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千千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龙门阙 > 第2章梨涡浅转

第2章梨涡浅转

徵羽 2021-01-22 10:37:18

臻臻梨涡浅转,笑的轻松。若不是这娃娃的爹娘太过可恶,她又怎忍心为难这月子里的孩儿。转念一想,她平日就是思前想后为别人顾虑太多,才将自己的大好姻缘错过了。以她对元君的了解,让他回心转意已不太可能了,既然如此,臻臻打定主意,娃娃说什么都不会还给他们。又一杯桂花酿下肚,臻臻目光正对上盯着她瞧的雅鱼,眸间略显忧伤,又带着点少见的一本正经。

“臻臻,说真的,你看上的那些也不比我强哪里去,你怎么就从没考虑考虑过我呢。”紫眸流转,雅鱼黑发泻在肩上,浑身盖不住的魅邪。

“嗯……其实也不是没考虑过,只是,我一直拿你当叔伯,一想到和你眉来眼去,心里就有种**的负罪感……”臻臻失落地低下头,也不晓得命格老君如何给她写的命格谱,她思慕的人不是心有所属,就是压根摒弃了七情六欲,倒是那独独几个愿意与她痴缠的,她却没那个兴致。

雅鱼就是这独独几位中别具一格的一个。他是什么时候来北海龙宫提亲的,臻臻已经记不清了。遥记得当时正是她被冉泠君打击的意志消沉到低谷的时候。臻臻是个死心眼,认定的事情就一条道跑到黑,于感情一事上时丝毫不肯凑合的。想而易见,这婚事没成。

后来在黑龙潭和雅鱼混熟了,臻臻曾私下问过他,当初为啥偏要找上我来下聘,难道是觊觎我北冥水宫的奇珍异宝?你也知道,老头子吝啬的紧,即使你娶了我也未必能占得便宜。

雅鱼当时正得了天池文瑶仙姑的两扇翡翠屏风,美得嘴角绽出几朵花来:“哦,你说那件事啊。我当时一直琢磨,到底是胎生的龙仙元稳固些,还是你这种蛋浮出来的龙要灵性强一些。正巧你九叔家的妹子来我府,喋喋不休的就是她可怜的表姐,又被天上的哪个星君抛弃了,让咱水族颜面尽失。为了给咱四海龙宫争个面子,也为了……嘿嘿,近便点瞧瞧你这开天辟地以来的头只蛋生龙,我也只能勉为其难了。”

雅鱼的话说的直白,没有丝毫顾忌。的确,臻臻和其他龙宫的太子公主们却是不同,因为……她的的确确是蛋生的。

当初她娘把她生下来的时候,海面上黑浪拍空,凶滔怒卷,一夕间将长堤两岸的人家淹没干净,连混元圣君坐下正在渡海的小仙也一并卷下水底。一时四海龙宫震惊,天界震动,满以为三界里又蹦出什么古怪妖物,不成想是龙宫得了位公主。闹到最后,东海龙太子领了定波符咒镇在擎海柱上,才算浪平风静,三界安心。

众人都十分稀罕北海龙宫那枚蛋,各个洞府的神仙也都派了小仙过来瞧个稀奇,三界的仙家都道会孵出什么新物种呢。臻臻的娘靠着自己的仙元护佑着龙蛋五百年,终于孵出了她这条乍看起来有些似泥鳅的小龙。

不过是条龙。

众仙满足了好奇心,慢慢对此事也就淡忘了,唯独黑龙潭的雅鱼还挖空心思地想瞧瞧这北冥水宫的长公主。他搬来这北冥水域也有几千年了,见多了龙宫里的像模像样的龙,唯独没瞧过这刚一降世就搅得天下大乱的龙。因此平日自然对臻臻就多留心了几分。

后来……

“雅鱼,我要去睡会了,估计师姐他们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这里,我要去攒足精神以备来日对敌。”抱起婴孩,臻臻转身朝后面走去。

