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神洲武皇

更新时间:2019-01-28 14:02:54

神洲武皇 连载中

神洲武皇

来源:掌中云作者:壁虎尾巴分类:仙侠主角:陈霆楚灵儿

主角是陈霆楚灵儿的小说叫做《神洲武皇》,它的作者是壁虎尾巴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个在异国为质的皇子,一个被剥夺了宗室名号的皇子,被迫修炼神魔图录,却从中悟出无上武道,从此鱼跃龙门,开启了精彩的人生,修炼绝世的武学,手握定鼎天下的神器,经历着爱、恨、情、仇,种种恩怨纠葛,最终成为无上皇者。 什么是神,什么又是魔,不过是在一念之间,所谓: 中土神洲起风云,皇图霸业梦一场, 茫茫天地终有道,仗剑独行叩天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来到盛京城的第一年,陈霆就在万空寺给母亲点了一盏长明灯,也认识了这名为智通的老方丈,智通和尚不修武道,整日里诵读佛经,闭门清修,不惹红尘,才躲过了朝廷的打压,但这万空寺的破败却是一日胜过一日,仅剩的几个僧侣也全都跑江了,全持上下只有智通方丈仍在坚守。

“智通大师有礼了。”陈霆对老方丈行了一礼,寒暄了几句,留下了两块银饼子作为香火钱,便取出了黄纸、香烛,来到母亲的长明灯前,拜祭了一番之后,拂去了长生牌上的浮尘,跪坐于地。

想到母亲的音容笑貌,陈霆冰冷的心中渐渐有了一丝暖意。

叶倾城没有草原女子特有的粗犷大气,气质中带有南方女子的温柔婉约,容貌更是清雅秀丽,沉默少言,温柔一笑,却是动人心魄,曾被陈帝视为掌中珍宝,连对他这个庶子也是疼爱有加。

但在陈霆八岁那年,母亲离奇病逝之后,父皇就性情大变,对他置之不理,甚至视为不详的晦气之人。

在皇室之中,各种争斗历来残酷,上有皇后妃嫔的嫉妒,下有诸多皇子的争权夺势,没有了母亲的庇护,年幼的陈霆在陈国皇宫的日子极为艰难,有时甚至连宫中的太监宫女都不如。

三年前,陈国向大周称臣,需要皇子为质,陈国皇室便毫不犹豫的将无权无势的陈霆推了出来,送到了盛京,最让陈霆感到心寒的是,直到他离开格桑城,父皇都没有与自己见上一面。

也不知道在母亲的灵牌前坐了多久,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一场秋雨一场寒,外面秋风已起,寺庙院子里一地枯叶,被吹的沙沙乱响,墙壁也是四处漏风,虽秋高气爽,但也有一丝凄凉。

看着残旧的佛像,陈霆心里暗暗感慨:“这万空寺一年比一年破败,约莫再过上几年,就真的是万法皆空了。”

在屋里烧了些炭火,主仆二人就此睡下,陪伴在母亲的长生牌下,虽有秋风寒露,但陈霆睡的却是格外香甜。

第二天,天色刚朦朦亮起,陈霆便起身了,山里的寒意远比盛京城要重的多,山雾弥漫,露水秋寒,见刘威还没有起来,陈霆便脱下外衣,在院中打起了拳来。

大周王朝武学鼎盛,远在塞外草原的陈国,武风更是彪悍,陈桓身为帝王,没有强硬的手段,过人的武学,根本无法震慑草原百族。

而且陈国的历史悠久,皇室武学更是源远流长,还要在大周王朝之上,所传下的也是一等一的上乘武学,陈桓才智过人,一身武学早已进入化境,在二十年前还是太子的时候,便与草原飞鹰司空剑、护国将军莫赛北并称为草原三杰,在登上帝位之后,虽然勤于朝政,但武学却一点也没有丢下,再加上皇室的深厚积蓄,更是不知道达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陈霆所炼的龙行拳和虎行拳乃是他小时候,父皇手把手教给自己的启蒙武学,虎从风,龙从云,虎行拳炼力,龙行拳炼气,本是寻常的武道入门拳法,但经过陈桓改进之后,在实战之中,威力也是巨大。

