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愿此生有所痴缠

更新时间:2019-05-31 15:36:26

愿此生有所痴缠 连载中

愿此生有所痴缠

来源:掌中云作者:沈酒分类:言情主角:秦书柳束君

经典小说《愿此生有所痴缠》是沈酒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秦书柳束君,书中主要讲述了:很多时候,柳束君觉得自己还是挺幸运的,能够遇到秦书这样的男人。可惜,她不懂珍惜,她很抱歉,她自认自己是个人渣,早该让秦书知道,于是便和秦书挥挥手说了再见。可是三年后再次相遇,柳束君想逃,想离开,她伤害了秦书一次,不想再令他第二次难过,但是她发现,越是躲避,秦书越是和她扯不清关系,只因。他也错过了她一次,不想再失去第二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间陌上,尽染秋色,晨晖透过枝梢叶隙射进缕缕光束,在淡淡的蒸蔚中泛着暖暖的氤氲。

今天周末天气正好,柳束君一个人闲的在家总是玩电脑也很无聊,便一个人出门爬山了。

她今天穿的一套灯笼卫衣运动装,显得很是休闲活泼,感觉整个人看起来都青春活力十足了,背着一个帆布背包,带了一瓶水,用自己的保温杯接的一杯水,在自己爬了两个多小时的山后,水都还是滚烫滚烫的。

柳束君觉得自己买这个杯子是真的买实惠了,很是喜欢。

她有些累了,爬到了一处庙子上,在一边的草坪旁边坐了下来,喘了口气,看着身后和前面也陆陆续续有游客经过。

柳束君很喜欢这样的天气,觉得挺温暖的,不冷不热不燥。

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这样的日子很惬意,柳束君和叶煜和倒是有一点挺像,两个人都是属于那种喜欢简简单单的日子和生活的,简单的人能静处于日月,也能热闹于市井,因为有一份安宁的心境,最好的世界不在别人那里,心在清幽处,再大的喧嚣不过是沿途的风景。

也可能是两个人太过相像了吧,所以她和叶煜和,终究走不到一块去。

那时候她和叶煜和的相处模式,就像现在的唐恬和许未,所有人也觉得他们很配,觉得他们不在一起也简直是太遗憾了,其实后来就数据觉得,纵使千般惆怅,也亦无需叹息,生命本来就是一场繁花开落的盛宴。只不过,他们都做了那个看花的归人。

“嗨,美女,原来你也在这里爬山啊。”

柳束君刚刚喝了一口水,准备把杯子收回去,一明男子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很是自来熟的笑嘻嘻给她打着招呼。

“……是你,酒吧那个男的?”

柳束君觉得眼前这个人很熟悉,想了好久,才终于记起来了是在哪里见到过他,不太确定的说着。

“哎,你记性总算好点了,怎么一个人,没和你男朋友?”

“我没男朋友。”

陆卓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坐在她旁边,笑嘻嘻问着,柳束君愣了愣,摇摇头说着,她什么是个有男朋友了,她怎么不知道?

陆卓愣了愣,反应过来了,估计上次遇到的那个男子是为了摆脱他,故意骗他的。

“呵呵,你还真是环保啊,现在大多数人都直接在外面渴了就买一瓶饮料喝了。”

看着柳束君手里还拿着得保温杯,陆卓指了指她的杯子,笑着说着,现在还随手都带自己杯子喝水的人,真是太少见了。

“嗯,我觉得挺好的,方便卫生又环保。”

柳束君看了看自己杯子笑了笑,鉴于在酒吧陆卓给她留了一个不好的印象,所有对于陆卓的自来熟亲近,柳束君很是抗拒。

看着柳束君对自己还有着些戒备的心理,陆卓也很是尴尬啊,他看起来就很像是一个坏人了吗?

他要真是坏人,他上次就不会那么糗大了,还英雄救美好嘛?

“我休息好了,要先走了,你慢慢休息吧。”

柳束君站了起来,看着还坐着的陆卓,笑了笑,轻声解释着。

也不管陆卓要说什么,直接走了。

爬完山后,已经是下午两点左右去了,柳束君打开自己手机看了看上面的计步器,一共走了快将近三万多步了,揉了揉自己的小腿,还好明天还有一天可以休息,不然她现在这双腿,根本就没法好好上班好吗?

