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人在江湖,婚不由己

更新时间:2018-09-14 14:06:45

人在江湖,婚不由己 已完结

人在江湖,婚不由己

来源:微小宝作者:咬咬熊分类:穿越主角:宁上陌明轻言

《人在江湖,婚不由己》是咬咬熊创作的穿越架空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人在江湖,婚不由己》精彩节选:作为一个合格的财迷,为了讨回自己的损失,惩罚那个偷了自己东西,挡了自己财路的混蛋,宁上陌不惜上京告御状。可是,为什么,一道圣旨入手,她却成了那人的媳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宁府大门关上那一瞬,李轻柔仿佛看到宁上陌嘲讽笑容,如同在看一只蝼蚁。

“呦呦呦,这不是新娘子回来啦?”华兰遥扭动着自己纤细腰肢来到宁上陌面前,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看了许久,嘴里突然蹦出这样一句话,一时间让宁上陌尴尬万分。

“怎么?”宁上陌狠狠白了对方一眼,这丫头,上一次糕点之仇未报,如今可算是找到机会。

“哎呦,我的好妹妹,你可不知道,这一大早你前脚走,后脚便呼呼啦啦来了一群女人,围在这宁府门口,你可不知道本姑娘是怎么费尽心思拼命才挤进来的。”华兰遥不停摆弄着自己手指。

这女人吃起味来,可着实是恐怖,一群大家闺秀竟如同泼妇一般,仔细想想还是这宁上陌好些,虽不温柔,也不会成为泼妇。

“宁姑娘。”云以舒坐在一旁不住的点头,刚才进门时候着实太过于恐怖,她堂堂神捕竟对一群女子没有任何办法,一想到自己也是女子,只感觉浑身发抖,第一次为自己身为女子而感到羞愧,恨不能让自己成为彻头彻尾的男子。

“唉,你们可知我其实并不想嫁吗?”宁上陌毫无形象直接躺在太师椅上,不停晃动着双脚,她厌恶同那群女人打交道,更厌恶明轻言。

“为何?要知那明轻言,不知迷倒了多少姑娘,你竟不想嫁?莫不是在牢中痴傻了不成?”华兰遥玉指轻轻戳动着宁上陌眉心,玩笑是玩笑,但作为上陌好友,她是真心希望宁上陌能同明轻言在一起。

毕竟二人如此般配,又是青梅竹马,在一起这算是顺理成章。

“那明轻言并非表面那么简单,我敢肯定,此人娶我定然是想要羞辱我欺负我!玩弄我!若是我嫁了,那便才是真的痴傻!”宁上陌随手取来一马奶葡萄放入口中。

甜味在一瞬间,充满整个口腔,只有西域才盛产的马奶葡萄,在宁府之中不过常物。

华兰遥愣在原地,万万没有想到,对于这件婚事,宁上陌竟然是如此看法。

明轻言怎么看,都不想是她口中那无赖之人,至于二人之间种种事情,反而不像是对方刻意找茬,反而是欢喜冤家一般。

你追我赶,倒别有一番趣味。

“上陌,你想多了吧。”云以舒艰难将口中糕点吞咽下去,脖颈伸了老长,模样如同一只飞不起的天鹅。

“我?想多?我看啊只多不少。”就在几人说话之时,芸娘突然慌慌张张从外面冲了进来。

“小姐,小姐,明相来、来了。”芸娘嗓门极大,一时间整个堂中都知晓,明轻言来了。唯独那坐在太师椅上之人,依旧满不在乎吃着口中葡萄。

挑挑眉毛,华兰遥拿过一个葡萄直接便丢了过去,却被宁上陌一口接住。

“我说,上陌你男人来了。”华兰遥坏笑,没想到这明相竟然也是一性情中人,如今竟追到这宁府之中,是不是过几天便要登门入室。

“呸,才不是我男人。”宁上陌呸了一口,继续吃她的葡萄,明轻言那人自然会进来,不需要自己去迎,更不需要去接。

又不是什么贵客,更不是什么稀客,一普普通通之人罢了。

若是,什么大生意,她或许还有可能出门迎接,至于他,爱怎么样便怎么样吧。

“上陌。”一道清爽之音从堂外传来,宁上陌不用睁眼便知晓,定是那明轻言。

“明相,不知何时我宁府,也成客栈一般,任由明相来去自如。”宁上陌轻轻摆弄着手中长发。

眼神之中闪过一抹温柔,明轻言毫不客气坐在宁上陌对面。

“宁姑娘,皇上让老奴来传一道口谕。”洪公公突然出现在明轻言身后,宁上陌心中不由咯噔一声。

再看明轻言那轻笑表情,宁上陌便已能猜出这口谕之中大概都是些什么。

心中恨不能将此人碎尸万段,好不容易争取来的缓兵之计,恐怕又要付诸东流。

“明相身体虚弱,应当有人照顾,宁上陌乃明相之妻,理应照顾夫君,遂明相将不日搬入宁府之中。”洪公公传完口谕之后,尽可能将自己庞大身躯紧紧蜷缩成一团。

如今宁姑娘正在气头之上,万万不能在她面前造次。

“身体虚弱?”这四个字如同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宁上陌依旧面带微笑,只可惜那笑容着实有些难看。

“咳咳咳。”明轻言轻咳几声,仿佛在证明自己身体却是极其虚弱,只可惜那双含笑双眸在一开始便已经将他暴露。

“不日搬入宁府?这不日便是今日吗?”手指轻轻扣了扣桌面,明轻言你如此这般,究竟想要什么?

