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南北剑侠传

更新时间:2018-09-15 10:12:13

南北剑侠传 连载中

南北剑侠传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碧游宫主人分类:武侠主角:周淳

经典小说《南北剑侠传》由碧游宫主人所编写的武侠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周淳,书中主要讲述了:小时侯有一街坊酷爱曲艺,也是位虔诚的武侠迷,我从他处常闻‘三侠剑’、‘剑侠图’、‘封神榜’、‘济公传’等评话,也常看‘蜀山’、‘金钱镖’、‘鹰爪王’、‘鹤惊昆仑’、‘七杀碑’、‘胜字旗’等传统武侠,二者都使我神游其中,废寝忘食,后来金庸小说兴起,又转投查、陈二公,大师先贤的学识、笔力,足令我辈倾心拜手,可说展卷千遍也不厌倦。闲来萌生创造一本武侠评话的念头,但又觉以往的公案小说内容陈腐,即便与民国作家相比,也缺乏新意,让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斟酌再三,将旧武侠与评话糅杂,为求自娱自乐而已!因文学修养差,屡致行文不通,只好向名家借鉴,实出无奈,为求将故事进展,不周之处请大家见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但见三人来到陶钧面前,法广声如洪钟念道:“弥陀佛,这一小辈便是陶元曜的侄男么?”一旁的智通僧答道:“正是,师傅,这个废物,他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到山上来搅扰,被弟子擒住。”法广对陶钧说道:“陶公子,老僧问你,老僧那徒孙吕宪明现在何处?”陶钧事到如今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见老僧发问,说道:“那吕宪明的下落我并不知情!”法广又问道:“你与那凌老叫花是什么关系?你孤身到此意欲何为?如实对老僧讲,少受皮肉之苦。”陶钧答道:“凌老剑客是家师,我本想万事因我而起,不想连累旁人,想来与你们做个了断。”一旁的法元对主持说道:“师兄,怎得这厮是凌老叫花的弟子,这便如何是好?”法广冷笑道:“不会错,陶矬子和老叫花交情非常,你是一年经蛇咬十年怕井绳,就是四大剑客齐至山中,贫僧也不惧。”一扭脸对智通僧说道:“那车卫捉了你门下一个弟子,你便也捉他一个,不许难为于他,好吃好喝,将消息散出去,贫僧要挖下壕坑擒虎豹,撒下香饵钓金鳌,静等他们前来。”法元听他如此说,心中没有十足把握,知此僧眼高于顶,也不便扫他的兴致。

三僧并肩进入佛殿,小和尚们也不为难陶钧,渴了给水,饿了给饭,直到深夜。这捆人的绳子,也不知何物所制,不挣扎还好,一挣扎,那绳子竟会陷进肉里,非常痛楚,工夫一长,骨头几乎散架,陶钧自责万分,暗骂自己没用,魏青临走一再嘱咐,让他先奔药王庙,自己却要逞一时之勇,将叮咛甩在脑后,落得如此下场真是愧见盟兄。

此时夜已黑透,倏然只听得西墙下,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起先陶钧并未注意,不一会,借着月光,隐约看见从院墙下走出几个人影,只见其中一个晃荡荡的身形像是义兄魏青,陶钧心中又愧又喜,正待开口招呼,就听佛殿内响起一阵笑声,随后传出法广的声音道:“各位贵客为何不走大门,好不失礼。”声音一落,佛殿的门大开,从里边闯出数十僧众,各提兵器,灯笼火把亮子油松。

为首三僧,乃是法元与法广师徒。灯火将院内照如白昼,只见佛殿前站着四个夜行人,最前是个一条大汉,面如淡金,黄发蓬蓬,手中提着一柄青铜锤,在他身后是个四十多岁的病汉,面黄饥瘦,一脸的油泥,手中拄着一根铁棍。走在二人身后的是两个道士,一个正值中年,白面黑须。另一个年近花甲,五官端正,头戴如意道冠,身穿蓝缎道袍,手中提着一柄三尺有余的十八节竹柄拂尘。这四人见寺中藏有埋伏,倒也不惊慌,当下背对着背,将兵刃亮了出来。只听法广对四人说道:“老僧眼拙,四位英雄夜探老僧的铁佛寺,真是好大的胆量!”

那位说,四位英雄乃是何人?原来陶公子被智通生擒,老方丈法广命人散出消息,车卫的弟子林秋水闻讯赶奔药王庙,这可急坏了魏青,心道:“好一个小孟尝,平时见你文文弱弱,原来你的胆子比我还大,师傅说我是个浑人,可也晓得其中厉害,你却自己往虎山上行。事已至此只能硬拼去救人了。”想罢冲着林秋水喝道:“叫你几个师哥跟我一起,我们去闯闯这青螺山铁佛寺,想办法也要将人解救回来。”说罢人往门外跨去,刚要出门,门外走进二人,险些与魏青撞在一起,来者非别,正是神乞车卫和天门山铁蓑道人曲云松。

魏青一见二人由忧变喜,说道:“我的好师兄呀,可是急煞小弟了。”遂即将铁佛寺比武、陶钧被擒之事讲说一遍,末了问道:“师兄,师傅他老人家呢?现在只有他老出面,方可平息此事。”车卫对魏青说道:“铁佛寺之事,我已大致知晓,我与师傅往天门山去访三老,多半也是为了周镖头的事,回转路途中,正遇见两个铁佛寺邀请来的帮手,师傅将二人引开,临行嘱托我在药王庙会合,这位陶师弟真是好大的胆子,那铁佛寺岂是他能去的,事不宜迟,救人要紧。”一旁的铁蓑道人曲云松说道:“两位贤侄,你我与法广比邻而居,或许可从中调和,到了寺中见机行事,最好不与寺中僧人发生冲突,先请老和尚将人放了,实在不行另想他策。”二人称是,大伙都知此行凶险万分,武艺差点的去了反成累赘,也只有曲云松、车卫、魏青、黄玄极四人堪可前往。

四人趁着夜色赶上青螺山,来到铁佛寺前,翻身上墙,借月色窥视院内,只见寺内昏昏暗暗,只有后面佛殿亮着灯光,佛殿前的明柱上绑着一个人,正是公子陶钧,四人暗中打好招呼,纷纷跃入院墙,向佛殿前走去。这四人岂知,他们刚至铁佛寺近前,便触动了庙外的串地金钱网,此乃和尚在寺外布置的削器。金钱网一响,和尚们便做准备,暗自集结寺众,将四人团团围住。

法广指着神乞车卫,骂道:“车花子,好大的胆,想那凌老花子家教不严,门下弟子屡失规矩。”车卫双眉一立,说道:“和尚,这位陶公子是我一家师弟,你将他囚禁于此所为何故?”法广笑道:“此人白天里私闯鄙寺,要与老僧的弟子比试高下,无奈能为不济,老僧不拿他天理不容,何况寺中大善人吕宪明被你等扣住,只许你们捉人,就不许老僧以牙还牙么?”车卫说道:“那吕宪明强占他人财物,被我撞上稍加惩戒,既然禅师挑理,我便将他奉还,也请禅师将陶公子放了!”法广冷笑道:“你诈取吕家十万两金银,简直是强盗行径,老僧看不过眼去,也要出手管管!”车卫说道:“他那十万两银子,一两也没进花子的腰包,是替云中飞鹤镖头周淳偿还镖银,那周镖头被劫镖银的去处,老禅师不会不知吧?”

猜你喜欢

  1. 科幻小说
  2. 架空小说
  3. 古装小说
  4.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