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千千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 > 蛇棺 > 第5章问米秦家

第5章问米秦家

江河 2021-06-09 09:27:58

没想到滴血后,墨修一出来就吻了我。

我一时眨巴着眼,有点愣神,不知道是该一巴掌扇过去,还是讨好的表示没事,让他继续保护我。

毕竟另一条蛇是真的存在,而且弄死人了。

命和被占点便宜比起来,真不算什么。

墨修见我回过神去,眼神殓了殓,抿了抿唇,似乎在回味,又似乎在掩饰,眼里却依旧带着伤感:“这是解开黑蛇佩的方法之一,没跟你说,是怕你……不能接受。”

也亏得他没说,要不然我绝对不会滴什么血。

“龙灵。”厨房里奶奶叫我:“吃饭了。”

我忙扭头看着墨修,想问他要不要一块吃个饭,毕竟还要人家帮忙。

“我不用进食。”墨修直接就又消失不见了。

我捧着黑蛇佩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好了,那黑玉雕成的蛇身,却好像活了过来,慢慢的伸展,顺着我掌心开始游走。

手里捧着一条蛇,让本来就对蛇恐惧的我,差点直接丢出去。

“别怕。”墨修的声音却从黑蛇嘴里传了出来。

眼着那黑蛇的蛇头一昂,原本盘成佩的蛇身,这会居然正好环成一个黑玉镯,环在我手腕上。

“吃饭了,吃了饭我带你去见秦阿婆的徒弟……”奶奶又来叫我,见我盯着手上的蛇形玉镯,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好像整个人都不大好了。

“奶奶?”我晃了晃手上的蛇形玉镯,看着她:“是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就是这样子的,本来就是这样子的……”奶奶声音唏嘘,眼睛却直直的看着我手上的蛇形玉镯,脸上好像有着一种无可奈何的表情。

我一时也不明白,奶奶到底知道些什么,想问吧,可一看到奶奶那失魂落魄的脸,突然就开不了口。

吃了饭,婆婆带香烛纸钱,还特意量了一升米,从鸡窝里掏了四个刚下的蛋。

现在我靠近鸡窝,那些鸡倒是不尖叫乱跑了,却依旧不敢靠近我。

出门前,婆婆还是让我抱着那只大白鹅:“蛇怕鹅,你抱着不要撒手,免得在路上又被蛇给盯上了。”

奶奶似乎对蛇的事情早有防备,这让我越发的感觉奇怪。

秦阿婆是隔壁村的,所以我和奶奶必须出村。

在村口,牛二吃饱喝足了在晒太阳,见到我们出来,嘿嘿的笑:“龙家女,被蛇缠,成蛇婆,生蛇娃。生了蛇,却姓龙,你说怪不怪,你说奇不奇。”

“别乱说!”我奶奶对着他低吼了一声,拉着我就走。

牛二却依旧自言自语的唱着,他讲话虽有些含糊不清,可这童谣却唱得很清楚。

我诧异的看着奶奶:“他唱的什么意思?什么生了蛇娃却姓龙?”

被蛇缠今天早上我已经知道了,可生蛇娃又是怎么回事?

“你别管。”奶奶拉着我,指着那部车子:“这就是你开回来的车子?”

我正要点头,奶奶却将手指往我头上戳:“不要命了,你才多大就开车,撞死了怎么办?被抓了是要坐牢的。”

奶奶训起人来,那才是一个厉害啊。

我忙催着她快走,然后给我妈打了个电话,让她联系袁飞来开车。

但电话没人接,我给我爸打,也没人接。

本以为奶奶是要走路去隔壁村的,没想到她在村口就招了个摩托车。

还让摩托车司机,安排人帮我把车挪好,让人家帮我看要不要修,修好了还人家。

奶奶这一辈的人,都很实诚。

秦阿婆就是那个给我爸用米拔蛇毒,然后在回家的路上被蛇咬死的那个。

“她现在的徒弟是她侄女,也姓秦,我们都叫她秦米婆,你客气点叫秦姨。”奶奶进去前特意交待我。

我们去的时候秦姨正在帮人问米,不过问到一半,那问米的事主就被赶出来了。

一个穿着青布褂的中年女子,用一根木簪盘着头发,端着一升米,猛的泼到门外,脸色发青的骂道:“米生霉,蛋发黑,你们自己做了什么,还不知道?来问我!”

那事主是一个老婆婆,被那中年女子泼了米,脸色阴晴不定。

指着那中年女子:“你猖狂什么啊?还不知道是不是你想要讹钱呢。米是今年的新米,我从米缸里量的时候还好好的,到了你这就生了霉,说不定就是你弄的鬼呢。”

“是不是我弄的鬼,你心里清楚。”中年女子指着米里的摔破发黑发臭的蛋:“黑心玩意才有黑心蛋呢,你自己看吧。”

她说着,把一大块肉还有个塑料袋装着的香烛纸钱也扔了出来:“拿着你的东西,赶紧走!”