陈霆曾偷偷翻看过父皇书房中的武经,知道天下武道分为七大境界。

第一层:炼力,力举千斤,开碑裂石,筋骨如铁,强壮肉身。

第二层,炼气,内功初成,元气贯通,心随意动,吐气伤敌。

第三层,炼精,外护真罡,内养元气,真元一体,精神合一。

第四层,通脉,八脉贯通,生生不息,呼吸之间便可吞吐天地元气,以气养元,生生不息。

第五层,内视,上窥天罡,下窥地煞,见微知筹,望气断敌,初窥命数,得掌乾坤。

第六层,化灵,真元化灵,显化异象,五行相济,阴阳相合,修得神通,通灵显圣。

第七层,破武,破而后立,武道乾坤,肉身成圣,达到破武境界,便可称为一代宗师,这等人物,也被尊为武圣。

传闻武圣之上,便是先天之境,以后天化先天,凝练出真气,也就是所谓的性命双修所得之气,窥得天地命三魂,内去百病,外抗阴邪,延年益寿,拥有种种不可思议之玄妙,这等人物,已经可以称之为陆地神仙,即使是在强者云集的盛京城,也是难得一见。

武道前两重只是入门,主要是打熬身体,为今后的修行打下基础,而陈霆六岁开始习武,那时母亲还在世,父皇对也对他疼爱有加,在他身上耗费了大量的珍贵药材,内服外敷,固本培元,底子打的极为深厚。

即使是母亲死后,父皇态度冷漠,陈霆也时刻不敢忘记苦修武道,但却只是暗中修炼,除了看书,很少与人交流,甚至面对宫女太监的欺负,也只是忍气吞声,至于皇室子弟,更是能躲便躲,到了盛京之后,才敢放开胆子修炼武道。

虎行拳打了五年,龙行拳炼了三年,这入门的功夫早已炉火纯青,他的武道已在半年前突破了第二层的炼气之境,内劲初成,在武学上,也可以称为初窥门径。

别看陈霆年纪不大,身形瘦弱,但数个壮汉都不是他的对手,小时候,连父皇都曾夸奖他根骨奇特,是可造之材,不过,只有达到武道三重的炼精之境,才可正式称为武者。

但要修成真罡元气,达到真元一体、精神合一之境,就必须要有炼精化神的功法,陈霆手中只有一部炼气术,还是是刘威早年从军伍中得到的功法,实在是太过普通,元气提升的极为缓慢,陈霆平日除修行这炼气术外,只能不停地打虎行拳和龙行拳,由外及内,来壮大内息。

虎啸龙吟,拳过生风,地上的落叶不断翻滚,如龙争虎斗,气势倒也惊人。

一趟拳打完,陈霆身上冒出了不少汗水,但也清爽了不少。想起幼时父皇对自己关爱有加,亲手教自己武道启蒙,平日政务再繁忙,也总要抽出一点时间来指点自己武学,但自母亲死后,就再也没出现在自己面前,没有关爱,也没有责骂,冷漠的让人心寒。

思绪良久,陈霆长叹一声,打来一盆水,洗漱一翻,走出了寺庙,登高远望,吞吐着胸腹之气。

时值深秋,虽还有些寒意,但陈霆却不在意,深山古寺,少有人来,山里的空气少了尘世间的污浊,清新提神,呼吸下去,舌底生津,极为舒畅,难怪很多修道中人,都愿在山中修行。

天边的一轮红日冉冉升起,金光散下,点点光芒从树叶缝隙中穿过,山风吹过,婆娑摇动,再加上山中薄薄的雾气,倒是另有一番意境。

“嗯,那是什么?”

突然间,陈霆目光一动,一团白色的影子飞快的闪过,窜入一旁的草丛中,似乎是一只狐狸,但色泽光亮,通体纯白,竟然是异种白狐。

很快,山下便传来了嘈杂的声响,人叫,马嘶,犬吠,混合在一起,林中百鸟齐飞,山中的宁静已被彻底打破。

再回过头去,草丛中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升吐着舌头,四肢打颤,不断的喘息着,再想想山下的人群,陈霆顿时明白了。

金秋时节,九月鹰飞,正是猎狐的好时候,每年秋冬时分,都会有一些王公贵族进山狩猎。这落雁山不高,山脚下地势并不平坦,林木却极为茂密,而且没有大的野兽,并非是狩猎的好地方,恐怕还是这头白狐将这群人引来的。

这只小狐狸身形娇小,比常见的野狐略小一些,更为难得的是一点杂毛也没有,如雪球般在地上缩成一团,双眸黑亮,极为灵动,看样子是被山下的人追的急了,慌不择路,才逃到这古寺附近。

