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 > 万相八荒
万相八荒苏九笙陆欣颜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万相八荒免费精彩章节

万相八荒逆擎横天

主角:苏九笙陆欣颜
《万相八荒》是作者逆擎横天所著的一本武侠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万相八荒》精彩节选:万岁千秋几风雨, 相闻尘世多苍茫。 八方明照登盛景, 荒楚飞烟龙音唱。...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19-07-23 14:54:2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苏九笙所说的雇主的要求,稍作休整后的二人,出了贺仙楼到了南城边儿的一处集市旁的码头。

码头船只来往,货物装卸繁忙,除了一麻袋一麻袋在码头类放好的货物,就是在这个还有些依旧凉意的天气却已经穿着单衣挥汗如雨搬运货物的劳夫。

四处看了一圈儿,二人并未发现有同约定上打扮一般的人,苏九笙正准备顺着码头到前面去看看,却被陆欣颜一把拉住了,顺着陆欣颜所指望去,不远处的茶铺里正坐着一个打扮的与周遭有些不搭调,略显得突兀的人。

苏九笙将那人上下打量了一翻,十分肯定的说道:“不错,应该就是他!”但待两人往前才没走两步,陆欣颜却再次伸手拉住了苏九笙,他将苏九笙拉到了一边儿,眉头微皱,脸上露出一种略显怀疑的表情。

苏九笙不解的问:“怎么了?”

“你……再把当时找你的人说的原话重复一遍。”陆欣颜说道。

苏九笙将原话,原原本本的又重复了一遍,然后一脸茫然的望着陆欣颜。陆欣颜略带思索的说道:“也就是说,你的雇主要求你无论有没有拿到刀都要来这码头,钱也会照付?”

“不错,我说,你到底发现了什么?你一次性说清楚成吗?”

陆欣颜没有理会苏九笙的不悦,而是探头又向着茶铺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回过头来一脸严肃的看着苏九笙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雇主可能是……敖天。”

“敖天?这不可能!”苏九笙惊讶道。

“不信你自己看,那人身上衣着虽看不出什么,但你看他脚上蹬的那双鞋,右脚鞋后根儿上绣着的,瞧见没?”

苏九笙按照陆欣颜说的也探头出去看,“看见了,有个像蛇又像兔子一样的东西,那是个啥?”

“那个就是敖府府上的标记。”

“你会不会看错了?”苏九笙此时也有些疑惑,陆欣颜瞥了苏九笙一眼,肯定的说道:“天下的所有帮派都有各自的标记,商贾也一样,就连的些帮派的标记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更何况是他京城富贾敖天,敖府了。”

“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是过去还是不过去啊?”苏九笙问道。

“不急,敖天既然一边请你去偷刀,一边佯装着悬赏凶犯,此中多有蹊跷,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儿,估计无论你是否得手他都会杀你灭口,所以你也别去了,带着刀马上回贺仙楼!”

“诶,好!”苏九笙闻言答应道,转身就走,走出两步见陆欣颜没跟上来还站在原地,转身又向陆欣颜招呼道:“走啊,你还杵那儿干嘛?”

陆欣颜似乎在思考什么,犹豫了片刻摇了摇头,说道:“你先回去,我得去敖府探探敖天的口风。”

“你开什么玩笑,就你这小身板儿,要去我跟你一起……”苏九笙话还没说完,就见陆欣颜白了自己一眼,身子向上一跃,脚在墙上轻点了几下便蹿上房顶没影儿了。

悄无声息,墙上连个脚印子都没留下。苏九笙有些尴尬,心想这外表看着文弱的陆神医居然有这般的武功,果真是不可小觑。

要找到敖锋并不是件难事,明天就是百花节,炎都内的商贾都会在这个时候回京并老实安分的呆在自己府上,而找到敖府无非是一件比找到敖锋更简单的事。

正所谓贫不于富斗,富不同官争,敖府虽比不上王公贵族的府邸那般大兴土木,但毕竟也是一方富贾,虽不能说是富丽堂皇,但也算的上精致典雅了。

陆欣颜向看院的家丁通报了身份和来意,不待片刻就见管家匆匆忙忙的从里院走了出来,见到陆欣颜满脸堆笑道:“陆神医一路辛苦了,刚才下人招待不周莫要怪罪,老爷已在堂屋等您,您请随我来。”

