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千千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我的世界非你不可 > 第四章风里雨里,没离开过

第四章风里雨里,没离开过

Little亨利老师 2019-08-17 11:31:32

“王总好!”某一天的清晨,上班的打卡组在写字楼里四处奔波,各种颜色的高跟鞋快速的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大家都在给同一个人问候和让行,那就是王晓飞,她头也不抬,招呼也不打,大摇大摆的在楼道间穿梭,手里拿着一杯刚刚冲好的少糖卡布奇诺和一大堆文件,闲庭信步般走向财务部。

“小严,你帮我统计一下最近的一系列活动盈余情况,一会发给我。”晓飞大声的喊道。

“好的,王总。”一个响亮的声音回应着。

每天,晓飞都会给这个能力出色的小伙子布置工作任务,这已经成为一种常态,但其实这更像是两人在职场中交流的一种方式:在形形**的人和事面前,不能过于张扬,否则会原形毕露,招人耳目。制作形式各异的表格既是任务,也是为两人见面争取宝贵而又短暂的时间。

“最近工作上还忙得过来吧?没什么不适应的地方?”晓飞问道。

“谢谢王总关心,目前在曾总监的指导下还算马马虎虎吧。”严凯眼睛盯着自己制作好的那份报表。

“我有没有和你说过,在这间办公室,没有王总。”晓飞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她却丝毫掩饰不了自己作为女强人的霸气。

“对不起,王总,奥不,晓飞。”严凯的眼神在不停地闪烁,他不知道应该看向文件还是看向晓飞的眼睛。

“我看你最近眼圈又黑了,如果晚上睡不好觉,记得泡泡脚,缓解一下白天的疲劳。”晓飞表现出了对严凯微不足道的关心。

“昨天我和Amanda说过了,以后一些次重要性的财务报批、审核可以让她来办。”晓飞看着那些文件说道,她发现严凯不止一次揉自己的眼睛。

“Amanda在全集团可是以粗心而著称,可别让她坏了我的名声。”严凯对晓飞笑了笑。

刚刚还在安慰严凯的晓飞,突然停下来看着严凯。

“我们相处了也有三个月了吧,这段时间你还适应吗?”

“嗯,我没事,只是恐怕Amanda和曾总监已经有所察觉了。”严凯小心翼翼地说道。“万一告发的话,我们应该就完了吧?”

“首先他们有没证据,其次告发是需要勇气的,很可惜他们都不具备这两个因素,你就别担心了,他们的那点破事也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晓飞安慰道。

“可是……”严凯还想继续说下去,被晓飞突然打断了。

“叔叔的事情,我深表抱歉,我们在那时还并不认识,更何况人事那边也有自己的规章制度,正处于集团上升得关键阶段,所有人都在撸起袖子加油干,所有的焦点也都聚集于此,希望你能理解。”晓飞给严凯递上了一杯热水,严凯默默地喝了下去。

“其实您不必和我道歉,工作第一,感情第二,我理解。”严凯非常理性的回答。

“时间不早了,我先下去忙了,免得引起别人的怀疑。”严凯匆匆告别。

“去吧。”晓飞望着严凯离去的背影,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过,身为领导,她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个男人,身为女朋友,她也不知道严凯数据报错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财务报表中的数据的确和每年实际盈亏数据相差很大,晓飞作为集团的高管,每一年都会收集各个季度的大数据,反复经过核实之后才会上报。但是在近三年时间里,他没有发现严凯在这方面发生的任何纰漏,虽然她十分相信严凯,但如果数据不符合实际情况,这就犹如报假账,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严凯甚至这样做的后果,并且在审核过程中除了有严凯外,曾继强也扮演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严凯每一次的数据核算后都会由他部门的直属上司曾继强审批并上报,难道是曾继强搞的鬼?晓飞心生疑虑。

