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千千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最强长生赘婿 > 第四章画作

第四章画作

文字艺术家 2019-07-11 14:26:54

“老......老托尼,真的是老托尼!”人群脸皮抽搐,先后回过了神来。

人群虽然没有见过老托尼本人,但是他们却在新闻媒体上看到过老托尼。

刚才视频中出现的那名老者,的确是瑛国珠宝大师,老托尼!

“十亿美金......苏......苏铭花了十亿美金从老托尼手中购买到了海洋之心......”人群喉头蠕动,用力的吞咽着口水,不可置信的看向了苏铭。

人群万万没想到,苏铭一个林家赘婿,竟拿出了十亿美金,将瑛国女王都无法购买到的女神之泪买了下来。

“苏铭哪里痴傻了?他明明年少多金啊。”

“看来滨海的传闻都是假的啊。”

......

大厅中,人群议论纷纷,对苏铭的态度也改观了不少。

不过,苏铭却并未理会人群,他拿着海洋之心,迈步走到林寒烟身前,微笑道:“寒烟,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喜欢吗?”

闻言,柳无风心中一紧,整张老脸都皱到了一起,目光忐忑的看着正上方的林寒烟,等待着林寒烟的回答。

林寒烟神色复杂的看了看手中的海洋之心,又看了看苏铭。

林寒烟实在想不明白,苏铭痴傻了三年,为何就突然恢复了正常,而且还拥有了如此惊人的财富和种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手段。

仿佛,眼前的苏铭,已经换了一个人一般。

不过,苏铭没有解释,林寒烟也没有过多追问。

林寒烟拿着海洋之心,俏脸上的幸福之色溢于言表,她将手中的海洋之心摊开,说道:“你帮我带上吧。”

苏铭微微一怔,随即便伸手拿起海洋之心,小心翼翼的为林寒烟带上。

“好美啊!”

“太美了!”

“最美的项链配上最美的佳人,让人沉醉啊。”

......

人群看着光彩夺目的林寒烟,不由赞叹了起来。

见状,柳无风也终于是松了口气。

看样子,他这次倒是没有送错礼物,不会被苏铭责怪了。

一旁,张小龙则是气得嘴角抽搐,面色涨红。

张小龙实在想不明白,为何三年前还痴痴傻傻的苏铭,在三年后会变得如此惊艳,而且还在林寒烟的生日宴会上将他彻底碾压。

“苏铭,我一定会得到寒烟的!”张小龙拳头紧握,捏起拳头,用力的朝着身旁的桌子上猛地一拍。

啪!

整张桌子剧烈一晃,桌子上的高脚红酒杯直接倾斜,杯中的红酒也全部洒在了张小龙送给林寒烟的唐寅真迹上。

“该死!”张小龙看着已经被完全打湿的唐寅真迹,一阵心痛,指着离他最近的小丽怒骂道:“你怎么走路的?!你把杯子撞倒,弄坏了我送给寒烟的唐寅真迹!”

张小龙脸皮抽搐,将所有的怒火全部发泄到了小丽身,他龇牙咧嘴,冲着小丽吼道:“你给我赔!今天你要是不赔,就别想走了!”

“我......我分明就没有碰到那杯子。”小丽刚毕业就进了林寒烟的公司,成为了林寒烟的助理。她毕竟涉世未深,碰到了这种事也难免紧张。

张小龙的这一副唐寅真迹虽然是假的,但还是值一百多万,如果真要让小丽赔,小丽就算倾尽所有,也赔偿不上。

小丽贝齿紧咬着下唇,美眸红润的看着张小龙,说道:“我刚才看见明明就是你自己打翻了红酒杯,弄湿了那副画。”

“你这小丫头,还敢狡辩?!分明就是你没长眼睛,碰翻了酒杯,弄湿了我送给寒烟的画!”张小龙咄咄逼人,不让丝毫。

这下,大厅中的人群看不下去了。

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人群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人群看着张小龙,小声的议论了起来:“没想到张少竟然是这种人,刚才我明明就看见是他自己打翻了酒杯。”

“张少真是太让人失望了啊。”

“张少这样冤枉一个小姑娘,真是没有风度啊。”

......

人群的声音,不断的回荡在大厅中。

张小龙自然也听得清清楚楚。

张小龙拳头紧握,气得脸皮抽搐,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他撇了撇嘴,盯着小丽,沉声道:“我说是你弄湿的就是你弄湿的!”

