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 >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
陈瑾兮萧亦珩小说阅读 陈瑾兮萧亦珩小说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楚爷

主角:陈瑾兮萧亦珩
小说主角是陈瑾兮萧亦珩的小说叫做《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是作者楚爷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世她本是最受宠爱的小公主,却为爱忤逆血亲,最终落得国破家亡,一箭穿心的下场。重生后,她一心只想虐死渣男,再也不能重蹈前世覆辙,顺便再撩一撩前世替她报仇雪恨的小侍卫。谁曾想,武功高强的小侍卫却不经撩,从此见她就脸红。再后来,当她做好一切吃苦的准备跟她的小侍卫私奔时,她眼中家徒四壁的小侍卫却将世间最尊贵的东西一一为她捧来.........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10 17:16:16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第6章

“以后你见到我不能随便下跪。”

少年为难起来,“这于理不合。”

“你是我的侍卫,我让你不用跪就不用跪,哪有那么多理,还是说你愿意留在我身边保护,只是一时说的好话?”陈瑾兮朱唇微微翘起,脸上摆明了不高兴。

“属下不敢。”萧亦珩把头垂得更低了。

“既然不敢,那还不起来?”

曾经救她出水火的少年,她怎么舍得让他跪下。

“公主,属下的玉佩可否还给属下?”

陈瑾兮让春喜把玉佩拿来,在手上把玩一番,递给萧亦珩时却又眼疾手快的收回来,清亮的眸子全是笑意。

“这玉佩对你很重要吗?”

“嗯,这是先人留给属下的,从小带着,不曾离身。”

“那为何这玉佩会落到荀政手里?”陈瑾兮把玉佩递还给他。

少年脸上顿时出现一抹愤恨,“他们趁属下中毒之际,从手中硬抢过去的。”

“这也不能怪你,毕竟是中了力消散这种能让内力消散的毒。”

听着陈瑾兮安慰的话,萧亦珩脸色稍稍泛红,如果他的气性再能成稳一些,也不会让这些小人有机可乘。

“慎行坊会教你们认识很多毒物吗?”

“会,但是荀教头从来没有教过属下。”

如果不是师傅湛羽给他开小灶,他也不会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自己中了毒。

慎行坊是教导羽林卫的地方,在这些侍卫还没有成为羽林卫之前必须要由教头教导武功和辨别毒物,以防跟随的主子发生意外,而荀政作为慎行坊的教头却不曾教过萧亦珩辨别毒物,可想而知他安的是什么心。

“那你的这些功夫是谁教的?”

“慎行坊总教头湛羽。”

湛羽?

陈瑾兮努力回想,却发现自己之前并不知道还有这号人物。

“喏,这玉佩还给你,时辰不早了,你好好休息,明日我再来看你。”

萧亦珩才刚好,陈瑾兮想让他多休息休息,离开时似乎想到什么,又问道:“你的身体一个月后能恢复吗?”

萧亦珩点头。

陈瑾兮清亮的眸子顿时染上笑意,嘴角边的梨涡若隐若现。

“若是想要成为我的侍卫,一个月后可要好好表现呀。”

     ......

“秋愁,这几幅字画哪幅好看?”陈瑾兮放下笔,揉了揉有些发胀的手腕,凝眉。

被唤作秋愁的宫女笑道:“公主画的每一幅字画都好看,就是连顾太傅也曾表扬过一二。”

陈瑾兮秀眉舒展开来,“那用这幅可好?”

秋愁顺着陈瑾兮手指的方向看去,便瞧见那是一幅雨后夏荷的画作,画上的荷叶缀着露水,在夏日的阳光下晶莹透亮,荷叶下方则有几条金色锦鲤穿梭其中,不远处则是一处凉亭,亭上坐着几人,有穿红衣的,也有穿蓝衣的,似是在讨论什么,神采飞扬。

“公主,这画很好。”

陈瑾兮梨涡浅笑,能不好吗,这凉亭中央的人正是她的父皇与母后。

“父皇下朝了吗?”陈瑾兮收起画作。

“皇上下朝了,这会儿正在勤政殿批阅奏折。”

陈瑾兮嘴角笑意放大,“带上我最近新研究出来的糕点,去勤政殿。”

......

