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千千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恭喜狐王,终于有崽了 > 作品正文卷第五章待嫁,嫁给谁?

作品正文卷第五章待嫁,嫁给谁?

公子离 2019-05-25 23:14:28

  亲?呵呵,祝繁当真想冷笑了。

  如果真的亲,真的喜欢她,又怎么会在她被那瞎子断命后一点都未曾想过要救她呢?

  更甚至,这个人在她为了祭天一事悲愤难过的时候竟还劝慰她,让她不要过于伤心,说什么这都是命,说什么他会一辈子都记住她的。

  呵,去他娘的命!去他娘的要他一辈子记住!

  一想到前世时这个人说过的那些话,祝繁险些没把昨晚的隔夜饭给吐出来,硬是忍了好半天才将那股恶心给压了下去,而后抬头看向祝韶风。

  “喜欢又如何,不喜欢又如何?韶师兄难道想我因为这事跟华儿疏远吗?”

  前世,便是因为这事让她在后娘曹春花跟祝华那儿可没少受白眼。

  这次,她不会了。

  她早就该明白的,能为了一个男人跟她断绝姐妹情的妹妹压根不值得她费心,能让她认命地去做那活祭品的男人,更不值得她半分心软。

  她虽不知道前世祝华跟她大姐祝芙之间为了祝韶风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回,她是绝不会让自己因为祝韶风这个一个没必要的人承受那些流言蜚语了。

  祝华不是喜欢祝韶风么,那她就偏要让祝韶风厌恶她!也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祝华也尝尝什么叫“千夫所指”!

  左右她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何不先逗他们一逗呢,只要不闹开,不影响她跟他见面就好。

  祝韶风哪里知道眼前的小姑娘在心里算计什么,只当她是因为祝华才拒绝他的示爱,心下顿时便对祝华生了不满。

  但为了不让祝繁看出来,他急着道:“繁繁不要多想,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只想说三师妹才多大点儿,她根本就不懂这些事,碍不着你我的事,我们……”

  “韶师兄错了,”祝繁抬眸对上他的眼,“华儿不小了,再过两年都能许人了,虽说她是二娘跟爹的孩子,但终归也是我妹妹,我不想伤了她的心,也希望韶师兄不要伤害她,可以吗?”

  “不可以!”

  祝韶风想也没想便否决了祝繁的话,他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向来温和的眼微微泛红,“你不想伤她,便想伤我吗?”

  他在她还是个小女孩时便已然认定了,好不容易盼着她长大,如今却是要让他放手,叫他如何做得到?!

  若是从前,祝繁势必会为自己的拒绝感到愧疚,然后再纠结着要不要真的答应了她。

  可现在,祝繁看着这张脸,却是怎么看怎么觉着虚伪。

  心思转了转,她朝那不远处的一抹水绿色衣角,然后有些为难地叹了一口气,最后抬头红眼看着祝韶风,“韶师兄,给我点时间好吗?我不能只想着自己。”

  现在拒绝如果拒绝得太干脆了,那多没意思啊,她可是想跟祝华好好过过招呢。

  祝韶风以为她这是松口了,面上顿然一喜,渐渐也恢复了平日里的温和,抬手在祝繁的头顶摸了摸,说:“好,我给你时间,只要不让我等太久就行。”

  明年他便要准备上京赶考了,这一去便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在这之前,只有将他的繁繁娶进家门他的心才能安。

  祝繁忍着想翻白眼的冲动微微点了点头,遂抬首,有些踌躇地小声说道:“既然这样,那……韶师兄能不能去跟华儿谈谈,我到底是不好说,我怕她……”

  她未将话说得特别明白,且声音也小,通过余光,祝繁清楚地看到那抹水绿色又往外移了一些距离,不用想也知是在听她说了什么。

  祝韶风恰好背对着那方,自然是看不见的,现下一听祝繁这般说,更加确定她是因为祝华的关系才想着拒绝他的。

  于是他想也没想便接话道:“你放心,回头我去跟她聊聊,繁繁不必为此忧心。”

  祝繁抿着唇,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看上去便像是在害羞似的,看得本就喜欢她这娇俏模样的祝韶风心头大动,情不自禁地便俯身低头。

  祝繁心中一紧,意识到他想做什么后一把便推开了他,在祝韶风略微怔愣的目光下一笑,“你不正经!”