“今天你要是不赔我的画,我就让你走不出滨海大酒店的大门!”

张小龙一步跨出,恶狠狠的盯着小丽,吓得小丽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明明就是你自己弄湿的,我根本就没有碰到杯子。”小丽一边哭泣,一边用手擦拭着眼角的泪光,让人一阵心痛。

“小丽,没事的。”正当小丽无助之际,苏铭走了出来,轻轻的拍了拍小丽的肩膀。

小丽俏脸一滞,她不知为何,她在看见苏铭后,心中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仿佛,只要苏铭一出现,所有的事情都能迎刃而解一般。

“小丽,那副画的确不是你弄湿的。”刚才发生的一切,苏铭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苏铭安慰了小丽一番后,这才走上前去,一把抓起张小龙送来的唐寅真迹,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其彻底撕碎,洒在空中。

静!

全场一片死寂!人群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苏铭。

人群万万没想到,苏铭竟然会直接出手,撕掉了张小龙送给林寒烟的唐寅真迹。

“苏铭!你特么有病啊?!你特么以为有钱就能撕掉老子的唐寅真迹啊?!”这次的生日宴会上,张小龙本就已经被苏铭彻底碾压了,现在苏铭还撕掉了他送给林寒烟的礼物,张小龙心中的火气自然是直接就爆发了出来。

“苏铭!老子告诉你!你特么刚才撕掉的就是唐寅真迹,你要赔老子,而且还是货真价实的唐寅真迹!”张小龙眼珠子在眼眶中转了转,顿时心生一计,想要借机敲苏铭一笔。

毕竟,现在画都毁了,是真是假,还不是他张小龙说了算。

“苏铭,你要不赔老子一副唐寅真迹,老子就去告你,让你坐牢!”张小龙气势汹汹,脸上尽是嘲讽之色。

然而,苏铭却是神色平静,淡吐道:“我会赔,不过不是赔你,而是赔寒烟。”

“你的画已经送给了寒烟,那就是属于寒烟的了,我刚才撕碎的,也是寒烟的东西,就算要赔,我也是赔给寒烟,而不是你。”

“好啊!苏铭,你现在就赔!”张小龙嘴角上扬,目光戏谑的看着苏铭,冷笑道:“苏铭,你恐怕还不知道吧,现在唐寅真迹那可是有价无市,就算你有钱也未必能够买到。”

“今天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要怎么赔偿这一副唐寅真迹!”

张小龙如同看傻子般,看着苏铭。

虽然张小龙这一副画被苏铭给撕掉了,但只要能够打脸苏铭,这一切就足够了。

“苏铭,林寒烟可是你老婆,你撕掉了自己老婆的东西,该不会不认账吧?”张小龙脸上带着一丝嘲弄的笑意,想要借机打脸苏铭。

然而,苏铭却是神色平静,根本就不理会张小龙。

苏铭背负双手,转身看向柳无风,说道:“小柳,去给我准备笔墨纸砚。”

“苏......苏先生,您是想要亲自动手作画吗?”柳无风浑身轻颤,倒吸一口凉气,脑海则是陷入了回忆之中。

柳无风清楚的记得,在他十八岁时,刚进入部队,便有幸见识过苏铭作画。

苏铭的画卷大气磅礴,浑然天成,即便柳无风不懂国画,却依旧记忆犹新。

柳无风每每回想起苏铭作画的场面,都不由得回味无穷,惊叹万分。

“没想到我有生之年竟还能看见苏先生亲手作画。”柳无风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激动,这才急忙命人弄来了笔墨纸砚,摆放在了苏铭的身前。

“苏铭这是想要干什么?他难道还想自己作画赔偿给林总不成?”

“简直就是胡闹,苏铭难道还以为他画的东西能够和唐寅真迹媲美?”

......

