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天山雪,人间月

更新时间:2018-09-13 15:17:18

天山雪,人间月 连载中

天山雪,人间月

来源:微小宝作者:徐颖君分类:穿越主角:萧沉花宁楼

《天山雪,人间月》是一本穿越架空小说,小说的作者是徐颖君,主角是萧沉花宁楼,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暮色四合,小雪又淅淅沥沥落了下来,到了夜中的时候已是白茫茫一片,再无他色。萧沉默默的站在雪地上,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凉透了,连带着心,都死了。他在想,明月死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她那一剑割的极深,居然还是用他亲手教给她的那一式“月落雪霰”。她心里,是不是还是恨着他?萧沉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的心,就在这一刻死了。从此后,这世上大抵就再没有那个萧沉了。就算是身为帝王,这一生,也不过是一个人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心中一直坚信桃歌的身份,可直到容越确认完毕,萧沉才真正放下心来,当下似想起什么一般,立马吩咐汪清道:“汪总管,快去准备乐伶。”

“好好好,老奴这就去安排,必定逐一筛选,确保您与阮小姐的安全……哎,爷!”

汪总管将将收拾好书桌,正拿了手帕擦着砚台边的墨汁,听了萧沉的话点点头,心里也是很喜悦的应声絮叨着,谁知话还没说完,便只觉身侧人影一晃,抬眼就见萧沉急忙往外走去。

“汪总管,您就别喊了,这会爷定是去找阮小姐了!”

一旁容越见汪清还冲着萧沉的背影大喊,忍不住出声提醒。自己心中也是颇为舒畅,爷能与阮小姐相认,也算是这许多年来,难得的美事了罢!

萧沉一路询问着园中下人,有人指出在清月湖畔见过桃歌,便想也不想,急忙往清月湖而去!

清月湖,清月湖!

她果然是明月没错,否则,怎会在清月湖流连!

待他行至湖畔,只见九曲桥边,角亭下,有人对着湖面而坐,十指纤纤,正轻轻撩动琴弦。

此时天边云卷云舒,身侧白雪皑皑,那人一身桃粉,独坐亭台。看在萧沉眼中,竟觉得她恍若一株红梅一般,迎寒傲立。

萧沉脚下步子不由得缓了下来,直到一曲终了,他才上前一步,轻声唤道:“明月!”

不料,闻言后的桃歌站了起来,将古琴打横抱起,秀眉微颦,颇有些恼意的瞪着萧沉:“大将军,您还要我怎么说才能相信,我不是明月。”

仿佛没察觉到她的恼意,萧沉抬手想接过她手中的琴,却被她侧身后退两步,躲了过去。

这下,饶是萧沉对她再好脾气,也不禁有些急了,拉过她双肩直直的看着她道:“你为何不承认自己是明月?难道看到这清月湖,住在那景岚阁,你心中竟一点回忆也没有吗!”

“明月明月,难道除了明月,将军心中便再也容不下其他了吗!”桃歌被他一晃,手中不稳,古琴差点就要滑落,当下将他一推,转身便走。

“阮明月,你就当真忍心不认我?”

望着佳人背影,萧沉心中骤痛,全无半点征战沙场用兵如神的气势,更没有身在朝堂面对百官时的精明。

他彻底慌了。

然而她却只是脚步一顿,连头也不回一下,便径自离去。

痴痴的倒退两步,萧沉笑的落魄,这时间,能叫他如此的,也只有她阮明月了。

湖畔微风渐起,他不禁想起七岁那年,也是隆冬时节,他随着父皇前去阮宰相府中,那将将满月,粉雕玉琢般的小人儿一见他便欢笑起来,惹得满堂大人们笑逐颜开。

父皇更是与阮宰相相谈甚欢,直道这小丫头有眼里见。

而后每年冬月,他都能奉父皇之命出宫去阮府为她庆生,一晃,便是十五年。

“爷。”

耳畔忽然传来汪清的声音,萧沉拉回了思绪,“何事?”

“宫里派人来传话,说是将军府已经修葺好,择日便可入府。”

阮府这么快就修葺好了么?

萧沉不禁又望向桃歌离去的方向,点点头,“我知晓了,你安排大家收拾收拾吧,你随我搬去将军府,这园子,交给你的人打理便是。”

“哎!”汪清应声后,便下去安排迁府事宜。心中暗道:这院子虽好,可却着实有些偏了,又常年只有爷一人住着,若是能住在前宰相府,多少也能染些人气。

迁府这一日,大雪初融,街道上颇有些湿滑,却是比前些日子踩实了的冰雪面要好走许多。

萧晋这次的意思与萧沉不谋而合,属意让他在年前入住将军府,也好趁着新年让空置了两年的府邸热闹热闹。

不过,萧沉之所以着急着迁府,却只为了一个人——桃歌。

在他看来,桃歌心意如此坚决,恐怕只有重回宰相府,才能牵起她心中的情谊来,与他相认。

还好早在赐府当日,他便着人盯着修葺之事,原意是不想动了阮家一草一木,自己也好睹物思人。这会寻回了明月,这府中上下与当年的宰相府一模一样,自然又多了些用处。

“爷,当心路滑。”

