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总裁的童养媳:交替的婚礼

更新时间:2019-06-14 14:02:22

总裁的童养媳:交替的婚礼 已完结

总裁的童养媳:交替的婚礼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没心没肺分类:言情主角:张政曾玲

《总裁的童养媳:交替的婚礼》是没心没肺所编写的现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政曾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曾玲隐忍着不笑出声,她三年没见张家父母,没想到再次见到时,他们竟会替她说话。看来她这么多年的女儿也没白做!“张政一会儿就回来,你什么都别管,交给我。”张战喝着茶,平静地说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政失了资格还想将她栓在身边,凭什么她曾玲就要乖乖做那个‘小三’?

服务员送来餐点,三个人也同样静静的吃着,末了张东宇接过一个电话,就将曾玲扔给张政,自己先走了。

“我送你回去。”张政起身,替曾玲拿过包包,还挺绅士。

“不用了张总,你这么忙,我认得路,可以自己回去。”曾玲伸手抓住自己的包包,抬眼盯着他,态度不冷亦不热。

“我说了送你回去。”张政霸道地扯过包包,看一眼曾玲,往前面走去。

曾玲在后面翻翻白眼,反正她包包里的钱也是他张政给的,迟早他会还给自己,现在不拿也没关系。

出了餐厅,看到张政上车,曾玲拦下出租车,径直坐进去,关上门。

张政看一眼曾玲,手握紧大叫一声“该死的女人”,又匆匆下车,却看到出租车已扬长而去。

曾玲回头,看到张政立在门边,回眸时眼里闪过一丝报复的快意。抬着下巴望向窗外,小时候的种种划过脑海,一丝甜蜜和苦涩在她的眼里交错着,眼睛闪闪发光。

用微信付过钱,曾玲拉开车门出去,望一眼后面,没看到张政的车,眼里透过点点失落,再次扬起头时,脸上被淡漠取代。

李湛龙正好从里面走出来,看到曾玲,露出欣喜地目光,冲到她身边。

“小玲!”

曾玲淡淡点头,直直往里面走。

李湛龙捉住她的手腕,质问道,“不是说要好好处处的?怎么?我不在你的考虑范围内?”

曾玲侧头静静注视着他,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死脑筋?这世上难道没有女人了么?一个二手货真的值得他那么执着么?

“去哪?”曾玲叹息着,看到李湛龙认真严肃的样子,软了下来。

“去百花园吧。”李湛龙兴奋地说着,拉着曾玲往自己的车子边走。

曾玲知道这百花园,听说是一年前有个傻子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建造的,因为那个女人说喜欢花,但因为没有自由无法到处游走、观赏,所以那个男人就为她建了个百花园,把世界各地有名的花全弄到了B市,让百花园一年四季都能百花盛开。

坐进车里,曾玲觉得那个女人就算没有自由也是幸福快乐的,至少有个男人肯为她做到如此地步,反观她自己,在一个又一个牢笼里徘徊,想要的却没人能够给得了。而她自己,再怎么样挣扎,再怎么样逃离,结果一切都还是只能回到原点。

来百花园游玩的人还真是不少!小孩、老人、年轻人、情侣无论什么样的人,似乎对美好的事物没什么免疫力。

曾玲静静站在门口,这个地方,是第二次对外正式开放,难怪会有这么多人前来观赏?缓步走进去,曾玲举着胸前的相机,扑捉着比花更美好的画面。

一个男人的身影被定格在画面里,上身浅蓝色衬衫,下身灰白的休闲裤,身高大概接近一米八,正站在开得灿烂的太阳花丛中,高高的鼻梁上有一滴晶莹的汗珠在阳光下发着光,微湿的衬衫贴在坚实的身上,充满野性,还有种禁忌的美感!

曾玲静静看着画面上的人,抬眼时,张政已经站到她身边,扬了扬手里的包包。

“看上去我们还心有灵犀!”

“酸什么酸?是李湛龙让我来的。”曾玲抓过自己的包包提在手上,回身看一眼后面,李湛龙这个呆子,停个车也要半天。

张政原本和颜悦色的脸上,听到李湛龙这个名字,表情瞬间变了样,一把抓过曾玲往前面走。

一个身影从后面快速跑过来,再次扯过曾玲!

曾玲望着眼前早不出现晚不出现的李湛龙,恨得牙痒痒,揉揉自己可怜的手腕,径直穿过他们,往前面走。

“是不是跟谁都可以,除了我?”

