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危楼鬼域

更新时间:2019-04-24 10:56:07

危楼鬼域 已完结

危楼鬼域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心中有梦分类:灵异主角:王胡

主角是王胡的小说叫《危楼鬼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心中有梦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群同学,生前难忘的地方不是学校,而是那栋鬼楼,楼里恩怨纠缠,生死缠绵,直到轮回转世,恩怨仍未了结,许多年以后,也许大家会看淡一切,也许仍旧在纠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熙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赤身裸体,旁边躺着正在抽烟的老王,看到李熙醒了,老王得意的吐了一个烟圈,随后又贴近李熙,想亲吻她。

“滚开,你这个畜牲。”身体传来的痛感,李熙知道自己失身了,这个**的男人,竟然迷昏她并强行占有了她,突然李熙想起老胡,感觉万分对不起他,不由失声痛哭起来。

“哭什么?女人迟早要过这一关,给谁都一样?而且不给我你还能给谁?给老胡吗?哈哈。”

李熙仇恨的瞪着老王:“王八蛋,我真看错了你,迟早我会报仇的,老胡也不会放过你的。”

“哦哦,老胡不会放过我,你让他来啊?别说阳盛阴衰他现在无法靠近我,就算他来了又能怎么样?何况他绝不会想到你会重新回到这栋楼里。”

李熙这次是真的吃惊了:“你竟然知道老胡没有还阳?那么挪走老胡尸体的人竟然是你?可笑我们竟然把你排除,而猜疑到可怜的幕姐姐。”

“现在知道,不觉得有些晚了吗?”老王毫不在乎。

知道的再多又能怎么样?在阴间我一时心慈手软,放过了你们,已经仁至义尽。但大丈夫做事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为了的到你,我一定要比李根手段更狠。

不错,老胡的尸体是我挪走焚毁的,本想他不能还阳了,我就有机会向你的父母提亲了,没有想到你竟然是匹烈马,宁肯嫁给鬼也不嫁给活人。

所以便最后一招险棋,将你劫持,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总之你是走不出这栋楼的。

我们就在这栋楼里过一辈子,天长地久。

得不到你的心,拥有了你的人,此生足矣……

李熙骂不绝口,一想起他对王胡的卑鄙手段,好后悔当初大家在阴间时候放过他,但是又想到他的阴险狡诈,种种一切全是为了自己,一个人不择手段去的到一个人,有错吗?他和刘幕还有李根有些相似,刘幕不惜一切代价去爱一个人,李根不择手段去爱一个人。

人,为什么活的这么极端?

这个问题李熙已经没有精力去想了,手机早被搜去,从此李熙被关在笼子里,金屋藏娇,这个老王不花一分钱包养女人,而且是他梦寐以求的女人,得意的很。

李熙多次想逃出,但是身在七楼,门被锁了,而且老王为了防止她呼救把她锁在床边,只有夜里老王回来后才肯松开束缚。

李熙对生活有点绝望,很多次她都想自杀,但是不久她发现怀孕了。

女人一旦怀孕,感情往往会发生变化,老王虽然卑鄙**,但是毕竟是李熙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是孩子的父亲。

这一天李熙突然对老王说:“虫子,你给我松开锁链吧,我不跑了,我怀孕了,以后咱们一起好好过日子。”

我虽然不爱你,但是你毕竟是孩子的父亲,是我的男人,这一辈子,我跟定你了。

老王欣喜若狂,以前他只要的到李熙的人便心满意足了,如今想不到连这个女人的心都得到了,虽然是迫于无奈,终归收服了这个女人。

“放了我,我们回家结婚吧,虫子。”李熙哀求。她很奇怪,从她告诉老王自己怀孕后,虽然对自己不像以前那么凶了,却没有释放的意思。

李熙忍不住问:“为什么,我已经有了你的骨肉,我们是一家人了,你还每天锁着我,有这个必要吗?”