奶奶忙拉着我道:“这就是秦姨。”

那个老婆婆还想要说什么,秦姨扭头瞪着她:“你如果不想自己做的那点脏事,这附近村头都知道的话,赶紧给我滚!”

“呸!”那老婆婆捡起那块肉和那袋香纸,重重的呸了一声,指着秦姨骂道:“你才是黑心肠呢,迟早一天跟秦阿婆一样,活活被蛇咬死。”

她这话一骂出来,我奶奶整个都僵了,拉着我站到一边。

秦姨冷哼一声,转眼看着我们。

等那老婆婆走了,才沉声道:“你们也听到了,我姑姑死的时候,我们就说过了,以后龙家人问米,都不接。”

“秦米婆。”奶奶忙拉着我的手腕,指着那个黑蛇玉镯道:“黑蛇佩上腕了。”

秦姨看着那个黑蛇玉镯,双眼发沉的看着我:“你就是龙灵?”

我没想到她认识我,忙不迭的点头。

秦姨冷哼一声:“你知不知道你是怎么出生的?”

这事我小时候回村,经常听村里人说起,什么万蛇齐涌啊,群蛇嘶鸣之类的,说我是蛇女。

见我点头,秦姨这才道:“你知道你是蛇女,还找我问米。”

“这黑蛇佩是秦阿婆给的!”奶奶扯着我,往前看着秦姨:“当初秦家和龙家,可有过……”

“好了!”秦姨听到这里,猛的打断了奶奶的话:“你们不能进门,问米就在门外问!”

刚才那个老婆婆,还是从屋里赶出来的呢,到我们这里倒好,她直接连屋都不让进。

我心里有点不舒服,奶奶却很高兴,忙将量的那一升米连米升一块拿出来,又掏出四个鸡蛋。

秦姨瞥着我,自己搬了张长桌出来,摆上香案,捡了两个鸡蛋埋在米里,然后点了香烛,又扔了两个蒲团。

奶奶忙拉着我跪在蒲团上,跟着就嘴里念念有词了。

秦姨蹲在一边烧纸,不时瞥我一眼,可烧着烧着,原本燃得好好的纸,就熄了。

秦姨又点了一次,这次纸一入火盆就熄了。

她特意进屋,换了一叠纸出来,可明明点的时候是燃的,丢进火盆里就熄了。

秦姨脸色有点不好看,咬了咬牙,居然从家里的煤球炉里,夹了个火红的煤球出来放火盆里。

可就算是这样,明明很干的纸,扔到纸盘里,就好像被打湿的纸一样,发着黑,就是不出火。

秦姨额头上慢慢的涌出细汗,扭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抬头,看着点在香炉上的香,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起身将埋在米升里的鸡蛋掏出来,摆在案上,看着我奶奶道:“你看,不是我不问。蛇哈气,纸不燃。蛋埋米,被蛇染。”

她说着,将那两个鸡蛋朝地上砸去。

明明是刚从鸡窝里掏的鸡蛋,可破裂的蛋液里,居然是两条没睁眼的小蛇。

蛋一破,在蛋液里扭动了几下,就不动死僵了。

我奶奶吓得拉着我后退了两步,看着秦姨:“可当初秦家和龙家……”

秦姨脸色发沉:“我不想步我姑姑的后尘,活生生被蛇咬死,这是那条蛇在警告我。你们先回去看看吧,家里怕是出事了。”

“秦家和龙家当年的事情,等你们找到那具蛇棺再说。”秦姨看着地上两条蛇尸,盯着奶奶带的另外几个鸡蛋:“这两个也打开看看吧。”

奶奶一共掏了四个鸡蛋,这会还剩两个,听到秦姨的话,也顾不得什么,直接砸地上。

跟刚才埋米里的一样,每个蛋里都是一条小蛇。

奶奶看得冷汗直流,拉着我就要回家。

“让她找蛇棺,她知道。”墨修却突然开口:“当年黑蛇佩救了她们秦家,现在该她们秦家还了。”

我看着秦姨,正好开口,秦姨却沉喝道:“你还是快走吧,家里出事了。”

她这语气明显就在赶人,拉着门就要关上。

我却感觉手腕上有什么冷唆唆的爬过,跟着黑蛇玉镯落地。

“连本君也要赶吗,秦家人,好大的胆子!”墨修落地化成人形,沉喝一声。

原本要甩门的秦姨,见到墨修,双腿打颤,直接双膝发软,跪了下来:“蛇君,不敢!不敢!”

小说《蛇棺》 第5章 问米秦家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梦中黑蛇第2章穷追不舍第3章我是墨修第4章黑蛇玉佩第5章问米秦家第6章被赶出村第7章迁坟嫁蛇第8章没有蛇身第9章逃不掉的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