“洪公公,你可以回宫复命了,今日我便搬入这宁府之中。”对于宁上陌的嘲讽,明轻言并不在意,反而是转身来到洪公公面前,将他打发回宫。

洪公公一听松了口气没有一丝留恋就赶紧离开,待洪公公离开之后,华兰遥同云以舒相视一眼,偷摸从一旁溜了出去,一时间这大堂之中便,只剩下明轻言和宁上陌两人。

“人都已经走了,明轻言你有话便直说。”只有二人在,宁上陌更是松散,甚至连称呼也有了极大改变。

明轻言笑而不语,径直来到宁上陌身边,想要将其从太师椅上抱起,却又无从下手,尝试再三,最后也只能作罢。

反倒是宁上陌,悠闲自在,眼神之中满是嬉笑,回想当初只感觉将这毒药藏满全身是一件祸事,如今看来,也算是因祸得福。

只要她想,便没有一人能近她身,也只要她想,瞬息间便可让一人失去呼吸。

“再下若说,想要的只有宁姑娘呢。”

轻佻的语气让宁上陌无奈万分,却也不知如何回答,最后竟是一脚踹在了明轻言身上。

本只不过是轻轻一脚,想要给这人一些教训,可那人竟咕噜噜滚出许远,最后撞在柱子之上这才停下。

当下宁上陌便有些心慌。

她虽讨厌此人,却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竟会伤害于他,二人虽不对脾气,却也如同挚友一般。

那句想要杀他,也不过是玩笑之话,杀他那可是万万不能之事。

虽这人有些事情做的着实让宁上陌有一种想要将他碎尸万段之感,但也只不过是想想罢了。

在心中发泄自己所有的情绪,第二日继续同此人斗智斗勇。

而今,她不过一脚,竟让明轻言滚出许远,一时间有些慌神,等反应过来之时,人早已经冲到明轻言面前。

好在并没有流血,摸了摸鼻息还在,并不微弱,恐怕是被撞晕了过去。

无奈看着空空去也的庭院,在看看躺在地上之人,宁上陌不得不动手将这人艰难从地上抱起,来到自己房中。

并非宁上陌要将其带入闺房之中,而是距离这里最近可以休息之处,便是她的小院。

不得以只得如此。

望着躺在床上晕眩之人,宁上陌默默叹气,若是可以她定然不会招惹此人,若是能未卜先知,当初她万万不会去调戏那俊俏之人。

一切都只是自己种苦果,如今不得不将其吃下。

“明轻言,若是当初我并未戏耍于你,是否你我二人便可和睦相处。”宁上陌淡淡一句话,让明轻言心中一痛,但也未曾醒来。

若是可以,他愿意让其戏耍一千次,只要这人能开窍便好,只可惜一切都是假设。

劳累一天,云以舒艰难回到府衙之中,还未进门,便被人点了穴道。

对方手法干脆利落,普天之下,能够在她不发觉情况之下做出这等事情的,恐怕寥寥无几。

而愿意袭击一个小小捕快之人,恐怕也就只有离心公子,云以舒的师兄。

“师兄别闹,我今日甚是疲惫。”或许云以舒都不曾发现,自己声音之中竟夹杂这些许柔情,同以往铁血无情的捕快丝毫不同。

“呵,小云儿怎知是为兄。”男人柔软的手臂从背后伸来,一把将其搂在怀中,云以舒脸色有些发红,她不懂为何师兄越发喜欢这亲密动作,从前师兄并不爱如此,一时间让她不知所措。

“师兄,你快些把我解开。”娇媚而又急躁的声音让离心公子很是舒畅,大笑三声之后,竟是一把将云以舒扛在身上,直接扛回了府衙之中。

“师兄。”云以舒很是无奈,师兄这恶趣味何时能够改变,若是可以下次她必然要提高警惕,万万不能在被师兄偷袭成功。

将人放在床上之后,离心公子这才停了下来,靠在一旁静静望着床上之人。

“小云儿最近可还好?”并不打算将对方解开,反而就这样坐下来准备彻夜长谈,云以舒只感觉内心无比忧伤,今日之事着实消耗太多精力,如今只想休息。

“师兄,可在京城待几日?”小小打了哈气,眼神在一瞬间充满了雾气开始变得迷离,却又强打精神,这模样着实让人心疼,而离心公子果真是心疼了,一把将人搂在自己怀中。

“可多待几日,小云儿困了便睡吧,明日再说。”轻轻抚摸少女柔软长发,虽不懂一个女子为何偏偏要扮成男子,不过男装的小云儿确实多了一分英气。

猜你喜欢

  1. 豪门小说
  2. 百合小说
  3. 轮回重生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