“我何尝不想回去结婚呢,只是”老王神情突然有点恐惧。

“老胡的鬼魂还在你的家里,等待你回去,我们若是回去,等于自投罗网,我伤害了他的尸体,他不会放过我的,如今只有在这个楼里混日子,过一天算一天。”

“原来是这样。”李熙终于明白了。突然想起一件事。

“刘幕的爸爸刘老师也是你害的吧?不然他不会失踪,如果他不失踪,老胡也不会遇害。”

老王点头:“本来我不想害他的,可是他知道的太多,而且知道了很多不该知道的事。”

还有,他留在楼里保护你们的尸体,不害死他,就不能破坏老胡的尸体,但是他临死竟然让我受了伤,所以没有能力去迫害其他的尸体了。

老王掀开衣服,小腹上有一道划痕,是匕首划的,虽然不深,但是也是十分危险,容易致命。

老王继续说:“我养了一个月才恢复伤口,害死他等于是报仇,不算滥杀无辜。”

“你真是丧尽天良。”李熙怒骂,但也无可奈何,好坏自己也是受过教育的人,想不到一时不慎竟然与这种奸诈的小人一起生活。

但是如今别无选择,为了孩子,还有两个人已经血肉相融,无法割舍,犹如一条船上的人很难半路下船。

李熙越想越绝望,感觉对不起老胡和刘幕父女,忍不住又哭起来。

老王不屑道:“头发长见识短。我是什么人也好,是好人也好,坏人也罢,哪怕我是一条狗,终归是你的夫君。”

听了老王的话,李熙沉默了,她认命了。

此时老胡正在李熙的卧室焦急的等待着她,这么多天过去了,李熙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老胡快要疯了。

尽管李熙的父母报警,尽管警察搜遍了整个城市,但是没有任何蛛丝马迹,李熙不知去了哪里,仿佛蒸发了一样。

李熙的父母提供线索,李熙是由于和父母吵架离家出走的,最后一次离开的时候,是大白天,按说应该有人看见过她。

警察立即调了所有市内监控,监控里李熙上了一辆黑色轿车,只是这辆轿车没有车牌号,而且开过几条街后到了学校附近后监控再也无法显示了。

警察推断,有两个可能,一是李熙搭另一辆车离开城市,另一种可能是李熙遇害了。

但是这种结果只有李熙父母知道,老胡是鬼魂,当然没有人对他说,老胡若是知道,立刻就会明白此事绝对与学校的鬼楼有关。

可惜老胡不知道,他实在想不出李熙去了哪里,突然他想起卢总,卢总和姐姐王丽结婚好几年了,因为自己是鬼魂,怕吓着他们,一直不敢去,如今迫不得已,只好去了。

卢总家里,一地鸡毛,一堆破衣服摆在地上,满屋狼藉,很多垃圾堆在墙角,卢总和王丽正在因为琐事吵架。

卢总气头上说话也不中听了,与他文质彬彬的个性不符。

“家里乱成这样,还是家吗?饭不做,衣服不洗,作为妻子,你为这个家做了什么?”

“你怎么不说说你那点出息?结婚好几年,买不起房子,没有存款,长期租房子住这日子怎么过啊?你还经常夜不归宿?嫌弃我了就说,我们去离婚。”

提到离婚,卢总沉默了,他不是舍不得这个女人,而是舍不得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对这个女人,当初就是违心娶了她,王丽也知道,卢总不爱她,可是生活就这么**,鬼使神差,两个不相爱的人走到了一起。

“老公。”王丽突然温柔了起来。

“刘幕没有还阳,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可是你却一直没有忘记她,你对得起我吗?”