雅鱼放了手中玉梭,对着臻臻的背影勾起一抹别有深意的笑,想这沉寂了几百年的黑龙潭,此回,怕是又有热闹可看了!哎呀,光是想想就比饮了软香醉更让人兴奋。

臻臻回来的消息顷刻间就传遍了黑龙潭,雅鱼那刚换好的琉璃翡翠门再一次被周围修道的小妖门挤破了。要知道,臻臻长这么大,有一多半的时间是呆在他们黑龙潭的,她被众妖当做圣女一样尊崇着,三界六道哪个敢害臻臻伤心,全体黑龙潭的水族是要同仇敌忾的。他们始终想不通,凭着臻臻的品性、姿容配天上的帝君都绰绰有余了,可这几千年了,他们一直守护着的圣女倒是真成了剩女,确确就是嫁不出去。本来当中有些颇讲义气的小仙,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然打算自己牺牲一下将臻臻娶回来,可转念一想,连黑龙潭第一美男雅鱼都铩羽而归,他们又去凑什么热闹,所以臻臻能一直孤家寡人至今。

“玉儿,快去焉觯那把他那白玉玲珑塔借来一用,若是任凭他们这么闯进来,往后这十年八年咱们也不用过日子了。”将最后一批慕名拜访的水族赶走,雅鱼指挥着两个鳐鱼幻化的童子将一众的酒坛子收好,又忙着点数自己屏风收藏的那些宝贝数量。

想臻臻为人慷慨爽直,但凡来此拜见她的人不但好茶好酒招待着,手边摸得着的东西,一激动起来莫不送人,只是,这慷慨都是康他雅鱼之慨。臻臻袖子轻挥,那一件件的宝贝就这样被些叫不上名的小妖开开心心抱着走了,瞧的雅鱼一阵心疼肉疼。

上些日子普陀山的青莲上人大方起来,将雅鱼念叨了几百年的贝雕青玉镇纸送了他。在屏风后寻寻觅觅良久,雅鱼就是没瞧见这件宝贝。呜呼哀哉,这丫头难不成连这东西都送人了,如是这样下去,不如将他一并送给外面的那些女妖算了!雅鱼坐在椅子上,哀叹连连,拢了拢自己浅粉色的长袍,无奈之下,又拿起玉梭继续编着虬鳞网。

臻臻每日虽仍是愁苦,可心境比在天宫时要好很多,眼不见心不烦,那贤伉俪不在她眼前转悠,也就激发不了臻臻内在的抵触情绪,勾不起自己那尘封千年的悲情往事。自从臻臻将那娃娃带回来,这十多天半个月过去了,稀奇的是,只有她点着桂花酿喂他时候这娃娃才会微微睁眼,余下时间都是静静睡着。倒是省了臻臻不少的心。

太清元君和尧黎并没有找上门来,天宫也是一如往日般平静,臻臻天天差人探探玉虚洞的情况,也是平静如斯,预想中的陆海空混战连丝影子都无。瞧了瞧沉睡的婴孩,臻臻长出了一口气。看来,他还真要在这呆上一段日子了,元君压根就没来接他的打算。

每晚,臻臻都是将这毛头放在床里与他同眠。

日子平淡如水般过了,没有任何人来北海龙宫闹过,天上流传下来的鸡毛蒜皮的事,没一件事与劫婴事件有关联,很多时候臻臻觉得那天的事情不过是自己发的泄愤梦。在雅鱼处呆的无聊,臻臻换了身衣服打算到南海走一遭,自她迷恋上太清元君这些年,已太久没去姑母处走动。

四处找不见雅鱼,臻臻和童儿吩咐了一声,分水纵身出了黑龙潭,踏着碧丝莲往南海而去。

此时洪泽水底有万顷的缠梦花开,清香袅袅。臻臻降下云头踏波而行,说来好笑,似乎她每段姻缘结束后都会来这里。臻臻分开碧波来到成片的缠梦花海里,伸手折一朵这无叶之花,想顺道带去给姨母,不料顷刻间所有怒放的花团成花蕊缩到海泥中去了。碧蓝的海底瞬间就露出那黑黝黝的本样。

“躲到这里竟然都难睡个好觉,这四海八荒内还真找不到个清静地方!”臻臻听到珊瑚石后面一声无奈的长叹。没想到刚刚她竟然扰到了别人清修,臻臻蹑手蹑脚想去看看谁能找这么个好地方享福。

