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女神的豪门弃少

更新时间:2019-03-14 15:04:38

女神的豪门弃少 已完结

女神的豪门弃少

来源:掌文作者:浪不语分类:都市主角:凌昊

小说主人公是凌昊的小说叫《女神的豪门弃少》,是作者浪不语创作的社会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凌昊是一个豪门弃儿,活得不如一只蝼蚁,拜金女友也离他而去。同学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凌日天”,曾经你们瞧我不起,如今让你们高攀不起,莫欺少年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浩分别给杨威和浪哥点上一支中华,在一旁小心翼翼伺候着,五六年没见了,这条狗整体变化不大,除了变胖了一点,那眼神似乎比以前更毒辣更狡猾了。

"浪哥,"杨威嘴里吐出几个烟圈,一把攥住了刘浪持刀的手腕,"今天这场同学聚会可是由我组织的,你要是在这里动手,恐怕让兄弟以后很难做人了。这样吧,我给凌昊作担保……"

杨威停顿了一下,觑眼看着凌昊:"你应该不会再像老鼠一样藏起来吧?"

凌昊嗫嚅道:"我还能跑到哪里去。"

"浪哥,要不再宽限他几天?到时候他要是再不还钱,随你怎么处置!"

浪哥收起匕首,吸了一口烟,将烟雾喷在凌昊脸上:"小子,今天算你走运,看在杨大少爷的面子上,老子暂且放你一马!再给你三天时间,到时候还筹不到钱的话,老子就把你闺女拆成零件卖给器官贩子。"

乐乐是支撑凌昊活下去的唯一信念,他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的小天使。否则,就是拼死一搏,也要溅对方一身血!

女儿是他的软肋,也是他所有恐惧的源头。一听到这些恶棍要打乐乐的主意,凌昊打心里感到害怕,他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浪哥,我一定会把钱还给你的,千万别伤害乐乐。"

浪哥把抽了一半的烟在凌昊手背上捻灭,凌昊痛得抓挠地板,五根指头好像要抠入地里。

同学们都冷漠的转过头去,装作什么都没看见。有几个同学说自己还有事,先行告辞。

浪哥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带着他的三个小弟扬长而去。

凌昊何尝不清楚,别说三天,就是再给他三个月,他也没把握能凑齐二十万。杨威假仁假义,之所以替他解围,无非是想让同学们都觉得他欠杨威一个人情。

而在杨威眼里,三天后,凌昊一定死得很难看。

张浩叼着根烟,就像嘴里叼着根骨头,但他自己没有骨头,谄媚道:"恭喜凌大总管,捡回一条小命,还不赶快谢谢杨大少爷的救命之恩。"

凌昊强忍下这口恶气,从地上爬起来,低眉顺眼的说:"谢谢……杨大少爷。"

杨威笑里藏刀,用手掸了一下凌昊胸口上的脚印:"这点小伤用不着去医院吧?要不要替你叫辆救护车。"

"不用了,死不了。"

杨威向张浩递了个眼神,张浩马上拍拍手掌,对大家说:"杨大少爷请客,皇冠KTV,走起!"

剩下的同学都跟着张浩走了,楚冰冰扫了凌昊一眼,嫌恶的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爸爸!烂泥糊不上墙!"

丢下这句扎心的话,楚冰冰就被杨威搂着盈盈一握的腰肢扬长而去。凌昊看到杨威的手在楚冰冰的翘臀上用力揉捏……

田晓萌微微一笑,安慰道:"凌昊,我听冰冰说乐乐长得很可爱,颜值比你高多了,下次有机会我一定去看望乐乐。你的电话号码我记下了,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说哦,能帮的肯定义不容辞。"

凌昊木讷的点了点头。

"那我先走了,拜拜。"

直到田晓萌的倩影消失在包厢门口,凌昊才反应过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他突然有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

出了酒店,凌昊开车先去幼儿园吴沙老师那里接上乐乐,然后他准备回村子一趟,现在也就乡下的那几间房子还值点钱,实在不行就把祖产卖了还债。

车子行驶在乡间公路上,两边都是高山密林,突然有个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女孩从路边冲出来拦在车前。

凌昊吓出了一身冷汗,还以为见鬼了呢,还好他反应敏捷,紧急制动,不然就要把那女孩撞飞出去了。

女孩一瘸一拐地绕到副驾驶一侧,看样子像是刚从山上下来,而且受了伤。她拉开车门,上了车,惊慌未定的说:"快……快走!"