  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跑开了,而这回,祝韶风根本还来不及把人给拦下。

  但仅瞧着那轻盈的小背影他便满足地露出了一抹笑。

  算了,来日方长,也不急在这一时。

  ……

  转弯,藏身在稻草堆后,瞧着祝韶风也离开那地方后那块大树后的人影才现了身。

  看那张小脸上一副期期艾艾的神情祝繁忍不住勾起了唇,随即便转身朝家的方向去。

  祝华,来日方长,我便陪你好好玩玩。

  许是祝韶风忽然找祝繁表白了心意的原因,晚上时节村长跟祝韶风便没有来,祝繁吃过饭后闲着无事,就想着回房看看书收拾着睡觉。

  但这头她在房里刚翻开一本书,曹春花就在外头喊她了,说是她爹有事跟她说让她出去。

  曹春花是她后娘,在她娘离世后的第二年进了祝家的门,紧接着便生了祝华。

  对于曹春花,祝繁一直喜欢不起来。

  一想到这个女人是把她爹祝谏灌醉后爬上他的床后才进的祝家门,祝繁就打从心眼里觉着这个女人恶心。

  但恶心归恶心,祝繁还是放下了手中的书开了门,门口正站着曹春花。

  暗红色对襟套裙包裹下的身形娇小玲珑,墨黑的长发绾成妇人髻,头上戴着上回她生辰时祝谏送的发簪,白净的脸差不多巴掌大,眼角含春的,瞧着倒像个双十年华的姑娘。

  因着祝谏是村里唯一的教书先生,村里有孩子的都把孩子送到祝谏名下念书,靠着祝谏教书的收入,家里自然比其他家好过上许多,相应的农活也轻松些。

  比起其他家的女人,曹春花的日子明显要好过上许多,更别说她打从很早开始就是村里的一枝花,模样自然不差。

  狐狸精!

  祝繁看了曹春花一眼,心里暗骂,对上对方的一脸假笑,她冷嗤一声直接关了门一句话都未同曹春花说就走了。

  “诶?你!”曹春花气结,想说什么,却见人家已经转了弯,心里顿时一狠,气得跺脚。

  祝繁听着她的声音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几步路就到了堂屋,她爹祝谏正坐屋里喝着茶。

  “爹,”祝繁进门,懒洋洋地喊了一声就往边上的凳子上一坐,看都没看祝谏一眼就从桌上抓了一把别人家送的南瓜子儿来剥。

  祝谏一身书生气质,斯文儒雅,见祝繁态度散漫,当下皱起了眉,“看看你,像什么样子,站没站相坐没坐相,书都念到狗肚子里?坐好!”

  祝繁闻言看了过去,不情愿地挪了挪**,张嘴就把剥好的一颗瓜子扔进了嘴里,正好见曹春花也在这个时候进来了。

  她顿时没了吃东西的心情,百无聊赖地看向祝谏,说道:“坐好了,说吧,什么事。”

  村里的人要把她当做活祭品时不管是她爹祝谏还是家里的其他人,除了外祖母,没有一个人想着要救她。

  他们叹命,认命,除了让她也跟着认命外什么话都没说。

  甚至到她被活埋之际这个男人也只会说让她认命,也正因如此,祝繁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再也做不到像从前那样尊敬。

  祝谏的眉头皱得紧紧的,尽管长相斯文温和,但常年在私塾里磨砺出来的威严却是在的。

  他见祝繁这种态度,当即来了火,怒道:“你给我站起来!”

  “啪”的一声,茶几被他拍出一声巨响,连曹春花都下意识地神情一凝,但下一刻便在心里忍不住偷乐起来。

  她跟这个祝繁早就不对盘了,整个家里也就这个老二最难搞,到现在还不愿叫她一声娘不说,甚至还处处跟她作对,她正愁找不到机会整治她呢。

  这不,自找的。

  祝繁怎会不知曹春花的那点心思,心里觉着好笑,当即就毫不掩饰地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当真站了起来,等着祝谏说话。

  祝谏抿紧了唇,也知对祝繁她娘有愧疚,于是也就没有再训斥,放缓了语气开口道:“最近,你跟韶风那孩子怎么样了?”

  果然来了……

  祝繁无语,装作不解问:“韶师兄?什么意思?”

  闻言,祝谏气结,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后说:“姑娘家不知矜持为何物,还好意思问我?”

  亏得他还被人称一声“先生”,自家的姑娘都未教好,他都快没脸见人了。

  祝繁又想翻白眼了,但她忍住了,“女儿不明白,还请爹爹明示。”

  她不就是性子大大咧咧了点儿么,至于说成这样么,况且她也没跟那祝韶风怎么样啊。

  祝谏看她摆明了一副心口不一的模样险些就忍不住又要发火,但一想起自己要说的事,终究忍了下来。

  “近期不要跟韶风那孩子见面,在家让你二娘教你做嫁衣,三个月后准备出嫁。”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不仅让坐在他边上的曹春花始料未及,也让祝繁目瞪口呆,更让刚走到门口的祝华摔了手中的茶具。

章节 设置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作品正文卷第一章当初,为何不愿嫁我?作品正文卷第二章男人,你什么时候才来作品正文卷第三章初吻,妖冶的男子是谁?作品正文卷第四章表白,村长之孙祝韶风作品正文卷第五章待嫁,嫁给谁?作品正文卷第六章争吵,反咬一口?作品正文卷第七章上山,祝华的挑拨作品正文卷第八章遇狐,与他再相见作品正文卷第九章三叔,关于那个男人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