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千千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被雨水淋过的日子 > 入学第一天(下)

入学第一天(下)

细雨丛林 2018-07-21 11:34:58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来到了大街上。自己正悠闲地走在宽阔的大道上,突然一辆喝大的桑塔纳在路上扭了两下然后直奔我飞过来。当时我又后悔又绝望,心想:***老子要出车祸被撞死好歹也得是辆兰博基尼啊,如果死在一辆破旧的桑塔纳轮子下,就是死了也不能瞑目啊。眼看自己是躲不掉了,这时候一辆尼桑从我身边经过,转念一想,算了吧,反正都是死,就是被一辆70迈的驴车给撞死也是死不是吗?怎么死都已经无所谓了,然后我就闭上眼了。结果还没能撞上我的眼又睁开了,眼前的景象又恢复到半个小时以前的样子,我仍旧躺在床上,头顶仍旧是白花花的楼板。敢情我是听见马路上的刹车声在做噩梦呢。

经过刚才那么一吓,现在醒来发现自己还没死顿时兴奋异常,一点睡意也没有了。我看着周围其他的人都还在睡着,其中有一个还在打呼噜。听着他幸福的呼噜声心里禁不住一阵羡慕。虽然我的空闲时间里一多半都是在睡觉,但是每次醒过来的时候不是头晕目眩就是腰酸背疼。就眼前哥们儿这睡眠质量,除了猪之外,人类是没法比了。

我小心翼翼地爬下床,悄悄地走到公共洗刷间洗了洗脸。这破宿舍,连个单独的洗刷间也没有。洗完脸我站在走廊上心想到底去哪里好呢?然后我想起了教室,这会儿教室里应该没人,弄不巧还能再睡上一小觉。走出宿舍门口时,我看了一眼杜悦,他还在沉沉的睡着。我没叫他,把门轻轻带上走了出去。

走到教室门前,我又后悔刚才没有把杜悦一块儿叫起来,门锁着我没法进去。我望着紧锁的木板门心想我如果跟那些大魔术师一样就好了。找块大黑布把自己一遮,然后把黑布扔掉之后,我就在门板的另一侧了。当然,这种穿越的本领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如果穿不好的话,有可能会被卡在门板缝隙中。到那个时候可就麻烦了,所以这是一个危险的活。停止对穿越的幻想之后,我怀着一丝侥幸去推窗户。这次上天总算对我还不错,有一扇窗子没上闩。这不禁让我想到了一句十分古老的那句话:“上帝为我敞开了一扇窗户。”

我纵身一跃跳上一米五左右的窗台,上去后我才发现才知道,原来不是上帝特别照顾我,只是教室窗户的栓子坏了,根本就栓不上。

走到我的座位前刚要坐下的时候突然发现我的座位上有人。当时吓我一跳,我仔细一看原来是何可馨,正趴在我的桌子上睡觉。还好我仔细看了一眼,否则我这一**坐下去,后果还真是不堪想象。倒不是说我能把何可馨坐成几级残废了,就我那个体重,我还没那个本事。只不过我如果真的坐了下去,那估计成残废的人就是我了。

我轻手轻脚地拉开何可馨的椅子,慢慢的坐下,然后支着一只手臂仔细端详了一下我的这位同桌。她睡得还真香,两只眼睛紧眯着,嘴里还不时的嘟囔着什么。没想到这丫头跟我有一个嗜好,喜欢在教室里睡觉。不过也真巧,我刚坐下没一会儿她就醒了。一脸迷糊的看了看四周,等她的目光移到我的脸上的时候,她先是一脸茫然的愣了一会儿,过了大约五秒她就跟看见狼似的尖叫起来。

我当时被她的尖叫声给吓傻了,等我反应过来之后,我扑过去捂住她的嘴说:“喂!我说你没病吧,你看清楚点,是我,不是鬼,不是色狼,你喊什么喊啊!”我向窗外瞟了一眼,学校的保安刚从楼下经过,幸好我及时制止她,要是被保安听见上面有这声惨叫,他肯定会拿着电警棍就冲上来,然后到我们教室门前一脚把门踹开朝我脑袋上就来一下,然后等我醒来时我肯定就坐在派出所的冰冷的椅子上了。

