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阿离的异界爱情

更新时间:2018-09-12 09:34:27

阿离的异界爱情 已完结

阿离的异界爱情

来源:好书云作者:阿菜分类:仙侠主角:秋水离慕容云翔

主人公叫秋水离慕容云翔的小说叫《阿离的异界爱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阿菜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秋水离觉得自己是一个平凡的人,她的人就如她的日子一样,平平凡凡,可如果要细细地说起来,她又觉得自己并不是那么平凡。秋水离对天地初开的故事很迷恋,不过她并不太喜欢中国本土的关于女娲造人的故事,相较之下,秋水离更喜欢西方的《创世记》故事,说天地初开的时候,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十年前,我和他走散了,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因为那时是叫他南瓜,之后他失去了记忆,在一天,我走散了,我一直在找他,一直找一直找,找了他整整十年,现在我不好容易有了南瓜的消息,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进去看一看。”秋水离说得天花乱坠,完全不去想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话说……十年前她好像还只有十多岁吧?

说是这样说,不过那边的炎华竟然感动了!

只见炎华的目光闪忽闪忽地,说话的语气也温柔了很多很多,目光也变得柔和下来,她温柔而又担心地安慰着秋水离:“可是……可是现在原云殿下里面,你如果进去,会被他看出身份,那时候他如果将你当做刺客,那可就惨了!”

“我求你了,你知道我这十年是怎么过的吗?无论如何我都要进去看一看,确定一下。我知道,以原云殿下的本领,杀了我绝对不成问题,但是我想和南瓜相聚,如果遇到南瓜,南瓜会向原云解释一切的。”秋水离张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哽咽着的声音里带着些乞求的味道。

炎华有感动地看着秋水离,她想了一想,以秋水离的本领绝对伤不到原云分毫(枪杀事件不论!),自己不如成全她,毕竟也难得她一片痴情。于是炎华就把点心给了秋水离,要秋水离将这点心送进去,同样告诉秋水离进去后应该怎么做或是什么的。

秋水离感激地看着华炎,这里的人都是太单纯了,海离是这样子,红原兰也是这样子,连个美丽的侍女也单纯得可爱,不过这样单纯得人,却去骗他们……秋水离对自己知产谎的行为有些惭愧了,想着以后如果有机会,再向这些聪明善良的人解释吧……

于是秋水离端着点心和酒水,低着头向那扇美的门走了过去。

这里的侍卫也不加阻挡,也许他们都知道炎华吧,也知道会有侍女进出吧,更或者他们都将秋水离当做了华炎。

秋水离轻轻地推开了门,这屋子的确很气派宽大,屋子里的陈设也极尽精美奢华。但秋水离也不敢多看,她走进屋子里后,就转身关了门,按着华炎的话法,这房间……不,确切地说这里应该只是大厅,不过好像也不是的,但先不管那么多了。

现在的秋水离只要知道这房间里通着另一间房间的就可以了。

而且原云就在那间房间里,这里还真是的好大好气派啊,这里的墙壁都是白色的,上面挂着各色美丽的画,还有各种精美玩意儿,而前亮毫的几根圆柱上面都雕刻着鸟兽图纹。

走了几步,又是一扇精美的门,这扇门是木制的,比之前的那扇门要小一些,也要精致一些,这里还的是四通八达啊,这都是什么要,迷宫?

不再多想,秋水离向那扇门走了过去,刚刚走到那门的前面,房间里就传来了原云豪爽的笑声。

“我对这些事情都没有什么兴趣,你们如果真的想做,就去找别人吧。我这里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只听原云的声音这样说着。

秋水离突然听到了这样一句话,不由地有些疑惑。

原云在和谁说话?他们又在说些什么呢?

秋水离想靠近一些去听一听,哪里知道她刚刚一动,屋子里就传来一个十分警惕的声音:“谁?”

这声音突然响来,让秋水离吓了好大一跳。这秋水离也猛地站住了。

差点忘记里,这个世界的人都是一群听力好得不像人的怪物!1

很快地,屋子里又传出来一个陌生男子的警惕声,“谁在外面!”

“我是给殿下及各位客人送点心的侍女。”外面的秋水离小心翼翼地回答着,在心里暗骂,想吓死我吗?迟早会被你们这群敏感的人吓死!

正当秋水离有些紧张时,屋子里又传来了原云好听的声音,“你们不要紧张,是我的侍女华炎罢了。”

说着,那原云又向门外的秋水离唤道:“你进来吧!”