凌昊仔细打量了一下女孩,约莫二十岁左右,长得非常漂亮。

只是好像很久没梳洗打扮了,脸上有点脏,额角青肿,内有紫色淤血。再看她牛仔热裤上撕开了一条口子,白皙修长的**很是性感。

那对活泼的兔子将衣衫撑爆了,连胸前衣襟的扣子都系不上了,中间一道雪白的沟壑分外惹眼。

虽然样子略显狼狈,裤腿上还沾着泥巴,但她一身都是名牌,眉宇间自然流露出一股千金大小姐的气质。

前两天刚下过一场雨,山路湿滑,这妮子可能是个迷路的驴友,走夜路不小心滑倒了,才摔伤的。

凌昊生在齐河镇凌家庄,那一带是齐城著名的旅游风景区,空气新鲜,景色怡人。有很多城里人专门到乡下买一个农家小院,放假的时候就来农村度假吸氧。

以前凌昊也经常碰到游客问路,但是像今晚这样舍命拦车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见。

"你叫什么名字?家是哪里的?你是不是跟你那些驴友走散啦?"凌昊警惕的望向山林,外面黑黢黢的,气氛有点恐怖。

天知道她都经历了些什么!

美女双手抱头,蜷缩成一团,娇躯微微颤抖,表情也很痛苦:"不要问了,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我被几个坏蛋给囚禁起来,关在一间小黑屋里。我趁他们不备,才逃了出来。"

凌昊也变得有点紧张了,马上发动车子疾驰而去。

"我还是替你报警吧,要不直接送你去派出所报案也行。"

美女发现车厢里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立刻放松下来。

"别报警,我感觉那几个绑架我的人很不简单,我看你是个好人,现在我又没地方可去,能不能先让我在你家住上一段时间。"

"好吧,不过我家里条件很简陋,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我怕你这种大城市来的女孩会住不惯。"

"不会的,你能收留我,我就已经感激不尽了。"

"你好像真的失忆了,你不记得自己叫什么,这样交流起来很不方便。不如我临时替你起一个名字,以后就叫你余馨好了。"

"余馨……残留的香味,是这个意思吗?"

"可以这么理解。"

"好吧,这名字挺有诗意,我很喜欢,谢谢。请问帅哥怎么称呼?"

"凌昊,不过人家都叫我'凌日天'。"

"啊?哈哈……凌日天……"

凌昊注意到美女气色不佳,似乎是生病了。凌昊的爷爷是乡里有名的神医,不仅医术高超,看相的本领也是一绝,被人尊称为"医相"。

在他十四岁那年,他爷爷出外云游,至今未归,生死不明。掐指算来,已有十年之久了。

凌昊深得爷爷的真传,爷爷临行前再三告诫他不可轻易替人治病看相。凌昊谨遵爷爷的教诲,这些年一直深藏不露。

看到余馨病的不轻,凌昊动了恻隐之心。他给余馨摸了一下脉,脉象十分紊乱,只见他的眉头越皱越紧。

咦?这妮子怎么会中了"七杀魂"之毒,爷爷说过,这种毒药是用十几种毒虫和毒草配制而成,一旦服下,记忆全部被洗掉,之所以叫七杀魂,是因为如果七天之内得不到解药,中毒之人就会全身溃烂,五脏六腑化为脓水而亡。

七杀魂是上古巫医传下来的十大毒药之一,现在手里掌握这个配方的人已经不多了。有也是在一些喜欢摆弄旁门左道的邪恶家族内部流传,看来这妮子来头不小,铁定是得罪某个大人物了。

除了配制毒药的人有解药以外,一般情况下中毒后基本无药可解。不过,凌家有祖传的"追魂十三针法",倒是可以一试,但凌昊也无十足的把握。

余馨不知凌昊是在给她看病,还以为凌昊对她图谋不轨,连忙把手缩回来,立刻起了防范之心。

凌昊马上作出解释,告诉她诊断的结果,但她还是将信将疑,不过她看得出,凌昊应该是懂医术的。

气氛有点尴尬,余馨马上岔开话题:"你女儿好可爱呀,她叫什么名字?"