“你去你那个超有钱女朋友父母家了?怎么样?他们对你还满意吗?”卢绍毅问道。

“别提了,他们肯定看不上我。”严凯无奈的喝着柠檬水。

“是不是可逮着机会酸你了?我早和你说这种有权有势的家庭仗着自己有几个破钱就觉得自己是天王姥爷,肯定不会把咱们这种工薪底层市民放在眼里的。”卢绍毅不断地安慰严凯。

卢绍毅是严凯的大学同学,也是严凯在大学期间关系最铁的哥们。这还要从两人第一次参加一次活动说起,在一次社团的迎新派对中,所有人都怂恿不会喝酒的严凯喝酒。

“你都大学生了,怎么可能不会喝酒?”

“不会这么大了还要和父母报备吧?”

“北方来的汉子不是都超会喝酒吗?你装什么啊。”诸如这样的话犹如排山倒海般向严凯袭来,打得他措不及防、瞬间无地自容。

“他既然不会喝酒你就别勉强他了,他这杯我代替。”卢绍毅拿过酒杯一口气干了下去。

严凯抬头望着这个为自己挡酒的男生,他既惊奇又诧异,这么长时间以来还从未有过替自己挡酒的人。

“我为你挡酒纯属职业操守,你别误会,那群小兔崽子太不讲人情了,都是大学生,何必相互为难。”卢绍毅喝的醉醺醺,晃晃悠悠的被严凯搀扶着回学校。

“谢谢昂。”严凯简单的话语里充满着害羞。

从那之后两人就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一起参加社会活动,在比赛中互相竞争,在学习上你追我赶,卢绍毅的出现为严凯孤僻寂寞的内心世界中带来了一丝光亮。

“你别这么说人家,人家也想问清楚我的情况嘛,而且晓飞是很信任我的。”严凯挠挠头。

“好好好,人家信任你。”卢绍毅笑了笑。

“你说也奇怪,咱们业界传奇性的恐怖存在,无视任何人的至高之神,偏偏就对你有意思,凯哥要服我就服你!”卢绍毅举起酒杯。

“切,那还不是我工作做得好?再说了,哪有自己领导怀疑自己员工的?”严凯自豪的说。

“你这故事都可以上新闻了,XX集团优秀员工因工作出色喜得老婆一枚!”

就在两人谈笑风生之间,一场腥风血雨即将来袭!

“喂,Amanda,怎么了,我在外面和朋友吃饭。”严凯接到了Amanda的电话。

“严哥,王总刚刚到咱们这调取了近三年的盈余情况,大晚上的她突然要这个干嘛啊?该不会出什么事吧?”Amanda焦急的问道。

“你别着急,她应该真的需要吧,有事的话她就给我打电话了。”严凯十分镇定。

“但是最近三年的报表原件都找不到了,只有复印件,我就去给她复印了。”

“不可能丢的,一定在办公室里,你再好好找找。”严凯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

“女朋友开始采取行动了?”卢绍毅在旁边开玩笑。

“你在胡说你买单昂!”

第二天,集团临时召开大会。

八点半的办公室,众人议论纷纷,大家都在讨论开会的原因究竟是宣布好事还是有人要挂彩(被裁),对会议结果的押注掩饰不了一颗颗紧张不安的心脏。上午九点,所有人全部聚集在这间800平米的大会议室里。时间每一分每一秒的跳动,伴随着的是每一根汗毛的耸立。

瞬时间,大门敞开,晓飞和一众集团高管进入会议室,董事会的成员主持大会。

“近期,集团内部出现数据遗失、泄露并出现统计纰漏等重大失误,公司将会严查违反规定,徇私舞弊的行为,揪出有损公司正常工作秩序之分子,希望大家积极配合调查。”

“接下来是集团任免的宣布。”这个老男人翻开一个厚厚的本子,上面印刻着一个人的名字。大家很诧异为什么会在临近年关之时宣布这种让人不知道是喜还是悲的消息。

“因其工作过失,我代表董事会高层,宣布罢免财务部严凯原有职位,即日生效。”

