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千千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恭喜狐王,终于有崽了 > 作品正文卷第二章男人,你什么时候才来

作品正文卷第二章男人,你什么时候才来

公子离 2019-05-25 23:14:28

  “姑娘……姑娘?姑娘醒醒?”

  略微焦急的声音响起,祝繁迷迷糊糊,陡然睁开眸子,入眼便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荷香蹙眉,抬手在她额头上探了探,见其眸子有些涣散,甚是担心道:“姑娘可是做噩梦了?”

  听到声音,祝繁这才渐渐回神,却是依旧躺着没动,只看向荷香,道:“我饿了。”

  荷香一听,笑了,“饿了才好,这说明姑娘的病已经好了,你等着,我这就去做点吃的。”

  说完,荷香笑着起身转身出了屋子。

  祝繁目送她出门,视线定格在那关着的门板上,后来又怔怔地转而看向帐顶,眼神开始涣散。

  “你究竟……什么时候才来……”

  辛庚十三年,半年了。

  她回到这里已经半年多,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些痛楚那般的明显,醒来后却恍然若梦。

  但,她知道,现在的她还是以前的她,却又不是以前的她。

  此时的她,年方十五,分明还活着,却似是已死之身,无心跳无感觉,如行尸走肉一般。

  她也不知自己的身体现在是怎么回事,醒来后才发现不对劲。

  就如同这次生病发烧,在这之前,她丝毫感觉都没有,直到倒下的前一刻她也没觉着身体有何不适。

  但这些,她都不在乎,她在乎的,是等到她要等的人之后一把火便将这个祝家村给烧了,然后同那人一起,离开这个地方。

  如今,距离辛庚十六年她被活埋还有整整差不多两年半的时间,而距离她被那个瞎子算命的断命还有半年。

  醒来后的这半年,她努力让自己不被内心的仇恨给冲昏头脑,努力不让自己对那一个个虚伪的人动手,为的就是那个本该在她十五岁这年夏季就到祝家村的人。

  可她,已然在这里等了半年,眼看着秋季就要过了,那人却依旧没有如期而来。

  “你究竟,还要让我等到什么时候……”

  祝繁喃喃,翻身把自己缩进了被子里,想到一会儿还要跟那些人虚与委蛇她这心里就又开始犯恶心了。

  心想若不是为了等他来,她何需跟那群恶心的人待到现在,怕是早带着荷香远走他乡了。

  只可惜她不能。

  按照记忆,那个人便是在今年夏季到这的,现在……

  “二姐,你还睡着吗?”

  正想着,外面便响起了她妹妹祝华的声音,祝繁心中顿时一阵恶心,冷哼一声没有搭腔,故意背对着门把脸埋进被子里。

  外面安静了一会儿,就在祝繁以为人已经走了时门却响起了“吱呀”的一声,从外面被人给打开了,紧接着就是脚步声靠近的声音。

  祝繁稳着,动都不动一下,想着让人自己走。

  然祝华的行为却和她想的有些差别,人非但没走,甚至还走过来摇了摇她,说:“二姐你醒醒,我有事跟你说。”

  祝繁心里烦她得很,索性也不装了,扭头,双眼清明地看着祝华,问:“什么事?”

  祝家村本姓便是祝姓,祝繁家又因她父亲是村里的教书先生,比起别家来便是好过上一些,祝繁家中姐妹三人从小跟着自家父亲念书,在村中也算得上是才女了。

  尽管祝华是她那后娘进门后生的,但前世的她对祝华可是半分不好都没有过,祝谏对祝华更是没得说。

  现下只有十二岁的祝华,已然在书本的熏陶下养成了一身温婉优雅的模样。

  站在床边的她梳着小姑娘家的双髻,额前几缕青丝垂着,眉目清秀双眸灵动,唇红齿白的,一身儿水绿色套裙将那小身段衬得轻盈苗条。

  重生后的第一天,她就险些没有忍住将这个表里不一的妹妹给掐死!

