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千千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 > 蛇棺 > 第9章逃不掉的

第9章逃不掉的

江河 2021-06-09 09:27:58

我没想到那条到现在连身都没现的那条蛇,居然会玩这些阴谋诡计。

陈顺媳妇被米雨淋得直抽抽,却还在嘿嘿的怪笑。

我只感觉心头一阵邪火涌起,拎着米桶对着她脑袋重重的就是一下。

整个世界瞬间就清静了,我看着倒在地的几个人,和屋墙下面,趴缠着一条又一条的蛇尸,心头发寒。

墨修杀了这么多蛇,已经力竭了,这会已经回黑蛇玉镯时休养了。

我一个人站在夜风里,附近连虫叫声都听不到,只有风呼呼的刮过声,以及自己重重的喘息声。

那个什么蛇淫毒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可我感觉身体越来越热,好像双腿都开始发软发麻。

我拎着米桶,到屋口门的水龙头下接了一桶水,从头顶淋了下去,这才进屋。

浑身湿透,我这才感觉好点,沉吸着气,从厨房拿了把菜刀。

秦米婆依旧昏迷不醒,我按我爸教的,先将她上半身扶起来,靠着床上,保证心口高于伤口。

用菜刀将伤口划成十字,找了个玻璃杯,扯了张纸在杯里烧了烧,然后趁着火还燃着,猛的将杯口覆在划出的地方。

这是以前老家拔火罐的法子,玻璃杯一覆上去,就见黑红的淤血涌了出来。

我坐在一地蛇尸中间,靠着秦米婆的床,等伤口血没有再涌了,这才取了玻璃杯,将里面的混着毒血的纸灰倒掉,又开始拔第二次。

救护车要从镇上进村来,肯定不会很快,如果不自救,秦米婆就根本就可能等不到救护车来。

我拔了两次火罐,第三次时,见血变得鲜红色了,这才开始给我爸妈打电话,依旧没通。

整个房间,除了我粗重的喘息声,就只有电话忙音的“嘟嘟”作响。

我想了想,给奶奶打电话怕她担心,还是给堂伯打了电话。

等救护车不行,就只能自己送去医院了,可附近村子里,我认识的也就只有堂伯了。

堂伯一听出事了,只是沉声道:“我就来,救护车就算出动了,估计也找不到地方,你等我。”

堂伯来得很快,还带了四个本家人来。

那四个本家看着我,眼神闪了闪,脸上却带着不忍和了然。

堂伯看着我身边的蛇尸和昏迷不醒的秦米婆,叹了口气,安排带来的人:“两个人把受伤的抬上车,剩下两个将蛇尸处理了,顺带往附近洒点硫磺,不要让蛇再过来了。”

“龙灵穿件衣服,也跟我一块去医院吧。”堂伯好像半点都不吃惊会出这种事。

我来的时候根本没带衣服,这会浑身湿透,也没时间换,扯了秦米婆一件罩衣穿上,就跟堂伯出去了。

他们开了两部车来,四个受伤的,已经搬上车了。

另外两个本家,直接就将车开走了。

堂伯示意我和他坐一辆,我们后座躺着的是陈全和袁飞。

“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呆村里了吧?”堂伯开着车,车光闪过。

留下来的两个本家找了锄头,一锄头就从草丛里勾了好几条蛇出来。

就算死了,蛇尸软软的耷拉着,在车光灯照烁下,蛇眸发着幽幽的绿光,依旧瘆人。

我裹紧衣服,这会身体里的那种热流又压不住了。

手紧握着冰冷的门把手,将热意压下去:“那条蛇说,我会跟它一起睡在蛇棺里。所以还是要找蛇棺吗?”

堂伯似乎沉默了,车子在乡村的路上飞快疾驰。

过也许久,堂伯点了根烟,只是吸了一口气,那烟就去掉了一半。

堂伯似乎缓了下神,这才幽幽的开口:“如果它这么说,根本不用找蛇棺,总有一天你会答应它,跟它走,自己睡到蛇棺里去的。这就是你的命,龙灵。”

“为什么是我?”我猛的扭头看着堂伯,冷笑道:“表姐就不是龙家的女儿了吗?”

