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千千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官场 > 大秦少府 > 第九章德音不忘

第九章德音不忘

室鞅 2019-08-07 16:12:44

自从那日偷偷溜出甘泉宫之后,章邯再也没有惹出其他什么事端,每日里老老实实待在自己的小院中,要么读书习字、要么与蒙毅一起精进武艺。

不过他并没有用秦王送给自己的那支笔,而是将它清洗干净,在荫凉下阴干,恭恭敬敬地挂在案头,每日警醒着自己不可偷懒。

而赵姬自从那日以后,情绪似乎越发低落。她几乎整日闭守在内殿中,足不出户,就连蒙毅来为章邯授课,她也不在一旁督促了。

章邯知道赵姬还在为文信侯吕不韦的死耿耿于怀,也就没再去打扰。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平淡的日子如流水一般匆匆而过。甘泉宫中的银杏绿了又枯,枯了又绿,待到咸阳宫再传来消息时,竟已是秦王嬴政十三年的暮春。

蒙毅兴高采烈地进了甘泉宫来,带来了一个喜讯。王后昨日又为秦王诞下了一位公主,这是继长公子扶苏之后,她为秦王室再添的一份血脉。

赵姬虽然无法亲自前去咸阳宫探望,但毕竟是自己的孙女,闻听此信,欣喜之情自然是溢于言表。长久以来的沉闷终于被打破,有死亡,便会有新生。

宫中的日子清冷,章邯也是憋屈难捱,好容易遇到这样的大喜事,他又怎会错过。他高兴地连连拍掌,继而又急切地问道:“我能去看看吗?”

岂料蒙毅忽然为难起来,支支吾吾想要推脱:“这个嘛......没有王上的诏令,我也不敢擅自做主......”

章邯很是失望,鼓着腮帮子别扭地哼了两声:“我就是想去向王上道个喜而已。”

赵姬将这一切看在眼中,不动声色地上前几步,走到蒙毅面前,久违地粲然笑道:“王上喜得公主,这样的大喜事确实该去道喜。本后去不了,便让章邯替我走一趟吧。还请蒙毅将军应允。”

赵姬再怎么失势,可仍旧位居太后,又是秦王亲母,她既是开了口,蒙毅无论如何也不敢再推诿,只得硬着头皮领命:“太后说的哪里话,臣这就带章邯去见王上。”

章邯明白赵姬是替自己说话,遂了自己的心愿。他心生感激,忙对她深作一揖:“我一定不辱使命!”

赵姬和蔼地拉过他,轻声叮嘱道:“你入宫许久,我也没教你什么规矩。以后见了王上,不能再张口闭口我来我去。王上有意让你入羽林军,见了他,你自称臣即可。”

章邯转了转眼珠子,笑着拱手:“臣记住了,太后放心!”

见他这般鬼机灵,赵姬好笑着点点头,继而又交代了几句:“替我看看王上,问问他近来可好。再帮我看看公主,是否一切健康。还有扶苏......从他出生到现在,我还未曾见过他,你也帮我仔细瞧一瞧。”

章邯听得莫名一阵心酸,只得使劲点头应着:“知道了,您放心吧。”

赵姬还想嘱咐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她转首看向蒙毅,感激似地笑了笑:“时候不早,你们快去吧。”

“是。”蒙毅瞄了章邯一眼,“太后,那臣就先告退了。”

“去吧。”赵姬轻轻推了推章邯,章邯回过头来,竟意外地在她眼中察觉到一丝隐匿的希望。

直到蒙毅带着章邯走远,赵姬依旧伫立在原地。

远远守着的容兮有些担心,上前来小声唤她。她这才回过神来,苦笑几声:“没想到,我与自己的儿孙竟需要一个外人来牵连。你说,这是不是个笑话?”

容兮知她心中定是五味杂陈,便轻声宽慰:“太后还需将心放得宽些。这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王上总有一天会放下心中的怨恨的。”

赵姬无奈着摇了摇头,又回首看着这幽深的宫苑,长长叹息:“自作孽,何谈原谅。”

这边,章邯随着蒙毅来到了咸阳宫门外,他已经完全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

蒙毅却似安不下心来,示意他收敛一些,而后又担忧地低声言道:“一会儿你可能会碰上华阳太后。在她面前,你可千万不要替王太后说什么好话。”

“华阳太后?”章邯快速在脑中寻找着这个人名,却怎么也理不出头绪来。

见他这般费劲,蒙毅一把将他拽至宫墙下,压低声音小声解释:“她是先王的嫡母,也就是王上的嫡祖母。先王早年在赵国为人质,并不为人看中。后来他在吕不韦的帮助下,才求得华阳夫人的扶持,由赵归秦,一跃成为太子。华阳夫人没有子嗣,对先王和王上都看得很重。反而是先王的生母夏太后,似乎并不喜欢王上,更偏爱那个韩夫人和她的儿子长安君成蟜。”

章邯很是好奇:“这么复杂隐秘的旧事,你怎么知道的?”

“大哥告诉我的。”蒙毅撇撇嘴,“我常年在宫中行走,王上身边尽是些炽手可热的大人物。大哥说了,若是我什么都不知道,难免会得罪人。王宫里各方势力错综复杂,绝不是你眼见的这般风平浪静。”

章邯的眼眸暗了下去,他日日守在甘泉宫中,那里就像是个冰窖一般凄清。赵姬在那四方之地里,数着天上的星辰聊以度日,完全不曾被墙外的汹涌浪潮所摧折。那个被人遗忘之境,如若汪洋大海中的一座孤岛,困守其中,却能得到远离人世的安宁。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章邯想着,忽然意识到蒙毅方才说出了一个他熟悉的名字。

“长安君成蟜?”他思量着问道,“就是那个临阵倒戈的公子?原来他是王上的弟弟啊。”

“你怎么知道?”蒙毅惊讶地盯着他。

“大父曾经说过此事。”章邯认真地解释道,“大父说长安君投敌叛国,是秦国的耻辱。大秦的男儿可以战死沙场,却绝不能苟且偷生。”

蒙毅点点头,忍不住赞许:“王老将军说的太对了!你要记住他教你的这些话。”

“放心吧!”章邯大力地拍着胸脯,“我一定会为大秦血战到最后一刻!”

