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如若是你,一生相依

更新时间:2018-09-13 16:40:19

如若是你,一生相依 连载中

如若是你,一生相依

来源:书丛网作者:不予妻书分类:言情主角:顾北北管北城

完结小说《如若是你,一生相依》是不予妻书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北北管北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顾北北有着最不堪的记忆,而这一切拜管北城所赐。 管北城自诩为最爱顾北北的男人,却是在绝境时推她入地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皮衣地痞对着管北城点头哈腰,地痞头虽然有些气不过,但也不得不恭维着管北城,几个人在高速公路上被淋成了落汤鸡,不但地契没拿到,还挨了顿羞辱。

管北城上了车后,不耐烦地对司机说:“调头回去!”他心里很焦虑,一直看着手机,如果不是她突然跳出来,也许现在自己已经到了吧!

身边的顾北北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也许此时对她来说,最美好的地方就是梦境。

他的焦虑无限扩大,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终于还是忍不住用手使劲捶了下车子,于此同时,手机下面出来管父管家的头像:“少爷,老爷去世了。”

管北城缓缓闭上眼睛,然后用力呼了一口气……

另一面,几个地痞没有拿到地契,觉得很吃亏,于是回到顾家,顾母已经被毒打了一顿,奄奄一息。而此时的地痞头越想越生气,就将自己的火气全部撒在顾母身上……

顾母大声求救了,可是在雨夜里,她的呼救声越发的微乎其微,人们从她家宅子口匆匆而过,但事实上,所有人的心里都明白屋子里发生着什么……

没有人愿意救她,没有人伸出援手……

顾北北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管北城的别墅中,应该说,管北城刚把顾北北摔到床上,她就醒了过来。

顾北北微微睁开眼睛,看到此时的管北城正阴着脸坐在一旁。她有些害怕,但是心里却很感激他,如果今天没有遇到他,自己肯定是死路一条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微微撇了下嘴角,又鬼使神差地闭上了眼睛,她得先想好对策,否则他一定会对自己发火。

她并不知道,他此时的怒火并不是自己逃跑,而是因为她的突然拦车造成他没有见到管父最后一面。

在顾北北闭上眼睛的瞬间,管北城的声音透过来:“都醒了还装什么?”

顾北北只能尴尬地从床上爬起来,然后迈小步走到管北城的身边。她很温柔地跪下来,将手里的地契递到他面前:“对不起……”

他将头斜过去,没说话,也没有接过她手中的东西。

顾北北见状,小声说:“对不起嘛!我也是因为太担心妈妈了。今天谢谢你,这个就交给你保管吧!”

管北城还是没有说话,他阴着脸坐在椅子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顾北北正要再开口,他突然站起来,然后毫无预兆地将她手里的地契撕掉。顾北北惊恐地抬头看着他,他没表情,眉头紧紧皱着,然后拂袖而去。

一间超大的卧房就剩下顾北北一个人,看着满地散落的地契碎片,顾北北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她缓缓地朝侧边坐下去,这一天的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情,她不仅难以接受,更难以掩饰痛苦。

她抱着膝盖在地面上坐着,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让她瑟瑟发抖,窗帘随着微风拍打着窗子,她突然觉得很害怕,整个别墅都异常恐怖。

顾北北越想越害怕,迅速跑上床,然后用被子将自己裹起来。

她似乎能听到脚步声,在屋子里,这样的声音尤其清晰,她向门口望了望,发现整个走廊都没有人。不知为什么,她又听到了女人哭泣的声音,只是微微的啜泣,这声音似乎是从头上方传来的,她顿时觉得脖颈发凉,整个背脊都被冷风包围。

“有人吗?”顾北北轻声问了一句。

回答她的却只有呼呼的风声。

顾北北告诉自己要镇定,而她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发抖,她原本就是个非常胆小的女孩,面对这样的场景,她恨不得把自己打昏。

在恐惧袭来的时候,顾北北用被子整个将头蒙上,身体蜷在床的中心,尽全力告诉自己要尽快睡觉,她越想越就越是害怕,总是觉得被子外面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呜呜……”又是哭泣的声音。

顾北北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她确定自己不是幻听。于此同时,她确信了这屋子里一定有鬼魂存在。

