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半扇孤阙歌

更新时间:2018-09-11 14:10:01

半扇孤阙歌 连载中

半扇孤阙歌

来源:天天云作者:尘蔻分类:仙侠主角:牧画扇

主角是牧画扇的小说是《半扇孤阙歌》,它的作者是尘蔻所编写的幻想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牧画扇,人皆言你不跪天不跪地不跪神不跪人!今天,你是站着十万人陪你死,还是跪下来自己死!”——很多年前,世人谓我有铮铮铁骨,不跪天不跪地不跪神不跪人,乃举世英雄。我以为我会血冷于青松之下,生平侠事写满墓碑,受后世百代之尊崇。——然。 我挚爱之人生生挖出了我骨,成一把扇子,送于他新妻。很多年后,有人提剑置于我颈:“卿本英雄,奈何为祸!?”我指着跪于归雁城前那尊我的石像,她还跪在十万人的冤魂之上,受万人唾骂,笑问他:“我不为祸,如何成全你们这些英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汪若戟居然有私生女?这消息如同水花溅入滚烫的油锅,在隆天城里各位主子的府上炸开了锅。

汪若戟,隆国一大传奇人物,没有任何修行过的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背景的他,爬到了隆国三相之一的位置,在这个崇武的国度里,简直是如同神话一样的传奇。

除了霸相这个官称之外,私下里更多人称他魔心佛相,是因为这位相爷长相颇有佛意。可是,这个面善之人,是世间最阴狠毒辣的角色。有言:隆天有霸鬼,啖稚童心作饭,饮人血作茶,卧人骨作榻,民脂建人间第一美苑。不得不谓是人间大恶大贪之流。他脾气古怪,阴险霸道,心狠手辣,贪污受贿无恶不作,掌管着隆国最阴暗的枢死机构疏红苑,死在他手上的凡人也好修士也好,无可计数。这么些年他的仇敌一天比一天多,朝廷里参他的本子,野下里骂他的绘书可以堆成一座山,每天想杀他的人,排队都不知道排到猴年马月去了。可奇怪的是,对于这些事情,圣帝俱置若罔闻,他一直安安稳稳的在仕途上越走越稳,越走越宽,依旧横行于朝廷内外,无人能企。

另一奇事是他到现在,无妻无子,没有任何亲属家眷。唯一一个亲属,也就是他所谓的远房大外甥,汪庆,可世人都知道,汪庆就是死了,汪若戟也不会眨一下眼。

而汪若戟混迹于朝野之上市井之间江湖之内时,经常撂下的一句话就是:“相爷我无妻无子,无牵无挂。你厉害,我动不了你,可是我可以杀你全家,你有本事,你来杀我全家咯?”

所以说,当霸相被曝出接私生女回家之后,整个隆天城都沸腾了。

一时之间,有处在阴地里观望事情发展不敢轻易做出回应的,有在背地里看热闹的,也有直接明面上的对头公然嘲笑污蔑他的,也有上门拜访恭喜的,还有准备拿这个事情做文章的,是牛鬼蛇神悉数登场。

所以,短短数日,霸相府的门槛都被人要踏破了。可是,无论是谁,都没真正见过他那位私生女。因为相爷说了,他这位闺女,刚到京城,水土不服,告病在床,无法见客。

可不论是怀揣什么心思,这些人来看望相爷,总是要送礼的。于是前几天,相爷收礼收的很开心。

而现下,霸相已然开始后悔了。

因为府上来了位,他非常想拒绝却无法拒绝的贵客。

这位贵客是个侍女。桃面梨妆,一双芙蓉丽眸晶亮如星,花黄贴面,眉心点三瓣珞朱,眉目之间,灵气十足却又颇带着大家闺秀的落落大方。精梳的双叶髻盘于耳后,精雕细琢的镂空金枬绾在其中,衣是上好的叠云锦,裙是极亮的楠丝绣纱。若说十分之美倒是不至,可那端端怡然的气质,足以让很多男人侧目于之。

“老祖听闻贵千金身体有恙,特遣妾身来拜礼。命妾身给千金好好查下体脉,日后,老祖会亲自查贴丹方,安排妾身为她炼炉药丹。”

汪若戟面色如常,笑容依旧,可谁也不知道,想起两日前的场景,他心里有多少不安。

两天前那夜大雨古怪的很,尤其是连他都感觉到那天他的霸相府头顶上,雷霆比别处的,声势要大的多。雨停之后的第二天,陆炳又来报说敲不开墓幺幺门了。汪若戟觉得有些蹊跷,决定亲自去查看一番。结果到了门口敲了半天不见人来应,他心里才忽一个突,命人将门砸开。

结果里面的场景,让他半天都没缓过神来。床边,床.上,全是乌血,墓幺幺就趴在床边,生死不知。

他挥斥了众人,命陆炳去奥医馆请了最好的奥医来看。那老迈奥医,是汪若戟的熟人,叫连守安。连奥医在墓幺幺房里呆了整整一天之后,出来看着汪若戟的表情异常的复杂。

他这么跟汪若戟说的:“相爷,令千金到底受了多少罪啊。老朽行医这么久了,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年轻的闺女身上,有这么多伤,看的老朽都于心不忍。可那些伤都又俱是老伤,并不至于让她如此。只是——”连守安当时看的出来很是犹豫和纠结,过了很久,才在贴于汪若戟耳侧,说:“她身体里有一种异常之力,绝不是化力。若不是我灵体特殊,怕是任何人都无法看出。”

