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归云战纪

更新时间:2018-09-16 11:12:05

归云战纪 连载中

归云战纪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乌伤小生分类:武侠主角:傅时归

火爆新书《归云战纪》由乌伤小生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傅时归,内容主要讲述:盛世华章中七国摒弃无谓战争而选择以竞技比武的战纪方式来彰显国力,异人应时而生,其使命便是代表本国参加七国战纪,拼出最优秀的战绩来攫取荣耀。小郡少年傅时归和云澜皇族云青尘共同选择成为异人,战纪之路本不平坦,越是高处越发凶险,步步杀机、重重诡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湟州再度热闹起来的时候,全国都的百姓都知道一场新颖的竞技赛就要展开了,昨日赌彩坊通宵达旦,转天人们照样热情高涨的朝着战纪区的东面而去,那场景真叫一个万人空巷。

战纪区的正东面一片山地被圈建起来,两人高的围墙上竖立着上百面的镜子,这一片占地约十亩的竞技场共有东西两面的出入口,整个竞技场呈现东西面低缓平坦而中间高耸的地势,这是一片自然山地,有平原的的树林和河流,也有高山和峡谷,这个时节正是一片郁郁葱葱。

供皇室观战的看台设置在南面,一座高耸的楼阁高出围墙数丈,一层一层相互错开的看台如花瓣一般在楼阁主体上延展开来。阁楼的正面分布着许多大小不一的镜面,通过投射投影,舒服得躺在阁楼上的皇室和使臣们可以将竞技看得一清二楚。

“今日竞技的规矩是朕定的!”上国国主钟离氏昂首立于风中,皇袍被吹得猎猎作响,“镜花宝缘之所以要取这个名字,乃是因为你们要在这山塬之中寻找宝藏,朕特意命人铸造了一面八宝铜镜并将其分裂成五片藏在山塬之中,你们需要找到他们并拼回原来的样子,在两山之中的微山湖中用铜镜去开启属于你们的宝藏!”

“这下好玩了,竟然要我们去寻宝!”唐砚开始摩拳擦掌,颜璃看着他问道:“如何?你很擅长寻宝么?”

“我不擅长,不过就是想着寻宝总好过打斗吧!”谁知唐砚话刚说完就听见钟离氏继续说道:“两支队伍需要竞争,找不到铜镜你们大可以去抢,只要能抢到那就算你们的!朕只认最后拼好铜镜并顺利打开宝藏的那支队伍获胜!”

唐砚乖乖闭上嘴,可惜为时已晚,同伴们都投来了嫌弃的目光。

“所有参赛的异人都需要在胸口绑上一面护心镜,当然这护心镜可以在你们打斗的时候保护你们,但更重要的是一旦护心镜破碎,那人就直接淘汰!”

“嚯!国主真是玩得大啊!”唐砚刚开口,迎接他的立刻是示意他闭嘴的目光。

“接下来就是两支战队抽签来决定分别从哪个口子进入竞技场!”

在投掷铜币猜正反面的抽签环节中,沈幼柏猜错,选择权就交到了化州牵机师柯琅的手中,他选定了东面,继而嘲笑道:“沈贤弟,没曾想我们竟然还能一战,这回就算是我有心帮您,我手下的徒儿们也是不同意了!”

“柯大哥说笑了,这是实打实竞技战,要是放水那就没意思了,这是欺君之罪!”

“沈贤弟说的是,那就竞技场上见真招!”

长州战队一行人来到了西面,沈幼柏鼓励道:“未知其实是一种公平,接下去就靠你们去闯了,记住在牵机府学到的,我相信你们!”

