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我们的故事已开场

更新时间:2019-03-14 12:16:06

我们的故事已开场 已完结

我们的故事已开场

来源:微阅云作者:麦兜兜分类:言情主角:梁珈周邢琛

主角叫梁珈周邢琛的小说叫做《我们的故事已开场》,它的作者是麦兜兜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堂堂周大少的身后有个小跟班,而这小跟班是他母亲帮他内定了的小媳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样子,她又帮总裁解决了一件令他头疼的事情。

任澄颜心里笑得开怀,自觉距离周太太的位置又近了一步。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犹豫了足足十秒,“那……好吧。”

接着,眼梢斜斜一带办公桌前平静如水的梁珈,里面的得意之色快要满溢出来。纤细的手指将饭盒拈起,摇曳生姿地走到垃圾箱面前,连盒带饭地一同扔进垃圾桶里去。

——那饭盒原本不是一次性的。

直到看见垃圾桶里的饭盒跟纸屑汤汁粘成一团,任澄颜才惊惶地回过头来,用一根手指压住下唇,“梁珈姐,对不起,我不小心把你的饭盒也扔进去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我给你捡出来?”

说着作势就要伸手。

梁珈好笑的看着她演戏,着实有些无语,现在的她,是根本不把这些敌意放在眼里的。

说实在的,任澄颜的段位,还是太低了点。

思及此,梁珈宽容地抿起唇,笑容可掬地摇摇头,“主要是那饭盒太过于不起眼,实在不怪任小姐看不清。不过,既然已经扔了,它就成了垃圾,咱们干干净净的,还是不要去碰了吧。”

毫不显山露水的一句话,却直接回击了个彻底。

这女人,居然暗指她不干净?毕竟刚才是她提出要去拿饭盒的。

任澄颜气得不轻,但碍于周邢琛在场,也不能随意发作,于是只好干笑了两声,“梁珈姐果然大度。”

“你是刑琛公司的人,怎么说也算得上是我周家的半个人了,对你大度是应该的。”梁珈将齐腰的波浪卷理到身后,全然不在意。

明明她一字一句都在暗示任澄颜只是一个下属而已,但偏偏让人找不着话的漏洞,气得任澄颜咬牙切齿,却偏偏不敢表现出来。

梁珈自然不想在周邢琛面前抢什么风头,只要自己没吃什么大亏就无须介怀。眼看任澄颜吃瘪,她也知道见好就收,懒得再和她一较高下。

她把目光转向周邢琛,眼里是一贯的温柔顺从,“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先回去了,不打扰你们的……认真工作。”

走了两步,她又回过头来,“对了刑琛,工作间隙记得休息,不要太累。”

这叮嘱的腔调太过柔和,搞得他几乎要相信这是她真的在关心他。

周邢琛的注意力终于从文件转移到了她身上,耐人寻味地看了她好久,才终于薄唇轻启,“你就这么急着回去交差?”

梁珈两条小腿呈一定的角度交叉,站成一个非常淑女的姿势,对答如流,“我不想让妈等得太久。”

再说,他不是也不想让她在这里影响他和秘书“工作”么?

剩下的这句被她截住了话头,没有说出来。

现在这种状况,不能因为一时心直口快而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周邢琛生气的时候有多难搞定,她是见识过的。

不同于她的谨慎,一旁的任澄颜却并不这么想。

因着刚才的经验,梁珈在她眼里已经没有了任何威胁。她清了清嗓子,故意捏出绵软的声气,“梁珈姐,既然周夫人还在等你,你就别在这耽搁时间了,赶紧去吧。”

反正看周总那么讨厌梁珈,她帮他将人赶走,说不定更能讨他欢心。

果然,话音刚落,周邢琛手里的原子笔就再一次重重拍在办公桌上,语气里尽是不耐烦,“出去。”

任澄颜吓了一跳,惊吓平息后,心情却雀跃的很。

以她的观察,周总是真心看不惯那位内定太太的,连说话的态度都这么恶劣。

那这样说起来,她的机会岂不是更大了一些?

梁珈也难得看到周邢琛明里发脾气的模样,不过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向来比常人强出几倍不止,见此状况也没有太吃惊,垂下眼睫就往门外走去,不料才走出两步,熟悉的声音再次传来,“站住。”

这下,饶是梁珈脾气好,也经不起这样折腾了。她在门边站定身子,慢动作转过身去,眉眼间虽然看不出不耐,但笑意也淡了些许,“到底要如何?”

“我没叫你出去。”周邢琛觉得有点烦躁,她无动于衷的模样在他心里攒了一把火,愈烧愈烈。他伸出一只手来,随意勾了勾食指,“你过来。”

梁珈不明所以,但见他神色认真,不似戏耍,还是抬步走到他桌前。

这回轮到任澄颜脸上挂不住了。

刚刚周邢琛明明说了一句“出去”,不是叫梁珈,那么,还能是叫谁?

她站在后面,目光在周邢琛的背影和梁珈脸上逡巡了一圈,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煞是好看。

然而既然上司已经发话,她又不能装作没听到,只能忍着脾气打了声招呼,收拾起自己之前带进来的一沓文件,最后还瞪了眼梁珈。

任澄颜的高跟鞋在地面上踩出咔哒声,逐渐远去。

梁珈把一只手轻轻撑在桌面上,另一只手揉了揉眉心,“别闹了,我真的要回去。”

这样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却让周邢琛的怒气更甚,“梁珈,你到底有没有心?”