汪若戟听的心惊。连守安和他有过命的交情,他倒是不怕他走漏风声,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对连奥医撒了谎:“我这个闺女从小就有隐疾,那不是什么力量,那就是她犯了病而已。”

连守安并没有再说些什么,带着复杂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再次重复:“她是个苦命人,这么多年,我这个当奥医的,第一次被病人给惊着了。”

想到这里,汪若戟心里更是不安了。

连守安可以帮他保守这个秘密,可是娥筝不一样,她如果见到还在昏迷的墓幺幺,绝对会露陷的。

丹祖是不能得罪,可是,想起他曾答应过的话,哎,也罢,得罪就得罪吧。

纵然脑里千涛万浪,汪若戟依然面不改色的应承着:“娥筝姑娘太客气了,我家小女也就是普通的水土不适,丹祖这份礼太大,小女无福消享。改日小女病好,我一定携她登门亲自向丹祖告礼。”

娥筝微微一笑,“相爷不必多礼,老祖说了,一定要我妾身自观体,他才放心。”

就在汪若戟决定直接拒绝的时候,管家陆炳小跑到他跟前,耳语了几句。

“好。”汪若戟笑了起来,站起身子,微微一欠身说,“我家小女邀请娥筝姑娘前去知礼。”

汪若戟亲自将娥筝领到了地方。在墓幺幺闺房外,汪若戟轻轻敲了敲门,说道:“幺幺,有贵客来见,体服好了迎之入内。”

屋内传来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父亲大人,已可。”

过了片刻有余,汪若戟焦虑等待着的娥筝,终于从墓幺幺闺房里走了出来。见到汪若戟,娥筝温婉一笑,欠身施了一礼,说:“相爷不必过于担忧,汪小姐只是身子过于虚了点,待我回去炼出丹药,一味下去,尽可恢复。”

汪若戟面色平静,心里却在嘀咕,娥筝没有看出来这个丫头有古怪吗?这个丫头,怎么会连娥筝都瞒过去呢?

-------------**——————————————**——————————

“主人,那姑娘就是一个普通官家小姐,除了好像受过重伤之外,并没有特别之处。而且,她身体里没有一点修炼过的痕迹呢。”娥筝跪在一处寒泉边,寒气所逼,身体止不住的发抖。“恕贱婢斗胆多嘴问一句,实在不明白,命元神魄归天的话还会引起天地感应吗?就算能引起天地感应,一个人的命元神魄如果归天,那人岂不就已经魂飞魄散了?所以,主人为何要猜测那姑娘会有雷魄?”

仔细一看,那寒泉里竟没有一滴水,汩汩涌出的只是阵阵寒烟,如水一般流满了整个泉池。淼淼烟水之间,一人浑身赤裸地趴在池边,浑然不觉那刺骨的冰寒。

他并没有回答娥筝的这些疑问,只是冷疏地反问了一句,“你可将我的话带到?”

“带到了。可是看她那反应,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娥筝跪着不敢抬头,心里却在腹诽,连我都不知道那句鬼扯一样的话是什么,更何况是她?

寒泉里的男人,温软的声音里带着失望。“难道,她真的已死?”

————————**————————**——————————

推开房门,汪若戟走进了房间。正在服侍墓幺幺喝药的丫鬟,见到他,赶忙放下药碗就地福礼。他摆了摆手,“你下去吧。”丫鬟应声,匆匆离开。

走到床前,汪若戟端起了丫鬟刚才端着的药碗,视线低垂,一勺一勺的凉舀着药。“你差点死了。”

“谢谢你救了我。”她轻轻回答。

将药在嘴边轻轻吹着,汪若戟的动作细致而温柔,可他话里却无一星半点。“我其实想你死了才好,你死了,我就省了大事。”

“呵,咳咳。”因一个笑使得喉里虚浮之气化成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墓幺幺本就苍白的脸色,现在更是惨白无血色。她靠在床边,有些嘲意地看着汪若戟递过来的药勺,“既如此,为何还要救我。”

“因为你毕竟还是没死啊。”汪若戟轻描淡写的说着,手里还在一口一口的喂着墓幺幺喝药,“话说回来,你不告诉我,你是怎么把自己搞这么惨的?我挺好奇的。”

回答他的仍是可期的默然。

送于嘴边的的药勺停在了半空,汪若戟始终儒和的面色依旧,只是轻笑间,暗流涌动着她清晰感知到的冷漠杀机。“小丫头,你是不是真当那个镯子是你为所欲为的护身符了。”

“牧画扇。”