跟着管家往院内走,七拐八拐眼见着已到了堂屋,管家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是带着陆欣颜绕道了堂屋后的一处偏院中。才跨进月洞门,陆欣颜只觉眼前豁然开朗。

一汪碧波小池,游鱼数尾时隐时现,两旁假山亭台分布嫣然,布局恰到好处。

敖天已起身迎了过来,“陆神医大驾光临,敖某有失远迎,还请陆神医多多包含。”

陆欣颜也拱手回礼道:“敖掌柜客气了,陆某冒昧打扰,还请见谅。”

“哪里的话,您陆神医那是多少王公贵族是想请都请不来,今日能光临我敖某寒舍,我这也是蓬壁生辉啊!”说着哈哈一笑,陆欣颜也迎合的笑了两声。

待二人坐下,敖天摒退了下人,亲自为陆欣颜斟好了茶,送到了陆欣颜的手边,“陆神医,这是才摘下来的头批春茶,您尝尝。”

陆欣颜接过这白玉茶碗,轻轻这么一嗅,再轻呷上一口,果真是唇齿留香,香气怡人。

陆欣颜叹了句:“果真好茶!”又呷了一口,抬头微笑的看着敖天道:“茶是好茶,但我今日来您府上可不是为了喝口茶这么简单。我为何而来,想必敖掌柜已经知道了吧?”

“那是那是,陆神医能帮敖某找到杀害吾兄的凶手,敖某感激不尽,您有什么要求,只要我敖某能做到的尽管开口。”

陆欣颜微微一笑,“对于敖锋,敖堂主的死,陆某在此也表示惋惜,也请敖掌柜节哀,不过……”陆欣颜顿了顿,继续道:“不过这都是后话了,我今天来这儿还真有一事想请敖掌柜帮忙……”

“哦?陆神医有何事请讲便是,只要我敖天能做到的定然相助。”

陆欣颜闻言看了眼敖天,若无其事的开口说道:“也并非什么大事,敖掌柜也断然用不着紧张,在下只是听说敖掌柜府上近日收了把宝刀,似乎正是令兄的那把地陨刀,陆某对刀器也算的上颇有兴趣,不知敖掌柜可否赏脸予陆某一看?”

陆欣颜话毕回头看向敖天,只见敖天的脸上快速的闪过一丝诧异和慌张后佯装镇定的笑了笑,答道:“陆神医的这个要求敖某恐难以完成,毕竟吾兄死后那把地陨刀一直是下落不明,又怎么可能会在我这里呢?可否是陆神医听错了,要说最近这江湖上可是谣言不少,这不,我前几日还听人说有什么神镜现世。这种无稽之谈,无非是空穴来风,子虚乌有罢了。”说着敖天又干笑了两声,拿起茶碗喝了几口。

陆欣颜皱了皱眉道:“那应该是陆某听错了。无故来敖掌柜府上叨扰,陆某就此告辞。”说着陆欣颜就欲起身,敖天却起身将其拦住了,“陆神医请留步,不知您刚才说您捉到了凶犯一事……”

“哦,差点我就给忘了,我捉到的人声称是您雇他去令兄那儿盗取宝刀,不过经敖掌柜刚才那番话,断然是不可能的了,这人想必也只是一介毛贼罢了,应该不是敖掌柜要找的人。”说完陆欣然起身便走,刚走出几步却又停了下来,回头对敖天不冷不热的说道:“地陨刀作为令兄的遗物,我想应该很快就会能物归原主了,到时候敖掌柜勿忘了请陆某来看刀啊!”说完陆欣颜嫣然一笑,扬长而去,独留敖天木愣的呆在原地。

半晌后,敖天几乎是咆哮道:“来人!快给我来人!”下人应声从四处赶来。

管家低声问道“老爷有何吩咐?”