  如果不是祝华,如果不是她的话,那个人也不会受伤,他们的地方也就不会被人毁。

  明明,明明她跟那个人都已经说好了,等到来年开春他的病好些了,他们便一同离开这个地方的,可偏偏……

  越想,祝繁的心里便越恨,看着祝华的眼神也变得凌厉狠冽起来。

  祝华不知自家二姐心中所想,却被她的眼神给吓了一跳,当即小心翼翼地问道:“二姐,你……你怎么了?”

  难道……

  祝华的声音成功地将祝繁的心思给拉了回来,反应过来后装作无事地笑了笑:“没事,只刚才做了不好的梦,心有余悸。”

  忍住,一定要忍住,她绝对不能在那个人回村之前做出任何轻举妄动的事,否则若是改变了和那人之间的相遇,那便得不偿失了。

  祝华看她扶额,面色似是有些痛苦,咬了咬唇,心下也就信了她的话,紧接着便道:“爹方才下学回来,说今儿晚上村长爷爷跟韶哥哥要来咱家吃饭,爹让你我还有大姐去姑母屋,你现在能起吗?”

  村中规矩甚严,家中有未婚男子来做客,有女儿家里的未婚姑娘们就都要避嫌。

  经过那样的悲惨过往,祝繁对村子里的规矩打从心底里厌恶,她翻了一个白眼,没有起床的意思。

  “他们来做什么?没见我身子不利索么?”

  村长祝嵘,祝家村德高望重的老人,其孙祝韶风,前年考上了举人,村里就盼着能出一个状元郎,眼巴巴等着他上京考试。

  只可惜的是祝韶风最后英年早逝,死在了一场说起来并不大的瘟疫之中,而那个时候刚好是她被那个人藏在后山之时。

  于是祝嵘那老家伙便把祝韶风的死归在了她身上,认为当初如果她听话地让他们把她祭天,他们村就不会得罪神明,祝韶风也就不用死了。

  一想到这,祝繁就忍不住在心里冷笑,心里也就更不想去姑母家了。

  祝华咬了咬唇,有些不解地看着她,问:“二姐,你到底怎么了?以前你不是跟韶哥哥挺好的么?怎么现在不像这么回事儿了?”

  闻言,祝繁看了她一眼,掀开被子起身,当着祝华的面儿把方才因做梦而湿掉的里衣给脱下,只留一件粉色的小兜便往衣柜前走去。

  肌肤白皙体态盈盈,十五岁的姑娘虽还未完全长开,窈窕之姿却已显,外加祝繁又比其姐妹瘦削一些,后背的蝴蝶谷看上去突出许多,却是别有一番美意。

  祝华看了皱眉,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祝繁寻了件干净的里衣穿上,又套了件外裙,这才说:“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你都知道家里有男客要回避,难道还要我再像小时候那样贴着他不成?”

  说话间,她已经到了梳妆台随便给自己打理了一下,起身就往外走。

  祝华追了上去,问:“二姐你去哪?爹让我们……”

  “知道了,”祝繁头也没回直接就往厨房的方向去,同时对祝华说道:“我出去透透气,你别跟着。”

  话说完,她人也跟着转弯消失在了祝华的视线中。

  祝繁的身影方才消失,祝华的神色便变得阴沉了起来,垂在两侧的小手也捏成了拳,盯着祝繁离开的方向有些咬牙切齿。

  祝繁当然不知她走后祝华心里在想什么,去厨房跟荷香打了一声招呼后便径直出门了。

  荷香是三年前到她家的,比她大上两岁,因家乡发大水逃难到他们村,被她那烂好人爹给捡回来的。

  她爹祝谏向来就爱当烂好人,祝繁早就看不过了,但把荷香捡回来这件事祝繁却觉得这是她爹做得最没错的一件事。

  前世时荷香大约就在两个月后经她爹做主嫁给了隔壁的王大壮,第二年就因小产走了。

  只是那个时候她已经因为那件事藏着,得知荷香离世的消息时已经是事情发生后的第二个月了。

  半年前醒后见到荷香的第一眼,祝繁就在心里做了决定,这一次,她说什么也不会让荷香嫁给王大壮那个不知道疼女人的男人。

  从家里出来,祝繁没有去姑母祝琴琴家,她现在是恨透了整个祝家村的人,哪里会想着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所以她一出门直接往后山那个隐秘的地方去了。