她似乎听到一个女人在一边哭泣一边叙述着什么,内容她听不清楚,只是觉得自己在这样的惊吓中变得更加清醒。

绸缎的被子被她紧紧攥出了一道痕迹,她惊恐的看着四周……

顾北北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进入梦乡的,只记得睡着前似乎是被恐惧冲昏了头脑。

她从床上坐起来,由于自己的幻听,她竟然一夜都没敢去将卧室的门关上。

她注意到自己的身边放着一条新裙子,还有几件贴身的衣物,这一定是有人在自己睡着的时候放下的。

看看身上的衣服已经在身上晾干了,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思索着要不要将身上这件洗干净还给他……

“你干什么呢?”正当顾北北将身上衣服的扣子解开,又重新系回去的时候,管北城靠在门口问道。

她有些尴尬,然后匆忙从床上跳下去,说:“这个衣服……”她指了指自己身上。

“你难道准备把它还给我?”他看了看满身泥巴的衣服,有些厌倦。

顾北北更加不好意思,是啊!他怎么会在乎这么一件脏兮兮的衣服。

于是,顾北北瘪了下嘴摇摇头说:“不是,我是想说,现在没钱给你买一件新的。”

说完这句后,顾北北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母亲现在怎么样了。

于是,她赶紧抓住管北城的胳膊,哀求道:“你很有本事的对不对?你能救我,就一定也能救我妈妈的对不对?”

其实,管北城早早就处理好了管父的事情,他也调查了顾母的状况,却得知了顾母已经去世的消息。

顾北北见他没说话,继续哀求:“求求你,救救我妈妈好不好?她自己在家里一定会出事的!”

管北城冷冷地将手挣脱,轻轻甩了下头发,然后对顾北北说:“你现在去洗澡换衣服,等下我带你去见你妈妈!”

他说的很仔细,这大概是他对她说的最仔细的一句话了。

他早上去了一趟顾家,顾母的尸体已经被抬走了,而他通过关系得知,顾母其实是死于血崩。

他也得知了一年前,顾北北的父亲并没有卷走管氏的财产,那些钱是被顾家的好友私吞了,顾父为了维护自己的朋友而选择背上了一切罪名。

顾母之所以不想让顾北北知道一切,就是不想她将这一切的真相说出来。管北城听管父的贴身佣人说完,心里突然变得很复杂,他不想承认这么久以来都是自己误会她了。他更不想承认,她现在的一切都是拜自己所赐。

管北城疯狂地飙了一路车,他满腹的怨气无处宣泄,他想知道为什么这一切的源头是什么,他想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会因为恨,将全部的怨气撒在她身上,他更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信念能让这一家人选择忍辱负重。

管北城不想就这么承认自己错了,他对她有恨有气,绝对不能就这样消失!

她不是去结婚了吗?她不是要嫁给北城集团的死对头吗?她不是讨厌自己到极点吗?

在雨夜里,顾母的全部衣服都被扯开,地痞们没有注意到她微微隆起的小腹,那里面是顾家即将出生的孩子,也是顾北北的亲生弟弟。

当时在场的十几个地痞一边打骂着顾母,一边蹂躏着她。顾母是个很美的女人,即便是疼痛,也能使她的美丽绽放出来。

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在顾母身上发泄着欲望,顾母**地被按在床上,她的意识是清醒的,她也知道自己怀孕了,她试过求他们,可是地痞完全没有想过要放了她。

雨夜里,一个女人的哭声一直不能散去,她从苦求他们一直变成大骂,他们反而更加兴奋,由于动作幅度太大,她的小腹越来越痛,终于,鲜红的血液止不住的流出来……

地痞们觉得很晦气,就啐了两口转身走了。

顾母无力地躺在床上,小腹的剧痛让她没了知觉。她在完全丧失意识之前,轻声默念:“对不起北北,以后要你一个人长大了。”

开始血液只是少量流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顾母身下已经流血不止,当整个床单都被鲜红的血液浸湿时,她逐渐没了气息。

白皙的皮肤在被鲜血染红的床单上面如同一座雕像,她的手指因为疼痛而弯曲着,如果不仔细看,或许只是会以为她睡着了,事实上,她的身体已经逐渐冰冷……

顾北北穿好衣服后,随着管北城一前一后地走出去,她有些兴奋,因为她完全没有想到等着她的竟然是母亲已死的消息。

司机平稳地开着车,顾北北沿路四下观察着,终于,她发现即将去的地方,是殡仪馆的方向。

“为什么走那边啊?那不是?”顾北北不解地问。

猜你喜欢

  1. 娱乐圈小说
  2. 仙侠小说
  3. 豪门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