敖天低声咆哮道:“我问你,你找的那人可知是谁雇的他?”

“回老爷,小的照您的吩咐没给那人透露半个字。”管家答道。

“那你告诉我,这姓陆的怎么知道的!”敖天气急败坏的问道。

管家闻言先是一惊,抬头看向敖天,“这这这,这不可能啊!”

敖天瞪了管家一眼,一咬牙,狠狠的说道:“罢了,派人给我盯着那个姓陆的,乘机下手,把刀给我拿回来……”

“可是老爷,那陆神医可是江湖上的一号人物,这样做会不会……”管家有些犹豫。

“我管他是谁,那个姓苏的在他手上,他知道了他不该知道的,那么他就得死……”说着,管家只听‘咔咔’几声,敖天手中的白玉茶碗已被其捏了个粉碎。

陆欣颜从敖府出来,便匆匆往回赶。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贺仙楼也不例外,楼内歌舞升平,人声鼎沸。

陆欣颜此时却没这闲功夫停下来这看这周遭即将使炎都沉醉的灯火朦胧,他匆匆的绕过那方戏台,想要穿过天井到通向客房的亭桥那方去,匆忙间却在转角与来人撞了个满怀。

这一下撞的可是不轻,鼻梁撞的生疼。

陆欣颜捂着鼻梁,猛的向后退了几步,来人忙伸手去扶,边问道“这位仁兄,可有大碍否?”陆欣颜捂着鼻梁,抬眼隔着那不自觉流出的眼泪十分朦胧的看向那人。

只见面前正站着一男人,手持一缎面儿折扇,身着玉色云纹提花锦袍,腰系素白丝绦,带飞燕衔花佩,头束镂花玉冠祥纹发笄,脚踩黑青短靴;高有八尺,面似玉雕,净如皎月,鬓若刀裁,鼻若悬梁,明眸皓齿,形貌昳丽,宛如天成;就这相貌身段大可称的上‘地孕玉胚千秋载,扇摇一步一风流’。

陆欣颜愣了愣神,被眼前这人关切的眼神看的是脸上一红,慌忙的摆了摆手,逃似的跑开了。

陆欣颜一溜烟的跑回了住处,大脑未经思考的就从窗户翻进了苏九笙的房间,把正在窗边打瞌睡的苏九笙吓了一跳,一脸惊悚的看着从窗户进来的陆欣颜。

“放着门不走你走窗户窗户干嘛?还有,你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又是怎么一会事儿?”苏九笙问道。

陆欣颜皱着眉头看着苏九笙道:“别管这么多,先给我倒杯水来,渴死了。”

苏九笙取过桌上的茶壶倒了杯茶递到了陆欣颜手中,陆欣颜几口喝干了茶,把茶杯往旁边一放,转头就问苏九笙:“刀呢?”

“我这儿看着呢。”说着指了指怀里抱着的刀。

“你去过敖府啦?”苏九笙问,陆欣颜‘嗯’了一声,“那情况如何?”苏九笙又问。

“不出我所料,敖天就是那个找你偷刀的人。而且我怀疑,敖锋也是他杀的……”陆欣颜一脸严肃的答道。

“啊?如果真的是这样不就成了贼喊捉贼了吗?这又是为了啥啊?”

