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鉴宝

更新时间:2018-09-12 13:58:20

鉴宝 已完结

鉴宝

来源:掌读520作者:罗晓分类:都市主角:张灿刘小丽

新书推荐,《鉴宝》是罗晓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灿刘小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混迹于古玩一行的小虾米,一向小心又小心,但在尔虞我诈,步步陷阱的行业中,还是上了大当,赔尽了全副身家,心灰意冷之下准备自杀了结残生,却不料意外获得了透视的异能,于是东山再起,一次次的从险局中脱身,财富美女尽在手中,最终成了行业中的一个神话。一双黑白眼,识人间真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

王先生毫不犹豫的回答着,然后转头吩附赵师傅:“赵师傅,去把车头上的反光镜扳下来!”

其他几个人都不禁愣了一下,这王先生,当真是财大气粗啊,他的车是加强型的进口悍马车,几百万的车上,随便一个什么零件弄坏了也是麻烦,张灿要玻璃,他随口就让手下把豪车上的反光镜给毁了!

赵师傅是知道王先生的性格的,所以也不多问,直接出了帐篷把停在外面的车镜给扳了下来,拿进来后就放到了张灿面前,冷冷道:“小张,这个能用吗?”

张灿微微笑道:“可以,其实不用我说,我想大家都知道吧,很简单的事,玉的硬度都是六点五以上,翡翠是硬玉,硬度在七点五以上,尤其是质地最上等的玻璃地,硬度能达摩氏八点以上,而普通玻璃的硬度只有摩氏五点五左右,特制玻璃在六点至六点五之间……”

张灿的话还没说完,老苏就大声道:“张灿,你太不知进退了,王先生的东西,有哪一件不是值钱的宝贝?这件观音像值几千万,你要拿来划伤了你赔啊?你又赔得起吗?”

张灿不动怒,淡淡道:“老苏,我是说事实,王先生的观音像如果是真品,那又怎么划得伤?既然是真的,也不怕测试了,嘿嘿,就怕是假的吧!”

老苏脸涨得通红,张灿的话说得是没错,但王先生的东西太贵重,真的也怕弄个划痕伤迹的,张灿的确是太不知道深浅高低了。

“没关系,小张,就按你说的来测试,不是有句古话说得好嘛,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才知道!”

王先生笑笑摆手,示意张灿尽管做就是。

张灿见王先生脸上并没有多少不满或恼怒,不像那几个鉴定师傅,被他着实激怒了,尤其是老苏,只可惜黑白眼只能透视物体分子结构,却透视不了别人的大脑思维,否则这些人的想法都被他知道了的话,事情就更容易办了。

王先生自己不反对,其他人自然就说不起话了,任由张灿拿着那吊坠,然后用力在反光镜上面狠狠划过。

“啪嚓”一声响,反光镜和吊坠同时碎了,反乐镜镜面横七竖八的裂了无数条纹路丝口,而那吊坠却是碎裂成了十几颗小粒。

老苏和赵师傅等人就张大了嘴合不拢来!

这个结果,他们都没料到,一早认定了那吊坠就是真的,这也不是跟张灿斗气,那是他们经过认真的检测后确定的,以他们几个人的功底,也不至于都会看错,再说,辨认一块翡翠的真假,那绝对是不成问题的!

可现在这个局面让他们全都愣了,翡翠与玻璃硬划的结果,只会玻璃碎,而翡翠绝不会碎,但现在却是两败俱伤的局面,那就说明,翡翠是假的,确实是用玻璃做的,因为玻璃的硬度是相同的,相碰之下,就会都碎了。

那吊坠显然是经过高温后形成的钢化玻璃了,只是在熔化的时候,是用模具生产出来的,其外再加了些什么别的元素,一碎,就成了颗粒!

不过赵师傅等人奇怪的是,为什么他们刚才辨认的时候,那明明就是翡翠啊,如果是玻璃,那是不可能瞒得过他们几个人的眼睛的,玻璃做的假货,那只能骗骗那些不懂行的,即便是入行不久的学徒也能辨识玻璃和翡翠的区别,这只是常识!

价值几千万的吊坠碎了,而且还被证实是假的,在场的人都静了下来。

王先生“哈哈”一笑,伸手拍起掌来:“好好好,小张老弟,这一次是我真服了你了!”

赵师傅等人脸上都是惊疑莫测,不知道王先生是什么意思,不过在此时,他们是都不敢发话了,明显的走了眼,这个脸已经是丢定了!

王先生笑了笑,然后又问道:“小张,我倒是好奇,你是怎么看出来,我这是玻璃做的假的?老实说吧,我这个吊坠,已经让无数的顶级鉴定大师目测过,还没有一个人说这是假的,除了今天碰到了小张老弟!”

“这个……嘿嘿嘿……”

张灿倒是为难起来,这确实不好解释,如果不用黑白眼,张灿可以肯定,他绝对是认不出来的,这倒不是说赵师傅等人的技术不好,而这东西做得实在逼真,如果不是黑白眼透视分析出吊坠的分子结构成份,还真是看不出来,但他的黑白眼,又是不可能为外人所知的,要从技术上讲,仅仅是用眼目测,实在是无法解释。

想了一会儿,张灿只能是掩饰的解释着:“王先生,这个我还真说不清楚,只能这样说吧,我一眼看了,就是那种感觉,就觉得它是假的!”