听到后面微怒的质问声,曾玲淡然地转身,直视着张政,“你有资格质问我么?你什么时候是我的了?”

张政无言以对,看着曾玲背转身,一步一步往后退着。

曾玲停留两秒,一步一步向前行。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远,中间出现的人一波又一波,只有李湛龙未曾变过,并且与曾玲越来越近。

原本这里的一切曾玲都非常喜欢,可再次映入她眼帘时,这一切又失了颜色,看不出它该有的绚烂。

两个人站在十多米开外的位置,同时停下脚步。曾玲以为张政已经走了,才回转身,看到在人群里静静站立的男人,那一抹玩味冷酷的笑脸,深深刺痛着她的心。

李湛龙安静地陪在曾玲身边,目送着张政得意地离开,青筋一根一根爬上他的手。

“傻的人明明就是你,曾玲!”

耳朵边突然响起来的咆哮声,震耳欲聋!曾玲掏掏自己的耳朵,眼里闪过一丝怨毒,“我从来没说过自己聪明!”

李湛龙哑然盯着她,慌乱地摇头,紧紧抱住曾玲,“我不是那个意思!”

“给一巴掌,赏一颗甜枣,有意思么李湛龙?”曾玲用力推开他,

“我说过的吧,是我犯贱,你不用陪着。”

“我”李湛龙痛苦懊恼着,伸出手想要触碰这个满身是刺的女人,却发现他的手上满是茎刺。

“没有爱,哪里来的恨?”曾玲淡淡说着,张着嘴大笑着,然后举起相机,对着自己扭曲的面容咔嚓咔嚓连连拍着。

李湛龙既害怕又紧张,终是上前再次紧紧抱住曾玲。

“你要上刀山,还是要下火海,或是要找个人垫背,我都陪着你。”

绵绵情话变成刺青深深烙印在曾玲心尖上,这个男人真是明明在悬崖边上却还要往下跳的人,可能除了她曾玲,也只有一个李湛龙了。

“回吧,这里的一切已经失了颜色。”曾玲平静地转身,花儿开得再灿烂,失了色彩的人,怎么看都分辩不出它的美丽?

李湛龙看着前面一步一步缓缓而行的女人,眼里划过深深的恨意。

重新坐回车里,一路上两个人再无半点话语可说。再次将车停在别墅门前,曾玲拉开车门,下车,不曾回头看一眼,慢慢走进自己的牢笼里。

一进门便看到张政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曾玲唤了声“哥哥”,往楼上走。

张政揉揉自己太阳穴,这一声‘哥哥’,是要把他们之间的关系画在一个圈里,彼此禁锢!李湛龙的动作已经越来越大,看来他也不能再犹豫不决,是时候做决定了。

拿起电话,张政的眼里全是坚定,下达命令后,一个人静静靠在沙发背上,望着天花板。

曾玲冷眼看着楼下的人,张家的势力到底是打算向国外伸出魔爪了!而她呢?是注定逃不开张家这个牢笼的!

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梳妆台前,曾玲伸手划过自己的脸,这张脸如果被划上地图,会是什么样呢?狰狞地大笑着,曾玲放声哭泣着,[狰狞大笑又放声哭泣是怎么做到的?]压在心口的恨与爱,这一生怕是无法开口述说了,可是为什么偏偏是她呢?就因为穷么?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童养媳这样的身份是不是从某种程度上看来都已经失了效呢?

曾玲拿过相机,翻看着里面自己拍的照片,当目光落在张政那张侧颜上时,轻轻勾起嘴角,一抹嘲讽在脸上荡漾开。

打开电脑,曾玲在网上搜索着一些关于童养媳的信息,让她惊讶地瞪大了眼。敲门声响起,她赶紧关掉电脑,回头注视着门口。

张政邪魅冷酷的脸上,带着一丝张狂,进门后直接锁了门。

“哟,这还大白天呢,前任金主,现任哥哥,你这是要怎么着?连晚上都忍不了了么?干嘛不去找你的未来金主夫人呢?”曾玲冷笑着,站起身,缓缓靠近张政。

“你现在还是我的,别忘了!”张政冷冷地说着,抱起曾玲往床边走去。

两个人在床上翻滚着,曾玲闭上眼,“这一次,是我心甘情愿的,不需要金主付款!”

张政的动作停滞几秒,轻轻“嗯”着,变得温柔起来。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仙侠小说
  3. 穿越种田小说
  4. 青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