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庶女狂妃:王爷强势宠

更新时间:2019-07-18 15:47:30

庶女狂妃:王爷强势宠 连载中

庶女狂妃:王爷强势宠

来源:有书阁作者:柠檬呀分类:言情主角:苏浅南宫钰

主角是苏浅南宫钰的小说叫做《庶女狂妃:王爷强势宠》,是作者柠檬呀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堂堂黑色帝国的第一把手‘影’穿越到有爹没娘的庶女苏浅身上。嫡母叫她勾搭渣男为嫡姐铺路?呵,那她便勾结嫡姐敌对派,让她们知道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且看她如何揭穿心机嫡母、蛇蝎嫡姐的伪善面孔。可……某王爷倾身向前,吻了吻她的唇。苏浅推开他,“王爷,我们只是合作关系,请自重!”“本王觉得我们可以进一步合作……”某王爷再次欺身向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罢了罢了,既然误会已经解了,那浅儿你赶紧回院子去歇息吧。”

苏浅敷衍应了一声,抬脚便回了自己院落。

见人已经走远,张绣吟这才看向苏士林,模样都变得娇媚了些,“老爷,您过些日子就要出去探查民情了,这一走怕是又得几个,今儿时辰也不早了,不如老爷就去我的院子歇息吧。”

苏士林眼底明显划过了一抹不耐烦,“不必了,我已经跟珍儿说好了,去她房里歇息。”

这珍儿,说的就是苏琳的生母王珍了。

要说这些年来张绣吟最怨恨的女人,当属王珍。这个贱.人仗着是老夫人的侄女,又跟苏士林有着青梅竹马的交情,简直一点儿都不把她这个主母放在眼里。

这要是换到别的府里,哪个妾室这般枉顾尊卑,早就被拖下去乱棍打死了。

“老爷,您前儿个才去过王氏的房中,如今几次三番推辞,难不成是觉得我已经人老珠黄,不愿意与我在一块了?”张绣吟眼中含泪,不甘心的劝说着。

苏士林安抚般的拍了拍张绣吟的手,“你想多了,珍儿今日身子不舒服,我得去看看才安心,你且回自己院子吧,我先走了。”

不等张绣吟回答,苏士林已转身大步离去。

紧攥着帕子站在原地,张绣吟脸色铁青,指甲几乎要嵌进了皮肉里。

身子不适,又是身子不适!那个贱.人病了这么久,不还是好端端活着!不行,她绝对不能再容忍下去,王氏,绝对留不得!

汀兰苑——

苏琪坐在桌案旁,手里是一杯已经凉透的茶,总算盼到张绣吟回来,急忙开口询问着,“娘,怎么样了?苏浅有没有被爹罚去跪祠堂?”

“别提了,那蹄子今日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竟敢跟你爹顶嘴,挨了一巴掌就回去了。”

“什么?”苏琪脸色极为难看,“果然是这样,往日里那苏浅在我们跟前畏畏缩缩,今日总算是装不下去了,我看她根本就是一心想攀附二皇子,什么魏然不魏然的,不过一个幌子罢了。”

“应该不会,那蠢蹄子往日里最听我的话,我让她往东她绝不敢往西,当日喜欢魏然的事也是她亲口告诉我的,不该有假才对。”张绣吟仍觉得这个一直被自己掌控的庶女不可能翻出浪花来。

苏琪冷哼,“凡事都该留个心眼,娘,这段时日.你想法子去试探试探她,看看她到底对魏然还有没有那种意思。”

“好,琪儿啊,那苏浅说到底只是个不受老爷疼爱的庶女,你才是咱们安定侯府中最尊贵的嫡出女儿,谁人敢跟你争高低?再说,你姐姐现在入宫为妃,往后还能不替你打算着?你就放宽心吧。”

提起这个,苏琪后背都直了不少,“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对了娘,你刚刚不是跟爹爹在一起呢?他怎么没跟你一起回院子?”

“说到这个娘就来气,还不是偏院里的病秧子将你爹给勾了去!”

苏琪眼底划过一缕狠毒,“不过一个小小的妾室,娘您容忍她这么多年已经是格外开恩了,可她竟如此不识好歹!”

张绣吟眼眶微湿,抽抽噎噎哭诉着,“我的好琪儿,到底还是你知道心疼人,可娘实在是没法子,那王氏有老夫人护着,纵使娘有天大的本事,也不敢在老夫人眼皮子底下惩戒她。”

“娘,您这人就是性子太直,办事儿不懂得圆滑的道理,爹不肯来你的院子,不还是听了府内那些人嚼舌根,说您对王氏苛刻?既如此,那您就装的大度些,多给王氏送些人参草药的,等爹知道了你的好,迟早会念起从前恩情的。”

张绣吟哪儿肯依,“砰”的拍桌子站了起来,“送人参?凭她也配吃的起那般好的东西,娘巴不得她早日归西,还省了府内一份口粮!”

对于自己这个娘亲的愚笨,苏琪颇为头疼,“娘,您要是想得到自己想要的,就听女儿话,我总不会害你。”

“可……”张绣吟还想说些什么,可视线触及到苏琪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时,满肚子里怒火竟也消散了大半,“罢了罢了,娘就听你一回。”

反正不过几个人参罢了,她大女儿现在可是宫内的娘娘,这种东西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只要能拉回老爷的心,让她做什么都行。

……

梅苑——

要说这院子明明是安定侯府内最破落的,可名字一听,却让人情不自禁的联想起些诗词歌赋来。

苏浅坐在院中石桌前,抬手为自己倒了杯温茶。

“小姐,今日灯会好玩儿么?”

“还不错,你没出去看过?”

浣珠赫然挠了挠头发,“奴婢身份卑微,自六岁便入了侯府,至今也没怎么出去过。”

苏浅抬起眼帘,朝着浣珠笑了声,“无妨,等下一次灯会,我一定带你出去瞧瞧。”

“真的么?”浣珠眼睛微微睁大,略显蜡黄的脸上是难以掩饰的欣喜。

对于这个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小丫鬟,苏浅还是很喜欢的,或许在这整个安定侯府中,她是唯一一个真心待自己的人。

“真的。”

“那奴婢多谢小姐!”

“不用谢我,你对我忠心,我自然也不会亏待了你,时候不早了,你不必服侍,回房睡吧。”

浣珠点头,“那小姐也早些休息。”

“嗯。”

目送浣珠入了房间,苏浅放下茶盏,取出怀间那枚暖玉细细打量着。

这枚玉佩质地极好,在月色之下透着淡淡的青色光芒,更难能可贵的是,真的触手生温,仿佛能隔绝开身体四周的寒气。

有了这玩意儿,想必她今年的冬日也会好过些了。

……

一夜安眠,翌日一大早,苏浅刚在院子后舒展完筋骨,就见浣珠急匆匆跑了过来,“小姐,夫人来了,正在前院等您呢。”

夫人?

眸光微闪,苏浅擦去额头汗迹,快步赶到了前院,果然看到了提着食盒却一脸嫌恶站在院内的张绣吟。

嘴角一弯,苏浅柔声打着招呼,“夫人,您大清早的怎么过来了?”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穿越小说
  3. 玄幻小说
  4. 逆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