袁镇、傅时归、唐砚、秦啸和颜璃分别固定好胸口的护心镜,在同伴和师傅的目送下踏进了镜花宝缘。刚刚踏上山塬,一切很是平常,同寻常的平原林地没啥区别,隐约的一条小径蜿蜒向前,随着不断前进,地势渐高,目力所及的景色也换成了树林。

“若是要寻找铜镜的碎片,这么大的一块地方,怎么去找啊?”唐砚目力所及都是翠绿。

傅时归抬头看看日头,“如今这阳光明媚,既然是铜镜应该会反射阳光啊。”

“道理是没错,可是这方圆几里地我们也不能保证每一处都能搜索到,这恐怕得几天几夜了。”颜璃也不知如何是好。

“我猜测,这铜镜恐怕不是普通的铜镜。”袁镇说道:“若是寻常人家的铜镜,还分成了五块,那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着了。”

唐砚有点开窍,“你的意思是?”

“那铜镜一定体型硕大,且分布在前进的必经之处上!”袁镇回身盯住四人道:“况且,我们的国主对对抗向来钟情,他不会让我们将时间浪费在埋头寻找上的,他需要的是激烈的对抗!”

“所以铜镜的碎片不会很难找,而且一定能保证两支战队都能找到一部分,最后需要我们相互争抢!”傅时归接着袁镇的猜想说下去,袁镇点点头。

“那么赶紧赶路去找,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了。”秦啸催促道。

“我有一个提议!”傅时归道,“我们分散成一个扇形,颜璃和袁镇在中间,负责对前路的查看;唐砚在最前方负责高处;我和秦啸则负责两路。”

“就这么定了!”大伙儿完全赞同。

五人小队组成了扇形的搜索方阵保持一定速度朝着前方推进,随着他们渐渐深入树林之中,原本单一的绿色开始被五颜六色取代,各色的鲜花从地面铺陈到树干,置身其中会让人忘记了四季,仿若永远身处在春日,蜂蝶嬉戏花丛中,诱人的香气弥漫林间,这么美好的一切着实让人想要就此卸下重担,流连此处不再离开。

“怪不得叫做镜花宝缘呢!”唐砚止不住的赞叹,“能移植这么多种花木着实不易啊。”

“我们上国最不缺的就是银两。”袁镇说这话时,傅时归感觉他不是在赞叹而是藐视。“唐砚,别流连花丛了,我们可是在竞技!”

“知道啦,在你眼里我的自控力就这么差么?”唐砚做了个鬼脸一回头就瞥见了在不远处花谷中有一道从谷中射出的光线,急忙跑过去看个究竟,这一看,果然!一片月牙形的铜镜碎片正安详的躺在花谷之中,袁镇所料不差,仅仅是一片碎片的大小就已经超越了普通铜镜,铜镜的边缘上雕刻着国人喜爱的妙音鸟,铜镜中心的断端呈现人为的规则缺口。铜镜碎片的四周遍布鲜花,这一幕是这般的绝美,这般的祥和,都让人不忍心去打破原有的宁静。

“虽然你们真的很美,可是我有皇命在身哦!”唐砚转身朝同伴呼喊道:“我找到铜镜碎片啦!”不等几人赶过来,唐砚忍不住就跳进了花谷,手指还没来得及触碰到铜镜,突觉脚下一空整个人立刻摔了下去。

啊!跑在最前头的傅时归眼看着唐砚一转眼不见了,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想要帮忙,却只见唐砚跌下去的坑并不深,身子还没跌到坑底,从坑壁中突然冲出一截横木结结实实的撞击在了唐砚的胸口,将他顶在了坑的另一壁上。

“唐砚!你有没受伤!”傅时归急得大喊,其余三人也跑到了坑边。

“咳咳........”唐砚双手护住胸口,抬头看着同伴,“我也就是受了惊吓,身子没啥大碍的。”

“那就好!”傅时归刚想松一口气,却不料袁镇一针见血的指出“唐砚,你把手挪开,我要看看你的护心镜!”