  后山位于神庙山的后面,传言那里猛兽较多,且前几年还曾发生过猛兽吃人的事,所以那儿现在几乎没人敢上去。

  也正因为这样,前世的她才在那里藏了两年。

  在没有经历上一世的那件事之前祝繁也是怕的,但现在不一样了,于她而言,那里有着她最重要的回忆,就算怕,她也想去。

  而今天,也不是她第一次去那里了。

  拨开地上的层层杂草,走过后又转身铺好,做成一副没人经过的模样。

  祝繁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汗,瞧着那山洞的洞口越来越近,她的心也跟着越来越平静。

  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祝繁勾唇熟门熟路地往洞中走去。

  那里,有着她的秘密。

  只是让祝繁没想到的是,她人还未到洞口便听到一阵不知为何的响动,且那声音好似就是从洞中传出来的。

  祝繁心里一凝,唇角的弧度当即拉了下来,未做多想轻手轻脚地快步往山洞去。

  然方才走进,里面的情况却让她当下皱起了眉。

  好香……

  浓郁的桃花香扑鼻而来,让向来便喜爱桃花的祝繁当下便忍不住深吸一口。

  然而却很快反应过来,如今已是十月,别说桃花了,就是秋菊在这个时节也快凋谢了,哪里还会有这般浓郁的香味。

  心中疑惑,祝繁将脚步放得更轻了些,扶着洞壁一步步深入。

  而随着她的深入,那好闻的桃花香也变得越渐的浓烈,伴随着的,是从洞深处传出的一声声轻吟。

  果然有人!

  祝繁沉着脸,扶着墙壁的手不自觉收紧,想到自己藏在这里的秘密会有被人发现的可能,她当即眯了眯眸子,快步走到最里面。

  宽大的石板上,经她之手铺好的稻草已然四处散落,而那张她在前世睡了两年的石板此时已被另一人占领。

  祝繁才刚试图伸长脖子看清那人的模样,便见那人忽然转过头来,也使得祝繁轻易便看清楚了他的模样。

  顾盼生妍转侧绮靡,红衣妖娆更衬其姿容似雪。

  那是一种“一顾倾城再顾倾国”也无法形容的惊艳,鼻若悬胆唇似绝脂,黑发如瀑眉如墨画。

  那双眸子只轻轻一瞥,便似那最勾人的陈年美酿,直醉到人心里。

  而他眉间的那点朱砂,更是给这张令人惊艳的脸增加了几分妖冶。

  祝繁自认念的书也不少,但如今却是连更多的词也找不出来,她从不知道这世间竟然有这等模样的人存在。

  意识到自己竟然盯着除那个人以外的男子这般长的时间,祝繁心里一阵懊恼,短暂的惊艳后快速回神警惕地看着那人。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

  她在这个村里生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这个人,别说他们村了,就是方圆百里,也从未听说过有这号人物。

  他们这儿地方就这么大,人们的嘴又碎,丁点儿大的事都能传得风风雨雨,如果真有这样的存在,怎么可能没听说过。

  那么这个人,从何处而来,又因何到了这里?

  嗯……又为何会睡在她的石板上??

