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一生一梦若浮云

更新时间:2018-07-23 16:03:59

一生一梦若浮云 已完结

一生一梦若浮云

来源:悠空网作者:文信茶分类:武侠主角:无泪萧向承

经典小说《一生一梦若浮云》是文信茶最新写的一本温馨,武侠,悬疑类型的小说,主角无泪萧向承,内容主要讲述:无泪:我爱他,但我亦知道,她对他很重要。所以我忍受着她一遍遍地伤害自己,只是为了不让他为难。遇见他,是我的劫。看过生离死别,看过相伴天涯她想的,只想能够和他相依到老,即使,我们的身份不和,那又怎样?可是,我们终究没能走在一起。世上,有太多的无奈。最后,我留给自己的,只有那首《总相依》。萧向承:她是个云淡风情的女子,那不经意的笑容,便让我彻底沦陷。遇见她,是我的幸。这么多年,终是让我等到了一个爱的女子,终于等到了一个可以陪我看尽世间繁华的人。莫桑:我唤她丫头,我亦知道她喜欢的是那个人,那个人,是我一辈子的朋友。遇见她,是我的命。她不爱我,没有关系。只要让我守护在她身边,能够看见她,我便知足。夏凡夕:我爱了他十四年,等了他七年。可是他却爱上了别人。遇见他,是我的难。只是,难又如何?我一定会成为他的新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进入堂内,青竹又将事情的始末讲了一遍,并带萧向承将白羽的房间再次查看了一遍。一行人回到厅堂内,萧向承一路并未说话,只是皱着眉。秦定见他如此,猜他有什么发现,便问:“你可是想到什么?”萧向承却笑答:“未曾。”青竹吩咐堂内弟子备上晚膳,用完晚膳,众人各自回房了。

无泪回到房中,并未歇息下。掌了灯,将宣纸铺开,研了墨,执起毛笔写起字来“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是那画上的题诗。练了许久,正到了亥时。无泪进得内屋,将那素衣脱下,换了身黑装,吹了灯,出了房间。

无泪来的却是白羽的房间,门口有弟子守着。无泪拟了个隐身术与穿墙术,直接从房门口进去。进了房间,无泪并没有别的动作,只是合上眼,将自己的灵气集中,运用那回原术仔细把房中各个角落的一丝妖气汇聚。慢慢将那妖气显现出来,无泪睁开眼,竟是一串翠薇。无泪挥手将那妖气散去,转身离开。

萧向承来到分堂后,大师兄的案子便交与他了。无泪与秦定便给他打下手。事情有多少进展无泪并不太清楚,萧向承也不大说起。萧向承有事与她做,她便做。没事,她便在亭中喝茶。

华洛城的街上很热闹,以前无泪在重宇门的时候鲜有机会下山,这次来到华洛城,也未曾好好地看看,无泪想着,边逛逛边看看能否打听到些消息也是好的,至少可以避避莫桑。想到莫桑,无泪不禁有些无奈。自从无泪来到重宇门后,莫桑便总缠着无泪,无泪在亭中喝茶时,莫桑总是在那一直说个不停,无泪从不回他,他也不介意,依旧说得手舞足蹈。说着说着,每次都会说无泪的气色不好,要给无泪把把脉。无泪自是不允,每次都是瞥他一眼,然后离去。无泪知道莫桑是好奇自己的真身是什么,想方设法地想要试出来。只是,连无泪自己都不知道,他,又怎会有办法知道?

无泪走至一茶摊,有好些人围在那,无泪上前一看,原来是有两位老者在下棋。无泪笑笑,这华洛城的百姓倒是会修身养Xing。这茶摊虽简陋,却因着这下棋之人显得高雅起来。下棋的其中一人着青衫布衣,另一人着亚黄麻衣。从这棋盘的局势看,黄衫老者那边甚是危险,已被逼入绝境。旁边观棋之人也甚是君子,只是瞅着棋盘苦思,想着若是自己,该如何走下一步。那黄衣老者起初也是蹙眉沉思,却又忽而一笑,捋了一下胡须,执起衣袂黑子落下,局势瞬间回转,再细一看,棋局却是已经赢了。众人不曾想黄衫老者一步棋不仅峰回路转,还赢了整盘棋,纷纷叫好。那青衫老者在看见黄衫老者落了那步棋后,便站起来,向他作了一揖,大笑道:“快哉!快哉!今日得见先生高艺,吴某之大幸,吴某自愧不如!”,那黄衫老者也站起,背起鱼篓,向对方作了一揖:“老朽山野匹夫一个,岂敢担先生大礼,下棋也只不过是平日之好,哪称得上棋艺,今日幸赢得先生半招,也是上天怜爱罢了!现下老朽也该回去了,午时已近,回去晚了,家中无米下锅,老婆子又该念叨了。”说完,准备离开茶摊。青衫老者道:“先生慢走,不知以后可在拿出寻得先生?”