这种解释肯定是不令王先生满意的,但王先生是老江湖,心里当然明白,现在的高人,都是秘技自珍的,这么强的眼力技术不说出来,那也是很正常的,瞧瞧赵师傅那们,脸上又是失望又是艳羡的表情,这就是很明显的技差一筹啊!

“呵呵,小张老弟,当真是没想到啊,在这一行中,都说是老而弥坚,越老越辣,可没想到小张老弟却成了一个异类,如此年轻,眼力技艺火候却是莫测高深啊,了不起了不起!”

王先生笑了笑,一边赞着一边又从衣袋中掏了一张名片出来,递给张灿:“小张,交个朋友吧,我姓王,单名一个前字,是前进的前,不是金钱的钱,我这个人……呵呵,重义不重钱!”

张灿接过名片放进袋里,点点道:“多谢王先生,有空吃吃饭聊聊天。”

赵师傅眉头一皱,想要喝斥一下,但又没说出口,王先生明显对张灿有好感,他此时再直接扫张灿的脸,却不是好事,不过又听不得张灿大着胆胡说,王先生何等身份,怎么会跟他这样的小虾小鱼厮混?

王先生伸指轻轻的把桌子上的吊坠碎粒弹到桌下,一点也没可惜的表情,笑笑道:“我来跟你们说说我这吊坠的事吧,去年在美国的西部某地,我有个朋友是做高科技玻化设备研究的,他把最新科研成果用到了制造假翡翠上面,用一些翡翠粉末,再加上一些别的元素,高温熔化再浇入模具中,其后期又加了一些工,最后就成了我这样的成品,我只拿了一件吊坠,别的成品还有很多样式,因为我知道它是假的,所以我走到哪里我都带着它,每到一地,我都会请当地的鉴定大师鉴定一下,一直到今天之前,还没有一个人说这吊坠是假的!”

……

赵师傅吃惊得合不拢嘴,原来王先生带得这么紧,并不是因为它的贵重,而是要带着它到处请人鉴定!

其实早在两个月前,王先生就已经让他看过了,当时得出的结论跟现在他说的一样,是真品,并且是上等品,王先生也没有不高兴。

王先生请的高人鉴定过的太多太多,也不是赵师傅一个人看不出来,所以赵师傅看不出来就不表示他的技术不够,有些层次,总是有人无法达到的。

王先生明显的对张灿另眼相看了,让赵师傅有些嫉妒,但也有些无奈,这个世界,讲的就是弱肉强食,强者生存的道理,人家的能力比他强是事实,刚刚那件笔筒里的象牙微雕让张灿得到了,这还可以说是张灿走了运,碰了巧吧,但王先生这件吊坠,能辨认出来,那绝不可能是凑巧或者运气了,这只能是眼力独到,技艺高深才办得到,所以说,张灿就凭这一点,眼力上的功夫就比他强了!

在场的几个鉴定师傅当中,赵师傅还是有些自傲的,其他几个人肯定在技术上是不及他的,但这个张灿却是忽然冒了出来,怎么会有这样的怪事发生?

在这一行中,基本上都是年纪越大,经验技术就越好,眼力也越老到,这一行讲究的是火候,技巧,眼力,无论是哪一种,都需要时间的磨练才能增涨,年轻人,心性定力,都很难达到他们的级别,所以不管在哪间店中,掌眼的大师傅,鉴定真伪的,一定是一个经验名气年龄俱长的老师傅,三十五岁以下能做到掌眼大师傅位置的少之又少。

张灿,才多大岁数?二十三,还是二十四?

王先生哈哈笑着,然后携着张灿的手道:“不谈这个了,孙老板的烤肉不错,我们出去继续吧,我车里有一支马爹利,小张来尝尝,呵呵……”

朱森林心里顿时“格登”一下,暗叫不好!

王先生看样子是真的对张灿有兴趣了,而且这一阵,张灿的表现已经完全让朱森林折服,第一次张灿得到那幅余集的画时,朱森林就有意拉拢他,但还不是有很强烈的意愿,而今天在得到那件一千万的象牙微雕后,朱森林就已经下决心要把张灿弄到他手中了,只是在考虑着要给多少的薪水,这有些令他头痛,按他的想法,年薪最多不能超五十万,然后按营业利润给一定的分成。

但是张灿却是大大方方的将象牙微雕的一千万分了五百万给他,这一份豪气,却是朱森林很头疼的事,要给到那个价钱,他肯定是难以承受的,但要给低了,又怕张灿不愿意,当张灿又出人意料的再次把王先生的假吊坠辨认出来后,朱森林也明白了,张灿不是碰巧,而是实在的比老苏的技术要强得多,连王先生的鉴定大师都不如张灿,那张灿的层次就可想而知了!

朱森林决意要以五十万的年薪再加提成来邀请张灿,王先生却是把张灿拉着出帐篷了,而且话语中对张灿青睐有加,拉拢的意思瞎子都能看得出,这让朱森林慌乱起来!

朱森林知道,如果王先生要开价拉拢张灿的话,他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竞争力,一来王先生出的薪水价位,他没得比,二来作为一个老板来讲,刚刚那件象牙微雕,他就不应该分走一半,虽然说如果不是他带张灿过来这里,张灿也不可能会得到,他分走一半确实也无可厚非,但他的这个贪钱的举动,绝对会让其他人垢语,王先生那种大气豪爽的性格,可不是朱森林能比拟的!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古装小说
  3. 宫斗小说
  4. 穿越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