水底的光线有些许暗,她拨开水草徐徐前行,转过珊瑚石的时候,臻臻发现一人正枕着双手席地而卧,闭着双目咬着根草棍,看神情舒坦的跟自己卧房似的。一身蟹壳青的衣衫虽然破旧,穿在他身上却隐不住半点风华,倒是带着些让人不敢直目的贵气。臻臻惊讶她看到的那张脸,竟然比北海第一美男子雅鱼还俊上了几分。

“你是在清修?”本该直接转向南海,可她就是好奇谁能忍受的了缠梦花的寒气在此处安眠。

“嗯?我在等着看一件有趣的事儿。在此我已经守了整整一载光阴,刚刚才得空小睡一下,没想到就被仙子你打断了。”对面的神君朝着臻臻挑了挑眉,一跃而起,走到那块巨礁脚下,那里躺着一只行将分娩的何罗鱼。

“何罗怎么会在此处?”臻臻吃了一惊,此处水性极寒,万里水域内低等水族根本无法生存,又如何生产呢?何罗是上古奇物,一首十身,当今已经很难见到。

“哇!好见识,没想到仙子年纪轻轻竟然认得这何罗。怎么样?我把她藏在这里别人想不到吧?三界之内我倒是看了许多地方,每一个能藏得住她,真是让人头疼。而且听说这小何罗一下生就迅速逃走,连亲娘的面都见不到,极为难捉,我当初想了甚久才想到这么好好地方。”那神君弯腰轻轻拍了拍何罗,朝着她魅惑一笑,臻臻顿时觉得这幽暗的水底倏地就亮堂了不少。

“你捉下生的何罗有何用呢?何况此次水寒,她根本不能生产。”回神过来,皱了皱眉,眼见何罗痛苦地畏缩着,臻臻心头有些不快。虽说何罗不是什么善类,但她毕竟是她北海水族,于情于理长公主都不该袖手旁观。

“这当中的好处就不足为外人道了。仙子可见过何罗生产?”那神君转脸看向臻臻,满脸的兴奋。

“没有!”

“那仙子可见过刚刚下生的小何罗?”

“也没有!”

“嗯~~~那你就不好奇为什么小何罗下生就迅速地溜走,连娘亲的面都不见?要不,我们一起研究研究?”温柔能掐出水来的目光加上颇具诱惑力的调调,让臻臻倒是迟疑起来。

“这位仙兄……”

“洛明卿。我可是第一把名字告诉别人,你看这是不是仙缘?”他在何罗身边蹲下身,唇角微弯,双瞳如墨,里面星星点点满是笑意。

“哦。我叫臻臻。我的名字倒是许多人知道,不过还不如不知道的好。”跟洛明卿一起蹲在何罗身边,臻臻眼睛瞪得溜圆,眨也不眨地生怕看不多即将下生的小何罗。

临镜仙君洛明卿提起手掐了个诀,掌心晕出一团紫光,慢慢注入痛苦挣扎的大鱼体内。

臻臻专注地看着这一起,心里很想问洛明卿这行不行的通,这是助产还是逼产呢啊?

可还没等她看清那一首十身的小何罗是如何降生的,银光一晃,小家伙已经从母亲肚子里游出来了。不过刹那,洛明卿两只迅速一夹,牢牢将它定在双指间。

“终于抓到了,不枉我苦守了这一载。”洛明卿指尖的小何罗并不情愿被定住,小家伙张开的大嘴竟然比它身子要大两倍,满口的利齿闪着寒光向洛明卿手上咬去。

不过臻臻认为的血腥场面没发生,洛明卿的指头没有断,倒是他衣袖下锁在双腕上锁链被何罗一口咬断了。

“终于弄开了!看来古书上所说不假,何罗当真能将这太古的链子咬开,早知如此我省的四处寻觅宝刀利器。”洛明卿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一脸的轻松自在。

“你、你到底是谁?如何会被缚仙锁套住?”臻臻有些急,暗自握紧了自己的乾坤袋。这缚仙锁是专门对付那些触犯天条被处以极刑的众仙的。

“哦?这东西是缚仙锁?难怪我挣不开!看来不是功力减弱,而是这东西太难搞。哈哈哈,不过,也多亏我聪明,谁能想到我会如此解锁呢?”洛明卿摸着下巴贼贼地笑着,瞧臻臻那高度戒备的模样,忙换了副悲戚容色。