那三个简单的字,经由汪若戟轻描淡写的声音,猛然砸中她的心神。

紧接而来的,就是沉默——各怀心思的两人,于此时皆选择了静默。

“是,怕是现在谁也不敢提这个名字。就算是我汪若戟,提起这三个字的时候,也会顾虑是否隔墙有耳。可——”他停顿了下,手里的勺子在药碗里轻轻的搅动,浓稠的药液似黏住了他陈冷的眼波。“你知道吗?我忽然有个很奇怪的想法:或许,你就是牧画扇?或许这世上真有如此高人,不但可以从那人手里将牧画扇救出,还能给她换张脸面。”

汪若戟说的细慢,依然并不看她,好像整个房间里只有他自己一般自问自答:“可又想来,如真是她来求我,我自是定要答应的,不念情分,也要对她背后有如此手段的高人表示一下尊重。可如果你不是她——”

“我为何要答应。”

始终轻声细语的男人,于此时缓缓抬起了眼,和煦炯然的瞳里,于此时黑沉如他手里的药———虽是笑着的,可是墓幺幺,却分明闻见了一种血腥,一种煞气。

“而我又为何,不现在就杀了你。”

汪若戟以为他一番如此惊天动地的猜想好歹是块石头,可以将墓幺幺的心神里砸出波澜起伏。可是,她靠在床前,只是眨了眨眼,眼波死如枯井,他之言语,好比一片落叶飞入云间,不惊一点涟漪。

“汪若戟,我可能最多只有十年可活了。”

“嗯?你怕是想多了,毕竟我现在已经在认真的思考怎么把你杀了。”汪若戟很是诚恳。

可她并没有理会汪若戟或许是真话的话,静静地望着他,一字一句的说:“汪若戟,你也要死了,怕你至多能撑个几年。”

汪若戟的手停住了,仿墓幺幺说的那个将死之人不是他,目光炯炯却静谧:“你为何会知?”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女子墨绿色的瞳孔有一瞬间,闪烁着灰白色的荧光。

“当年你的故人未曾救下你的妻儿,她也不知道你真正所愿,所以,她差点杀了你。我和她不一样,我相信你一直都在为了这个祈愿不顾一切。很可惜的是,据我所知,你的祈愿还没有实现。我不知道你到底做到了什么地步,可或许,你到死的那一天,都不会实现这个祈愿了。但是我可以,我会比你活的长一点,久一点。她当初不曾许你的,我今天许诺给你:汪若戟,我会为王家满门七十八口,一笔一笔地报仇。所以,你看,我墓幺幺到底谁,我又有着怎样的过去真的重要吗?这些小事,在你的心里,真的比你毕生所愿还要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我想成为第二个你,我想成为一个像你一样的坏人。”

在世人眼里,汪若戟也算是中年美男子一个,儒雅佛相,哪怕是杀人,都是和和旭旭,一团和气,无论何时,世人从未见过他失态之色。

可现在,恐怕任何人都不会相信,这个面容扭曲到有些恐怖的男人,是有着佛相的汪若戟。

因世上无人知,在汪若戟的心里只有一整座荒山,在那荒山之上,堆满了一座又一座的老坟。面具戴的时间过久,久到他如今突被仇恨撕毁之时,变得异常可怖。

长长的几个呼吸,汪若戟才戴上了熟悉的笑容,只是那笑容,比冬日峭壁上的寒冰还要冷上三分。“成为坏人有什么好的?日见刀悬,夜枕戈眠不说,你一个姑娘家,名节基本不要想了,会天天被人戳着脊梁骨骂,天天被人当成瘟疫一样躲着。到最后,好点的,孤独终老,差点的,死无全尸。”

“于是?”她之言语散漫而无解,比起牧画扇所受之罪,汪若戟所言,轻如羽,薄如纱。

“可我为何要信你。”他如是问着。

“因这世上,你汪若戟不会告诉任何人你的秘密。他日若你身死,你也只会将这个秘密带入坟墓。我也有故人已入黄泉,现在的我,绝对不敢下去见他。我问你一句,来日九泉之下,你可敢见你的妻儿?”

墓幺幺的话,字字诛心。

良久,他再次端起了药碗,“你为何知我要死了。”

“我说我用眼睛看出来的,你信吗?”

“不信。”他很干脆。

墓幺幺低头专心喝起了药。

“对了,娥筝见你说了些什么?我可不相信,她什么都没看出来。”

“她就是给我观了观体,没说别的。”药有些苦,墓幺幺皱了眉头。

汪若戟显然是不信的,但是也并没有追问。“最后一个问题,你到底是不是修行者?”

“不是,我是普通人一个。”

“你昏迷的时候,我找了奥医来看。他说你身体里有一种奇特的力量,却绝对不是化力。”汪若戟把碗放下,若有所思的看着墓幺幺。

墓幺幺眼神一凛,“还有谁知道此事?”

“无人,那奥医和我交情足够。”

“汪若戟,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看着站起身要离开的汪若戟,墓幺幺声音沉哑。

在推开门走出去的时候,汪若戟留下了一句话:“墓幺幺,我最后劝你一句,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好人当不好可能会死,可这坏人,当好也好,当不好也罢,都会叫你想活活不好,想死死不了。”

猜你喜欢

  1. 职场对决小说
  2. 轮回重生小说
  3. 悬疑小说
  4. 江湖恩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