所有人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感叹声,他们捂住自己的嘴,一双双瞪得奇大无比的眼睛望着已经从喜悦变为麻木的严凯。严凯以为自己在做梦,他努力的掐了掐自己的胳膊,他的大脑开始嗡嗡作响,犹如一台高速的发动机瞬间爆炸。

“散会。”

严凯好像突然全身麻痹,甚至连晓飞最后走出大会议室的一瞬间都没有看到,他来不及反应这犹如晴天霹雳的结果就瞬间淹没在同事的口水中,唯一能感受到的是身体被掏空的无动于衷。

风停了,雨停了,但天依然阴沉,路上的行人支着伞,麻木的穿梭在十字路口,通往未知的目的地。

“为什么?”严凯来到晓飞的办公室,他迫不及待的想要问清楚。

“我和你说实话吧,公司财务数据出现严重失误,而这项任务一直都是由你来完成的,所以公司对你产生了空前的信任危机,加上我爸妈的干预,让事情变得不可开交。”晓飞无奈的说道。

“那你应该知道这不是我做的,应当给一个机会让我去查明事情的真相,还我一个清白啊!”严凯愤愤不平。

“我当然相信你啊,但是并没有其他人可以代替你被怀疑。这么和你说吧,你已经被人盯上了。”晓飞趴在严凯的耳朵上说道。

“有人盯上了你,他们想要阻止我们之间的关系,通过这种手法来栽赃你,但你要相信我,我不会让他们得逞,一定会替你报仇的。”晓飞说道。

“集团上下那么多人,为什么被停职的一定是我?我要通过法律的手段来维权!”严凯十分的愤怒。

“集团任何形式的罢没有任何人可以撼动这种权威,你哪怕和集团打官司,最终也会是以败诉告终,现在生闷气是无济于事的,你是比谁都了解这点的。”晓飞也替严凯着急,但是她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平静了下来。

“你的退出我认为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因为只有你移位,我才能看到躲在你背后的是什么人在搞鬼。你离开集团后有两种选择,第一是去子俊的公司继续工作,第二是我会为你介绍一个全新的行业,你先去那边干着,等我查清楚事情真相,就会让你回来。”

严凯开始犹豫,面对这两种选择,他开始纠结,但更多的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突然间要离开自己熟悉已久的工作环境,熟悉已经上手的工作内容,去往一个遥远而又陌生的地方,严凯不情愿,也很恐慌。

“要我说,你就先去子俊公司做一段时间吧,他可以帮你做内部推荐,以你的经验和资质,是完全可以胜任的。”

严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今天一上午他经历了太多匪夷所思的变故。

“那就这样吧,你赶集去收拾东西,一会我让子俊来接你,马上董事会的高管要到我这开会,让他们看见我们在这密会就不好了。”晓飞把严凯推到办公室门口。

“我,我,我……”严凯说不出话。

“你放心,等着我的好消息。”

我只是不想失去你!严凯始终没有说出这句话。

“什么,你哥被停职了?”傅晓在给严璇打电话。

“妈,你小点声。我这也是刚听我哥说的。”

“天哪,他不是优秀员工吗?怎么会被开除呢?”傅晓十分的纳闷。

“哥没细说,但是应该是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了吧。”严璇猜测道。

“这小子,该不会是要背着我们跑路吧?现在简直都要六亲不认了?”傅晓激动地说道。

“妈!你别这么说哥。他说了,他不会离开Q市的。”严璇在电话那头说道。

“那现在正好他不忙了,是最适合和他谈谈财产分割问题的时候了,咱们去找他吧。”傅晓一秒钟都不想再等下去。

“妈,哥都这样了,你就先别打扰他了吧。”严璇有一些生气。“我会好好和哥说的。”

