在地上,贪婪地嗅着。

我心里大急。

刘二壮又冲我诡异地一笑。

张先生见摆平了尸体,立马叫道:“把这小子抓起来,让我推磨。”

我怒喝道:“姓张的,你把我家的棺材抢走了,还放火点房子,做人留余地,你害了我,我爷爷肯定不会放过你。”

“呸,一个乡下的阴阳先生,就几手三脚猫的本事,还想威胁我?”张先生冷笑道,“给脸不要脸,我花钱买,就是瞧得起你们这些泥腿子。还跟我甩脸子?我就送你们上西天。”

我一下大怒。

这厮好恶毒的心思,明买不成,就要杀人放火。

“你胡说,要是不怕我爷爷,干吗要偷偷摸摸地把我给抓来?”

张先生冷笑道:“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你还不值得我大费周章。本来弄死姓王的一家,就算完事。没想到白天你们竟然跑去殡仪馆问尸,想要抓我,没那么容易。”

我心里吃惊,这家伙居然在殡仪馆?

我们没见到他,他却看到了我们,所以趁着爷爷不在,就把我给抓了。

张先生揪着我的头,骂道:“两个泥腿子,我瞧得起你们,才花钱买棺材。还找了人来对付我,差点把我给害死,我饶不了你们。”

这家伙在说啥?我们啥时候找了帮手?

看他现在一副落魄的样子,的确像是吃了大亏的样子。我没来得及想清楚,就被他逼着动手了。

“刘二壮,抓着他去推磨。”

刘二壮听从他的命令,抓着我。手掌宛如铁箍一样,我用力挣扎着,但是根本没法子撼动他。

“你死得惨,还要被他控制,真的甘心吗?”我不甘地大叫着。

“小子,跟死人讲道理?脑子糊涂了吧。”

背对着张先生,刘二壮眼珠子分开,又开始做那个古怪的动作了。

手碰到石磨盘,这厮跟我们有仇,抓我来就为了推磨?这里肯定有古怪。我隐隐有种直觉,如果继续推,我会死,还会死的很惨。

拼一把。

是生,还是死,就看这一遭了。

“希望你没骗我。”我默默道。

“你说啥子呢?”张先生不耐烦道。

我跳起来,一把抓向刘二壮的脑后。

这厮眼珠子转个不停,就是指的他的脑后。我抓住那张符纸,一下就撕了下来。黏稠的东西溅了我一手,黑红的,白的。我这次发现,这张符纸竟然是绑在筷子上,打进了脑子深处。

“你做什么?”张先生尖叫起来。

刘二壮还是一动不动,我心里失望起来。

“他就是一具尸体,没有我的操纵,立刻就会烂掉。”

张先生扑过来抓我,一个黑影冲过来,把他给撞开。是刚才那个尸体,他拿了纸钱香烛,居然没有走。

他怎么帮我?

我管不了许多,撒腿就跑。

“不许跑。”

桀桀,桀桀,一阵凄厉的笑声响起来。

刘二壮忽然伸出手,摸着自己的脸,发出哈哈的狂笑。他冲我招手,说:“小子,谢谢你帮我解脱了他的控制。来,到我身边来,我带你离开这儿。”

我头也不回,跑的更快了。

真以为我啥也不懂?

从到了乱葬岗开始,我就知道,我们被啥东西给盯上了。过了两关后,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这地方邪祟得很,充满了为吸纳,张先生看到磨盘,就跟丢了魂儿一样,警惕心和注意力都是大下降。

我自然不会提醒他。

我和张先生身上都有法术,不是那么好下手。但是刘二壮是个死尸,相比我们两个活人,这里才该是他的家。

从他露出鬼祟的表情,我就怀疑,他是被什么脏东西给上身了。人心险恶,鬼是人变的,心思只是更多更杂。

我帮了他,但他可不会回报我,说不定还想着把我给吞了。比起一具死了好几天的尸体,我这样鲜活蹦跳的人,对他的诱惑更大。

“哎,你回来啊,不能乱跑,最近这里不太平。”

猜你喜欢

  1. 宠婚小说
  2. 耽美小说
  3. 豪门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