她挣扎了两下发现挣不开就安静了下来,我看她老实了就说:“不准再喊了哦。”她很乖的点点头,我笑了笑把手放开,不想刚放开手她就接着又喊了起来。我当时就想拿个透明胶带把她的嘴封上然后再把她五花大绑吊在阳台上。我又伸手把她的嘴给堵上,但这次她学聪明了,伸出一只手在我手背上捏起一丁点的肉狠狠地掐了起来,把我疼得连忙把手松开了。

“你怎么掐人啊。”我揉着手背上刚刚被她掐过的地方说。

“谁让你捂住我嘴的!”

“谁让你乱喊的!”

“谁让你有门不走跳窗户的!”

我回头看看了关着的门说:“好吧,那我问你,你告诉是怎么进来的。”

“我走进来的呗。”

我一听立刻后退两步说:“走进来的?你是人是鬼?”

“你才是鬼呢!我有钥匙,我是进来后又让别人锁上的。”

我恍然大悟地说:“哦,我知道了,原来你不是鬼是神经病啊。”

“呀,要死啊!”她拿起我的一本书就扔了过来。我一伸手接住那本书坐到她的座位上说:“你把自己锁到里面就不怕有流氓进来?到时候你想跑都跑不了了。”

何可馨看了我一眼说,“所以刚才我才喊的啊。”

我看了她一眼地,说,“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我是流氓咯。”

她有看了我一眼,然后摸着下巴点点头说:“嗯,我看像。”

我不屑的“嘁”了一声说,“少来啊,我对你这种没胸没脑的女生没兴趣。”刚说完我的大腿就重重的挨了一下,疼得我差点哭出来。她掐完了还不解气,指着我说,“你走开,别在我跟前,看见你我就烦!”

我当时觉得特好玩,我指着她现在正坐着的我的座位说,“这句话应该是我说吧,你现在坐的是我的位子哎,姐姐。”

何可馨指着门说,“我锁门就是不想让别人进来的,你跳进来干嘛,讨厌!”

“哦,那我是不是该跳出去啊。”我站起来做出一副要走的样子。

何可馨一听十分高兴地挥手赶我说,“对啊对啊,你赶紧走吧。”

我把**一挪重重的坐下,十分坚定地说,“你想的倒美!这教室又不是你家的,你要是嫌我烦的话你可以出去,阳台上的门开着呢。”然后就趴下开始酝酿睡眠,不再理她。

“你走不走?”

我依旧保持沉默。

“你再不走我喊人了啊。”

我趴在那里跟死人一样还是一动不动,心想你就喊吧,反正到时候出名的人又不止我一个。过了一会,何可馨大概看出没有希望能把我弄走了就安静了下来。她一安静整个教室也就没声了,这会的教室比宿舍可安静多了。这种安静的状态比较有利于睡眠,但是由于中午的那个梦带来的**太过强烈,我趴在那里死活睡不着。我就那样趴在那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东西,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突然一个东西从远处飞过来把我给砸醒了。我警觉的抬头四下望了一下,没有人,一低头看见一只小巧白皙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原来是这丫头又睡着了,而且睡觉不老实,把本来抱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砸在了我的身上。

看她睡得那么香,我也没忍心叫醒她,小心翼翼的把她的手从我的肩膀上拿开放在桌子上。我站起身来打开窗子,一阵凉风迎面吹来。何可馨哼哼了两声缩了缩身子,当时我看她的样子我就想笑。叹了口气之后我把外套脱下来,罩在她的身上,然后把窗户关上走到阳台上吸烟。毕竟我曾经答应过她的哥哥要好好照顾她,虽然那只是一句客套话,但这也算我做的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吧。