秋水离松了一口气,慢慢地推开门,然后秋水离就看到原云和两个男子分主宾坐下来了。

原云穿着一身月白色的衣裳,闲适地坐在一张极大的雕花椅子上面,懒懒地看着下面的人。不过他没有看向这走进来的秋水离,仿佛觉得秋水离没有什么好看的,又或是他也以为秋水离就是炎华。

他的表情很自然,秋水离有些庆幸,看来他的伤已经不碍事了,再看他一方的平排的两张略小的一些在椅子上面,分别做着两个陌生的男子,一个穿着土色的衣服,披着一件褐色的半新不旧的战袍,额前横勒着一根土色的带子,相貌挺平凡的,然而他醒目的标志就是他的脸上有一道略长的刀疤。

而另一个男子却是着一身红色衣裳,长得有些斯文,又有带着一些阴冷之气,他们没有注意到秋水离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侍女,只顾继续和原云说着话。

秋水离走到原云的桌前,将所有的点心和酒水都摆在原云的桌面上。原云还是没有去看秋水离,他一直以为秋水离就是炎华,他看着炎华将所有的点心都挤在他面前的桌子上面,不由地有些吃惊,问道:“炎华?你怎么将所有的点心都摆在这里?将点心拿过去给客人啊!”

这话刚刚一说完,这原云就觉得不太对劲了。

炎华的性格原云怎么会不知道,这样的错误华炎怎么可能会犯?这是怎么会事?原云感觉不对,警惕地抬起头来看向这个走来的侍女。

然后他看到了一张很美丽的脸。

然后他就怔住了。

这个人……怎么会是秋水离?

秋水离知道自己做了傻事情,好是尴尬,她十分不好意思地对原云笑了一笑,原云还是怔怔地看着秋水离,正到秋水离说一句:“对不起,华炎知道错了。”

秋水离的话刚说完,那边的两个男子就哈哈哈地笑了起来,目光不由地落在了秋水离的身上,那边的那个脸上有疤的男子首先忍不住笑着说道:“没有想到呀,原云殿下就是不一般,就连着原云殿下身边的侍女都只对原云殿下一个人忠心耿耿,连点心都舍不得给我们,只给着原云殿下一个人吃着。”

这话分明就在取笑秋水离和原云。

秋水离脸上微微一变,又尴尬又窘迫,不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过现在她的身份是侍女,还是得将点心送过去,于是秋水离转身,重新端起那点心。

她一转身,那边的那个带疤的男子就不再笑了,他痴呆地看着秋水离,这个女子的容貌……冰肌玉骨,绰约多姿,眼睛就像是水波一样,一对上这双眼睛,就让人不由地沉了下去。

这个人,长得实在是太美丽了。

所以这男子看得呆了。

“华炎,你过来。”那边的原云向着秋水离吩咐道。

秋水离端着这点心,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将点心给客人?不过刚才这原云不是让她过去吗?

这是什么意思啊这是……

不过主子有命令,秋水离这个做“侍女”的也没有办法,只有跟着过去了。

于是秋水离走向原云,在原云的身边站定,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脸上有刀疤的男子直直地看着秋水离,一双眼睛色眯眯地,说道:“殿下还真不是一般人物,就连殿下身边的侍女都这样美丽动人。”

坐在这刀疤男身边的那穿着红色衣裳的男子也看了看秋水离,又瞧了瞧那原云,最后不屑地一笑。

“哪里哪里。”原云说着,又道,“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们就请吧。”

这么快就下逐客令了?

秋水离有些诧异,这原云不会是生气了吧?难道是因为秋水离让他失了面子,所以他现在心里不高兴?

秋水离有些后悔自己这么任性地跑到这里来了……

然而正在这时,那边的那个穿着红色衣裳的男子却冷笑了一声,目光在秋水离和森卡脸上分别一转,冷笑道:“原云殿下是等着和你人侍女风流快活吧?那我们就不打扰殿下了!”

原云一听,脸色一沉,“哐啷”一声,原云拍案而起,只见那张桌子,被原云一击便碎成了四片飞了出去。

秋水离吓了一大跳,惊得连着后退了好几步,正在这时,那森卡如流星赶月般掠到了那红衣男子的身边。

“你刚才说什么?”原云的目光如寒刀般阴森,语气也冷得惊人。

“我是说,你现在是准备等着与你的侍女风流快活吧!”红衣男子也不怕死,字正腔圆地重复了一句。秋水离又惊又怕,她站在那里,一时之知不知道该怎么办,这红衣男子也真是,看着原云发火了,他还这样故意去激原云,他不怕死吗?

果然,原云愤怒地盯着这人,眼锋一扫,冷声道:“木易,你想死吗?”