只见这小东西全身脱力,匍匐在草丛中抖个不停,待陈霆看向它时,它竟无力再躲避,直视着陈霆的目光,一脸的恳求之色,狐目中竟泛出泪光。

恍惚间,这白狐似乎幻化成一个白衣少女,五官如画,神态娇媚而温柔,垂目哀怜,似乎是在低声哭泣,我见犹怜。

陈霆心里莫名一动,情不自禁的生出呵护之意,缓缓的走上前去,双手伸出,便要抚摸这白衣少女的脸颊。

那白衣少女也不躲闪,如玉般的手臂轻轻抬起,眼神更是迷离,似乎还吐出了一口兰香,便要投入陈霆的怀中。

陈霆毕竟年少,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再加上有着一定的武功底子,心底深处已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就在他即将碰触到白衣少女的一刹那,寺庙里的钟声突然撞响,心神震动之下,陈霆顿时清醒了过来,再看过去,哪里还有什么少女,仍是那头白狐,双眸已变的赤红,腰背拱起,发出愤怒的低吼。

“狐妖!”

陈霆轻轻吐了一口气,顿时想起了《梦溪游记》中记载的一则故事。

《梦溪游记》是游侠刘梦溪所著,记录了他在外游历时,发生的一些奇闻异志,书中曾记载这第一个故事。

刘梦溪游历到皖南郡,夜宿深山,在山中遇得一户人家,本以为是避祸而隐居山林,相交之下,刘梦溪发觉这一家人个个都谈吐不俗,上至前朝商、隋二朝,下至百姓疾苦民生,无不侃侃而谈,待一夜论道过后,天色大亮,在日光照耀之下,房屋院落如雾气般消散,那一家人哪里是文人雅士,竟是一窝狐狸。

后来刘梦溪经历渐长,方知当夜只是自己的深陷梦境,为狐妖所惑,但回想之后也不禁被这些狐妖的才气所折服。

故事后面又写道,黑狐和白狐最为通灵,未修为妖仙之时,就可通过双目迷人心智,让人想其心中所想。而白狐为善狐,讲修行,明因果,所以故事里常有白狐报恩之说,黑狐则为恶狐,被视为仇恨的化身。

眼前这只白狐竟然也能迷人心智,而且灵性十足,通人性,辨是非,被万空寺的钟声破了幻术之后,已显现出绝望之色,纵然表现的再凶横,却已是外强中干,甚至连站都快站不稳了。

陈霆回过神来,耳边已能听到猎犬的喘气之声,山下的那群人已然开始往寺庙走来。啪嗒,那白狐一个踉跄,已摔倒在地,最后一丝力气也已耗尽,再也动弹不得。

陈霆吸了口气,眼神一转,已有了决断,身形一掠数丈,已弯腰将白狐抱起,进了万空寺,又从佛像前的香炉中拿出所有的香灰,散在院子和寺门附近。

好在万空寺中虽然少有香火,但香炉从来不曾清理,上百年下来积累的香灰也有不少,而且越是陈年老灰,越能混淆气味。

待一切都准备好之后,陈霆爬到大殿的佛台之上,佛台上供奉着一尊佛像,高约三丈,盘膝而坐,双手各捏一个法诀,一手放在膝上,一手齐胸平举,虽然金漆脱落,残破不堪,但也有些威势。

陈霆纵身一跃,已将白狐轻轻巧巧的放在了佛像的大手之上,那齐胸平举的大手足有两尺来宽,将白狐放上去,从下面却是一点也看不出来。

将附近的痕迹清理干净之后,陈霆便找来一把扫帚,走到寺门边,开始清扫院中的落叶。

不多时,一群人便骑着马,带着猎犬上得山来。

从他们所骑的马就可以看的出来,这些人绝不是普通的富贵人家,而是出自王公世家。那十多匹骏马毛色纯正,皮厚毛细,油光发亮,体型饱满优美、头细颈高、四肢修长、步伐轻灵优雅、体形纤细优美,跑动之间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比大周朝常见的马匹高了不少,应该是出云国进贡的贡马。

这种贡马又称为踏云宝马,据说出云国境内的天目山上有天马出没,快如风,势如电,无法扑捉,周围的牧民在马匹**的季节,将上等的母马放置于天目山下,吸引与从天目山上跑下的天马与之交合,而得到小马驹,再配以上好的草料养大,能日行千里,夜行八百,是大周朝指定的贡马。

再看那几头猎犬,也不是凡品,陈霆能认得出来,竟然是草原上独有的獒犬。

猜你喜欢

  1. 穿越种田小说
  2. 游戏小说
  3. 灵异小说
  4. 宠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