唐砚似乎也预感到了不妙,他缓缓低下头,同时缓缓将手从胸口挪开,这一看,护心镜正好顶在了横木的横截面上,出现了裂纹但并没有破裂。唐砚终于轻舒一口气。

“别乱动了,我们来救你上来!”傅时归说道:“我下去抬起横木,你们帮忙将唐砚拉上去。”

“你?不得不说你的主意不错,可你依旧把自己想的厉害了。”袁镇移开傅时归对他身后的秦啸说道:“下去抬起横木,我们之中无疑你最适合了!”

“不用你说!”秦啸白了袁镇一眼,立刻跳下坑去,双手扛住横木一用力,横木便发出吱呀的声音被抬升起来。随着横木的移开,唐砚刚要摔下去,袁镇和傅时归同时出手将他从坑内拉了出来。

“好险,好险!”唐砚抚摸着胸口有了裂纹的护心镜。

“你行事真是太鲁莽了!”袁镇批评道:“凡事小心,这最基本的教条都忘了么?你若是在这里就折戟了,我们的实力将受到削减,这接下去要面对的挑战还不少,我们难免处于劣势!”

“哎,我也是一时心急,怎料会有陷阱呢?”唐砚自知理亏,可还是不甘心的回了一句。

“你的一时心急差点害了大家!”

“够了!”秦啸看不过眼,直接打断了袁镇,“你和我们一样,都是异人,不是我们的师傅!唐砚就算有错,也轮不到你来教训!”

“秦啸,我知道你早就对我有意见了!”

“我对你有意见从来没隐瞒过!”

眼看着两人将要剑拔弩张,傅时归急忙卡在两人中间劝道:“这对手还没开打呢,你们打算是要先切磋一下么!唐砚用亲身经历告诉我们这个镜花宝缘可不像它看着这么美好,接下去我们倍加小心,这个时候可不适合内讧!”

秦啸一脸肃杀,转身就朝前走去。袁镇一时也是心绪难平,傅时归朝颜璃使使眼色,她陪着唐砚跟上秦啸,傅时归刚想要拍拍袁镇肩膀以示安慰,结果人家说道:“如何调整心绪我修习了十年,这点小事还难不倒我。”说完便走开了,徒留傅时归无奈的摊摊手。

秦啸将铜镜的碎片装进自己的包袱,背起来就大步朝前走,像是要和后面的部队脱离开一样。颜璃守护在护心镜已然出现裂纹的唐砚身边,傅时归和袁镇断后。一段路途中,五人再无任何的对话,显得很是沉闷。

“哎,我说.......”

唐砚还没能把话说完,颜璃就谏言道:“你啊,安静一会吧!”

“不是啊,你们看啊!”

面对唐砚的不依不饶,颜璃心生厌恶却奈不过他一个劲的朝着自己身后的高处指去,颜璃随便瞟了一眼,却发现自己身后的一棵大树的树冠上同样射出了一道光。这是镜面反射的光线,同之前他们找到的第一面铜镜一样。

“难道?”

“别难道了,一定是!”

看着唐砚手舞足蹈,傅时归和袁镇也发现了树冠上的异常,可走在最前头的秦啸依旧埋着头赶路,傅时归只好喊住他。

“之前有陷阱,这里一定也会有!”傅时归将同伴护在身后提醒道。

袁镇照旧不领情,他撇开傅时归,朝着树冠处张望了一番,“这次交给我吧!”也不等同伴们同意与否,他跑开一段距离助跑,双脚打击在树身上借力,靠着灵动的四肢,三下五除二就攀上了树冠。

一片铜镜卡在树冠的两道分岔处,阳光透过茂密叶层的缝隙射到了铜镜镜面上反射出一道显眼的折射光。有了唐砚的教训,袁镇异常小心,他极为缓慢的迈开步子,每走一步都秉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可除了树叶被风吹动之外再无任何动静。袁镇眼看着自己同铜镜近在咫尺便伸出手去触碰,冰凉光滑的质感顺着指尖迅速传遍了全身。