“那我可就靠你了,宝贝女儿,别让妈失望。”傅晓还没等严璇说话就伤心的挂掉了电话。

严璇身处在傅晓和严凯之间,显的左右为难。她回想起自己在求职初期,严凯陪着自己一家学校一家学校面试的场景,她从内心深处非常尊敬这个哥哥的。但是傅晓没日没夜的给她洗脑,加上生活所迫,她非常渴望需要一大笔钱。自从严凯和傅晓关系闹得不可开交、支离破碎后,往日幸福的时光便变得像钻石一样珍贵,往日能够轻松说出口的话现如今也只能装聋作哑。她不知道自己的这个“亲哥哥”会不会愿意帮助自己和母亲。

“你把你的小宝贝给开了?”消息很快传到了袁雪那里。

“这事你都知道啊?”晓飞端着酒瓶凝视。

“你们公司的员工前两天跑到我这酒吧里,每一桌都在说这事,想听不见都难。”

“他犯了什么弥天大错?这么罪大恶极?”袁雪一再逼问。

“公司那边数据出了错误,他是当事人,只能看出他,没别的办法。”晓飞装作漠不关心。

“可是,他是你男朋友哎,你也太夸张了吧?事情查清楚了吗?确凿吗?”袁雪想一个八卦少女趴在吧台上。

“公事公办而已,那有什么人情世故可言。不过,这事情发生的蹊跷,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查清楚的。”晓飞看着自己的手机,手机的界面还是她和严凯的合影。

“你们公司现在人心惶惶,你这招杀鸡儆猴表演的真的惟妙惟肖,我听他们说好像都默认你们之间的关系了,你这是在打消不良传言吧。”袁雪看到了晓飞手机屏幕里两人的合影。

“你整天不好好营业,光偷听这些来历不明的小道消息,这可都是回头客,小心人家以后不敢再来你这喝酒了昂!”

“好好好,我不打听你们大财团的事,但是严凯人不错昂,你如果要放弃他,我可不会放过他。”袁雪俏皮的说道。

“嘿你这丫头,我男人你都敢打主意,疯了疯了!”晓飞刚反应过来,袁雪早已溜之大吉了。

“你好曾总监。”一家日式料理店的包房中云集着两个把酒言欢的中年人。

“伟军哥还是这么年轻啊,风采依旧啊!”曾继强也客套着。

“那件事情真的是多亏曾总监帮忙了,我先敬曾总监一个酒。”周红端起酒杯。

“客气了周嫂子,替伟军哥办事,我必须竭尽所能。”曾继强露出了满脸的奸笑。

“其实严凯也是我们公司一直非常优秀的员工,但是说实话,我也看他很不顺眼了,我的爱徒Amanda工作态度一直非常积极认真,但是就是因为严凯,始终不能得到晋升。这一次王大哥直接下达的任务也算让Amanda得到了她应有的职位,我们各取所需吧”曾继强继续说道。

“严凯和我们王总的关系一直都是集团内扑朔迷离的焦点,但我们也就是道听途说,没有确凿的证据。本来公司内部就不允许相互恋爱,其次是严凯的背景和身世那也绝对无法和王总相提并论,伟军哥这一次的决策还是很明智的。”

“之后的话,我们家晓飞不会有所察觉,心怀疑虑吧?”周红问道。

“嫂子您放心,所有的原本数据我都是封存了起来,为了避嫌,所有的复印件都是由我们部门的Amanda完成的,晓飞不会怀疑的。”

“那么任免那边有任何问题吗?”周红又问道。

“任免是需人事和董事会一致决定的,这不是由王总一人就可以独裁的。只要严凯不在公司,腥风血雨的谣言就会停止,这对于王总也是极有好处的。”曾继强回答道。

“哎呀真的是太感谢您了,来我们赶紧吃起来吧。”周红热情的给曾继强夹菜。

今天终于迎来了难得一见的晴天,Q市的冬天无外乎就是两种天气遥相呼应——雾天和雨天。晴天对于长期沉浸在阴霾中的Q市人民来说,是福兆,也是好运。上午九点,严凯搭乘的出租车出现在L&C公司门口。