心?听起来是个多奢侈的字眼。

梁珈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懂?”周邢琛从座位上站起来,绕过办公桌走到她面前。他比她高了一个头,站直了有种无形的压迫感。

他的眉宇间凝结着冰霜,“怕是能让你懂的,只有黎胤一个人吧?”

黎胤?

这个名字甫一从他嘴里说出来,梁珈的身体就微不可见地一颤。

他怎么会知道黎胤的存在?从何处得知?

第一次,她因为心虚而不敢看他的眼睛,默默把目光撇向一边,“你不要老是听信那些无中生有的传言。”

“听信?传言?”周邢琛高深莫测地俯视她。

梁珈定了定神,眸光缓缓上抬,终于和他对上,“嗯。”

“别的我不多讲。但这黎胤嘛,的确算得上是你世界上唯一在乎的人了。”周邢琛的声音带着些蛊惑的味道,一字一句地慢慢叙述,仿佛刻意要让人绷紧心里的那根弦,“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

从他说得第一句话开始,梁珈就知道,关于她和黎胤的事情,他已经知道得八九不离十。

再挣扎也没用,她微微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时已经是无波无澜,“你调查我?”

周邢琛抬起头,看向窗外。楼下的车辆川流不息,他的语气平淡得犹如谈论天气,“你本就是我周家的人,调查你有什么不应该?”

“你是周家家主,当然没什么不应该的。”他的视线一移开,头顶的压力骤去。梁珈知道,现在跟他理论完全是自讨没趣,干脆应承下来,“所以?”

她完全没有出现他想象中的惊慌表情。

相反的,是常人难以企及的镇定和淡然。

可越是如此,他越是想看到,当他完全撕下她的伪装面具时,她究竟会是什么表现。

“所以,我觉得你有必要看看这个。”周邢琛似笑非笑地注视着她琥珀色的眼睛,不放过她脸上出现的丝毫变化。

他一只手插在裤袋里,以一个极其休闲的姿态走到自己的抽屉边上,从柜子的里面拿出一张纸,轻飘飘地搁在她面前。

梁珈直觉那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仍强迫自己伸手去拿。

薄薄的一张A4纸掂在手里,仿佛没有任何分量。

那是一张账单。

从梁珈成年起,就瞒着周家的人联系上了黎胤。她将自己的首饰和包包偷偷卖出,用于资助黎胤,每个月固定去银行打款。

而这张账单,就是这么多年以来,她在银行给黎胤的所有转账记录。

周邢琛“啧”了一声,明明是叹息的语气,说话的尾音却不经意地上挑,“也不知道我妈看到这些账单会怎么样想?”

梁珈的手心一片冰凉,指尖一握,全部是冷汗。

见她沉默,周邢琛心里的无名火才总算消了一些。他凑近她晶莹玉润的耳垂,刻意用一种略带折磨的口气,慢慢把话说完整,“说起来,她还不知道吧?十多年来辛辛苦苦培养的儿媳,竟是个在外面养男人的白眼狼。”

他们两人的对峙,向来是梁珈不盈于心的时候多一些。

好不容易找到让她在意的事情,却还是关于另一个男人。得胜的快意掺杂着另一种怒火,复杂的情绪从周邢琛的脊背攀升上来,抑制不住。

梁珈的指甲深深陷入掌心,很快白皙的皮肤上就烙上了月牙形的红痕,“你这么做,究竟是什么意思?什么目的?”

账单的详细程度让她心惊,她给黎胤汇款的事情一直以来都做得很周密。换句话说,她根本就不知道周邢琛是从哪里查到这些账单的。

“目的,当然是有。”周邢琛显然很喜欢看到她受制于人的样子,抱着欣赏般的态度审视了许久,才漫不经心地指向梁珈手里的那张账单,“我是生意人,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

梁珈现在其实很想把那张纸撕碎扔掉,但她知道,以他的谨慎程度,这种资料的备份肯定不止一张。

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周母知道。

不管是为了她,还是为了黎胤,她都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梁珈深吸了一口气,除了让步别无他法,“那就交易吧。你想要什么样的交易?”

这样一出,竟然逼出了她本来的情绪。

周邢琛看着她冷漠的样子,不知怎的,竟觉得比平日里低眉浅笑的模样顺眼许多。

“很简单。”他打了个响指,修长的身子随意地靠在红木的办公桌上,斜斜面对着她,“你以后配合我。若是我高兴了,这些账单我妈永远也发现不了。但要是我不高兴……”

说到这里,他刻意停顿了一下,食指朝她一偏,“你,后果自负。”

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这种运筹帷幄,翻云覆雨的样子。

梁珈咬了一下唇瓣,耐着性子,长长的睫毛掀起,“那要怎样,才能让你高兴?”

“很简单。”周邢琛侧过头,目光幽深,像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取悦我。”

猜你喜欢

  1. 婚姻爱情小说
  2. 冤家小说
  3. 轮回重生小说
  4.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