“臻臻你不必惊慌。若是我说了缘由,你怕是还要同情我些。”洛明卿转身将何罗母子收入袖子里,靠在珊瑚岩上目光微睐。

“我本是下界的城隍小仙,可是机缘巧合,竟然爱慕上了檀宫的娆黎仙子。唉!”长叹一声,洛明卿深深闭目,脸上满满的痛苦。

“你……你爱慕娆黎仙子?”人生何处不相逢。

“是啊!”只是流水虽有意,落花却无情。三千年了,我竟然连与她说句话的缘分都没有。前几天下界小仙都在传元君与仙子关系暧昧,我实在是放心不下,就悄悄潜到檀宫去了,只是没想到运气太差。我刚刚进去就被当差的仙将拿住,硬说什么我偷了谁的孩儿,当时我百口莫辩,为了免于皮肉之苦只能服帖认罪。本想着见到娆黎仙子会澄清一切,没想到她不仅不听我解释,更是恨不得将我食肉寝皮。元君盛怒之下将我锁住扔在万剑坑里,或许上天得知我的冤屈,竟然让我大难不死,这才得以逃出生天,可手上套着的这东西倒是很麻烦,我一直弄不开。”洛明卿缓缓睁开双眼,臻臻在当中看到了与她一样的苦涩。

“你、你真的是运气不好……不过,我相信你是清白的。”怨不得师姐不找她拼命,原来半路杀出个替罪羊,真是造孽。

“或许,我真的与她无缘。”洛明卿喃喃道。

“你当真喜欢她?”

瞧着臻臻,洛明卿笑的落寞。“数万年前的今天,我第一次看到她,那时她还只是个刚得了形体的小丫头,不太起眼。或许是太寂寞,我教她酿霜墀酒,和她一起看尽了数度花落花开,乘风万里赏云霓红霞,诳她喝醉受罚,看她……看她穿上红霞帔出嫁……”洛明卿突然不再说下去,长目望着远方,脸上是令人哀伤的温柔。臻臻不知道师姐原来早已成过婚呢,而且还能让这样的极品小仙为她伤神,天理何在啊。

“后来有一天她突然就这么消失了,没留下只言片语,就像她最初突然闯到晓镜泉边一样,走的也是悄无声息。三千界里,我几乎寻访了每个角落,当时只觉得心里气,发誓即使她只落得一丝魂魄也要将她捉回来。可真的寻了万万年寻不到的时候,心里最怕的却是永生永世都见不着她了。”臻臻被洛明卿瞧的有些发毛,这些肺腑之言他凭什么要对自己讲?难不成他想让自己给他牵线搭桥?荒唐!哼!她宁可看着娆黎一辈子嫁不出去,也不会把这么好的货色推荐给她。

洛明卿见臻臻转着眼珠面有怒色,心知她已经不知神游何方去了。

无奈一笑,洛明卿自我解嘲。“不过,上天倒是待我不薄,起码……我遇上了仙子你啊。”话中真意有几分臻臻来不及琢磨,她只知道天色暗了,若是再不转去南海,姨母怕是要心急。

“那个……洛明卿,感情的事情,急不来。娆黎虽然是仙子,可你姿容修美,谈吐也不招人讨厌,早晚能在九重天混到个职位的。等到了那一天,想要什么样的仙娥彩女没有呢。你别看娆黎美,其实她没你想的那么好,至于太清元君呢,你也别记恨他,毕竟丢了孩儿谁都红眼。这样吧,若是你无处容身……我,我介绍你到清华洞主府上去,她正愁找不到样貌俊美的童儿,你若去了定当入选。天将黑了,我还有要办,我们……就此别过吧。”架起碧丝莲,臻臻没待洛明卿说什么,已经分了水路,打算直奔南海。

临行之时,她低头大声对洛明卿说道:“放宽心,我不会透露你的行踪的!”

“好!臻臻,近来切莫乱拿别个的东西!”

洛明卿仰望着她御风,直到碧丝莲的影子已不见,他才收回目光,微微一笑,慢慢自语道:“多谢长公主的美意了。或许,不久后我们能再相见。”

小说《龙门阙》 第2章 梨涡浅转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反下天宫第2章梨涡浅转第3章开浮白洞府第4章半年后第5章半张着嘴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