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人比烟花寂寞

更新时间:2019-04-15 18:03:29

人比烟花寂寞 连载中

人比烟花寂寞

来源:微小宝作者:木易萧萧分类:短篇主角:顾晚霍西州

主角是顾晚霍西州的书名叫《人比烟花寂寞》,它的作者是木易萧萧写的一本短篇小说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同父异母的妹妹送口信给我,请我去抓奸,狭窄的衣柜里,男人在我耳边低语:“那个姿势不错,我们也试试?”为躲追杀,手握大权的少帅藏进了客栈的衣柜里,未曾想却被迫与一女子一起看了一场激情大戏,最关键的是,想撩、人,竟被反撩了?ps:遇到顾晚前,霍西州:“女人这种生物,柔软、懦弱、娇气、麻烦”;遇到顾晚后,霍西州:“我家媳妇儿貌美如花,聪慧可人,出门能治病救人,赚钱捞金,关门能御夫治家,上榻生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霍霆听得懂儿子没说出口的话——那祠堂并没有逃生路。

“不,那祠堂的门不能打开,不能打开……”孟云惜差点瘫倒地上去,但是这话,她根本就不敢说的大声,也只有距离她最近的赵晓娥听见了。

“云惜,你到底怎么了?”赵晓娥追问。

“娘……”孟云惜没有办法了,只好附在赵晓娥的耳边,将孟书衡和顾雨婷在里面偷、情的事情说了,赵晓娥瞪圆了一双眼睛,也恨不能直接晕过去。

门却已经被打开了,杀手和顾晚都退到祠堂里。

霍西州等人紧跟着进去,其他的人却当然不能进去了。

“老爷,你都看到了吗?我就说不要带顾晚来,她却非要来,来了也不懂规矩,到处乱跑,竟然还被杀手给挟持了,都逼的霍大帅为了她的命打开了自家的祠堂,她那条贱命哪里就有那么重要了?这简直就是在给我们顾家惹祸!”

姜舒美对顾晚也没有半点关爱,只顾着不断的往顾晚的身上刺刀子了。(只因,她并不知道她喜欢的养女顾雨婷也在祠堂里面。)

这话让顾海山心里不喜,说他的女儿是贱命,那不等于将他也骂了?

可看着眼前的一幕,他却什么都没说,他也担心霍家会因为顾晚不小心被杀手挟持的事情找顾家的麻烦。

——这就是顾晚的亲生父母,这会儿只担心顾晚给他们惹麻烦,而不是担心顾晚的生死。

周围的人开始议论纷纷,说的也都是与顾晚有关的事情。

“听闻顾家的这位大小姐是克父克母的命,所以这些年一直不惹父母喜欢,可没想到被杀手挟持了还能让大帅为了她打开霍家的祠堂,真不知道这是好命还是烂命。”

“哼!她能有什么好命,不过就是个自私自利的老姑娘!从前我以为她是个好的,今年年头的时候,还想将她说给我那小儿子做妾,顾夫人都答应了,她却死活不应承,说是要等人。”

“这顾家的大小姐可不是一直都在等人吗?等的就是孟家的大少爷孟书衡,这不,人孟家的大少爷一回来,这马上就要成亲了,可是……你们知道吗?我听人说啊,昨个儿晚上,这顾大小姐和孟大少爷可是去缘来客栈开房了!”

“什么什么?这都要成亲了还跑去开房?真的假的啊。”

“当然是真的,昨晚不是说监狱里有杀人犯逃出来了吗?军政府还派人找了一整晚呢,有人亲眼看见的,那孟大少爷和顾大小姐都光着身子抱在一起,就是缘来客栈六号上房。”

“这……这也太不知羞了吧?这都要成亲了,就这么几日都等不及?”

“呵……谁知道是不是只是几日等不及呢,谁知道这顾大小姐是不是第一回开房呢?谁知道她是不是想以和孟大少爷这次开放的事儿来掩藏什么呢,如今的年轻人啊,口口声声说什么自由开放,学那些个西式的东西,是不是黄花大闺女可都不一定呢!”