“哎呦,姐夫好。”子俊热情的招呼严凯,严凯刚刚从面试的办公室出来,就碰见了早在门口迎接他的子俊。

“人事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明天就可以办理入职了,我姐那边特意嘱咐我,一定要特别照顾姐夫,姐夫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就直接找我就好了,虽然我职位也不是很高,但是还是有一定话语权的。”子俊搂着严凯的肩膀。

“子俊,你知道我来这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能力不行。”严凯严肃的和子俊说道。

“那必须的啊姐夫,我这不也是替姐姐完成任务嘛,你就当我是个只会执行命令的机器人就行了。”子俊笑道。

“姐夫,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但是在这里你就放心吧,我爸妈那边我不会透露风声的。”子俊安慰道。

严凯看着眼前这陌生但是却依然现代化的办公环境,看着子俊那张天然无公害的帅气面庞,他只能选择暂时在这里干着。毕竟他从事的行业无论哪个集团或者公司都不会接纳他这样一个因为工作过失而开除的员工。而与其去一个完全没有接触过的行业,还要冒着极大的风险去适应挑战,那倒不如来子俊的公司,起码还有个照应。

“这里的财务部在楼下,走,我带你去看。”子俊在前面带路。

“我们这里虽然比较小,不像我姐那边,那装修奢侈的啊,闻闻都是钱的味道,但咱们这也算得上五脏俱全吧。IT行业的财务工作可能和你之前的不太一样,但是也都差不多,这方面你是老手,我就不发表意见了。”严凯看着周围忙碌的办公人员,每个人都在专心致志的做着手头的工作,时间在他们这就犹如生命般宝贵。

“奥,小公司嘛,当然生存压力就会比较大一些,当然工作压力也会大一些,不过这对姐夫你来说都是小case吧。”子俊在一旁解释道。

“财务部的总监是吕少易,他是我好哥们,靠谱,你以后有啥事找他也可以,我这就带你去见见他。”

子俊为严凯推开财务部的大门,带着严凯一路往里走到财务总监办公室的门口。

“吕哥,在忙吗?”子俊伸着脑袋问道。

“说事。”吕少易头也不抬的回应道。

“进来进来。”子俊招呼严凯进办公室。

“给你介绍个人,这是严凯,他明天就会在你们财务这边任职了,人事那边让我带他来找你先打个招呼,就当是报备一下,大家熟悉熟悉。”子俊用眼神按时严凯此时此刻应做个自我介绍。

“吕总监你好,我是严凯,之前在B&M公司做过财务总监助理。”严凯说道。

“B&M可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好公司啊,怎么上我们这来了?”吕少易抬起头注视着严凯。

“哎呀,吕哥,人家一直在大公司干,难免也会不习惯,到我们这来换一个工作氛围也正常嘛。”子俊在一旁解围。

“我想听严凯回答。”吕少易目不转睛的看着严凯。

“是这样的,我之前因为一些工作过失,所以被开除的。”严凯低着头说道。

“奥,是这样啊。”吕少易点了点头。

“吕哥,其实……”子俊想要替严凯说话,吕少易冲他摆了摆手。

“其实我根本不关心你之前怎样,但在我这好好干就行了,用工作能力说话。”吕少易说话根本不想拐弯抹角。

“我就知道吕哥最仗义了,谢谢吕哥。”子俊在一旁咋呼。

“行了,既然人事都没啥意见,我就更没意见,没啥事就出去吧,明天记得准时过来。”吕少易继续低头看文件。

“谢谢吕总监,我会努力工作的,明天见。”严凯终于松了口气,这对一个刚刚被人污蔑惨遭辞职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再好不过的喜讯了。初次接触,严凯知道吕少易应该不是个很好接触的领导,但至少他看起来像是个秉公执法的正直之士,这让严凯很欣慰。曾经受够了太多来自曾继强的不公平待遇后,他极度渴望能在吕少易这样的上司手底下任劳任怨。