蒙毅见他如此严肃,不免觉得有些滑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才多大?哪里来的最后一刻?”

说完,也不待章邯分辨,一把推着他往里走:“一定记住我方才叮嘱你的,切不可乱言!”

蒙毅领着章邯绕过政事殿,兜兜转转来到深处的一座宫苑。这里十分幽静,庭院里种满了翠竹。院中还有一汪浅池,清风拂过,觳纹荡了开去,惹得水面上的几片莲叶轻颤几下,抖落下几颗晶莹的晨露。时节尚不到,莲花还未见花苞,不过那蓬开的莲叶已经很是让人喜欢了。

章邯哪里见过这些,不禁看的有些呆了,脚下的步子也慢了起来。

蒙毅察觉到他的分心,便小声解释道:“王后是楚王之女,王上怕她思乡,便让人在这沅茝殿前遍植莲花和绿竹。”

“哦。”章邯点点头,回首跟着蒙毅大步入了殿去。

沅茝殿与政事殿不同,与甘泉宫亦是不同。处处青罗纱帐,如梦似幻,像是做了一场温柔梦。

章邯刚入内殿,便听见一阵爽朗的笑声传了来。他寻声看去,见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正抱着襁褓开朗大笑。那妇人比赵姬似乎老了许多,额上、眼角是掩不去的皱纹。可她看起来却比赵姬明亮很多,挺直的腰板、微微昂起的下颌,透露出一种不容忽视的威仪。章邯暗暗观察着她,心里笃定这应该就是华阳太后了。

蒙毅站定,拉着章邯跪下身去拜道:“臣蒙毅见过王上、太后、王后。”

“快起来吧!”华阳太后心情正悦,头也没抬,只顾着逗弄怀中的婴儿。

章邯稀里糊涂跟着跪下磕了头,再起身时才发现秦王正诧异地望着他:“蒙毅,你怎么把他带来了?”

仓促被问,蒙毅不禁一愣。虽然临走前赵姬做了嘱咐,可华阳太后在场,他也不好提起赵姬的心意,吭吭哧哧憋得满脸通红。

“回王上,是我......臣自己要来的。”章邯见状,忙上前一步解释,“蒙毅说王后生了公主,臣便想着应该来给王上贺喜才对。”

嬴政本是坐在榻前,听他这么一说忙站起身来,微微拧着眉头看了他一眼:“王后产后需静养,你们俩跟寡人先回去。”

闻听秦王要走,寝殿竹帘一动,一位年轻的女子走了出来。

她面色苍白,却是长的极美。青丝如墨,眉目如画,秋波潋滟,眉间眼角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柔情。她与赵姬的美不同,赵姬的美是一种艳丽之美,第一眼便可让人失了心魂。而这人的美却毫无威胁,不甚张扬,像是织就了一张温柔网,不动声色地将人心融化。

她手边还拉着一个小男孩,那孩子看起来不过两三岁,眉眼与那女子一般清隽。

“扶苏,你父王要走,快替母亲送送他。”那女子缓步行至嬴政身边,嬴政本就挺拔,更趁得她娇小柔弱。

“是。”扶苏奶声奶气地答道,然后学着大人的模样向嬴政施礼,“儿臣恭送父王。”

“嗯。”嬴政轻轻应了一声,一眼瞥见站在一边的华阳太后,又俯身摸摸他的头,“好生听你母后的话。”

“王上坐的好好的,怎么突然要走?”华阳太后笑着望着嬴政,“昭彤前日诞下公主,王上昨日才从河南之地巡视回来,好容易见上一面,怎么不多待会儿?昭彤一直等着王上回来,请王上为公主赐名。王上可不能推辞哦!”

嬴政听完,面带歉意地看向王后,拉过她的手,眼中闪过一丝柔情:“前些日子寡人在外巡视,知道你快要临盆,便卜卦问天,没想到得了个豫卦。”

王后含情脉脉地望着他,莞尔一笑:“豫卦雷地,雷出地动,利建侯行师,这是个吉兆啊。”

“是啊。”嬴政亦是笑了起来,“昨日我回宫之前才得到消息,桓齮将军攻取赵国平阳邑在望,果真是应验了寡人这一卦。”

“臣妾恭喜王上。”王后屈膝道喜,刚一俯身,就被嬴政挽住。

“你身子还未恢复,这些虚礼就免了。”嬴政正在大捷的兴头上,不由觉得欣慰,“这个孩子来的正是时候,寡人相信,定是她给寡人带来了好运。”

说完,他蹲下身,刮了扶苏一鼻子:“靖天下,安人心,公主名号便作靖安,如何?”

还未等王后开口,华阳太后又大笑着逗着怀中公主,“靖安、靖安,这个名号好!名号已有,那名字呢?”

嬴政起身,望向王后:“这名字还是你来取吧。”

王后低头微吟:“彼美孟姜,德音不忘。德音,王上以为如何?”

“甚好!”嬴政点头,“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小说《大秦少府》 第九章 德音不忘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在线阅读

章节X

第一章老骥伏枥第二章将星轮回第三章似曾相识第四章东出大计第五章秦宫禁忌第六章天人永别第七章紫毫御笔第八章秦侯文信第九章德音不忘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