行至将军府门口,只见门前亲兵守卫,汪清亦是领人候在一旁,此时见天空又有些飘雪,便亲自撑开了伞,举在萧沉头顶。

萧沉站定,却是急切地转身走到身后的轿子上,朝着刚开的轿门伸出了手。“雪天路滑,我扶你下来。”

“不必。”

清冽的声音从轿子里传来,桃歌看着那只伸向自己的宽厚大手,有一瞬间的怅然。

趁萧沉恍惚的时候,桃歌已经自己下了轿子。

二人站在门前,望着焕然一新的朱漆大门,龙飞凤舞的鎏金大字,眼前景色,与记忆中一般无二,唯有门匾上的“宰相府”三字变成了“抚远大将军府”。

萧沉回过神来,正想对桃歌说话,却见她已然迈步往里走去。

汪清想要出言制止,却被萧沉拉住。

他有些痴然的看着这座府邸与她的身形交叠,恍若置身昨日。

当日,萧沉令汪清备晚宴,准备邀请桃歌一同庆祝乔迁之喜,又吩咐汪清给府中下人分发了喜钱,一时间将军府上下众人一派欢悦。

晚宴时分将近,桃歌坐在明姝斋中妆台前,身后有婢女正细心为她绾发。

明姝斋,是她从小所住的闺房,这院子的名字,还是宰相阮正亲手所提。今日她被婢女领着来到此处,望着这三个字,便是泪从中来,随即将自己关在房中,一日不曾露面。

萧沉啊,你到底要将我逼到何种地步,才肯罢休?

“姑娘真是姿容倾城,这额前的一瓣桃花更是纹得精妙无双呢!”发髻梳的差不多了,那婢女见连日来桃歌都默不作声,想起刚得的喜钱,心头不禁雀跃,说起话来也满是讨巧,盼着能讨得姑娘欢心,再多得一些赏赐。

谁知桃歌听闻她提起桃花瓣,却是脸色一僵,顿时冷声斥道:“出去!”

婢女傻了眼,呆呆的又唤了一声:“姑娘?”

“我叫你出去!”桃歌怒急,见她还不走,当即拾起一把梳子便往她身上扔去,一面大喊:“滚出去!”

这下婢女不敢再多言,冲着她躬身一礼,便慌慌忙忙跑了出去。

“怎么了?”

院中其他近侍早就听得里面的动静,一时间都纷纷围将上来,疑惑道。

“谁知道她发什么疯!”那婢女自觉并未说错什么,莫名受了一番气,自然心情不畅,瞥了里屋一眼,小声冲着周围的婢女们嘀咕道:“一个青楼女子,可没比我们这些侍女好到哪儿去,没准将来爷一高兴,宠幸了我们,那可是比她名正言顺多了!”

原本皇家的婢女有这些想法也属正常,可偏巧这话被前来接桃歌赴宴的汪清听了去,当即怒斥一声:

“大胆!”

那些方才还纷纷附和点头的婢女们纷纷跪倒在地,皆是没了声。

走到近前,汪清盯着那打名为桃歌绾发的婢女,冷声道:“我看你们这些丫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有这么议论主子的么?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就你们这样,爷能得上?就算爷看得上,皇上也允不得你们进那皇家的门!”

说罢,见众人皆是吓得胆战心惊,又缓了缓,才说:“让你们侍候桃歌姑娘,是你们的福分,不愿意侍候的,今日便可自行离去。”

众人被这么训了一番,哪里还敢造次,当下纷纷表了忠心,便要进里屋服侍桃歌,谁知将将进去,却又立即被赶了出来。

有胆子稍大的婢女苦着脸走到汪清跟前道:“总管,桃歌姑娘不肯让我们靠近……您看,这可如何是好?”

汪清能有什么办法?

见婢女们去一个被赶出来一个,这会房门干脆也被关上了,只得赶紧遣人去请萧沉,自己则是又找来刚才那婢女问道:

“你方才都做了什么?怎么就被姑娘给赶了出来?”

“回总管,奴婢也没做什么呀……”这婢女早被吓得丢了魂,猛地被问,哪里能想得起细节,好一会才有些疑惑的说了声:“我就是夸了夸姑娘额前的桃花瓣,并未做别的。”

桃花瓣?

屋内,桃歌对着铜镜,轻轻抚着额前花瓣,竟是不知觉就泪湿了脸颊。

明月明月,她如今身虽未死,心却已亡。

就是因为这枚桃花印记,她今生,便再也做不得那不食人间烟火的阮明月!

“明月?你怎么了?”将将想到此处,桃歌余恨未消,门外却传来萧沉的询问声。

桃歌一听,顿时只觉头痛欲裂,一挥手将妆台上的物件打翻在地,厉声喊道:“不要叫我明月!”

“好,好,我不叫,你开开门!”屋内哗啦一阵异响,萧沉本就听的心惊,此时桃歌的声音传出,更是嘶哑不堪,他心中一紧,只得赶紧顺着她的话安抚道。

谁知这下等了许久,屋内也不再有半点动静。

萧沉又唤了几声“桃歌”,仍是不见回应,当下面色一沉,来不及多想,便侧身撞开了房门。

入目之处,只见匣子、首饰散落一地,胭脂盒也被摔得翻开,视线穿过珠帘,隐隐看见地上有一人影。

猜你喜欢

  1. 古代小说
  2. 仙侠小说
  3. 民国小说
  4. 腹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