  男子方才似是也有些失神,听到祝繁的声音后才蹙了蹙眉,却是没有回答,只用那双泛着水意的眸子看着不远处的小姑娘。

  小姑娘着一件小巧弹花暗纹对襟短裙,下身一件绑着腿儿的灯笼裤,这身儿利落的打扮将其身段衬得玲珑极了。

  双螺髻,墨黑发间一朵桃花小簪,与她人一样小巧精致,巴掌大的脸儿上一双漂亮的眸子波光盈盈,额前几缕碎发轻轻拂动,恰巧落在那高挺的小鼻子上,让人见了忍不住生出想要将其拂开的心思。

  但其主人现在却似是无心去理会那几根调皮的发丝儿,蹙着那秀眉瞧着他。

  “繁……儿……”

  男子翕了翕唇,眼中隐隐泛红,却又似有些不正常,声音已然虚弱到连听觉异于常人的祝繁也未听清他吐出的那两个字。

  祝繁虽已死过一次,却也终究是个小姑娘,在心里确定此人不是他们这儿的人后又见其好似正难受着,心中难免更加疑惑。

  抿唇,她眨了眨眼往前走了几步,轻声问道:“你……你没事吧?”

  虽说此人已经极力在控制了,但她却还是听得出来他的呼吸有些急促,心跳的速度也比常人快上许多,她甚至能看到从他脸上滑落下来的晶莹汗珠。

  他……很难受?

  “别碰我!”

  就在小姑娘的手要朝他伸过去时,男子的眸光顿时凌厉起来,吓得祝繁当即住了手。

  她咬了咬下唇,有些窘然地挠了挠头,无辜道:“我没有其他意思,就是看你好像在发烧,我懂一些医理,所以想帮你看看。”

  既然不是祝家村人,又瞧着不像坏人,她也不好就这么走了不是。

  那个人便是心善才让她多活了两年,甚至在他身子不好的时候想到的都还是她。

  祝繁想,若是那人见了这个人,想必也不会不管的。

  男子没想过会在这般狼狈的时候逢着小姑娘,也没想过她会以陌生人的目光瞧着他。

  对上那盈盈水眸,他才猛然记起,是啊,他的这副模样小姑娘是不识得的,且就算他不是现在的这副模样,他的繁儿这个时候对他也是全然不知的。

  心里莫名一阵苦涩,他闭了闭眼,努力压制住体内的不适,对咬着唇不安地瞧着他的人摇了摇头,嗓音沙哑道:“多谢,我没事,你先出去。”

  身子这副情况,哪里经得起她在边上,他怕自己会……

  “我看你不像没事的样子。”

  一个“谢”字让祝繁更加确定了此人不是坏人,自然也就不放心他现在这个样子。

  但到底顾及男女授受不亲,转了转心思后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来,在手里扬了扬后笑着说:“你放心,我不是坏人,我帮你把把脉。”

  先前跟她爹学了点儿医理,虽不能跟正儿八经的大夫比,但普通的风寒风热却还是行的。

  “不准碰我!”

  小姑娘的手才伸过来,男子,也就是狐之亦,忍不住陡然坐了起来。

  衣袖翻动,香气四溢。

  “啊!”

  祝繁没料到他情绪会这般的激动,一个惊吓,不甚踩到边上的一块尖石,脚下一歪,伴随一声轻呼直接朝地上倒了去。

  “当心!”

  狐之亦的心猛然一紧,瞧着她要摔倒,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身体状况,飞身上前便一把搂住了小姑娘的纤腰。

  柔软腰肢,不过才一触及,便使得他体内血气更加翻涌。

  祝繁心有余悸,站稳身子后拍了拍小胸口准备扭头道谢,孰知竟端端对上那双美目。

  心中忽而莫名一紧,还未来得及开口,男子那张足以祸国殃民的脸便突然凑近了。

  满满的花香,近乎滚烫的柔软的唇便这般落在了她的唇上。

  “轰”的一声,祝繁的脑子里一声闷雷炸开,空白一片。

  他……他……他……

章节 设置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作品正文卷第一章当初,为何不愿嫁我?作品正文卷第二章男人,你什么时候才来作品正文卷第三章初吻,妖冶的男子是谁?作品正文卷第四章表白,村长之孙祝韶风作品正文卷第五章待嫁,嫁给谁?作品正文卷第六章争吵,反咬一口?作品正文卷第七章上山,祝华的挑拨作品正文卷第八章遇狐,与他再相见作品正文卷第九章三叔,关于那个男人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