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盛宠悍妃:邪王,别过火

更新时间:2019-05-28 01:16:34

盛宠悍妃:邪王,别过火 已完结

盛宠悍妃:邪王,别过火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天外飞仙分类:穿越主角:明凤雏南云淄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盛宠悍妃:邪王,别过火》的小说,是作者天外飞仙写的穿越架空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她是21世纪的医学圣手,谁料一朝穿越,成为人人可欺的尚书府嫡女。生母病逝,生父阴险,姨娘狠毒,庶妹伪善。真当她是个好欺负的主儿?明凤雏森然一笑:跟我斗,姑奶奶一刀下去送你见阎王!怯弱千金摇身一变成为南靖国的女霸王。一能上朝堂,二能下药房,既能阴太子,还能耍流氓。但是,总有个阴魂不散的王爷缠在身旁。某女表示有话好商量:这位爷,不就是当众扒了你的衣裳又多亲了几口吗?那叫人工呼吸,真没有调戏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落魄千金

天色微明,明凤雏才匆匆赶回到尚书府中。

栖梧院,这处曾经无限荣宠的院子,如今已破败不堪。先是外祖父家的靠山不复存在,后是娘亲重病辞世。

如今的明凤雏,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落魄千金。

摇摇欲坠的房屋外,站着名神色焦急的女子,是绿珠。

她一见明凤雏终于回来,当即猛扑上去,声音里夹着哭腔,“小姐!你终于回来了,都怪绿珠惊动了人……都是我的错!”

明凤雏却是对这一幕无动于衷,反而神情微喜,“绿珠,那个有弯月胎记的人,本小姐找到了!”

“啊?”

绿珠先是一愣,立刻反应上来,“真的?”

明凤雏连连点头,眼底仍是掩不住的兴奋,“当然,这种事我怎么可能骗你。”

随即,将昨晚那一幕幕尽数说给绿珠听。

听完后,绿珠也乐了,“那人是谁?您知道他的名字吗?”

“不知道。”明凤雏一边回味昨晚看见的胎记,一边摇头道,“他昏迷过去了,我没法问。”

绿珠皱了皱眉,不禁有些担忧。

“我的好小姐,您一不知对方姓名,二不知对方相貌,就算在京城内与他重逢,怕也不见得能认出对方啊!”

明凤雏一挑眉,“你个傻绿珠,他房子就盖在城北,还能不见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可逃了整整一晚,累死了,快扶本小姐进屋歇息。”

“是,小姐。”绿珠抿着唇,将明凤雏扶回屋内。

她心里隐隐有种预感,小姐找到的那位公子……或许碰不到面了。

傍晚。

昏暗狭小的里屋,老旧的桌子勉强能站得平稳,其中一条桌腿残缺不堪,垫了好几块砖。

方桌旁,还摆着两张椅子。

明凤雏坐在有三条腿的椅子上,绿珠坐在有两条腿的椅子上,以此彰显主仆之别。

但这些都不算事儿。

她们二人内力深厚,哪怕**下的椅子只有一条腿,也能坐得稳稳当当。

与寒酸的桌椅相反,桌上有个精致的食盒,乌檀木面,里面放着喷香的烤鸭。

明凤雏正叼着鸭腿,绿珠则随便夹了块鸭肉吃。

将鸭腿啃干净后,明凤雏拈起帕子,动作优雅地擦了擦唇角,方才开口,“今儿早点睡吧,明天起来还得先应付明无忧个小**。”

绿珠咽下了肉,不解地询问,“小姐,您的病早就好了,为何还整天装疯卖傻,让二夫人她们欺负、看笑话?凭您的本事,想解决那对**母女岂不是易如反掌。”

这件事,说来话长。

明凤雏本是明尚书——明泽之的嫡女。

可惜,她那位权势熏天的外祖父被人揭发,以贪污军饷、通敌卖国等重罪打入天牢,后又惨遭抄家。

明凤雏母女顿时失了靠山。

而十年前,尚书夫人,也就是明凤雏的亲娘,则因抑郁成疾一病不起,没多久也撒手西去。

接着,尚书府二夫人,身为皇后亲侄女的金玉如,便开始了对本尊的迫害。

在她坚持不懈的折腾下,本尊终于被逼疯了,成了一个痴傻儿。

至于绿珠,从小被大夫人收养,为了报答这份养育之恩,便忠心耿耿地服侍在明凤雏身侧,这些年来不离不弃。

两年前,本尊掉进水池里发了一场高烧,就是那场病夺去了她的性命,这具身体才被现代女医生明凤雏占据。

为了躲避二夫人的迫害,明凤雏选择装疯,同时暗地寻找回去的办法。

她们主仆两人的武功,是从大夫人留下的古书中习得。

那本书记载着绝世武功,而本尊的身体,竟然格外适合修炼上面的功法,进步岂止是一个神速可言呐!

短短两年,她们就修成了深厚的内力。

明凤雏斜斜的看了一眼绿珠,“被欺负怎么了?好歹咱俩无拘无束,府上根本没人盯着栖梧院,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比如,趁夜去脱衣服。

绿珠哑口无言。

明凤雏倒是告诉过绿珠,她那场奇怪的梦,但没有告诉她自己的真实身份。

倘若绿珠得知她辛苦服侍多年的小姐,早已驾鹤西去,非当场疯了不可。

倘若绿珠再知道,现在的小姐用尽手段想离开,非得再疯一次。

夜深。

明凤雏洗漱过后,便上床舒坦的睡了。

……

翌日。

晨光微熹,主仆二人围坐在老旧的桌前,吃起了丰盛的早膳。

明凤雏刚吃完一抹嘴,绿珠正收拾食盒把它藏起来,院外就传来了响动。

只见明无忧——本尊的庶妹,正领着一群丫鬟,气势浩荡地踏进院内。

绿珠远远瞧见明无忧,便气得收紧五指,攥住了拳头。

反观明凤雏,则显得轻松惬意许多,脸上那层薄薄的易容面具,将惊人的美貌掩盖起来,只留一副呆滞的傻笑。

明无忧今年芳龄十三,比明凤雏小上那么一岁。

因为遗传了明尚书的好基因,那张脸生得也是明艳动人,可惜与明凤雏比较起来,还是逊色了几分。

“我听说傻子向来瞌睡多,怎么咱的大小姐,今儿这么早就醒了,莫非她尿湿了床褥?”

率先开口的人,名叫烟儿,是明无忧的心腹大丫鬟。

她这番话顿时惹得其他丫鬟们哄笑起来。

“你别说,我还真闻到了一股骚臭味!想当初这栖梧院,可是尚书府最好的地儿呢,可惜住进来一个扫把星,把好好的院子糟蹋成了这样!”

接话的是个婆子,神情就如她的话一般刻薄又尖酸。

“呦,我如果是那个扫把星,就去撒泡尿淹死自己。”

“哈哈哈,人傻尿也多吗?”烟儿抚掌笑了起来,讥讽的眼光落在明凤雏身上。

明无忧脸蛋长得是好看,但是内心却阴暗又狭隘,幸而其母是个有心计能端住的主儿,把她教得也像模像样。

只见,明无忧唇边扯起一抹淡笑,掩饰住眼底的不屑,“烟儿,好歹她也是我长姐,不得如此无礼。”

烟儿冲明凤雏挤了挤眼,方才道,“小姐温婉大方,是烟儿冒失了,烟儿知错。”

说完,又刻意压低了声音,却偏偏让院子里每个人都听得清楚。

“两位都是小姐,怎么就这么天差地别呢?”

猜你喜欢

  1. 青春小说
  2. 腹黑小说
  3. 都市小说
  4. 异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