估计是爬了太久的山,柳束君整个腿都是酸痛酸痛的,揉了好一会,便找了一家馆子点了一份水饺吃。

整个中午她都没有吃饭,只不过带了一些零食,并不能够填饱肚子。

“好巧哎美女,吃个饭都梦碰见你。”

就在柳束君百无聊赖饭馆里坐等饺子上桌时候,陆卓也从山上走了下来,看着出现在馆子里面的柳束君,很是高兴的跑到她面前去,有些兴奋着。

柳束君愣了愣,整个人都不好了,低着头不看他,心里暗暗想着,她觉得这一点都不巧好嘛?

陆卓倒是很自来熟,可能觉得和柳束君见过两次面了吧,所以放的开,话特多,和她说个不停,柳束君听着,时不时应下几句话。

她本来就不是那种话多的人,况且和陆卓又并非非常熟悉,所以并不想有什么过多交集。

吃完饭后,柳束君对着正在吃饭的陆卓笑了笑,说了一句她先走了,一边的陆卓看着离去的柳束君,喊了一声:“哎,一起走嘛,这地方这么偏僻。”

但是柳束君并没有理他,而是径直的走自己的。

这地方的确很偏僻,柳束君走了好久,才看到一个的士。

柳束君的腿因为爬了太久山,很是酸痛,最后一瘸一拐的走回家,倒在了一边的沙发上,捶打着自己的腿,好让它慢慢放松放松。

“喂束君,晚上来吃饭不?”

手机**响起,是唐恬,约她晚上吃饭。

“不了,我才爬山回来,累了,想休息。”

柳束君一边敲了敲自己腿,一边拒绝了,唐恬也没多问什么,说了一句好吧,就把电话挂了。

柳束君聪冰箱里翻出来一些零食,打开自己的电脑,有些无聊的点击着。

这台笔记本电脑还是当初在那个医院上班时候,和叶煜和一起去买的,两个人都是电脑小白,被狠狠坑了一笔,不过后来柳束君嫌麻烦,也懒得再换了。

先开始玩的时候也是太卡了,可能是因为那时候几个人用一个网络,后来出来后,这电脑虽然有时候有些卡,不过其他功能还好,没什么大问题。

买了电脑后,柳束君就下了一个江湖游戏,这游戏她玩了很多年,所以再电脑买起时候,她就下了这么一款游戏。

柳束君实在是找不到什么事情做了,看书她也看不进去,干脆点了那个游戏界面进去,自从离开那里后,柳束君很少玩这游戏了,偶尔几个月才会登进去一次。

里面的好友栏有三个人,有一个是叶煜和,当时叶煜和看她玩这个游戏,也要跟着粘她进来玩,除了现实生活中粘她,就连游戏都不放过,柳束君里面的游戏名叫余安,叶煜和直接给自己取了一个安余。

而且里面有结婚功能,叶煜和有一次不知道发什么疯,非要让柳束君跟他结婚,柳束君的称号就成了安余的娘子,不过因为她的游戏名叫余安,所以基本有很多玩家都还以为这安余是她的小号了。

除了叶煜和,还有一个玩家,叫念君安,说来也奇怪,这家伙主动加的她主动和她聊天,虽说柳束君是自顾自玩自己做自己的任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好像和这念君安认识好久一般,念君安好像是认识她一般似的,对她太过了解,而且很对她胃口,两个人三观简直是太默契了。

柳束君没有怀疑过是叶煜和故意开的号来整他,因为她和念君安在游戏里聊天过程中让她真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和叶煜和就是有代沟。

不过离开后,估计自己太少玩游戏了,可能叶煜和以为她是弃坑了,不玩了,所以也没再上过一次游戏。

不过即使这样,他两个除了游戏上相互交流,并没有加其他联系方式的号。

一进游戏,柳束君首先看了看自己好友栏,念君安竟然在线哎。

“好久不见。”

柳束君想着自己已经快两个月没上线了吧,想了想,还是先给念君安打了一声招呼,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你怎么今天突然上游戏了?”

“去爬山,回来无聊,不知道玩什么。”

柳束君发了一个吐舌头的表情,对念君安解释着。

“你吃饭了吗?”

“吃了点饺子,你今天怎么上线了?”

“想做任务升级了。”

“五行打怪一起去吗?”

