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蚀骨伤婚:傅先生,别追了
蚀骨伤婚:傅先生,别追了向挽歌傅承勋全本大结局阅读

蚀骨伤婚:傅先生,别追了晚街听风

主角:向挽歌傅承勋
主角叫向挽歌傅承勋的小说叫做《蚀骨伤婚:傅先生,别追了》,本小说的作者是晚街听风创作的豪门虐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向挽歌,名动江城的天才医生,20岁嫁给傅承勋,她一直都知道,傅承勋不喜欢她这个妻子,但却从不知道傅承勋这个人能狠到如此地步,23岁那年,傅承勋的爱人死在手术台上,他亲手把她送入监狱,毁了她引以为傲的右手。再相逢,看着那个亲手毁了她的男人,向挽歌告诉自己,此生不再乱爱他人...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4-10 17:57:2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四年后。

江城最大声色场所,魅色。

“你确定了要拍卖?”

浓妆艳抹的女子开口问站在面前的女人。

女人低着头,长长的头发盖住了她的些许面容,听到那女人的询问,女人身子一僵,随后抬头,眼神灰暗:“璐姐,我现如今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被叫做璐姐的女人神情有了片刻的呆愣,随后叹了一口气:“向挽歌,现如今的你,真的跟传闻中的你相差甚大啊。”

向挽歌唇角勾起一抹自嘲:“曾经的向挽歌早在四年前就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只是一个坐过四年牢的杀人犯。”

璐姐神色有些复杂,三个月以前,刚出监狱的向挽歌找上了她,希望她能给她一份工作,她不在乎工作内容是什么,只要能够让她很快赚到钱。

她曾经受过向挽歌的帮助,在向挽歌入狱的这几年,也关注了一些向家的事情。

向挽歌入狱没有多久,向家破产,向母苏清云重病而死,向父向南天迎娶小三进门,而向挽歌唯一的弟弟向煜,身患白血病,这么些年来,一直都没有治愈。

这也是向挽歌这么急着用钱的原因,就是为了给向煜治病。或者可以说也是支撑着向挽歌活下去的原因。

“挽歌,钱可以慢慢的想办法,你知道的,拍卖一旦开始,你就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了,你的名声在整个江城,将会变成什么样你知道吗?你的医术还在,哪怕不做向家大小姐向挽歌,也可以做那个天才医生向挽歌。我在这行待了很多年,深知其黑暗,你帮过我,我是真的不想你走上不归路……”

向挽歌视线移向远处,眼里都是凉意:“璐姐,你错了,从我入狱的那一天,我在整个江城就再也没有名声可言了。”

“至于医术,”向挽歌抬起自己还是有些不便的右手,张了张嘴却又只说了一句,“整个江城谁还敢让我做手术呢?”

璐姐见向挽歌抗拒,叹了一口气:“既然我阻止不了你,那我就给你安排了。”

……

豪华套房。

向挽歌坐在大床上,等着那人的到来。

紧张吗?难堪吗?向挽歌问自己。

没有,她的心里,除了麻木以外,再无其他的感觉。

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向挽歌闭起眼睛,再次睁开,眼底一片默然。

她低着头,从床上下来,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

在那人站定之时,向挽歌淡声开口,声音淡漠,不含情绪:“你好,我是向挽歌。”

向挽歌视线落在地上,头顶久久没有传来任何回应,向挽歌疑惑,抬头。

当看清楚站在自己对面的男人是谁时,她瞳孔放大,垂在一侧的手下意识的握紧。

几乎未曾多想,向挽歌就迈步朝着门外走去。

可是她刚迈开几步,就被男人伸出的大手紧紧攥住右手大力的甩到身后的大床上。

在出狱之前,向挽歌假设过无数个跟傅承勋重逢的场景,但是从未想过会是这样的一副场景,再次将自己陷入无助与尴尬。

“你要到哪里去?”冰冷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向挽歌看了一眼虽然被大力甩过却没有丝毫疼意的右手,从大床上坐起来。

“离开,这么明显,傅先生看不出来吗?”

开口说这话的时候,向挽歌收敛了所有的情绪,眉色淡漠,没有丝毫再见故人应该有的激动,她只想离他远一点。

傅承勋眸色转深,看着面前的女人,跟四年前有着极大的区别。

若不是那张熟悉的脸,熟悉的名字,傅承勋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认错了。

“离开,我买了你,你想要去哪里?还是说,堂堂的向大小姐,也会临阵脱逃?”

买?向大小姐?

一个个讽刺,侮辱的词汇从男人的口中吐出,向挽歌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痛意。

“是,我不想卖了。

“不卖,那你想卖给谁?”带着怒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听到向挽歌的拒绝,傅承勋没由来地感到烦躁,扯了扯领带,未及细想,就听到向挽歌不带任何犹豫的回答。

“我可以卖给全江城的任何人,但是就是不会卖给你傅承勋。”

男人脸色瞬间冰冷,大手一伸,掐住向挽歌的脖子:“向挽歌,如今的你,不过是个有着前科的杀人犯,一个坐过牢的女人,你凭什么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卖给别人,只要我没玩够,我倒要看看谁敢买?”

脖子被男人掐住,呼吸越来越困难,向挽歌却像是没事的人一样讥诮开口:“多亏傅先生提醒,是啊,我就是个坐过牢的杀人犯,说起来,我还是傅先生亲手送进去的呢,我向挽歌随时谨记在心,没有一刻敢忘呢。”

男人眸色完全冰冷:“向挽歌,你在恨是不是?”

“恨?”向挽歌笑。

却不回答,但正是她这副傲慢不在意的态度彻底惹怒了男人。

“向挽歌,我告诉你,你没有资格去恨,你害死了思璇,四年牢狱是你应得的。”

身子被重重的摔在地上,熟悉的怒火,熟悉的场景,向挽歌想起入狱之前在秦思璇病房那一天。

身上又开始泛起疼意了。

明明这一次只是简单地摔倒,向挽歌却隐隐觉得四年前腹部钻心的那种疼意又再次涌了上来。

“呵呵……”她低低的笑,笑声在这大大的得套房之内竟显得有些渗人。向挽歌心想,为什么不反驳?因为你从来不听呀,傅承勋,四年前我明明说了这么多话,却像个声嘶力竭的“哑巴”。

傅承勋,我没有资格去恨吗?

四年牢狱,我连我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如今,我只不过是想要给我弟弟筹集手术费的,你却还是不让我如意。

是了,我没有资格自己恨,我只是悔,我当年为什么要爱上你,为什么要执意嫁给你呢!

小说《蚀骨伤婚:傅先生,别追了》 第4章 不卖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