堂伯没有说话,只是重重的吸着烟,明显不高兴,将他女儿和我做作对。

“那蛇棺究竟是什么?”我见他那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不知道,龙灵。”堂伯一手打着方向,一手抽了根烟,借烟点烟,火光闪烁中,沉声道:“从我记事起,蛇棺就有了,龙家每十八年往里面填一个龙家女。”

“可我见过了,迁坟的那棺材里除了那条蛇,根本就没有尸骨。”堂伯将烟**丢出去,手被烫到了,却好像没感觉到痛。

只是扭头看了我一眼:“那算是和那条蛇一块埋进去的龙家女也不见了,尸骨无存。”

“我也不知道蛇棺是什么,只知道就算我们不往里面埋龙家女,那条蛇自己也会找上来。就像对你一样!”堂伯含着烟。

苦笑道:“你也看到了,我根本没想管,可那条蛇却一直在追你。如果你真要找那具迁坟挖出来,又被雷劈了的棺材的话,明天我带你去。”

我没想到堂伯会松口,也松了口气:“那么生我那年迁坟,是打算把谁埋进去?”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不是就该有一个龙家女在蛇棺里吗?

为什么我没听说?

堂伯呼了口烟,打着方向盘:“我们这一辈没有龙家女。龙灵,从一开始知道你是个女孩子,就已打打算将你送进去了。”

“所以迁坟选的时间就是**预产期!只等你一生下来,就会埋进去。所以你爸才打死了那条蛇,他是在救你!”堂伯的脸掩藏在烟雾之后,说完之后,好像重重的松了口气。

我却只感觉浑身发寒,所以我真的逃不掉?

到了镇上医院,因为提前打了电话,血清已经备好了,加上伤口处理得当,那条银环蛇也带上了。

秦米婆注射了血清,只等留院观察了。

因为那所谓的蛇淫毒,我也挂了个号,就说自己好像浑身发烫,中毒了。

医生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我,却还是给我开了单子,让我去验血。

堂伯和那两个本家,将陈全他们安排好,也担心我爸妈出事,堂伯让两个本家去找我爸妈,他回村安排一些事,等天亮再来接我。

我抽了血,坐在病房里,等结果。

这会已经到了凌晨,镇医院没什么人,连值班人员都少,只有微弱的光线透进来,就算临近夏天,也感觉冷。

我坐在那里,隐约听到了脚步声,一抬头,就见陈顺媳妇站在门口,朝我诡异的笑。

吓得我忙将挂药水瓶的铁架子抄了起来,对着外面大喊:“护士!护士!”

“她让你给她儿子作媳妇,她不配,该死!”陈顺媳妇张嘴,却是嘶嘶的蛇吐信声。

我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是抄着铁架子,朝外面大叫:“护士!护士!”

陈顺媳妇抬起手,只见她手上还牵着静脉注射的针管,却只有后面的小针了。

她猛的将针管拔了出来,对着自己脖子就插了进去,又速度极快的拔了出来。

似乎用力过猛,整根针都**了进去,她**的时候,脖子上的皮都扯着变了形,血瞬间喷涌而去。

“不要!护士!护士!”我握着铁架子,有了前车之鉴也不敢过去。

只见陈顺媳妇脖子上的血哗哗的朝外涌,她依旧朝我嘶嘶的道:“龙灵,我等你啊,我在蛇棺里等你啊。这是你一出生就注定的,你逃不掉的。”

跟着就朝地上倒去,脖子上涌出的血,如同一条鲜红的蛇,在地上蜿蜒着朝我爬来。

我吓得放声尖叫:“护士!”

或许是这次声音很大,护士急急的赶过来,看到倒在地上的陈顺媳妇也吓得脸色惨白。

伸手紧紧捂住伤口,大叫:“快来人,快!急救!急救!”

医院又是一片混乱,可地上那条血蛇,依旧缓缓的朝我爬过来。

我心底发冷,可身体却发着诡异的热。

只见医生护士急急的将陈顺媳妇抬走,我靠着床,想着那条蛇和堂伯的话。

就算龙家不埋,那条蛇也会逼着我自己睡进那具棺材里的。

抚着手腕上的黑蛇玉镯,从记事起到现在,我从来没有这么想睡着过。

想在梦里见到墨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怎么也睡不着,连眼都不敢闭。

一闭上眼,就是陈全那诡异的笑,陈顺媳妇脖子里喷涌出的血,各色蜿蜒的蛇,以及那条扭动的血蛇……

我只敢睁着眼,恨不得自己直接撞晕,睡过去。

可如果睡了,再来了蛇怎么办?

我紧紧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床边,握着手机,一次又一次的给我爸打电话,可无论怎么打都没有通。

不过是两天,好像我就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看着手机不多的电量,我将手机收起,握着手腕上的黑蛇玉镯,低声道:“墨修,你告诉我怎么办吧?”

小说《蛇棺》 第9章 逃不掉的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微信阅读

章节X

第1章梦中黑蛇第2章穷追不舍第3章我是墨修第4章黑蛇玉佩第5章问米秦家第6章被赶出村第7章迁坟嫁蛇第8章没有蛇身第9章逃不掉的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