虽然时令已是夏末,但天气仍是冷一阵热一阵,学校几棵白杨树上还有残存的几声知了的鸣叫。我讨厌过夏天,因为我讨厌热。这个可能是初中留下的恐怖印象所致吧。现在想起来我们初中的夏天真的很恐怖,上千人的学校就一个厕所,一到夏天厕所弄得比化肥厂还臭。其次是食堂,食堂经常把残羹剩饭倒在伙房的北侧,而且经常一放几个星期不处理,所以食堂的周围总是有一股鸡屎的味道。还好门口总是有买小吃的,让我们不至于吃天天被“鸡屎”熏烤的东西。再就是没有地方洗澡,你想洗澡除非是你把闹钟定在半夜,然后半夜偷偷摸摸的起来到水房附近的那个自来水管那边用凉水冲澡,当然你最好祈求那个时候保安正在睡大觉。最后就是学校的领导跟老师们,对于他们我是在没有什么好说的,你完全可以用想象我们学校厕所的情绪去想象他们。

这些不好的印象大多在夏天遗留下来的,所以夏天给我的感觉除了厌恶以外还是厌恶。

不过除了我之外有许许多多的人喜欢过夏天,这其中包括男人跟女人。男人喜欢夏天,是因为在夏天男人可以轻而易举地看见许多女人的大腿跟底裤。如果去海滩的话,运气好还能看见丁字裤跟胸罩。女人喜欢夏天,是因为自己可以利用这个时候充分的来展示一下自己的身体所散发出来的魅力。虽然女人的那些所谓的魅力说白了只不过是因为引发了许多男人的最原始的欲望,但是女人不在乎这些,她们只需要把这个“魅力”尽自己的最大的努力引发出来。然后等自己的目的达到之后,自己还可以摆出高姿态来,对那些眼睛不停地盯着自己大腿的男人十分不屑地甩出一声“流氓”。我一直觉得女人的这个行为挺缺德的,你说她们明明通过男人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她们非但不心存感激之心,却整出一些“流氓”“色狼”的称呼冠与男人头顶。这还真是令人费解啊。

站在阳台上,一阵一阵的凉风吹得我很惬意。我很喜欢微风,尤其是这种夏天的凉风,给人一种如幻如梦的感觉。我正准备叼着烟卷拥抱微风拥抱大自然的时候,突然一股浓烈的陈年大粪的味道从远处飘来。我瞪大眼睛仔细看,原来是前面的花坛里校园工们正在用黑大粪给花儿们施肥。我很费解XX市环卫局为什么不用化肥而用臭气熏天的大粪。大热天的工人们本来就挺不容易的,现在还跟那些东西亲密接触。难道是学校为了响应XX市环保的的号召而用那些每一阵风吹过都会显示其存在的大粪来敲响我们的警钟?这味道不禁让我想起我们初中时的厕所,顿时感觉一阵眩晕,于是赶紧把烟头掐灭往教室里走。

但是刚一转身就发生了交通事故,对面那辆车显然是惯Xing不够大就向相反的方向倒了过去。还好我反应速度够好,在她与地面亲密接触之前就伸手接住了她。然后就演绎一幕经典的“帅哥救美”的一幕,但是我还没来得及摆POSE耍耍酷,我的脸就被她的两只手用力的推到了一边。

“哎呀,臭死了!“

我被她推得差点松开手,还好我的定力好,我是把她扶起来以后又一把推出去的。

“你干嘛!“她被我推得很不爽,气呼呼的问我,身上还裹着我披给她的外套。

“这句应该是我的台词吧,我好心救你你还嫌我臭?我哪里臭你给我说说看。”

“你身上的烟味比那个还臭呢!”她指着花坛里那堆黑乎乎的东西说。

听完这句话我顿时对于悔刚才扶她感到十分的后悔,我看她还把外套紧紧地裹在身上就问她,“你现在很冷?”

她很无所谓的说了句,“还行吧。”

“哦,那就是不冷了,衣服还我。”

“我不!”她后退半步紧紧地抓着我的外套不放。

“为什么?”我问她。

“因为我冷。”

“嘿!刚才是谁说的不冷?”

何可馨十分鄙视的说,“你什么耳朵啊,我说的是‘还行’,还行是不冷吗?**!”

我一听差点摔倒在地,我问她,“那你这会儿怎么不嫌我臭了?”

何可馨振振有词地说,“近香者香,近臭者臭。这件衣服我都穿这么久了早就被我身上的香味给熏香了。”

我斜着眼睛看着她说,“哦,那这件衣服送你了,我不要了。”

“为什么?”何可馨十分疑惑。

“嫌你臭。”

“你?!”