勤政殿门口,一颗黑不溜秋的脑袋时不时往里钻,陈濮仪放下手中的奏折,无奈的笑了笑。

“进来吧。”

陈瑾兮闻言,背着手跨步走了进去。

“父皇在忙吗?”

陈濮仪点了点她的额,“明知故问。”

陈瑾兮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本就嫩粉的脸颊立刻晕染上一抹红。

“病好了?”陈濮仪接过元安递来的茶呷了一口。

“寒霜草确实名不虚传,昨日才吃过药,今日儿臣就觉得神清气爽,整个人都舒坦了。”

“为了感谢父皇对儿臣的照顾,今日儿臣作了一幅画要送给父皇。”

陈瑾兮把背在身后的手拿出来,画卷递到陈濮仪面前,小脸洋溢着笑。

陈濮仪打开看了一眼,眸子更是柔和了不少,“画得很好。”

前世陈瑾兮的丹青就是数一数二,重生回来,自然比现在的年岁画得更好。

“既然画得好,那父皇可否在上面题几个字呢,好画当用好字配嘛。”

陈濮仪闻此笑出声来,拿起笔便题了两字——锦晚。

那是她早逝的母后的名字。

“父皇果真跟儿臣心意相通。”陈瑾兮水润的眸子亮堂堂的,把画卷往前移了移,可陈濮仪却没接。

陈瑾兮所作的丹青很少送人,以前他这个父皇想要讨要,她也坚决不给,这会儿却这么容易想把这幅画送给他,陈濮仪觉得没那么简单。

“可有事相求?”陈濮仪视线从画上离开,锐利的眸子盯着陈瑾兮。

“父皇,前些时日儿臣受了风寒一直在榻上休息,不曾出过长安殿,待那日身体有些好转便想在宫里走走,却不想听到一阵厮杀声,儿臣好奇便进了慎行坊,却发现......。”

陈瑾兮想起当时萧亦珩的困境,泪珠子就如同断了线般絮絮往下落。

“慎行坊的教头荀政,他私下动刑,还让那么多侍卫对着自己的同伴下狠手,父皇,您不知道,儿臣想要从他手里救下那个侍卫,他竟然还阻止儿臣,企图对我的决定指手画脚,他这不仅仅是在藐视皇权,更是不把父皇您看在眼里。”

“父皇,对待这样藐视皇权的人必定不能心慈手软!”

陈濮仪是看不得她哭的,再加上这事她的确受了惊,自己当日也曾立即调查过,陈瑾兮所言虽有夸张,但也句句属实。

“多大了还哭鼻子?”

陈濮仪接过元安递来的绢帕,细细给她擦了擦眼泪,“这事父皇自有决断,你就安心好了。”

陈瑾兮一听,小脸立刻染上盈盈笑意,“多谢父皇。”

陈濮仪能说让她安心,那必然是会对荀政下手的。

这一世,在闫风还没有拥兵自重时,她定要把他的左膀右臂统统砍掉,让他再也不能威胁到陈国的一分一毫。

陈瑾兮又拿出自己最新制作的糕点让陈濮仪品尝,乖巧的笑着,眉眼弯弯,像是一道月牙,“父皇......”

陈濮仪心一咯噔,立即放下到了嘴边的糕点,“又有何事?”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那天误闯慎行坊救下了一个侍卫,儿臣便想要把他留在身边,所以特向父皇禀告此事。”

陈瑾兮救下那名侍卫的事陈濮仪早已知晓,只是不知她今日来是想要把那侍卫留在身边。

陈濮仪脸上笑意淡了几许,“父皇会让湛羽给你选一个武功更好的。”

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定要一个实力强大的人保护。

小说《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 第6章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