说到这里,那位贵妇还朝着旁边的赵晓娥喊:“您说是吧?孟夫人?本夫人都不知道你们孟家怎么竟然会看上这样的……”

“大抵是那孟大少爷也是受过了西式教育的,不在意娶的是不是黄花大闺女?”另一妇人接了话,语气里带着讽刺的意味。

如果自己的计划顺利进行,赵晓娥这会儿一定会恶狠狠的辱骂顾晚,然后甩出她不要这个儿媳妇了的话,可是现在,她只祈祷祠堂里的孟书衡不要被霍家人给发现了。

祠堂里。

杀手挟持着顾晚刚退到霍家祠堂前的院子里,就听到祠堂里传来女人娇媚的求饶声:“不……不要了!书衡,我不行了……不要!”

——顾雨婷刚和孟书衡到了祠堂里,孟书衡就疯了似的扑上来,撕碎了她的洋裙,而她也是在和他纠缠在了一起,才知道大帅见孟书衡竟然只是想让孟书衡给大帅府督建厕所?

孟书衡心里有气,这会儿全都发、泄在她的身上了。

“你不是喜欢这样吗?又不是第一次了,装什么装?你这种连自己未来姐夫都勾、引的贱人,我这样对你怎么了?你自找的!”孟书衡的话带着前所未有的戾气。

顾雨婷只好出言劝他:“书衡,我知道大帅让你督建厕所你不开心了,是大帅看错了人,不知道你有多优秀,你别生气了,我们还有机会的……”

——————

那杀手忽然就笑出了声来:“说什么你们霍家祠堂不可侵犯,原来不过是男盗女娼之地!”

霍家的所有人,包括霍霆在内,脸色都黑沉了下去。

督建厕所的?难道就是孟家那个外强中空的废物吗?

该死的孟书衡,竟敢带着女人到霍家的祠堂里做那等龌龊之事!

霍霆气的连杀手都不管了,冲到祠堂的门口,“砰”的一脚就将祠堂的门踹开了。

里面正在疯狂动作的孟书衡猛地僵住了身体,朝着门口看过来。

“啊!”顾雨婷这一次是真的被吓死了。

那……那那那站在门口的人不是霍大帅吗?霍大帅的身后……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

就是在这个时候,霍西州的视线对上了顾晚的,眼皮往下一垂。

顾晚竟瞬间就懂了他的意思,她猛地将身子往下一缩。

“砰!”的一声枪,霍西州只用了一秒钟,就将自己枪里的子弹送进了杀手的脑袋,从眉心进去,从后脑勺出去,连血都没有溅一滴,那杀手就直挺挺的往后倒下去。

然而,他的手却扔死死的掐着顾晚,这使得顾晚不得不和他一起倒下去……

虽然这个时候顾晚已经不那么恐惧了,可是想到自己想要倒在一具男性死尸上,她还是觉得胃里面一阵剧烈的翻涌,本来惨白的脸上更加的难看……直到,一条强有力的手臂过来圈住了她的腰,就用另一只手将她脖子上的桎梏掰开。

“扑通!”一声,只有那杀手的身体砸在了地上。

顾晚却被拉到了一个透着冷意,却安全十足的怀抱里。

是霍西州!

“你没事吧?”他没有低头,只看着地上那杀手身体抽、动了几下,瞪着一双不甘心的眼睛,彻底断了气。

“没……没事,咳……咳咳。”顾晚一开口,就扯动了脖子上被杀手掐出来的淤伤,她不禁咳嗽了两声,才接着向霍西州道谢:“顾晚谢过少帅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且记清。”霍西州低了头,用只有顾晚听得到的声音说:“接下来的戏,你自己唱完。”

说完,他已经松开了她,让她正面对着那祠堂里的孟书衡和顾雨婷。

猜你喜欢

  1. 异世小说
  2. 宫斗小说
  3. 宫廷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