人群看着大厅中央的苏铭,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不过,苏铭却根本没有理会人群,反倒是专心致志的看着眼前摆放得整整齐齐的笔墨纸砚。

苏铭缓缓伸手,轻轻的摩挲了一下身前的毛笔,脑海则是陷入了回忆之中。

苏铭在地球上生活了45.5亿年,教出了无数优秀弟子后辈。

而苏铭的弟子中,就有着上万人在华国书画历史上留名,发扬了华国书画文化。

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有王羲之、吴道子、唐寅等人。

苏铭晃了晃脑袋,回过神来,再次将目光投向了身前的宣纸,这才提起毛笔,落于宣纸之上。

苏铭气定神闲,轻舞手中毛笔,在宣纸上勾勒了起来。

很快,一个模糊的轮廓就呈现在了人群的视野之中。

“胡闹!苏铭还真以为他画的东西能够和唐寅聘美了?”人群嗤之以鼻,目光不屑的看着苏铭的画作。

张小龙更是摇头冷笑,如同看傻子般看着苏铭。

对此,苏铭充耳不闻,笔走龙蛇间一气呵成,很快就在宣纸上画出了各种景色。

“不对!苏铭的画作怎么和唐寅的画作如此相似啊?!”这时,突然有人注意到了苏铭所画的山水。

人群发现,苏铭的画作和唐寅竟有着七分相似!

“不对!苏铭的画作比唐寅的画作更加完美!”

“天啊!这副画作怎么会如此完美?!”

“这......这真的只是画吗?!”

......

大厅中,人群双眸滚圆,瞳孔颤栗,先后沉浸在了苏铭的画作之中。

人群之中,不乏懂画之人,他们一眼就能够看出,苏铭的这一副画作,已经超过了唐寅的水品!

甚至,就连不懂画的人,都彻底沦陷在了苏铭的画作之中,无法自拔。

刷!

正在人群失神之际,苏铭手中的毛笔戛然而止,而桌子上的青山绿水孤舟图,也彻底完成了。

静!

整个大厅落针可闻,只剩下了苏铭落笔的声音,在场所有人,彻底沦陷,全部沉浸在了苏铭所作的绝美画卷之中。

“我愿意出三十亿购买这一副画作!”这时,一名头大脖子粗的滨海富商口喘粗气,双眼泛红的看着苏铭身前的画作,朗声说了一句。

“我愿意出四十亿购买这一副画作!”

“我出五十亿!”

“曹,谁特么也别和老子抢,老子要出七十亿购买这一副画作!”

......

苏铭笔下画成的瞬间,所有的滨海富商们彻底轰动了起来,纷纷开口竞价,想要抢夺画作。

然而,苏铭却是毫不理会,小心翼翼的拿起画作,走到了林寒烟的身前,柔声说道:“寒烟,这一副山水画,送给你。”

林寒烟微微一怔,这才从苏铭的惊世之作中回过了神来。

林寒烟美眸潋滟,神色越发复杂起来,今天苏铭所展现出来的种种手段,着实让得林寒烟心惊。

“苏铭,你......你还是苏铭吗?”林寒烟贝齿咬了咬下唇,终于是没忍住,问了一句。

闻言,苏铭不由有些好笑,他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又岂是一言能够道尽的。

而且就算苏铭说了,林寒烟也不一定会相信。

所以,苏铭只是笑了笑,点头说道:“我是苏铭,永远都是你的丈夫。”

说完,苏铭将山水画递到了林寒烟手中。

“草泥马,苏铭!今天这笔账老子记下了!”这时,张小龙也回过了神来,他拳头紧握,脸皮抽搐,目光死死的盯着苏铭,冷声道:“苏铭,别让老子抓住机会,老子抓住机会非弄死你不可!”

说完,张小龙拂袖转身,径直的朝着大厅外走去。

“站住。”苏铭背负双手,目光淡漠的看着张小龙,淡吐了一句。

张小龙顿下脚步,回过头来,看向苏铭,咧嘴说道:“苏铭,你特么再有钱又怎么样?还不只是林家的一个赘婿而已,你有本事就来弄死老子啊。老子今天还就要走了,你能拿老子怎么样?!”

张小龙嘴角上扬,脸上满是戏谑之色,冷笑道:“苏铭,我爸是长寿地产的董事长,我家在黑白两道都有关系,你特么就算再有钱,也玩不死老子!”

说完,张小龙转身便欲离去。

苏铭看着张小龙的背影,终于是动了一丝杀意。

苏铭活了亿万年,受苍生朝拜,又岂是区区一个张小龙能够随意出言侮辱的。

“小柳,这件事就交给你处理了。”苏铭没有理会张小龙,反倒是看向柳无风,说了一句。

小说《最强长生赘婿》 第四章 画作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林家废婿第二章生日第三章送礼第四章画作第八章破产第六章会议第七章长生地产第八章罗康第九章PF病毒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