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民间诡事杂谈
《民间诡事杂谈》陈浩陈玉龙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民间诡事杂谈一人之下

主角:陈浩陈玉龙
《民间诡事杂谈》是一人之下著作的悬疑灵异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民间诡事杂谈》精彩节选:孤身不入荒山庙。夜路不谈鬼神事。葬人不葬穴中心。杀猪匠死时往往断不了气。生在人世间,处处有诡异。看似寻常事,实则要人命。不信的话,转身看看?...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23 12:35:13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第3章

断掉的龙杆咣当几声,直接砸在了棺材板上,将棺材砸出了一个指姆大小的坑洞,至于抬棺材的众人,则是当场摔了个底朝天,黑黝黝的棺材也落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这声响动像是一把巨锤砸在了送殡队伍众人心脏,王家血脉宗族成员更是被吓得面色发白,而王大林的儿子王海生则是当场神情一愣,脚下一软,一**坐在了地上。

发丧之时,棺材落地乃是大忌!

俗话说得好,慈棺落地为不舍,凶棺落地为不甘。也就是说,棺材只要落在地上,无论里面的死者生前的德行如何,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善人的棺材落地就是舍不得走,亡魂不愿上山,家属必被其纠缠,到时候家属轻生病难愈,重则有死伤血光之灾。

恶人的棺材落在地上,则是不甘心就这么死了,往往亡魂都会化为凶厉之诡,无论是家属还是抬棺的人,乃至于参与送葬者,都会被其所害。

因此,当棺材落地之时,王家之人直接被吓了个半死,毕竟老王这辈子虽然没有作奸犯科,也没有做出有违礼节的恶事,但却杀了数十年的猪,身上杀孽深重,所以他的棺材,绝对算得上是恶棺。

现在龙杆断了,棺材落地,就证明其并不甘心死亡的结局,回头王家也好,抬棺众人也罢,恐怕都会被其牵连。

众人都慌了,一个个双眼死死盯着棺材,两腿都止不住的发颤,其中送殡的一个村民,语气畏惧道:“遭了遭了,棺材落地了,我们都要被老王责怪记恨了!”

“就是,我们江水镇埋了这么多代人,龙杆断裂,棺材落地还是开天辟地头一次,这是犯了大忌讳啊!”

“也不晓得王家是不是做了啥子缺德事,我估摸着棺材落地,恐怕就是老天爷给王家的报应呢。”

“老王生前杀了这么多猪,上天又有好生之德,他违反了天意做事,自然就遭到了报应,只是可怜几个抬棺匠,全部都被扯了进来。”

............

送殡的村民也没见过这种事,所以此刻全部都参与进了讨论里,七嘴八舌,小声嘀咕,时不时抬手指一指王家家属,就像是头一次见到王家人一样。

八岁的我将这一幕记得特别清楚,这算是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人心的可怕,以及人言可畏,众口铄金,积毁销骨的意思。

虽然送殡的大部分人都慌了,但是好在我爷爷尚且淡定十分,即使他眼中也蕴含着不敢相信的神色,然而表情上却并没有太大的波动。

“慌啥慌?不就是棺材落地吗,看把你们吓得,棺材落地主要是故土难离,老王这是舍不得离开村子的土,我自有办法解决!”

我爷爷说着,便挪步至棺材前,然后俯身蹲下,在棺材底板之下,用力扣出了一把黄泥巴,他转手两黄泥巴拍在了棺材板上,嘴里语气不善地说道:“本师劝你好好走,此去黄泉万事休,生前不过浮云散,拿把故土做乡愁。”

说完这句话后,我爷爷又扭头点了三根香,不过这香并没有供在棺材前,而是被他攥在手中,直对着脚下的黄泥路。

“小浩,把香拿好,等会香灭了,你就喊我一声!”

说完,他便将三根香塞到了我的手里,只有八岁的我紧紧握着香,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因为我并不是第一次拿香,我爷爷每次递香给我都是有用意的,而这次自然也不是平白无故的。

这香不供神也不供魂,乃是供给天地大道的,香是能通乾坤之物,上可达九霄神殿,下可至幽冥地府,做法之前先点香的原因就是因其特殊功效,相当于法师用来通知各方神灵,让他们知道法师即将开坛,提前做好帮主的准备。

而香的功效这般巨大,自然也能沟通冥冥之中不可预测的大道天威,沟通神的香叫敬香,沟通阴魂阴差的是上香,而沟通冥冥天道的称为问路香。

顾名思义,就是用来投石问路的香,一般法师在不确定做法吉凶,或者路途安危,事情成败之时,就会点燃三根香问问大道。

最后会根据香的燃烧情况来判定事情的危险程度,倘若香是完全正常烧完,就不会出任何的问题,证明平安顺利。

但是如果香是半截熄灭,并且三根都没燃烧完毕的话,就证明凶险无比,法师需要谨慎对待。

最坏的情况就是香完全点不燃,或者是点燃没有烧多久就直接熄灭,这种情况就是事态已经危急万分,完全超出了法师的可控范围,如果不及时终止,很可能会发生血光之灾。

这是我爷爷在第一次递香给我时说的话,而我对此可以说是记忆深刻,为了他的生命安全,我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之意。

