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福气满园之农门贵女
福气满园之农门贵女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叶婉欣冷子荣)

福气满园之农门贵女海蓝始见鲸

主角:叶婉欣冷子荣
完结小说《福气满园之农门贵女》由海蓝始见鲸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叶婉欣冷子荣,内容主要讲述:“我会一直等,等到妳出宫,我们就像现在这样过一辈子。”青梅竹马的他给的承诺,是她撑过这十二年宫女生活的动力,但她也明白时间如此漫长,有谁能不变心的等下去?所以,在出宫那一天没见到他时,她就决心放弃,搬进了个小村庄,想靠连太后都称赞的医术自力更生,可意外的是,在拜访邻居时,竟发现邻居……就是他?!这出身医药世家、有权掌控全京城药铺的少爷,怎会住在这?原来,他拒绝长辈安排的婚事,不在乎被赶出家门,只为了坚守约定,一心一意等待她;更不顾自身安全,追来爆发瘟疫的南方,就因担心接受朝廷征召南下救灾的她,更为保护她免受暴民袭击,自己受了伤;有个男人如此痴情,她当然感动又欣喜,可她只是个没财没势的大龄宫女,真配得上他吗?...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1-23 16:27:0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是!”叶婉欣哭喊着说着,“那一晚后窗的确被打开,但打开那把锁的人,却不是臣女,试问太子殿下,锁在外面,臣女却是被关在屋子里的,怎么可能自己打开?”

“随便你怎么说。叶婉欣,别在这儿装可怜,露出你的真面目吧!”冷子荣咬牙切齿的喊着,“父皇,那一晚,儿臣的确去过,但儿臣绝对没有打开那把铜锁,而且,仵作也验过,那把铜锁和天牢里这把铜锁被打开的方式,如出一辙,根本就是一个人所为!”

“是啊!”叶婉欣表情略显呆滞,怔怔的说着,“到底会是什么人,一次次的潜入臣女所在之地,他这样做,究竟是在帮臣女,还是要害死臣女呢?”

身后众臣子,听得真真切切、仔仔细细,堂堂一个凌国太子,就为了摆脱一个丑女,却如此的百般刁难、精心设计,最后还不忘一石二鸟,把镇南侯的女儿也算计在内,如此工于心计的凌国储君,一旦他荣登大典那一天,自己这些前朝旧臣,还不是一个个去死的份儿?

大臣们纷纷面面相觑,却已经彼此心领神会。

皇后听着冷子荣与叶婉欣激烈的一场辩白,血红色的指甲,几乎潜进了肉里,一颗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

凭自己对凌皇多年的揣测,他似乎已经觉察到一切,而容儿现在这副跳梁小丑般的表演,无非就是演义给身后辅佐他的众臣子看的。

他要让那些站在太子身后的臣子们看看,他们一心要扶持的凌国储君,到底是个什么品性的人物,更要让金氏看看,眼前这位金氏的未来靠山,又是怎样一个阴险毒辣的小人?

而今,太子说的越多,便会对他的处境越是不利。

所以……

“太子!”皇后尖声唤着,有意打破二人的对峙局面,眼神看向太子,表情中却带了满满的暗示:“柔妃妹妹平安无事,已是不幸中的万幸,剩下的事情,还需多做考究方能定论!”

“皇后说的是!”

凌皇当然是见好便收。长袖一挥,道:“来人,护送柔妃娘娘回宫!”

说完,似有抬步离去的意思。

“父皇?”太子冷子荣一副心有不甘的表情,“请将叶婉欣一案,交付儿臣全权处置!”

哈!

叶婉欣好不开心,这男人是真被自己气傻了,还是根本就是个小肚鸡肠?

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想着要报复自己!

不过没关系,他越是非要置自己于死地,自己偏就活的逍遥自在,不是还有珠灵吗,有了它,任凭谁都不会舍得动自己。

“太子?”凌皇一脸阴沉的面朝牢门之外的众臣子,“你非要理清此事吗?”

“父皇!”冷子荣一脸倔强的表情,躬身应着,“教父从小就教导儿臣为君之道,事情一定要论清是非黑白,绝不能颠倒乾坤,牢中死了那么多狱卒,儿臣不能放手不管,更何况此事还牵扯到柔妃娘娘的安危,此女也是父皇十三年前精挑细选的太子妃,儿臣若不过问此事,有悖父皇的一番苦心栽培!”

“皇上!”皇后知道此时不是训斥儿子的时候,只得想方设法让太子尽快从叶婉欣设计这个圈套中跳出来,“太子也是一片苦心,不想让那么多狱卒枉死,更何况他们也是有家室的人,朝廷虽有体恤,但毕竟还要还他们一个公道才行,只是此事牵扯太多,叶婉欣又曾是太子的准良娣,所以他插手此事,显然不妥,臣妾倒觉得,可以在寻他人,将此事处置妥当!”