铜镜位置的选择非常的隐蔽,两根树杈稳稳的将铜镜卡住,若是出手太猛则会让铜镜从树冠上掉下去;若是出手太轻,显然无法取到铜镜。袁镇思索间听见唐砚在地上的催促和傅时归送上的关心,于是乎,他一咬牙,蹲下身子,将一只手握住铜镜,吸一口气之后手臂和脚下同时用力。嗖的一声,随着铜镜被取走,从树荫深处射出数枚竹竿,划破林间呼啸而去;而袁镇的竹竿飞出的同时已经抱着铜镜从树杈之间跳了下来。

“袁镇!”还是傅时归第一个赶到,“你没事吧?”

袁镇嘴角一扬“你是关心铜镜吧!放心,我出手不会冒失!”说着就将怀里的铜镜展现出来,果然是毫发无伤。

“人和铜镜都没事,就是最好的结果了。”颜璃接过袁镇递过来的铜镜。

“我可不是唐砚!”

“哎,我说袁镇,我不就过失一次么?至于你这么老挂在嘴边?”

“要想我不说,那你就保护好铜镜!”

“你放心,我们一定全力争胜的。”

面对傅时归炽热的目光,袁镇采取了冷处理,“赶紧赶路吧!”待所有人都走在自己前头了,他方才偷看了一眼自己的后腰,那里因为方才从树上坠下而划开了一道不小的口子,发现没人回头,袁镇解下腰带在伤口处用力扎紧。

仅仅一个时辰就已然两片铜镜碎片在手,脚下的路不由得轻松起来,五人虽然话不多,可眼神是一刻没停,绿水青山、百花争艳,如此美景不赏岂不可可惜?可美景再美终有变换的时候,道路再轻松也有尽头的一刻,此时横亘在五人面前的就是一座山,确切的说是一座山丘,整体的山势如同文房中常见的笔架,中间高耸,两边塌陷,形成两处山坳。

“攀龙锥起!”唐砚一声断喝,五人系数拔出随身携带的攀岩利器。

“如此山丘不会耗时太久,但是阵型依旧不能散。”袁镇说道:“时归你打头,秦啸背负铜镜、唐砚护心镜不可再受攻击,就让他俩在中间由颜璃护卫,我来断后。”

虽然依旧不习惯袁镇这发号施令的口吻,可他说的是最符合实际的安排,众人皆允。傅时归甩开攀龙锥率先开始攀登,有赖于在牵机府的训练,偃息山可是比这山丘高了,这会儿攀爬起来着实不太费力气,不一会儿功夫便到得山顶。傅时归回头一望,颜璃和唐砚已经接近山顶;秦啸背负铜镜,加上他本来就不善于攀爬,落在后头也是情理之中;可是袁镇断后,这掉队也掉得明显了点,距离秦啸已经有三人的身位了。

“袁镇,你得加把劲儿啊!”傅时归朝下喊去,得到的是袁镇不屑一顾的眼神。

确认袁镇没事,傅时归转身朝着山谷中望去,这才赫然发现两山夹峙中竟然有一口湖,湖水幽蓝澄净,像一块蓝色的宝石镶嵌在两山的中间。湖中央有一座小岛,岛上此刻闪耀着夺目的阳光让人看不真切,从湖心岛延伸出两端浮桥分别同两山相连。

好不容易凑齐了五人之后,所有人都和傅时归一样被山中湖泊给惊艳了。袁镇指着湖心岛说道:“我们的终点就是那儿了吧!”

颜璃点点头道:“这镜花宝缘设计的就是从两端入口进入,翻过这两座山来到这湖心岛,距离和困难想来是相差无几的,这也就是保证了公平。”

唐砚四处张望了一番,催促道:“赶紧的,趁化州那些人还没到,我们先抢占湖心亭以占据有利位置!”

猜你喜欢

  1. 惊悚悬疑小说
  2. 轮回重生小说
  3. 种田小说
  4. 百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