“起棺!”我爷爷见我捏着香,便又扭头招呼送殡队伍将地上的棺材抬起。

很快,送殡队伍再次上路,速度宛如蜗牛,慢慢悠悠的在鞭炮锣鼓声中朝着墓地进发。

我双目全神贯注的盯着香,然而很快令我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原本还燃烧姿态极旺的香,在我手中约莫两分钟便熄灭了一根。

着急之下,我拿起还在燃烧的两根,以两根香的火芯去引熄灭的香尖,企图把熄灭的这根香再次点燃,然而令我惊骇的事情再次发生。

就在我将两根燃烧着的香与熄灭的香触碰之时,那若隐若现的两点火芯竟然也跟着熄灭了,至此三根香都不再燃烧,而燃烧的程度也不过一点点,仿佛油尽灯枯的病者一般。

我抬头四顾,想找个有火的地方将其重新点燃,很快一个烧纸钱的火堆就落入了我的眼中,我握着三根香迅速跑到火堆旁,然后伸出手将三根香放在其火上炙烤。

然而,令我意外的是,三根香在火上就像是三根芦荟根一样,任由我如何炙烤都不能将其点燃,就算是表面的青色已经被烤得焦黑,可依旧没有半点火芯子出现。

问路之香,点燃之后就熄灭,熄灭之后无论如何也点不燃,我爷爷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一个令我恐惧的想法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赶紧起身拿着三根被我烤得焦黑的香,快步朝着送丧队伍前方的爷爷奔跑而去。

“爷爷,这香灭了,我点不燃了!”我一边跑一边挥舞着手中熄灭的香,嘴里焦急的大喊着。

我的话声刚落,我爷爷的背影就明显一滞,然后扭过头来接过我手中三根香,他将其放在手中仔细观摩,甚至还用手摸了摸香尖,试探了一下香的温度,最后也只得无奈的叹口气。

“这次发丧,怕是要出大事!”我爷爷眉头一紧,语气里已经多了些许谨慎:“丧已经发了,想要抬回去是不可能了,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说完之后,他就自背包里拿出了一把锈迹斑斑的法剑,双眼紧紧盯着送殡队伍的前方,似乎是在防备突如其来的变故。

然而这变故来得极快,棺材刚走完村外的水田,进入了村子东面的大山,放置在棺材前的发丧鸡,竟然发出了一声鸣叫,紧接着就扑腾着翅膀飞了出去。

“鸡,鸡,发丧鸡飞了!”王海生指着半空中的发丧鸡,大声吼叫着,语气里充满了恐惧。

这一变故让众人始料未及,整个送殡队伍都开始手忙脚乱的抓鸡,而我爷爷则愣住了,他发了几十年的丧,发丧鸡飞了还是头一次遇见!

发丧鸡,就是发丧之时放在死人身边的鸡,一般是置于死者头部,或者是腹部,这种鸡是被施过法的,会一路都待在法师放置在死者遗**置,纹丝不动。

而之所以会有发丧鸡,主要是因为人死之后,身上阳气尽散,肉身又没有魂魄存在,这个时候就有可能会有阴魂邪祟趁虚而入,附身在遗体之上,引起遗体诈尸或者是挪动。

这个时候就需要有阳气的东西镇守尸体,顺便震慑一路上的阴魂邪祟,鸡身上的阳气乃是家禽里最强的,仅次于活人,因而选用发丧鸡镇守尸体可以说是不错的选择。

一但发丧鸡被施法,按道理来说,就算是鞭炮再响,动静再大这鸡也不会动,更不会出现扑腾着飞走的情况,然而这难得一见的事情,就真实发生在了八岁的我面前!

“抓鸡!”我爷爷大喝一声,随后摸出一张阳气符贴在了王大林遗体的腹部,然后守在尸体旁边。

上百人参与了抓鸡行动,这发丧鸡很快就被揪住,然后送回了我爷爷手中,我爷爷拎着发丧鸡,不由得长叹一声:“这送殡,恐怕震要送出事来,可是究竟是何处出了出了问题呢?”

“今天的黄历明明适合出殡,又不是杨公祭日,也不是杀师之日,怎么会接连出现各种不祥征兆?”

“算了,还是将尸体抬上山再说吧。”

话毕,送葬对于再次前进,我爷爷这次一直守在王大林棺材旁,防止再次出现什么意外变故。

好在这次并没有再出什么大事,我爷爷顺利的将王大林送上了山,但就在将其埋葬之时,意外就发生了。

当时我站在远处,根据民间传统,在埋人之时,小孩是不能靠近棺材跟墓穴的,不然容易把影子关进坟里,影子就是三魂七魄之一,只要是影子被关进坟里,事主就有可能会发疯。

我爷爷如往常一样,将魂幡接过手,然后把其高高举起,在坟墓的封土堆上环绕,然而绕着绕着魂幡竟然自己燃烧了起来,明明没有任何明火靠近,但是整张幡都开始剧烈燃烧,转眼间就全部燃烧殆尽,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竹竿在我爷爷手里。

在场送殡的人都发出惊呼之声,他们虽然不是道士,不通术数,但是也见过埋人。

可魂幡自燃这种事,在场上百人,谁也没见过!

“不对,王海生,你爸究竟是是什么时候生的?”我爷爷扭头望着身穿孝服,披麻戴孝的王海生,语气略有生气的质问道。

他终于是发现了问题所在!

魂幡自燃在我们派的传闻里,就是死者生辰八字与出殡日子相冲,导致埋葬地点与其阴德不符合,又被誉为......大凶!!!

小说《民间诡事杂谈》 第3章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