“有缘自会再见!”话音刚落,黄衫老者的身影便隐如人潮之中。

众人见人一走,便各自散去。无泪正准备离去,却叫那棋局旁桌两人的对话定住了脚步。“你不知,我平日皆是去那城西白巫山的挖鲜笋换些钱。白巫山山势险峻,平常人上去不得,我是凭着这自小练的登山功夫才可上去,那里的竹笋因着白巫山的气候,也是最好的,易卖,价钱也可以卖的高。那竹林深处我是从不敢去的,只因那竹林太大,我怕进去了会迷了路,出不来,况且那竹林茂密,也不知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因此,我也只是在竹林边缘挖笋。可是,不知怎的,近日我再去那挖笋,却遇见了件怪事。每次等我刚走进那竹林,就马上出来了,这么说吧!就好比你打开房门进房去,你两脚刚在房中站定,明明你是已经进了房间的,你却发现你站在房间外面,那房门就在你后面,好似你刚才从房中出来一般,明白不?”

“不明白,听起来挺玄乎的,你不是故意编些话来唬我吧!”

“去去去,说真的呢!我当时奇怪,还以为自己脑袋不清醒,转个身就又踏入竹林,结果还是一样。吓得我一身冷汗,哪敢在那多待,赶紧跑下山。那日没有挖到竹笋,拿什么换钱。回到家中跟我家那婆娘一说,结果我家那婆娘硬说我是偷懒,寻着借口骗她。第二日又逼着我去挖笋,我自是不敢去白巫山,便去了别地挖笋。只是别处的笋哪有白巫山的好,这价格抬不上去,钱就少。回家去,我拿婆娘又冤我扣了钱买酒喝,我这是有苦说不出啊!”

“我看是那白巫山的竹林中有个竹仙,他见你总去他那挖笋,将他的子子孙孙祸害了不少,想着法子对付你呢!”

“你莫要吓我,我待会还是去烧些香好了!”

城西,白巫山,竹林,是那吗?

无泪问了路,出了城,朝白巫山走去。走了约两个时辰,终于看到了白巫山。那山果如茶摊之人所说,险峻万分,高入云端,山顶云雾缭绕,看不真切,竹林处在半山腰上。山险峻,但要上山,对无泪而言却不是难事。浮云山势比这白雾山是还要险上许多的。

无泪很快便来到竹林边缘,竹林布了阵法,但显然不算高明。无泪很快便破了阵法,向竹林深处走去。

与其说是竹林,不如说是竹海,连绵不绝的竹海。无泪走了将近一个时辰,却还是在这竹海之中,又走了片刻,眼前豁然开朗,是一大片绿草地。草地的三面所临的还是竹林,另一面却是一面山墙,山墙下有一潭池水。山墙并不高,有清水沿墙体落下,汇入池中,算得上是以小型的瀑布。池离那池水不远处有一株翠薇花,那株翠薇约有二十尺高,花枝四展,将竹屋上方罩住,只是那花开得萧条,有些颓败之意。再过来些有一竹屋,竹屋前置着一个石桌与几个石凳。那株翠薇便在竹屋的后面

定是这了,无泪感叹这清幽的环境相比于浮云山倒另有些意韵。又看看竹屋后的翠薇花,道:“你出来罢,我有些事想问问你。”

没有人回答,无泪笑笑,迈步朝竹屋走去,到了门旁,伸手正准备将门推开,却又一阵利风从旁侧袭来,带着一股浓烈的敌意。无泪侧身躲开,跃到几尺之外。

猜你喜欢

  1. 穿越种田小说
  2. 幻想小说
  3. 重生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