“别提了,你不是也没有忘记初恋情人李根吗?他是那样的凶残,差点害死我们,可是你梦里喊的人是他不是我。”

“其实我们已经没有感情了。”王丽突然之间下了决心,我们还是分手吧?等孩子生下来,我一个人拉扯大,不要你一分钱。

卢总听了王丽的话,点头:“离婚也好,我一直在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王丽有点伤心,眼泪流了出来,她说:“离婚本是气话,卢总若是服软,说几句甜言蜜语,也就算了。”

但是这样骑虎难下,只好决定离婚了。

这天夜里,王丽突然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弟弟王胡,王丽激动了,起身想抱弟弟,却扑了个空,她大着胆子喊了一声:“胡胡。”对方竟然答应了。

王丽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很疼,这才知道不是梦,自己已经醒了,而弟弟王胡不是幻象,是真实存在的,就在眼前。

“胡胡你怎么了?这么多年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你一直没有还阳?”

王丽已经发现面前的弟弟只是一个影子而已,就和当初在阴间时候的一样。

此事说来话长,老胡简单的把事情经过和姐姐说了。

然后说:“姐姐我来看你,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嘱咐你。”

“什么事?”

“不要和姐夫卢总离婚,极有可能他就是残害刘老师魂魄和焚烧我尸身的凶手。”

啊,王丽吃惊不小。

“不会吧?在奈何桥,为了你们能够过桥他一个人喝了三碗孟婆汤,如果不是他,就没有后来的一切。”

老胡肯定的道:“我觉得他一定是在演戏,也许与孟婆商量好了,在桥头假装仗义,喝了孟婆汤,又假装昏迷,暗中与孟婆勾结,陷害我们,就连姐姐你?

我觉得也是被他设计骗到手的。”

“住口”,王丽见弟弟越说越不像话忙阻止他,但仔细想想他说的也有道理,卢总做的很多事确实让人琢磨不透?

假如他真是坏人,王丽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

老胡盯着姐姐:“万一姐夫是凶手,姐姐一定不要心慈手软,被他蒙骗。”

“那么胡胡,我该怎么做呢?毕竟我们没有确凿证据。”

“姐姐,这就是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不要和他离婚,你们的孩子就要生下来了,在这个时候离婚,对你对他都不好,无论如何,他毕竟是我的姐夫,只要他没有做那件坏事,我们相安无事。”

“假如他做了坏事了,你就要下手是吗?他毕竟是你的姐夫。”

“他是我的姐夫不假,我可是你的亲弟弟,刘幕是你的好姐妹,她的爸爸死的不明不白,你都不管吗?”

王丽点头似乎下了决心:“为了你,胡胡,我不和他离婚,你尽管去调查他,如果有一天,事实证明他就是凶手,随便你怎么对他。”

老胡松了口气,姐姐如果离婚,茫茫人海,真的找不到卢总了,如今几个人当中唯一可以见到是卢总,也是唯一一个有嫌疑的人,因为他健在。

“胡胡,你想调查此事,为何不去找刘幕?'也许她知道,因为她是刘老师的女儿,她的父亲遇害了,她还不知道,无论如何让她知道,有她的帮助,你的报仇也就多了一份希望。”

姐姐的一句话提醒了老胡:“去找刘幕,过阴去找刘幕。”

如今的老胡,还记得过阴的路,鬼魂也不用勾魂使者来勾,只是过阴的路要走鬼楼,于是老胡飘到了鬼楼,他不知道李熙就被关在鬼楼,这次来鬼楼他会和李熙相遇吗?

老胡刚刚踏进一楼,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这种气息好温柔,想起来了,与李熙在这栋楼里相遇,两个人的初吻,每当回忆起初吻,老胡的心跳加快,常常夜里睡不着。

如果李熙能够每天吻自己一次,情愿为她而死,可惜她不在身边了。

突然之间温柔的气息逐渐消退,空气中弥漫着一丝杀气,侵袭着老胡的每一个细胞,老胡怔了怔,他本来打算从七楼过阴,如今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于是改变了主意,从六楼过阴。

