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迷情深陷:苏少他又野又甜
精品热文《迷情深陷:苏少他又野又甜》时鹿苏妄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无删减

迷情深陷:苏少他又野又甜花间公子

主角:时鹿苏妄
小说主角是时鹿苏妄的小说叫《迷情深陷:苏少他又野又甜》,它的作者是花间公子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后来大家都说时鹿有一个爱她如命的男孩儿,为她生为她死为她飞蛾扑火。但哪儿知道,这个传说中很他的男孩儿把她从另外一个人的手里抢了过来,他宠她、疼她、爱惜她,可他不爱她。他以情深似海的姿态拉她坠入一场爱河,她入了河,陷入了他的泥潭,而他最后却拍拍手走的干干净净,她在泥潭里无法脱身。最后又听说时鹿的前男友为了一个女人如痴如狂,整日整夜的念着她的名字。......你来时,暴雨骤停,长风栖歇。 你走时,兵戈抢攘,海水枯竭。...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3-18 10:56:48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第17章

时鹿这才知道是母亲和余秀竹打了架,她连忙过去。

朱兰月头上包的严严实实,看病历是缝了五针,这会儿麻药还未散,所以头脑尚且清醒。

她拍着时鹿的手说没事,时鹿坐下来半抱着母亲,时鹿的余光看到了叶怀周劲瘦的腰身,熨的妥妥贴贴的衬衫,裹着他笔挺的男性身躯。

她在看他,叶怀周也在看自己的小妻子,只是神态深谙,情绪难辨。

时鹿很快就别过眼神,看他干什么!

朱兰月对叶怀周道:“我去你们家帮你们做顿晚饭,我买了你爱吃的爆炒鱿鱼花,还没做好,你的妈妈回来,不仅言语侮辱,更是动手打人。”

时鹿蹙眉,她沉默。

叶怀周的浓眉也皱了起来,同时道:“说了什么让您下这么重的手?”

时鹿猛然仰头看了眼叶怀周,他这话什么意思,是责怪母亲打了余秀竹?

朱兰月是本份人,如果不是被逼急,必然不会动手,更何况余秀竹昏迷,还不一定是朱兰月干的,他倒是先发制人了。

叶怀周也看时鹿,两人目光相对,有无声的火花。

朱兰月说:“是你母亲血口喷人,侮辱我女儿,侮辱你的老婆,说她出轨鬼混,言辞太过难听。”

时鹿一僵,低头。

叶怀周还是看着她。

朱兰月继续:“我女儿爱你,她不可能干这种事。我今天在鹿鹿同事家休息,你妈妈非要去捉奸。我女儿清清白白,和同事根本没有什么不且之事。去时,看到了一对情侣在亲热,你妈不分青红皂白的过去打那个女孩儿,一来二去你母亲就被人推倒在地,这就是你妈昏迷的经过。”

时鹿松了一口气,余秀竹受伤果然不是自己母亲所为。

但紧接着另外的问题又来了......朱兰月的说法会让误会更深,会让叶怀周认为她和苏妄之间更加“不简单”。

时鹿柔软洁白的脖子在叶怀周的瞳仁里,婉约修长的脖颈上卷着几缕黑发,看起来极为清纯。

他张唇,到了嘴边想说什么又没说,过了两秒后道:“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您好好养伤。”

他弯腰把时鹿拽起来,拉着出了病房。

把时鹿拽到了楼梯道,声控灯被他们的脚步声惊扰而亮,昏沉寂静的走道,两人对面而立。

叶怀周的五官被灯光刻画出了一道阴影来,增添了他的成熟力,他低道:“和他同居了?”

这么暗的光最容易让人露出脆弱,时鹿看着他时,真想这几天的事情通通都没有发生过,那么......现在她就可以扑到他怀里,尽情的撒娇。

他身上陌生的香水味在她的鼻腔里萦绕,像刀子把她凌迟。

她反问:“我跟谁同居?”

叶怀周声音极冷:“我没有在你母亲面前说我妈根本没冤枉你、是想让你体面一点。时鹿,你目前还是我的妻子,如果你有点廉耻和道德之心,你就不该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和他眉来眼去!你拿我当什么?”

他在吼她。

时鹿用力握着手掌,她圆滚滚的大眼睛依然染上了一层水雾,**的唇瓣儿吐出了一个单音节:“呸。”

叶怀周眉心一皱,眼里开始冒火!

时鹿迎视着他的双眸,眼眶红红的:“你什么时候拿我当妻子了?如果你真的爱我,你不会一结婚就出差那么久,你更不会把我送你的香水给柏菲,也不会和柏菲在书房里干那种事,你才是个大**,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小说《迷情深陷:苏少他又野又甜》 第17章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