“皇后所言极是!”皇上脸色略有缓和,面向众臣子的眸光显然清亮许多,他要快快,倒是有谁,敢接住这个烫手的山芋。

“爱卿们可有毛遂自荐的吗?”

一群大臣交头接耳、小声议论一会儿。

“皇上。”却见左相一脸缩头缩脑的乌龟怂样,俯首哈腰的猥琐说道:“此女乃臣之内侄女,此案老臣有心接管,但却恐落个徇私名声,终有悖皇上和太子所托!”

丫的,不接就不接了,弄这么多废话干嘛?

“不过,老臣倒有一人,可以举荐……”

噢?感情也是来催命的,生怕抱不住太子大腿,赶来送死的呀!

“说!”凌皇一副盛气凌人的高傲表情,俨然根本没把左相叶兴放在眼里。

“右相大人陈逸风,明日便可从雪国赶来,此事交付于他处置,最为妥当。”

当真是不错的人选,一直是太子拉拢不上、皇子们又高攀不着的一个脾气古怪的凌国右相陈逸风,确切一点说,他才是凌皇冷承悅真正的心腹,否则去向雪国的钦差大臣,怎么可能会让他亲自前往呢?

叶兴倒是卖的什么关子,名义上像是帮了太子一把,可暗地里想来,又算是谁都没帮。真是一部好棋啊!

只是,自己偏就不给他当好人的机会。

凌皇冷承悅为点了点头,算是默认,“太子,你意下如何?”

太子脸色似有不悦,但却不敢显现,“儿臣无意见!”

凌皇点头,余光微撇,“叶婉欣?”

叶婉欣跪在冰冷的地面上,依然一动不动,静的像一潭死水,轻声应着:“臣女在!”

“你还有何话说?”

叶婉欣抬头,半张可以吓死人的鬼脸,让众人为之一颤,一双晶亮透明的眼眸,散发出一道道逼人的寒光,忍不住让人退避三舍,另外半张被她用乱发小心隐藏起来的倾世容颜,却根本无人看到,“臣女在右相大人审判之前,想再见九皇子一面,恳请皇上应允!”

切!这女人真是不知廉耻,脸都变成那样了,还想着要见堂堂凌国第一美男九皇子。

不是都睡了一晚了吗,难道还嫌恶心人家不够?

叶婉欣不顾周遭人的重重嫌隙的表情和反应,目不转睛的看着凌皇的举动,他眼神迷离,似有拒绝之意,叶婉欣顿觉不妙,慌忙把额头贴在地面,带了恳求的语气泣声说着,“请皇上看在婉欣自幼失去双亲的份上,求皇上答应臣女最后一个请求!”

最后一个请求?

凌皇一颗原本冰冷的心为之一颤,思绪一下子拉回了十三年的那个晚上,那个充满惆怅和黯然无光的风雨之夜,水清清跪在自己面前,要的最后一个请求,便是要自己照顾好她的女儿。

而今,她的女儿,面对全非、面黄肌瘦的跪在自己面前,再次要最后一个请求,果然是造化弄人、天意弄人啊!

凌皇眼眸微阖,思绪良久,提步,转身,冷冷的走出牢门。

“皇上!皇上!”

众人尾随皇上离去,牢门再次被上了锁,只留下叶婉欣跪在原地,嘶声力竭的生生哭喊着。

“现在知道怕了?”冷子荣怪异的声音再次响起。

叶婉欣抹干眼泪,不带任何表情的直视着眼前的衣冠禽兽,对于这种人,自己没有爱,更没有恨,只有恶心!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有什么好怕的?”叶婉欣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傲慢神色,眼神冰冷的看向牢门之外的冷子荣。

“好啊,那我们就等着瞧!”

“没问题!”叶婉欣一副很是轻松的应着。

看着她那副傲慢的神色,冷子荣只想一掌拍死她,这女人,怎么就这么会伪装呢,大难临头,竟然临危不惧,会不会,她肯定还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多年养成的疑心和不信任,让冷子荣越发的担心起来。

“其实,孤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把柔妃救活的呢?”冷子荣从头到尾都在奇怪,明明伤口很深,怎么会变浅了呢,明明人已经死了,怎么又活过来了呢?

“我也很想知道,我的脸对你而言,到底有什么用处?”既然他要问,自己就换一个问题给他。

“好啊!”冷子荣阴阳怪气的说着,“想知道的话,你先回答孤的问题!”