从六楼到七楼,只需要几十步的距离,这么短的距离,老胡却错过了一个人,李熙就关在七楼。

当老胡的第一只脚踏进一楼的时候,老王便已经感觉到了,老王有佛家和道家的缘分,而且早年经过一场大病,差点死了,病后竟然与阴界有了感应。

他的手机是一个信号站,可以与阴间任何鬼魂沟通,当初他与李根合谋以后,就每天通过手机与李根交流,而这种交流不需要任何文字和语言,鬼魂之间用心沟通便可以想到对方心里的事。

老王虽然在阴间丢弃了手机,但是他身上的阴气重,老胡一走进楼里他便感应到了,随后李熙也感觉到了。

李熙本想喊叫的,但是她没有机会,因为有人比她速度更快。她的嘴里被塞进了一条毛巾,身子也被迅速的绑上,李熙无奈了,只有一双仇恨的眼睛瞪着老王。

老胡故地重游,感慨万千,这栋楼,如今已经是危楼,年头多不住人即将倒塌,这本来就是一座很普通的建筑,很普通的房屋,墙壁和其他楼房一样,由沙子和水泥组成。

可是谁能想到这栋楼里记载谢无数恩怨,恩怨并且跨越阴阳两界?

而且一群曾经天真无邪的孩子,为了爱情,为了心上人,为了争夺女人,展开生死对决,无论结局胜负。都是一场毫无意义的斗争。

老胡看看时辰,已经到了子时,阴间的路打开了,他看到了地下的洞口里,黑漆漆,深不可测,好像神话传说里的陷空山无底洞,可惜自己没有猴子那么大的本事,此去也不是寻找唐僧。

老胡的鬼魂顺着洞口向里飘游,身后的楼层已经不见,黄泉路上只有自己孤零零一个人,上次被黑白无常押解,还有朋友陪伴,如今不是被押解,没有了朋友的陪伴,心里却感觉到了异常的孤单。

还是那条小河,还是那一个老太婆,只是老太婆看老胡的眼神却不一样了。目光闪烁,似乎藏着许多阴谋。

老胡知道奈河桥又到了,奈河桥头无奈何,任何魑魅魍魉路过奈河,都不敢不给孟婆面子,但是这一次,还要喝孟婆汤吗?老胡攥紧拳头,真想冲上前去,狠狠的打老太婆一顿,孟婆每日在桥头卖孟婆汤赚钱无数,老胡痛恨阴间法律对她无法制裁。

孟婆突然笑**了,打量着老胡:“不简单啊!孩子,上次你们竟然耍了花样,没有喝我的孟婆汤,而且见到阎王,并能还阳,真的了不起。”

只是他们都还阳了,只有你没有,太不公平了,苦了你了孩子。

孟婆说完,颤抖的如鸡爪一样的干枯大手竟然想来摸摸老胡的头。

她晚年寂寞,最喜欢小孩,李根若不是被她收做干儿子,焉能胡作非为?

但是看到老胡小小年纪,竟然这么聪明,进到地府,来去自如,孟婆也不由得发自内心的喜欢。

老胡逃避开对方的双手,没好气的道:“陷害我们的虽然是李根,但是他是在你的包庇下任意妄为,严格说,你才是罪魁祸首。”

孟婆丝毫不以为忤:“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老身不怪你,今天我也不为难你,一不用你再喝孟婆汤,二会放你过去做你想做的事。”

老胡知道,他来阴间还阳后孟婆汤其实对他已经没有作用了,而自己是地藏王菩萨亲口允许释放还阳的人,谅她老太婆本事再大也不敢得罪菩萨。

她如此说,只不过故意讨好,也遮盖自己无力阻拦老胡的事实。

老胡并不领情,鼻孔哼了一声,大步向前。

身后传来孟婆的声音:“此去危机重重,虽然李根已经还阳,但是你尚有磨难,若有无法解决之事,可来找老太婆。”

猜你喜欢

  1. 逆袭小说
  2. 神仙妖精小说
  3. 青春小说
  4. 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