"乐乐。"

……

此刻,在山上的一间小木屋外,有个一脸络腮胡子的光头,边抽烟边打电话。

"连个女人都看不住,一群饭桶!废物……"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男子歇斯底里的辱骂声。

"老板,您放心,五天前我已经给那小妞服下了您给的药丸,她完全失忆了。就算跑掉了,一个废人也不能拿您怎么样。而且两天之后,她就会毒发身亡,一个死人更不可能威胁到您了。"

"你懂个屁!她可是燕京四大家族之一许家的掌上明珠。**爹不过是想拿她要挟一下许家,做成一笔交易,不到万不得已,没想过要杀人灭口!"

"老板,别怪我多嘴,斩草除根才是您的风格啊!嘿嘿……"

"秃子,我可提醒你一句,许家的老家主是一个通天人物,你要是把事情办砸了,把**爹也拉下水,到时候那两个老怪物,随便哪一个,一出手都够我们死上一万次的。老子给你半天时间,不把那丫头毫发无损的抓回来……你是知道老子的手段……"

嘟……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快晚上十一点了。

村子里很安静,偶尔传来零星的狗吠。

凌昊家的老房子可算得上是古董了,清一色的青砖灰瓦,深宅大院,差不多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

这可是凌家祖上十几代人积攒下来的产业,如果在凌昊手里败光了,爷爷回来后说不定会打断他的腿。

一路颠簸,乐乐早就在车上睡着了。凌昊把小天使抱进屋里,放到床上,给她盖好毛巾被。

余馨说自己快一天没吃东西了,肚子饿得咕咕叫,让凌昊给她做点饭吃。之前为了给乐乐凑手术费,家里值钱的东西能卖的都卖了,也没剩下几件像样的家具。

他走进厨房一看,好在锅碗瓢盆什么的都还在,于是就从菜园子里摘了几只顶花带刺的黄瓜,又从鸡窝里摸出三个鸡蛋。

自从去城里躲债后,家里的鸡就一直在院子里散养着,让它们自生自灭,现在居然还能拾到鸡蛋,真是奇迹啊!

还有那条大黄狗,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说不定早就被邻村的偷狗专业户虾皮给炖着吃了。

土灶上坐着一口大铁锅,灶膛里生起火。

凌昊负责掌勺,余馨自告奋勇,要帮他烧火,一看这妮子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一个劲儿的往灶膛里塞柴禾,也不知道拉两下风箱,弄得整个厨房里都是烟,呛得鼻涕眼泪都流出来了。

余馨说自己五六天没洗澡了,身上的衣服都快发臭了。凌昊就让她先去洗澡,等做好饭了就喊她吃饭。

凌昊家里没装太阳能热水器,更没有浴室。到了夏天要洗澡,先把院子里的水瓮放满水,晒上一天,到了晚上水温正合适,就拿一个水瓢往身上浇水,洗露天浴。

当然更多时候是去村子前面的齐河里游泳。

余馨一听只能洗露天浴,就有点扭扭捏捏,但是没办法,只能这样。她就端着一个大盆,拿上仅有的三样洗浴用品:洗发液、肥皂和沐浴露,还是男士专用,去院子里乖乖洗露天浴了。

那一阵阵哗哗的往身上浇水的声音,听得凌昊心痒难耐,三年多没碰过女人了,看一眼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凌昊,我忘了拿毛巾了,你帮我拿过来!不许偷看,用毛巾蒙住眼睛,一点点走过来。"

凌昊按照余馨的要求,摸索着走过去,当他的指尖触碰到余馨那湿滑柔嫩的手臂,他分明感觉到余馨的玉体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虽然蒙着眼睛,啥也看不见,但是余馨的体香却撩动他敏感的神经,令他神魂颠倒。

余馨捂嘴偷笑:"转过去。"

凌昊就转过身去。

余馨摘下毛巾,挡在胸前,继续命令道:"可以睁开眼睛了,按原路返回,不许回头看!"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2. 婚姻爱情小说
  3. 鬼怪小说
  4.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