“今天,我十分高兴的宣布,我们终于为财务部挑选到了一位能力出众的总监助理。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祝贺Amanda即日起担任B&M财务总监助理一职。”

B&M的会议室里也是掌声如雷,一位高管在财务部的会议室里当众宣布。卢绍毅满怀期待,心满意足的看着Amanda上台致辞。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用更加饱满的热情工作,也请大家多多指教!”三言两语中体现着Amanda对未来的期待。严凯的离职是她曾经做梦都不敢想的,更何况是以被开除的形式。而更令她想不到的是,她竟然这么快她就坐上了总监助理的位置,这既让她惊恐,又让她欢喜,而这中间,曾继强自然是功不可没的。

身为她的师傅——曾继强在入职时就对Amanda表现出了阵阵好感,这个穿着清新脱俗,留着长辫,身材瘦小,爱听周杰伦歌曲的女孩子完全符合曾继强对于清纯女孩的定义。但是在像B&M这样的大公司里,员工之间谈恋爱是被严格禁止的,因此,曾继强这些年为了讨好Amanda可谓是煞费苦心,不仅在生活上关心Amanda,更是在工作上为Amanda减负。正在两人的关系进展的如火如荼之际,“天外来客”严凯的到来阻碍了两人之间的沟通和来往,时间一长,Amanda和曾继强的关系也没有以前那么的强烈了。从此,严凯成为了曾继强眼中的绊脚石。现如今,严凯的离职促使曾继强积极向高管推荐Amanda,经过一段苦口婆心的劝说后,好不容易再一次获得和Amanda近距离共事的机会,曾继强自然不想放过这个天大的好机会。

“以后大家有什么事情就可以来找Amanda,我们期待Amanda的晋升能够为部门乃至集团带来更大的利益和回报。”曾继强作为财务总监做总结性发言。

“喂,宝贝女儿,我听说小凯被你们集团给辞退了?怎么回事?”周红厚着脸皮给晓飞打电话。

“妈,事已至此,我反而想问您,小凯到底哪里做错了值得您和爸这么煞费苦心的想要断掉他的饭碗?”晓飞大声的说道。

“你怎么怪到我们的头上了啊,我可是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啊,你爸爸那天给你的财务报表你也看了,那确实就是小凯搞的鬼啊。”周红激动地说道。

“那么,爸又去找了何方神圣拿到的那份财务报表?你们调查一个人至于这么心狠手辣,不顾及大集团的规章制度吗?公司机密遭到泄露,这可是违法的!”晓飞快要气晕了。

“哎呀,都是一家人,爸那也是为了你好,难不成你要和这样没有职业道德和诚信的男人在一起吗?难不成你要把我们都告上法庭吗?”周红也很愤怒。

“妈,我不和您争辩,但是我都这么大了,我做事还能没轻没重吗?我看人还能有错吗?你们整天让我赶紧嫁出去,我是盼星星盼月亮,可算盼来个像样的,结果呢,你们又给我一口否决。你们再看看你们推荐的那些男人,哪一个不是冲着咱们家,冲着我的钱来的?”

“爸妈也没有强迫你必须和他们结婚啊,你有你的选择权,但是唯独这一次的这个严凯是绝对不行的!”周红说完就挂了电话。

晓飞“啪”的一下把手机摔飞,周红最后的这句话点燃了她的好胜心,她决定要证明给他们看,严凯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她企图改变这个已经腐朽的的家门。

周红转身看向电视,此次此刻的新闻上正在播报来自老城区的某对老人和来自新城区儿媳的因为赡养问题而各执己见。女人都是有着天然的第六感,周红意识到了自家的这场战争也是在所难免。

小说《我的世界非你不可》 第四章 风里雨里,没离开过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回家之路,步步惊心第2章家门宴OR鸿门宴?第三章还有多少,未曾揭晓的秘密第四章风里雨里,没离开过第五章不被看好的飞鸟与鱼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