气氛已十分紧张了。

那边的跃镜见情况不对,连忙上前劝住两人,他劝解道:“好了,殿下,做不成朋友也不要变成敌人嘛!木易兄弟,你也是,什么玩笑的,现在也能乱开玩笑吧。”

原云仍然盯紧了这木易,木易亦不知死活地回瞪着原云,这场景实在令人胆战。

“殿下?”这带着些疑惑与茫然的女子声音从他们身后传了来,秋水离转身看去,却见那华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这里,华炎流盼了一下四周,一张被打成四片桌子,愤怒的原云提着木易的衣领,木易不甘的表情,而那跃镜正试图着解劝两人。

那一边,就是一脸不知所措的秋水离。

她看了一看,隐约地似乎明白了什么。

一定是那个秋水离!

不然为什么这局面会这么糟糕?想罢,这华炎又开始后悔自己不应该一时心软相信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以至于现在变成了这样。

她想说什么,可是他也只是一个侍女,不也好说些什么。

秋水离一看到走来的华炎,心里就有些惭愧,为什么最后她老是做错事情,现在这个场景,说到底也是她不小心闹出来的。

于是秋水离快速走到了那原云的身边,低头认错,道:“殿下,是我的错,求殿下不要再生气了,要罚就罚我吧。”

那边的原云瞥了一眼秋水离,过了半晌,才松开了手,冷声对着这木易说道:“还是快滚!”

木易冷笑一声,看了一眼原云,又看了一眼秋水离,一脸的鄙夷与不屑,然后带着那跃镜一起离开了这里。

两个人走后,那原云又站起身来,走到一边的大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时那华炎一脸愧疚地向原云说道:“殿下,她是我放进来的,请殿下原谅。”

“哪里有错?”原云一扫刚才的怒气,露出几丝迷人的笑容来,一张脸越笑越好看,也因着他的笑容,这原本有些僵硬的空气也柔软了几分。秋水离与华炎也都松了一口气。

那原云又将秋水离叫到身边来,上下打量了一下秋水离的这身侍女打扮,忽而笑了一笑,笑着向这秋水离问道:“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秋水离见他脸上没有了怒气,这才放心,刚才一直紧紧绷着的心也松了下来。她看了看这原云,有些自语地说道:“我啊,是来看一看你被我打死了什么。”

“哦?”原云眯着一双眼睛看着这秋水离,似笑非笑道,“那你是不是很失望啊?我现在不但没有死,而且还活得好好的,一点儿事情都没有。”

秋水离真不知道说什么了。

她只好说道:“有点失望。”

那被打烂了的桌子还狼狈地倒在地面上,秋水离看着这桌子,又叹了口气,喃喃地说道:“这么浪费,真不是个好习惯。”

原云愣了一愣,不由地抬起头持向那秋水离看过去,见却秋水离十分惋惜地看着地面上的烂桌子,好像很心疼似的,这原云瞧见秋水离的这模样,不由地笑了起来,好像很开心地笑了起来。

那边的炎华看着这两人一说一答的,样子似乎很是友好亲切,而且从他们的对话里可以听到,他们俩个一早就认识,现在的华炎头上是罩了一层雾水,一时之间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秋水离静静地等着那原云笑,一直到原云笑够了,笑得停了下来,秋水离才忽然开了口,轻轻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那刚刚才勉强止住笑的原云不由地怔了一怔,回过头看去,却见秋水离脸色凝重,一双水波似的眼里泛着深深的自责与愧疚。

“干什么?”原云还真不习惯看到这样的秋水离。

“就是对不起啦!”秋水离有些尴尬地说着,静了一会儿,她又垂下那美丽如蝴蝶的翅膀般的睫毛,轻轻地说道:“上次我被推下河水时,要不是人救了我,我恐怕早就被水淹死了。还有上次我饿了好几天,如果没有遇到你,也许我真的要饿死了。但后来我却打伤了你,你不但没有追究我,还让人好好地照顾着我,这些日子我一直很后悔。原云,我觉得自己很过分,刚才又害得你被别人取笑,还使得你有你朋友关系闹成那样……原云……真的……真的很对不起……”

她的声音很是真诚。

原云再一次愣住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秋水离这样的表情,以前的秋水离总是对自己怀着一种不满不友好的态度,可以说是像敌人一样,和他说起话来也是一副愤恨的样子。他从来没有想到现在的秋水离会这样的对他说话,竟然还主动道歉……

他的心里流过一丝暖意。

其实这个秋水离的脾气,倒也不是那么不好……

猜你喜欢

  1. 百合小说
  2. 欢喜冤家小说
  3. 豪门世家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