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妾室心计

更新时间:2019-04-15 15:47:45

妾室心计 已完结

妾室心计

来源:微小宝作者:四平调分类:穿越主角:周述宣妙荔

完结小说《妾室心计》由四平调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周述宣妙荔,书中主要讲述了:断腿后秦王才知道他那个三棍子打不出一句话的侍妾是天下第一谋士的女儿,一个罪臣之女居然胆大包天要把他当刀使,还不知天高地厚的要帮他登上皇位。倒要看看她有几分本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妙荔又直直的跪在地上,“奴婢做错了什么还请王爷明示,请王爷不要闭门不见。”。

没有什么大事,可周述宣就是不解释,自己高声外面喊了一声,“魏海。”

里面终于有动静了,魏海一刻也不多等,推门而进,“王爷。”

“让人把逾制的东西收好,其他的原样不动。本王乏了,推本王回去。”

至始至终都没看妙荔一眼,爱跪多久就跪多久,反正她跪功了得。

人已经走了很久了,妙荔才从地上起来。周述宣好像又不想理她了,这简直比侍妾院中那帮女人还要难缠。托着冰凉的膝盖回到院中,周述宣正坐在门口,像是在观雪,还没等她施礼就让人把门关上了。

这三九天的寒风像吹进她心里了一样,妙荔有些怀疑她当初是不是做了正确的选择。

京城另一边,夏父拖着夏氏进府后。夏府的气氛就变得微妙起来了,堂堂一个王妃变得如此模样,脸上若隐若现的几个巴掌印,活像刚和人打架回来的疯妇人。

夏夫人永远都和气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厌恶,过去痛心疾首的说:“你这哪里还有一个大家闺秀的样子?”

夏氏捋了一下耳边的散发,凄惨的笑了一下。她今日连性命都可以不要了,还顾什么形象。

站在夏夫人身后的夏乐柔,看见她如此模样心中有些愧疚,怯怯的说:“姐姐,是不是我用炮仗吓了那个狐狸精王爷才这么对你的。”

夏氏本来还在为她偷跑气她,听了她这句话快要气疯了,冲过去抓住她的肩膀,“什么炮仗?我不是让你不要拿出院玩吗?”

还是对妙荔,那女人是周述宣的新宠,见了新鲜时很有可能回去和周述宣说。周述宣一知道,有些事就包不住了。

夏乐柔吓到了,畏畏缩缩的说:“姐姐,我是帮姐姐报仇,姐姐不是说秦王爷最近有了新宠吗?我才拿炮仗去吓她。”

夏氏说秦王的新宠容貌出众,她一看见就妙荔就知道是她,夏乐柔最见不得比她好看的女人了,说是给夏氏报仇,更多的是她自己心中不平衡。

夏氏觉得不太对劲,今天周述宣的态度实在奇怪,从前只是对她冷言冷语,始终还是给她留了几分面子。今天几乎要对她杀之而后快了,难道他猜到火药的事情了?

越想越觉得后怕,夏氏背脊梁冒起一丝冷汗,抡圆了一个大嘴巴狠狠扇过去,打得夏乐柔陷些摔在地上。

“我要你帮我争宠?你害死我了知不知道?”她根本不在乎周述宣宠谁,只要有周述宣王妃这个位置就足够了。

夏夫人心底的把夏乐柔护在怀里,脸上染上了几分怒色,她一辈子知书达礼,怎么教出来这么个女儿。

“柔儿还小,你打她做什么?她也是为了你好。”

夏氏形如疯癫,对天笑了几声,“为了我好,她是要杀了我。”如果周述宣真的知道,按他今天那股子狠劲儿,恐怕夏家也要受牵连。

夏夫人看她疯疯癫癫的样子,更加讨厌,一味的护着小女儿,“她只是个小孩子,不就是几个炮仗吗?能闯多大的祸?”

夏氏环视了一圈屋子里的人,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笑意,“没有多大的祸,就是整个夏家上下都要给我陪葬而已。”

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祸,夏父出门前也以为不过是妻妾争宠才放才被周述宣那样羞辱了一顿,还在后悔不该管后宅的事,此时倒有几分庆幸他去了。至少知道了周述宣的态度,夏父心中也害怕。

虽然断了腿,没了继承大统的希望,可那也是个王爷,还是个手段了得王爷。

夏父挥手让夏夫人和夏乐柔都出去,屋里只剩父女两人,阴沉着脸问夏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夏氏坐在一边的椅上,呆呆的望着前方,时间好像回到了三月前。