哼!还是卖关子,看来自己是不可能从他口中得到想要的答案了。

沉默一会儿。

“太子!”牢门之外,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凭空掠过。

叶婉欣仍不住循着声音的方向去看,却看到一个身形飘渺、姿态妩媚的妖娆女子缓缓走来,一张魅惑众生的艳丽容颜,让人过目不忘,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晚与冷子荣缠绵女人沈君兰,也就是藏在这深宫的兰妃娘娘。

看来,她们真把自己当死人看了,竟然毫不避讳自己的存在。

“兰妃娘娘,你怎么来了?”冷子荣语气中带有嫌隙,似乎对于沈君兰的到来,很是不爽。

“太子,你还没看出来吗?现在不是我们跟这个女人说废话的时候,刚刚皇上已经生气了,他在怀疑你的动机?”女人一副带了提醒的语气,义正言辞的说着。

这女人不笨,只是好像把所有的赌注压在了这个禽兽身上,但她似乎还不明白,冷子荣早就看穿了自己的目的,只是错就错了,不可能认为错了,就停止不做了,但如果把错的,掰成对的来处置,皇上和大臣的态度,便会再次扭转,自己的威望便再次提升到原点,太子之位,便不会再有危险。比如,让自己伏法认罪,让皇上看到自己的一场精心安排,这样,所有人都会以为他是被叶婉欣那个丑女人设计陷害的。

只是,可能吗?

“孤全都知道!”

是啊,他全部看的明白,只是,又能怎样?认栽吗,因为一个丑陋不堪的小女孩,他就不信,自己堂堂一个凌国太子,就斗不过一个一无是处的小丫头片子。

“那就赶紧离开这儿,来日方长,现在不是你置气的时候。”

“孤还有事情没有问完!”

“你觉得她会告诉你实话吗?皇上答应要右相陈逸风审理此案,如果事情有偏差,你的太子之位都将难保!”

“闭嘴!”冷子荣冷声喝着,“孤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

“你说什么?”沈君兰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双深色的媚眼,全是惊讶和气愤,这便是常常深夜潜入自己行宫,日日耳语又纠缠不休的背后依靠吗?他竟然对自己这样说话?

“兰妃娘娘,时间不早了,您还是早些回宫歇着吧!”

“好、好、好啊!”兰妃一脸的悲愤难平,却又不能放开来喊,因为毕竟是天牢,一旦引起旁人注意,那么她们两个谁都别想好过,所以,只是连说三个好字,冰冷的转身,大步跑出天牢。

不愧是练武之人,步伐亢进有力、速度快的惊人。

“太子殿下果然拿得起放得下,臣女以为你只是会对臣女一人如此,原来对您一直追随之人也是这样,这样看来,臣女也没什么好委屈的了,死的其所啊!”叶婉欣趁兰妃没走远,故意说起风凉话。

想必兰妃听到这话,心里更不是滋味,这冰冷身影的前面,一定还挂满委屈的泪水吧。

“少废话!”冷子荣也觉得自己一时心急,对兰妃说的话有些重了,脸上写满不耐烦的道:“告诉孤柔妃为什么又活过来了,兴许孤会让你死的好过一点!”

“切!”叶婉欣一副不想理喻的嫌隙表情,“您还是省省吧,我的太子殿下,到底我们谁会不好过,不到最后,谁都不知道!”

冷子荣怒目圆睁,依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转身,“来人!”

“太子殿下?”

“打!打倒他肯说真话为止!”

“冷子荣,你**,啊!”叶婉欣被两个狱卒拖出来打,刚刚有些愈合的伤口,再一次被打开,痛的叫苦不迭。

“哈哈哈……”

叶婉欣睡的迷迷糊糊,梦中看到了一个小男孩儿,顿在地上,一直守在自己身旁,约莫五六岁的样子,大大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好看极了,咧开嘴巴冲自己傻傻的笑。

“娘亲!”

叶婉欣惊醒,踉跄的从地上爬起,大声喊着:“珠灵?”

却是被身后一阵儿揪心的刺痛,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环顾四周,牢门之外,一道白影,赫然引入眼脸,叶婉欣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继续再看,没错,就是一个人,一个身穿白色长袍、飘然若仙的谪仙般的人,他静静地坐在一张精致的轮椅之上,一双温柔得似乎要滴出水来的澄澈眸子,钳在一张完美俊逸的脸上,细碎的长发覆盖住他光洁的额头,垂到了浓密而纤长的睫毛上,一袭白衣下是所有人都不可比的细腻肌肤。在幽暗的光线下,没有丝毫红晕,清秀的脸上只显出了一种病态的苍白,却无时不流露出高贵淡雅的气质,配合他颀长纤细的身材,简直美轮美奂。

小说《福气满园之农门贵女》 17 试读结束。

    1. 未来小说

      千千文学网未来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未来小说大全,打造未来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未来小说免费阅读。看未来小说,就上千千文学网。

    1. 武侠小说

      千千文学网武侠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武侠小说大全,打造武侠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武侠小说免费阅读。看武侠小说,就上千千文学网。

    1. 青春小说

      千千文学网青春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青春小说大全,打造青春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青春小说免费阅读。看青春小说,就上千千文学网。

    1. 幻想小说

      千千文学网幻想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幻想小说大全,打造幻想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幻想小说免费阅读。看幻想小说,就上千千文学网。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