陆欣颜白了苏九笙一眼道:“这你都还不明白么?都是为了这把刀!而且我敢肯定的是,敖天现在得知了,我知道他偷刀并买凶杀人的事儿,杀我俩灭口是他下一步必然会做的事情,而且……”

“而且啥?”苏九笙忙问,陆欣颜看了眼苏九笙道:“而且我刚才从敖府回来的一路上都一直有人在跟着……”

“啊?那我们现在还不赶紧跑路啊?”苏九笙骇然。

“走?你现在往哪儿走?城门早就关了只有到后天早上百花节结束后才会再打开,除非你有御赐通关文碟,不然你哪儿都别想去。”陆欣颜冷笑一声答道。

“那怎么办!如果敖天的人都能血洗黑龙堂上下,杀我们俩不更加是小菜一碟?难道我们就在这儿干等着吗?”苏九笙有些急躁。

陆欣颜沉思片刻沉声道:“我看未必,就算他敖天的人再怎么厉害,但这贺仙楼也非等闲之地,更何况敖锋生前侠肝义胆结交不少,想为他报仇的人不差他敖天一个,就算借他敖天个胆也不敢在这儿随便动手,所以……”

“你的意思是……我们哪儿都不用去就呆在这儿就行了?”苏九笙反应过来,“也不是一直呆在这儿,熬过今晚,明早百花节乘着人多离开,等后天百花节结束就赶紧离开炎都。”陆欣颜说道。

“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说着,苏九笙轻轻叹了口气。

时间已过了亥时,城内的多少酒馆却是莺歌依旧,哪怕已是杯盘狼藉,人仰马翻,却仍有那么几分要放歌纵酒通宵达旦的意思。

而在灯火未照及之处,一穿着玉色锦袍的身影独自走在这条阴暗的小巷中。

刚打完更的更夫与这人打了个照面,虽没看轻长相,但就凭这身儿打扮,更夫心想‘估计不是刚从哪个姑娘的闺房中出来,就是正要往哪处去吧’,一时间更夫心内心感叹万分。

不过晚上打更时这样的人见的多了也不足为奇,想着炉火上还温着的热酒,更夫不由的加快了脚步,匆匆与那人擦肩而过。

走出几步,更夫却越想就越觉得不对,从刚才到现在至始至终都未曾听到那人的半点脚步声,更何况这脚下再往前直着向下就是死路一条,每次打更到这儿都得走个来回,那人穿成那样能往哪儿去?

想到这儿更夫只觉得后背一凉,手不由的微微发抖,口中不自觉的念了句神仙保佑,然后提起手中的灯笼一点一点的转过身,准备看看身后,而就在这时,一阵冷笑从黑暗中随风传来在更夫的周身打了个旋儿然后义无反顾的扎进了他的耳窝里。

更夫十分清晰及清楚的听见了这声让他如坠冰窖的笑声,他惊恐的望向黑暗中,四处搜寻,而身后却什么都没有。

更夫的嘴唇在颤抖,接着只觉浑身上下一软,‘啪哒’一声手中的灯笼掉在了地上。

更夫发出了一声怪叫后头也不回的亡命般逃走了。

片刻,黑暗中,一只手拾起了横倒在地上的灯笼,在里面的火油还未将外面的罩子烧着之前,轻轻的将火光吹灭了。

巷子重新陷入了完全的黑暗。

更夫想的没错,这条巷子不光是条死路,也是炎都繁华交织间的阴影,而敖府的繁华却与这儿只有一墙之隔。

当然这也是为何分明是条啥也没有的死胡同却依旧需要来这儿打更的原因,然而这个原因更夫却从未想到过,哪怕他已在这繁华旁走过了无数岁月。

小说《万相八荒》 第四章 茶烟袅袅自清闲 暗藏玄机几人知? 试读结束。

    1. 腹黑小说

      千千文学网腹黑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腹黑小说大全,打造腹黑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腹黑小说免费阅读。看腹黑小说,就上千千文学网。

    1. 江湖恩怨小说

      千千文学网江湖恩怨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江湖恩怨小说大全,打造江湖恩怨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江湖恩怨小说免费阅读。看江湖恩怨小说,就上千千文学网。

    1. 宫廷小说

      千千文学网宫廷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宫廷小说大全,打造宫廷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宫廷小说免费阅读。看宫廷小说,就上千千文学网。

    1. 科幻小说

      千千文学网科幻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科幻小说大全,打造科幻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科幻小说免费阅读。看科幻小说,就上千千文学网。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