那一日她去大佛寺烧香,又遇到了那个人。三年了,除了能在宫宴上偶尔见他一面,他们再无其他接触。

本以为那人当她是过眼云烟,毕竟那人见她时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谁想夜半三更,佛院中一片寂静,那人居然敲响了她的禅房门。

他说,周述宣风头太盛,恐怕会抢了他的位置。

只一句话,足以让她为之赴汤蹈火,哪怕他没有许诺给她什么。

在佛寺中,她就想出了一条自以为能瞒天过海的计策。三个月,她反复试炼,终于做出了不用点火就能炸的火药,然后交与那人。

她没有想过有事情败露的那一天,事到如今,死亡差不多就在眼前,她并不后悔。

夏父听她说完缘由,如她刚才一样,抬手就给她了一个大嘴巴,气得浑身发抖,“你把整个家族都置于水深火热之中,你做事之前可有想过父母,弟妹?”

谋害皇子,是诛九族的大罪。

夏氏捂着脸,眼中含着泪水抬头看着夏父,“父亲当年做事没有想过女儿,又凭什么要求女儿想父亲?”

周述宣说是她恬不知耻向皇上求的赐婚圣旨,是冤枉她了,是夏父向皇上求的赐婚圣旨。

那时那人的正妻已定,不是她。夏父见她心中一心想放低身份给那人做小,于是向皇上求了一道赐婚圣旨,把她嫁给周述宣做王妃。

两厢不情愿的姻缘会有什么好结果?她以前也不知道周述宣为什么会那么厌恶她,到现在才明白几分,原来他一直知道她心中装着谁。

夏父气急,不顾形象的朝她喊,“为父当年是害你吗?同样是皇子,秦王不比那人差一分一毫。不可能放着正妻不做去做侧室。你若是想国母之尊,当日没有断腿的秦王希望更大。”

当年也是他一时糊涂,以为攀上了高枝,任由那个人胡来。谁想人家不过是三两天的功夫就厌烦了,转眼娶了别人家的女儿。

夏氏又哭又笑,捂着脸说:“秦王再好也不过是天下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子,怎及他一片衣袖?”

她才不想什么皇后国母,只要在那人身边有一席之地就足矣。

夏父看她这呆呆傻傻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如今整个夏家都要不保,谁还有功夫管她那些儿女情长的事。到底是自家女儿,打也打了,他不能再做什么,恨铁不成刚的瞪了她一眼,拂袖而去。

夏家这边鸡飞狗跳,秦王府那边也不得安宁。

周述宣在他一帮幕僚中找了几个火药方面的行家去看夏氏院中翻出来的那些东西,如果真要给人定罪,一定要证据确凿。

周述宣不愿见妙荔,妙荔在屋中坐立不安。人有见面之情,周述宣现在根本不愿见她,他日事成肯定也不会帮她什么。

可两次不见都让她摸不清头脑,无法应对。在屋中走来走去,突然看见架子上的一个小盒上。那是她第一次见夏氏时,夏氏让她带给周述宣的香。她一时忘了,并没给周述宣。或许可以拿这个去找他。

兴冲冲的到了书房门口,却又迈不开步子了。现在周述宣对夏氏正在气头上,她拿夏氏的东西去找他,周述宣会更加生气。

里面的人却发现了她,传来周述宣沉沉的声音,“进来。”

妙荔欢欢喜喜的推门进去,只要肯说话,一切就好。

周述宣没有看见她难得的笑容,注意力全在古籍上。他翻了许多书,也没有见到有什么不用点就燃的火药,可夏氏那里偏偏就有。

他让人又翻了一遍夏氏的屋子,又从里面找出了无数火药,里面真的有妙荔说的一扔就炸的炮仗。可是……夏氏她一届女流,是怎么做出来的?

让她进来没有任何吩咐,只是双眉紧皱,妙荔从地上站起来大着胆子问了一句,“王爷在想什么?”

像是下午什么都没有发生,周述宣自然而然的回答,“本王在想夏氏怎么做出这些东西的。”

这恐怕只能问夏氏了。

“王爷不必在意她是怎么做出来的,有那些搜出来的东西就足以休掉王妃。”甚至让夏家满门抄斩。那些东西别的地方都没有,只有夏氏那里有。没有罪都可以添些罪,何况证据确凿。

周述宣合上书,揉了揉太阳穴,叹了一口气说:“本王知道。”

“那王爷是为何如此?”

周述宣语气坚定的说:“本王不想杀她了!”

猜你喜欢

  1. 耽美小说
  2. 娱乐圈小说
  3. 欢喜冤家小说
  4. 穿越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