“你干嘛,哎,君子动口不动手啊。”我知道她又要掐我,就往向后退,她也紧逼了上来,最后我退到了阳台的最后面顶在了墙壁上。我一看躲不掉了,于是我把嘴向窗外努了努说,“别别,你别扎样,一会杜悦就来了,要是被他看见我们现在的这个样子他会怎么想啊。”

何可馨无所谓的说,“他不用想,我直接告诉他你一中午都在耍流氓,看他以后还会怎么看你。”

我指指她身上的衣服说,“你少来了,鬼才会信你呢,你看你现在分明是一脸凶神恶煞想要侵犯良家**的架势,你看我的衣服都在你手上呢!”

她一看说不过我就把外套脱下来砸我,我顺手一接然后一拽外套就被我成功的夺了回来,但是何可馨也在预期之外地被我顺便给拽了过来,不巧的是在她的脚的前面横着一个拖把,接着她就跟我想象中的那样倒了下去。

在她倒下去的那一瞬间我就在做思想斗争,我是扶她还是不扶她呢?我要是扶她,她会不会又嫌我臭,结果费力不讨好。但是想来这样也不合适,毕竟是我把人家弄倒的,按道理我应该去扶她。但是想想是她先用我的外套砸我的,再说我又不是故意的,当时那种情况我只能这样做了。但是碰见这种情况袖手旁观的话实在是有失我的一贯的绅士风度。最后我还没斗争完,发现不用再斗争了,因为她的身体与地面亲密接触了。在她落地的那一刻,我就后悔了,因为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去扶她的,因为地板是瓷砖的,摔一下肯定会很疼。

此刻我只能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也忘了去扶她起来。然后我就那样看着她一节一节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在那里抹眼泪。

“你……哭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么个**的问题,这分明是明摆着的。或许我不习惯看着女孩子在自己的面前哭的缘故吧,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说实话她哭起来的样子还蛮可爱的,小嘴撅得老高,眉头挤在一块。等我欣赏完了我就觉得自己想法挺贱的,人家都哭得梨花带雨了我还在这看着自己的杰作摸着下巴欣赏。我们就这样面对面站着谁也没有说话,在别人看来就像是一对正在谈分手的恋人一样。男的主动提出要分手,女的不同意就站在那里哭,这情景这气氛弄得我直想跳楼。

就在这时,教室门上传来了敲门声,我在门窗玻璃上看见了杜悦伸向前方探望的脑袋。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们两个,似乎对我们现在干的事情很感兴趣。我知道现在的情形十分的难以解释。现在教室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门还被反锁着,他会怎么想?

何可馨听见敲门声就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钥匙摔在我身上,然后就自己走回到座位上去了。我走到窗户跟前把那个挂着史努比的钥匙递给杜悦。杜悦打开门后还没等我说话就把我一把拽了出去。

杜悦一脸Jian笑的望着我,就像猫逮着老鼠准备好好地蹂躏一番似的。“我说你今天中午怎么会来教室,原来你是有任务在身啊,发展挺快的嘛。快老实交代今天中午你都干什么了?还锁着个门?”

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我也就懒得跟他说什么,随他怎么想吧。我歇着眼睛站在门口问他,“你丫进不进啊,不进我锁门了啊。”我不想再听他八卦了,就准备去外面逛逛,估摸着等何可鑫哭完了我再回来。

“惹了祸就想跑啊,你这人真是差劲,要是换做是我,我早就到班……”杜悦还没叨叨完,听见里面有脚步声走近了就闭嘴不说话了。我看着何可馨气呼呼的从教室走出来,本想还给她钥匙也没敢。看见她走了,我吁了口气走进教室。

“喂,你把人家怎么了?怎么哭了?”杜悦追在我的**后面问。

我转过头问他,“我如果不告诉你的话你是不是会憋死啊?”

“嗯嗯”,杜悦跟母鸡一样点点头。

“好吧,那你就去死吧。”

“……”

章节 设置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入学第一天(上)入学第一天(中)入学第一天(下)班会(上)班会(下)“偷窥”(上)“偷窥”(下)跑(上)跑(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