柳束君看了看自己的级数,才70级,她又偷偷观察了一下念君安都92级了,想着五行打怪经验更多,便对念君安提议着,念君安倒是没什么过多的意见,嗯了一声同意了。

这局游戏打下来后,柳束君升了82级了,看了看时间,都五点左右了,时间过的太快了,柳束君在电脑面前伸了一个懒腰,对念君安说了一句拜拜就下线了,想着这都下午五点了,肚子是有些隐隐约约的饿了,但是今天爬了一天的山,实在是懒得动了,干脆就在家里点份外卖好了。

就在此时,叶煜和突然打来电话。

“束君,你在做什么了?”

“嗯爬了一天山,有点累,想休息,怎么了?”

“我在你楼下,你可以下来一下吗?”

柳束君愣了愣,一瘸一拐站在窗子表去,这天气说来也奇怪,刚刚还是艳阳天,一到下午五六点,就开始阴沉沉起来下起了毛毛细雨。

柳束君看着楼下有个模糊的人影,打着一把白色的伞,她眼睛有些近视,以前戴圆框眼镜,戴了三四年,后来眼镜坏了,她也懒得再去配置一副,偶尔戴一下隐形眼镜偶尔不戴,所以从楼上望下去她看的并不是很清楚,但是也猜着了估计是叶煜和吧。

柳束君对着手机说了一句好,披了一件外套便下楼了。

“你的腿?”

“没事,就是今天走的有点久,腿挺酸的。”

看着一瘸一拐从电梯里出来的柳束君,叶煜和愣了愣,担心问着,柳束君笑了笑,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什么大碍。

叶煜和一手撑着伞,一手拿着一个粉红色的礼盒,柳束君这才注意到,不由好奇问着:“这是?”

叶煜和刚刚要回答,还没说了,身后响起义诊汽车鸣笛的声音,吓了两个人一跳,柳束君看去,当时就愣住了。

秦书抿着嘴,面无表情从自己车上走了下来,看着叶煜和,叶煜和也没想到会在这里再撞见秦书,两个人四目相对,顿时气场十足的包裹在柳束君周围,这让柳束君觉得真的好尴尬。

不希望发生的事还是来的太快了。

秦书看了一眼柳束君,又看了一眼叶煜和,他本来想着明天是柳束君生日,提前结束了那边的会谈,赶了过来,本想开开心心给柳束君过一个生日,却没想到,柳束君倒是给了他这么一场惊喜。

“你,会谈结束了?”

看着两个人就这么互相望着,又不说话,柳束君很尴尬,只有自己低着头先打破了这静默的气氛。

“是啊,明天你生日,提前回来给自己一个未婚妻惊喜,你不开心吗?”

秦书扯了一下嘴角,把视线从叶煜和脸上转移到了柳束君眼睛那里去,似笑非笑的说着。

未婚妻?

柳束君因为这三个字愣了愣,一边的叶煜和也很是诧异。

还没等两个人想再说什么,秦书继续看向叶煜和说着:“叶先生好久不见,我和我未婚妻已经有一段日子没见面了,小别胜新婚,我实在是挂念她得紧,想必叶先生应该也能理解吧,我和我的未婚妻就不奉陪你了。”

秦书左一个未婚妻,右一个未婚妻,似想把叶煜和气死人不偿命似的。

“束君,外面下雨我都被淋湿了,我们赶快回去好吧,我想喝你熬的鲫鱼汤了。”

秦书也不看叶煜和什么表情,拉着柳束君往楼上走,柳束君转头看了一眼叶煜和,发现他用伞遮住了自己的脸颊,柳束君并未看到他的表情。

“你们什么时候遇见的?”

电梯里,两个人并排站着,秦书松手离开了她的肩膀,恢复了一脸平静。

“额,没多久,上次来检查遇到的。”

柳束君愣了愣,也不知道为什么,乖乖的就跟他解释了。

“刚刚我说你是我未婚妻,你怎么不急着去找他解释了。”

秦书想着刚刚他那么气叶煜和,柳束君还能一脸平静看着他,换作以前,她不是很着急的就去解释了吗?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柳束君顿了顿,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秦书说那些话的时候,她除了诧异一番,并未想着去对叶煜和做过多的解释。

想了想,柳束君只有这样对自己解释。

因为不想叶煜和再对自己有什么念想,所以她才想着,不要再给叶煜和什么机会了,自己刚刚,才没有去解释的吧。

猜你喜欢

  1. 惊悚悬疑小说
  2. 暖婚小说
  3. 游戏小说
  4. 轻松爽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